“哇!”

    忽然,一声惨嚎打破了短暂的宁静,只见秦狂长老已恢复意识,大口喷出数道血箭,面色惨白。∮,

    “师弟,你如何了!”见史辽长老恢复意识,噬魂宗主急忙上前将史辽长老扶起身来。

    而然,史辽长老的举动,却是震惊全场。

    只见史辽长老一个箭步飞奔至林浩身前,袁辰长老见状,当即将林浩站出身来,下意识将林浩护在身后,还以为史辽长老恼羞成怒,欲做极端之事。

    而然,史辽长老却轻声一叹,别有深意的看向林浩,点头道:“你的魂术,的确厉害,不是我噬魂宗可相提并论,我只是想知晓,你是如何让我坠落自己的魂术幻阵之……而且,这魂术内应该是被你特殊加持,我还要谢谢你,若你将加持质化,只怕我就要死在魂术之了。”

    此时此刻,史辽长老对眼前这位仙剑宗弟子已是心服口服,亲身领教过林浩的魂术造诣之后,这才知晓他们之间的近乎鸿沟般的差距。

    “不过是将你的魂术复制罢了。”林浩也未隐瞒,实话实说。

    “复制……我的魂术?!”

    听闻林浩此言,史辽长老满脸骇然之色,他还从未听说过,魂术居然也能够在瞬间被复制成功,并且加持特殊魂力……!

    “好好好……我噬魂宗里立宗数百年,还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妖孽奇才,如果……你是我噬魂宗弟子,那该多好。”史辽长老看向林浩,眼有炙热光泽泛出,最终却是一声重重叹息,就算是噬魂宗主的魂道造诣,同此子也无法相提并论,他若是加入噬魂宗,只怕得给一个太上长老的位置才行。

    听闻史辽长老对林浩如此之高的评价,在场数宗高层神色古怪,那史辽长老被一位后辈所击败,不但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心服口服,由此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仙剑宗后辈小子的魂术造诣,根本已经超过史辽长老太多,否则的话,身为噬魂宗第二把交椅的史辽长老,绝对不会如此。

    “他有这般厉害?”洛颜儿神色惊诧,不过区区一位后辈弟子,连噬魂宗长老都被其一念之间击败?!

    “废话到此为止!”

    忽然,风雷宗太上长老古祥一声怒喝。

    这事情的发展,已经有些超过自己所想,尤其是仙剑宗这位后辈弟子,根本就是个异数,必须趁早铲除,否则后患无穷。

    “古祥兄长说的极对,今日诸位都是支持我和风雷宗的宗门,这日后,天龙帝国的邪家和命魂宗,会对诸位多多照顾。”圣天宗主梁红艳笑道。

    对此,数宗高层沉默未语,风雷宗和圣天宗,虽是有邪家和命魂宗的支持,但仙剑宗却也有玄海宗撑腰,他们能够做的,便是成为旁观者,不去插手宗之间的斗争,在这种战争,谁也不会将自己卷入其,只需要等待,坐收渔翁之利便可。

    一旁,宗心月朝着水月宗主道:“林浩为妖孽级奇才,若能保住他,拉拢进我宗,日后水月宗立足大联盟国,不是幻想。”

    水月宗主眉头深蹙,宗心月所说,他自然知晓,只不过那小子却是心比天高,宁和仙剑宗同灭也不愿加入水月宗,他便是想要保林浩一命,也是难以办到。

    况且,林浩如此展现自己,圣天宗和风雷宗必将其视作心头大患,一旦将林浩拉拢至水月宗内,只怕风雷宗和圣天宗绝不会善罢甘休,等同于是给自己找灾……

    沉思许久,水月宗主最终摇了摇头,示意宗心月不必继续多言。

    “可是……”宗心月一双似水般的美眸不舍从林浩身前移开,连她自己也不知为何,就是不愿那位意气风发,锋芒毕露的白发少年陨落,似在控兽比试时,便有了这种难以言说的情感。

    …………

    此时,仙剑宗高层纷纷将方易和林浩等人拦在身后,即便是仙剑宗今日要遭不测,也定需保全了这些核心弟子,他们是仙剑宗的根,只要根还在,仙剑宗便不会灭亡。

    若是一对一,仙剑宗丝毫无惧,可圣天宗和风雷宗联手,仙剑宗必然无法敌之。

    “且慢!”

    金花长老立即从仙剑宗阵营走出,看向古祥和圣天宗主,急道:“仙剑宗亏待老身,现在,老身便和仙剑宗断绝关系,希望可投于两宗门下效力!”

