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噬魂宗众高层目瞪口呆,噬魂宗主看向一旁的史辽长老:“这就是他的魂力?!”

    “应该不错。”史辽长老点头道。

    “我们所修炼的魂力,只能影响精神层面,极限巅峰则是神魂层面,最后才是间接影响肉身阳魄……而他的魂力,可直接镇压肉身?!”

    噬魂宗主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十几岁少年能够做到的?!

    “师兄,此子绝非池物,至少为妖孽级。”史辽道。

    “妖孽级……到底为何妖孽级……”噬魂宗主目光深邃,看向林浩。

    “万物反常即为妖,据说此子修炼武道不过一年多,在修炼武道的同时还兼修控兽和魂术……控兽比试,他是此届第一人,魂术一道,师弟我自愧无法与之相提并论,至于武道,他的成就也不弱……”史辽的声音,略有激动,还参杂一丝惋惜,如此妖孽奇才,怕是今日会夭折在宗之间的战争。

    “他若是我噬魂宗弟子……那该多好……”噬魂宗主叹了口气,颇为无奈。

    …………

    此时此刻,无形的压力笼罩全场,而这莫名的压力,正是从林浩身上散出。

    “小子,你到底装神,弄什么鬼!”梁红艳满脸怒色,她已经彻底失去了耐性。

    林浩并未言语,直接落至洛颜儿身旁。

    见林浩的身法速度若鬼魅般,忽然来临,洛颜儿下意识朝后方退去,同林浩保持一段距离。

    那一海同泽英两人,则惊恐无比,他们已完全丧失了身躯的支配权,仿佛被天山镇压,动弹不得。

    “兄……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相貌若女子般秀气的泽英,首先开口。

    在他看来,此人根本就是个怪物,连噬魂宗的史辽长老都被他的魂术所击败,怎会无缘无故为难他和一海?

    “呵呵,两位师兄,许久不见……我就是想问问,当年为何要为虎作伥,联手坑害林浩。”林浩笑容和煦,宛若邻家少年。

    “林……林浩?!什么坑害……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泽英面色发白。

    一旁,洛颜儿更是诧异无比,此人究竟是谁,为何提及林浩和当年之事?!

    “哦……不说是吗。”林浩点了点头,意境层次的力量瞬间加重。

    这道意境之力,针对两人精神层面,若天炎焚烧他们的神魂,**上的痛楚与之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这两人精神层面十分弱小,如何经得起这番折磨。

    “啊……我说……我说啊!”一海失声惨嚎,如此之痛,他今生从未尝过,根本无法忍受。

    “说!”林浩厉声喝道。

    “颜儿……我和泽英都喜欢颜儿……当初……当初那林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们……我们便怂恿颜儿,让……颜儿将林浩骗去偷盗宗门宝典……当时……颜儿对我和泽英也有好感……便……便听了我们的话……”

    “继续说。”林浩淡漠道。

    “然后……林浩……林浩偷盗宝典时,我……泽英……还有颜儿……就是告发了林浩……林浩被……被抓个现行……灵根被打断……逐出了宗门……”一海大口喘息,冷汗若断线珍珠般落下。

    听闻此言,仙剑宗众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浩儿,你曾经是圣天宗弟子,还被圣天宗打断了灵根?!”袁辰惊讶道。

    “正如太上长老听闻的那般,被人坑害,险些毁我一世。”林浩面无表情。

    此时此刻,梁红艳和圣天宗数位长老,彻底愣在了原地,大脑有些空白。

    “你,你是林浩?!不可能……林浩……不长这样!”洛颜儿呼吸急促,面色泛白。

    “哦,那我应该长什么样。”林浩嘴角上扬,勾勒出一丝邪笑,满头银白发丝飘舞,若一尊邪神。

    “不,不可能,你怎会是林浩!!”洛颜儿神色骇然,不可置信。

    在洛颜儿脑海深处,林浩虽说曾出现过宝品根骨,但武道天赋却是十分普通,而眼前这男子所展现出的实力手段,连各宗高层长老和宗主都无比重视,属于真正的妖孽级奇才!

    虽说,洛家曾提及林浩的根骨已被修复,并转投其他宗门,但洛颜儿却一直不曾放在心,毕竟现在的自己,已高高在上,根本未将恢复灵根的林浩放在眼过。

    洛颜儿打量身前男子,一头银白色长发随风飘扬,身材颀长,相貌俊美,一双眸子宛若那浩瀚星辰,无比深邃,和自己印象之那位胆小如鼠,满脸稚气的少年,根本就判若两人!

    …………

    “一海,泽英,你们两人当年陷我于万劫不复之地,今日,也该是你们付出代价的时候。”林浩看向哀求不已的一海和泽英,面容浮现出一丝冷酷的笑意。

    随着话音落下,意境之力瞬间将两人的精神层次抹杀,以此同时,哀嚎声停止,一海和泽英彻底丧失生机,惨死当场。

    “直接使用魂术的力量连杀两位半步灵主吗……”

    噬魂宗主忍不住惊叹,如此无声无息的斩杀,就算是他这一宗之主,也不容易办到。

    圣天宗主梁红艳和圣天宗一干高层,此时终于知晓发生了何事,难怪林浩会如此怨恨宗圣天宗,万未料到,林浩以往竟是他们圣天宗弟子,还被洛颜儿,一海和泽英坑害,毁了他的灵根,并被逐出宗门……

    “颜儿,你好大的胆子!”梁红艳怒不可遏,如此妖孽级后辈,本应属于圣天宗,可却被一手毁去!

    “宗……宗主……我……”洛颜儿神色惊惧,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当然知晓宗主为何发怒,现在的林浩,毫不夸张而言,当是站在小联盟国的顶端后辈,没有之一!而这妖孽后辈,本应属于圣天宗,可却因为他们,拱手将林浩送给了仙剑宗!

    “哈哈哈哈!梁红艳,你宗真是教导出了无数的好弟子,联手坑害林浩,将这等妖孽鬼才送给我们仙剑好……妙啊,妙不可言!”清尘长老顿时大笑不止。

    闻声,梁红艳面色阴沉,心恼怒不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