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人对古代异兽还算有些了解,尤其是成年狮鹫,想要对付他们两人,几乎没有任何问题,现在若是继续战下去,那摆明了是找死。“哪里逃!”见状,天阳宗主和天命长老紧追不舍,有了成年狮鹫加入己方阵营,斩杀那两人,根本就是轻而易举,有此机会,又岂能让他们逃之夭夭。“鸠!”虚空传来声声厉鸣,风雷宗主和圣天大长老的速度虽快,但比起成年狮鹫,却还是有些不够/br>至多数个呼吸的功夫,狮鹫便彻底拦下两人的去路。“该死的畜生!”圣天大长老眉头深蹙,之前同天阳宗主一战,灵力也耗费不少,而即便是在巅峰时期,凭他想要抵挡住巅峰成年狮鹫的攻势也十分困难,身前的风雷宗主,境界修为仅在神庭巅峰,比起自己还有不如,更加不可能同成年狮鹫对抗。“你们还想逃去哪里!”很快,天阳宗主和天命长老两人,终是追了上来,两人所站立的位置也是巧妙,完全堵住了圣天大长老与风雷宗主的退路,不给他们有任何逃离此处的机会。“林浩,凭你的本领,如何能操控成年狮鹫和地虎……你到底是什么人!”圣天大长老浩,满心不甘。原本,所有的一切,都在圣天宗的计划之,他们将这次的战争,安排在我十宗比试盛会时,算准了仙剑宗绝不会带来全部战力,同风雷宗联手,可轻易将仙剑宗覆灭,可谁曾想,将要得逞时,竟是被一位仙剑宗的后辈弟子给搅合了,千算万算,谁又能够算出,林浩竟拥有两只成年的古代异兽!林浩站在狮鹫背部,沉默未语,也懒得同他们多说废话。“林浩,你本就为圣天宗弟子……当年之事,完全因为你被小人陷害,如果你现在肯回归圣天宗,你所做的一切都可既往不咎,那洛颜儿随你处置,而且宗门一定会尽全力去补偿你!”圣天大长老见形势不妙,立即鹫背部的林浩喊道。听闻此言,林浩冷笑:“如果不是迫于形势,你早已要斩我千万遍,况且,宗门之间的战争,同往事无关,我乃仙剑宗弟子,立场不同,没有商量的余地。”天阳宗主和天命长老心也是有数,方才圣天宗主梁红艳都无法拉拢林浩,他一位圣天大长老,并且在这种形式之下,林浩又如何会买他的账。“纳命来!”当下,天命长老一声怒喝,随着天阳宗主朝两人杀去。“杀。”林浩朝着狮鹫说道。面对仙剑宗的宗主和长老,圣天大长老自然无惧,而然那虚空上的成年狮鹫,实在太过恐怖,身前的风雷宗主,还未回过神来,便已被狮鹫的利爪撕成碎片,卷起的罡风,将圣天大长老吹出百米之外,受伤不轻。另一边,天阳宗主和天命长老两人,瞬间跟上,杀招皆出,配合成年狮鹫协助,不过几息功夫,便已将圣天大长老毙命当场。如今,风雷宗主和圣天大长老已死,加上圣天宗的护宗灵兽也被除去,远方战场还有成年地虎的存在,仙剑宗之前的劣势完全扭转,此刻轮到风雷和圣天两宗苦不堪我,面对一只成年地虎,只有被屠杀的份。防御大阵之,数宗高层观望这场宗之战,某位灵王强者叹息一声,道:“风雷和圣天两宗,这一战败的出乎意料,仙剑宗能得林浩此子,当真是天大的造化,无上气运。”“不错,只是可惜,梁红艳和古祥两人,无法用摧枯拉朽之势将袁辰击败,否则的话,败的将会是仙剑宗。”“如今两宗战场上的最强战力,几乎都已经被林浩的狮鹫和地虎屠杀殆尽,不用片刻,林浩便能动用地虎和狮鹫支援袁辰……这些,都是未能想到的变数。”“宗之战已有结果,我们速速离去吧。”“离去……这一届十宗比试,似乎还未真正开始。”“呵呵,哪里还需要什么比试,第一后辈王者,还需要再来一场较量吗……”旋即,数宗众人沉默,的确,这第一的宝座,也只有他仙剑宗第一后辈王者林浩才有资格坐上,至于比试,已经不需要了,加上宗之战后,小联盟国必是会有较大的变动,十宗比试不齐,当务之急,先是先离开此处,静观其变,若是能在宗之战后分一杯羹,那才是最好不过。“林浩……你的名字,我记下了……”宗心月一对若灵光闪烁的双眸,不舍的从林浩身上移开,防御大阵撤掉之后,随着水月宗离开。“都快些离开,我感到一阵不祥的气息!”某宗太上长老,目光方,神色凝重道。“宗之战,有可能引来大联盟国某些势力,走吧,不能继续了,否则,或要遭牵连。”