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仙剑宗的战力,比起风雷宗和圣天宗,的确是要强上一丝,可圣天宗和风雷宗联手之后,这一战几乎没有任何悬念。此刻,北方战场,清尘长老和影长老两人负伤不轻,被两宗数位高层围住,若是能够对仙剑宗高层长老造成更多的伤亡,这宗之战将会更早结束。“清尘长老,我的灵力消耗太多,这次只怕难以突围。”影长老大口穿着粗气,他专精暗杀影道,正面相搏,并非是他的专长,加之灵力近乎枯竭,想要从两宗数位高层长老手逃离,根本不太现实。“呵呵……已经很好了,影长老,你战绩如何。”面对数位灵主的围杀,清尘长老丝毫无惧,旁有些虚弱的影长老问道。“风雷宗长老两人,圣天宗长老一人,算上那些执事,至少有六位灵主。”影长老自豪的笑着。“不亏是影道,只可惜此处地形不好,否则,影长老应会杀的更多吧。”清尘长老也是微微一笑。“自然,若是让我挑选特殊地形,就算是圣天宗的梁红艳,我也有几分把握能够一击绝杀!”影长老神色傲然。“清尘,影长老,给你们两人一次机会,若现在投诚,与我宗签订血契,可以考虑饶你们一命!”这时,圣天宗某位高层长老冷哼道。闻声,清尘长老大笑不已,也未搭理,直接长老,说道:“影长老,可还能战!”“再杀一位灵主,没有问题!”影长老冷笑道。见这仙剑宗两位长老如此不识抬举,圣天宗和风雷宗起了杀心,虚空灵力暴增,数人同时朝影长老和清尘长老杀去。“风雷惊涛!”“移天掌!”当下,数位灵主强者的杀招同时朝两位长攻下。与此同时,影长老身形消失不见,融入虚空之。“天魔雀!”清尘长老一声怒喝,双掌结成某种玄奥的印记,刹那间,灵气暴涨,虚空凝聚出一道赤红色的幻影。至多半个呼吸的功夫,火红的魔雀出现,随着魔雀双翅挥动,炎热的气息铺面而至,摄人心魄。见状,圣天和风雷的两宗长老顿时一惊,这魔雀气息可怕至极,猝不及防之下,将数位逼退。与此同时,清尘长老面色更加苍白,体内灵力迅速消散。“这是……禁咒?!”圣天宗某位高层长老,眉头深深蹙起。“清尘老东西,居然修炼了禁咒,这只我魔雀,是用他的生命力作为代价所召唤,根本杀不死!”“他疯了不成,竟会修炼这等禁咒,根本是找死!”当下,几位宗门高层长老,迫于魔雀的威势,只能朝后方退去,一时间对清尘长老和魔雀毫无办法。正当两宗长老面对清尘长老所召唤的魔雀毫无办法时,一阵彻骨的冰寒却是笼罩全身。“小心!”当下,某位圣天宗高层长老一声惊喝,他忽然想起,仙剑宗影长老的存在。随着话音落下,影长老忽然从虚空现出身形,手出现一把无比锋利的短剑,顷刻间便切断了风雷宗某位高层长老的脖子。“啊……”那风雷宗长老神色骇然,双手下意识捂住脖颈,而然炙热的鲜血却是从指间溢出,影长老的忽然杀出,直接将他的脖子斩断。‘扑通’一声,那风雷宗长老若烂泥般狠狠摔倒在地,鲜血将地面染成鲜红色。“哼。”见状,影长老一声冷哼,正准备继续融入虚空时,一把长枪须臾间刺出,快到极限。“什么!”影长老双眸转动,而然那长枪的速度实在太快,根本躲无多躲,电光石灰间,虚空的魔雀却是俯冲直下,朝着使枪之人杀去。感受到魔雀的致命威胁,那圣天宗毫不犹豫,长枪刺出的速度更加迅猛。‘噗嗤’影长老的右肩被长枪贯穿,随后长枪又迅速抽出,那位圣天宗长老见已得逞,立即朝后方退去,躲过魔雀的攻杀。“真是可惜,若非那魔雀,这一枪必能刺影长老的眉心……就差了一些。”圣天宗长老手持长枪,轻声一叹。此刻,影长老大口喘息,整个人踉跄逆行,退至清尘长老身前。两宗长老,虽被影长老斩杀一人,但对他们的战力却没有太大的影响,唯有那只清尘长老召唤出的魔雀,让他们心无比忌惮。“你们发现没有,清尘那老东西使出禁咒召唤出的魔雀,攻击范围有限,方圆千米之内才是它的活动范围。”“不错,魔雀的活动区域无法超过千米之外,否则凭那禁咒的力量,就算是我们联手,只怕也会拼个两败俱伤。”“哼,既然如此,我们便在魔雀的活动范围之外等待便可,这等禁咒十分消耗生命力,魔雀的存在,要不了多久,甚至不需要我们出手,清尘那老鬼便会被魔雀吸光寿元,惨死当场!”此刻,两宗长老围在千米之外,根本不朝前方行进,远远同魔雀拉开距离,让清尘长老的禁咒毫无用武之地。………“影长老,伤势如何?”清尘长老前瘫坐在地的影长老,担忧道。闻声,影长老摇了摇头:“恐怕是伤了武道根基……不过,好在你方才出手,否则,我这条老命就要丢了。”影长老苦笑道。清尘长老叹了口气:“我的禁咒活动范围只有千米,他们应该已经发觉了,我也坚持不了多久……”两人目光方,数位仙剑宗高层似想要突破战场进行救援,只不过却无法突围。“你我二人,今日就是命丧于此。”影长老摇了摇头,苦笑不已。“倒也是值了,宗之战……至于宗之战结果如何,你我便不必继续操心。”清尘长老叹了口气,过度使用禁咒,已无比虚弱。“鸠!”忽地一声戾鸣声传出,滔天的煞气弥漫在虚空,令清尘和影长老两人心一颤,下意识朝上方望去。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