    见状,古祥和圣天宗主微微一愣,古祥旋即笑道:“看来金花长老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与仙剑宗脱离关系,那就来我风雷宗如何。”

    “求之不得!”金花长老连忙谢过。

    如今,圣天宗和风雷宗联手,仙剑宗一战,必是飞蛾扑火,让她和仙剑宗一起消亡,痴心妄想。

    “师尊,此人是否真心投诚还是未知,如果两宗交战时,她做些小动作的话……”风雷宗主走至古祥身前,蹙眉说道。

    闻声,古祥摇了摇头,轻声道:“无妨,你多注意她便可,若有别的意图,直接当场斩杀。”

    “好。”风雷宗主答应下来。

    “我杜怀今日也同仙剑宗一刀两断,愿投靠圣天宗,为圣天宗尽一些绵薄之力。”杜怀大步向前,直接走至圣天宗主身前。

    “哈哈,杜怀长老哪里话,这些年让你隐忍在仙剑宗,倒是为难了你。”圣天宗主笑道。

    “只是可惜,并未得到有价值的线索。”杜怀冷笑道。

    得知杜怀竟是圣天宗派入仙剑宗的细作,仙剑宗高层都是大惊失色,意料之外,倒是太上长老袁辰,神色平静,好似早就知道了杜怀的底细。

    “梁红艳,你莫以为,老夫不清楚杜怀是你派来的吗。”袁辰淡淡道。

    听闻此言,圣天宗主则显得有些诧异:“哦,你是如何得知?”

    “你派自宗长老潜入我宗,不过是为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老夫说的可对。”袁辰道。

    “哈哈哈,不愧是袁辰兄长……什么也瞒不了你,兄长说的不错,据闻,仙剑老祖曾留下些许遗物在仙剑宗,若是兄长愿意将东西交出来的话,红艳便保证你这些核心弟子的生命安全,这个交易如何。”圣天宗主梁红艳笑道。

    “仙剑老祖的遗物……”

    听梁红艳提及遗物一事,林浩的面色明显有些变化。

    前世顾长风,同仙剑老祖青年时代也有些交情,甚至,顾长风曾传授给仙剑老祖一套神功心法,也正是那之后,仙剑老祖才开山立宗,八方圣地皆有仙剑神宗的分部,顾长风离开此域,百年后便彻底失去了仙剑老祖的消息。

    在林浩想来,也只有两个结果,一是仙剑老祖承载天命,去了更远的世界,二来,便已是陨落……

    真正的仙剑神宗,乃在圣域之地,属于真正的庞然大物,其实力或凌驾一域皇国,而黄荒大陆小联盟国的仙剑宗门,不过只是仙剑神宗后辈弟子所创的小门小宗罢了,说白了,和真正的仙剑神宗并没有什么大的关系,而仙剑老祖,怎会有遗物在仙剑宗内?

    “笑话,仙剑老祖是何等存在,他开创的乃是仙剑神宗,我们仙剑宗与仙剑神宗若真有关系,你等敢冒犯分毫?”袁辰冷笑道。

    对此,梁红艳也是不以为意:“没有便罢,我也仅是听闻一些小道消息,兄长说的不假,即便你说仙剑宗真有仙剑老祖留下的遗物,我也未必会相信。”

    梁红艳好歹也是一宗之主,自然知晓那种人物若给一处小宗门留下遗物代表着什么,若不是那宗门迅速崛起,无人可敌,便是会引来血腥屠戮,无人会对至强存在留下的遗物没有兴趣,而仙剑宗数百年来平安无事,足以代表宗门并没有什么值得强者抢夺的巨宝。

    ………

    “梁红艳,废话都说完了吗。”古祥略显不耐烦。

    闻声,梁红艳微微一笑:“看来古祥兄长已是急不可耐,也罢……废话就到此为止。”

    随着梁红艳话音落下,两宗数十位灵主强者瞬间飞向八方,将所有退路堵死,防止有仙剑宗人趁乱逃出。

    “在宗门开战之前,林某人倒还有一件事需要处理……圣天宗欠我的债,是时候还我一些利息了。”忽然,林浩的声音响彻八方,笼罩山峰之上。

    此话一出,圣天宗主更显疑惑,早在之前,圣天宗主便有些怀疑,仙剑宗那妖孽级奇才,似和圣天宗有着不小的仇恨,可梁红艳却丝毫想不起,在今日之前,她可以确定从未见过林浩。

    “你到底在卖什么关子?!”梁红艳耐性渐失。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林浩无视梁红艳,目光落在洛颜儿和身后两位圣天宗弟子身上。

    意境

    镇杀!

    滔天的意境之力若倾斜洪流,刹那间便将洛颜儿身后那两位相貌俊俏的男子笼罩。

    “啊!”

    当下,两位男子口惨嚎,身躯若被九霄之外的陨石砸,轰地一声,地面被震出两道相连的深坑,而那两位男子,则匍匐在深坑,无法动弹。

    “泽英,一海!”

    见状,洛颜儿神色大变,立即飞落至深坑,将那两位男子扶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