至多半刻种功夫,数宗彻底此处,下方战场,只剩仙剑宗在收尾。…………此时此刻,下方战场已经完全被仙剑宗控制,有狮鹫和地虎的存在,两宗强者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在这一战,贱鸟也得到不少收获,无数丧命强者的灵力被它从身体抽离,大量吸食之后,在林浩的肩上陷入沉睡,后被林浩直接丢妖灵珠内。“浩儿,你是仙剑宗之福啊!”天命长老走上前,浩,神色复杂。半年之前,这林浩在他眼,不过还仅是一位普通弟子,而然到了今日,天命长老这才发现,林浩根本就是一尊深海的巨龙,不出则以,一出海则必会搅动海浪巨啸。“浩儿,好样的!今日若不是你,仙剑宗必大祸临头!”天阳宗主也连连点头,完全认可天命长老之言。虚空上方,梁红艳和风雷宗太上长老面色阴沉不已,他们完全未能想到,这一战,损失最大的,居然是他们两宗,两宗联手,下方战场居然完全被仙剑宗掌控,强者长老非死即伤,根本就是一败涂地。“成年狮鹫……地虎!”古祥咬牙切齿,他如何也想不明白,区区一位仙剑宗后辈弟子,从哪里得到的两只古代成年异兽,并且能够完全驾驭!“哈哈哈……梁红艳,古祥,你们费尽了心机,绝对料想不到如此结果吧!”袁辰从震撼回过神来,旋即宗王者冷笑道。闻声,梁红艳和古祥的神色更加难以为今日吃定了仙剑宗,哪想被他宗一位弟子给坏了大事,并让两宗损失惨重,令人难以接受。还不等梁红艳和古祥回过神来,袁辰的身形俯冲直下,缓缓落在林浩身边。袁辰与梁红艳和古祥一战,虽是受伤不轻,但那两宗最强者也未讨到太大的便宜。“浩儿,你是仙剑宗的恩人。”袁辰浩,感叹不已。当初,袁辰只觉得林浩有资格参加十宗武道盛会,未曾想,仙剑宗的一劫,竟是被林浩给化解。“太上长老言重了,我还是仙剑宗弟子,仙剑宗有难,作为弟子,自然是要出一份力。”林浩不卑不亢道。闻声,太上长老神色欣慰无比,仙剑宗能出了林浩这等弟子,的确是天大运气。“你们以为……这一战,真的胜了吗!”忽然,虚空上方,古祥开口大笑。与此同时,袁辰和林浩等人,都是一惊,下意识朝远方打量去。“咿呀呀!”忽地,一声怪笑传遍全场,刹那间,某位脸上画满了诡异符号的男子,映入众人眼帘内。那男子手持一柄长枪,全身戾气骇人,一非凡人。“咿呀呀,十宗武道盛会,人未见几个,却是满地尸,咿呀呀呀!”男子神色狰狞,四处打量。“晚辈封天,见过诸位前辈。”还不等众人回过神来,某位白衣男子,身后背着漆黑的剑匣,落在鬼面男子身前。“封天……?”林浩打量剑匣男子,心当即一惊,此人不正是前些日子,将那天魔殿顶尖后辈南龙斩杀的神秘人!“咿呀呀,封天小子,这些人都是老子的,你莫再抢,在蜘盘湖,老子可没杀爽,咿呀呀!”鬼面男子怪笑道。“鬼面前辈,在场这些,都是小联盟国的巅峰人物,你实在没礼数。”封天盯着林浩,旋即移开目光,前的鬼面道。此刻,天阳宗主眉头一挑,怒道:“你等究竟是何人,方才说的蜘盘湖,是什么意思!”十宗控兽比试,便是在蜘盘湖举行,这也包括了仙剑宗圣兽堂。“咿呀呀,你们仙剑宗圣兽堂太弱,都被老子全部杀了个精光……还有玄阳宗那些老家伙,也都是废物,不知你们能不能喂饱老子,咿呀嘿!”鬼面挥动长枪。此话一出,仙剑宗众人神色瞬变,这满脸鬼画符的男子,竟杀了圣兽一堂?!“怎么会是他们?”见到鬼面和封天,风雷宗主额头冷汗直流,他本以为会是天魔殿慕法长老,忽然出现的这些人,如果他没应该是血魔殿某位君主的手下。“桀桀……实在没有意思。”此刻,一声阴沉的笑音传遍全场,众人朝前方打量而去,只见满身裹着绷带的干尸,缓缓走上前来,仅一开口,莫名的气势让位灵王级强者都为之色变。“这是……君主的气势!”梁红艳面色煞白,所谓君主,乃是一种武道境界,凌驾在第一道天门之上,是打开了第二道天门强者的尊称!“君主……”林浩尸,神色凝重。此人的气息,比起天魔殿的那位慕法长老,还要强大的多!本书来自  /book/htl/29/29288/il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