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道天门境界与第二道天门境界,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便算是灵王强者,在君主面前,也弱如蝼蚁。(

    这位君主身上散出的骇人气势,甚至让地虎同狮鹫也略有些不安。

    “封天,画像上的那小子,在这里吗。”君主干尸朝着封天问道。

    “我已经现了他,正在此处。”封天点了点头。

    “咿呀呀,如此明显,老子也现了他,嘿呀!”鬼面的目光,顿时落在林浩身上。

    此刻,林浩心涌出一丝不祥预感,这干尸君主所谓画像上的小子,莫不成会是自己。

    很快,鬼面取出一画卷,将画卷摊开之后,果不其然,画之人,正是林浩。

    “嗯……这小子留着,邪家似乎挺重视,之后带去天龙帝国,丢给邪家便是。”干尸君主点头道。

    “邪家?”

    听闻此言,林浩却是明白了些许,自己斩杀邪家数位世子,并且还被邪家所知晓,但让林浩未曾想到的是,这几人居然和邪家有所关系,并且被邪家委托寻找自己。

    “此人留着带给邪家,那这些人都要杀掉吗。”封天问道。

    “桀桀,有位灵王,倒也能够为我补充一些力量……”说至半途,君主干尸目光一转,正是现了林浩身前的狮鹫和地虎。

    本以为只是普通妖兽,但仔细一打量,那君主干尸神色一变:“成年狮鹫……成年地虎,古代异兽!”

    见那君主干尸神色有异,灵儿和方易等人还以为是他有所忌惮,未想那干尸却开怀大笑:“古代种啊……还是成年的,好,真的很不错,这成年地虎和狮鹫的血,比那几位灵王,要强上太多,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他居然想吸成年狮鹫和地虎的血?!”

    杨风额头渗出冷汗,那两只古代异兽的可怖,他亲眼所见,可在这君王眼,也不过仅为补给品……!

    “阁下究竟是谁,到底欲做什么。”

    梁红艳和古祥两人,被这股君王之息所慑,只能从虚空上方落至地面,梁红艳开口问道。

    “桀桀……你们这些小辈,忘性太大,但也不怪你们,我当年纵横圣地域时,你们的祖宗都未必生了下来。”君主干尸阴笑不已。

    “咿呀呀,见到血煞宗八大君主之一的灭魂君主,还不跪下行礼!”鬼面阴阳怪气道。

    血煞圣宗?!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面面相觑,血煞圣宗之名,如雷贯耳,谁人不知?!

    传闻,巅峰时期的血煞圣宗,甚至连仙剑神宗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这仙剑神宗,并未是现在的仙剑宗,而是仙剑老祖所创下的第一神宗!

    “原来是血煞宗的……”

    林浩不动声色,站在远处若有所思,当年自己被叶馨劫持,半路上杀出四位血煞宗强者,那四人正是从大6域追杀叶馨来到黄荒大6,据说似乎是因为要迎接他们那一脉的宗主和长老。

    血煞圣宗一共有十处分宗,想来这位君主,应当便是血煞分宗的高层,若是真正的血煞圣宗,一位高层强者的境界修为,绝不可能仅达第二道地门,起步也是第四第五道天门以上的境界级别!

    如果林浩所猜不错,当年追杀叶馨的四位血煞宗强者,来到黄荒大6,应该就是为了此人,或者还有更多的强者复活……

    “原来是血煞圣宗的分支。”袁辰瞥了一眼那君主干尸,倒吸一口凉气。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微微愣住,即便为血煞宗的分支,也是绝对无敌的存在,仅一处分支高层,便能轻易覆灭巅峰时期的天魔殿!

    天魔殿和血煞宗,完全是两个概念,天魔殿属于他们这一方大6域的顶尖势力,而血煞宗则为世界级邪宗,即便是分支,全盛时期也达到了圣地级势力!

    “前辈,敢问我等如何得罪了前辈?!”

    得知此人乃是血煞宗强者后,梁红艳心震撼到无以复加,看向君主干尸,言语恭敬。

    君主干尸阴沉笑道:“我们这一脉刚刚复生,非常虚弱,小联盟国的生灵,虽然质量极差,但也可以为我们这一脉做出些贡献,你们的精血,可以补充我等消散的生息,这难道是荣耀吗。”

    闻声,梁红艳等人的神色愈难看,对于他们而言,虽说血煞宗属于传说的庞然大物,但要吸食自己的精血,这也难以接受,什么荣耀,都是狗屁。

    君主干尸看向林浩:“桀桀,小子,天龙帝国的邪家老祖宗,曾经与我有些交情,你在大荒极境做的那些勾当,我也都清楚了,胆量不小,敢斩杀邪家的世子啊。”

    “斩杀邪家世子?!”

    听君主干尸此话,袁辰和梁红艳等人,大惊失色,邪家乃是大联盟国境内,天龙帝国的顶级世家,林浩在大荒极境内,居然敢斩杀邪家的世子!

    其实,林浩斩杀邪家世子,那为他的本领大,但这种事,不被旁人知晓还好,一旦被现,迎接他的只有雷霆之灾,谁也保不住他。

    “呵呵……我道是谁,不过为天煞圣宗的分支君主,也如此狂妄。”

    忽然,林浩一声冷笑,那般不屑的神色,让袁辰等人为之一惊,见到如此可怕的存在,林浩竟毫无畏惧,难道他还有什么后手,所以并不畏惧?!

    若是平常,自然无人会这般认为,但结合林浩在宗之战的表现,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

    林浩的猖狂,在君主干尸眼却无比可笑,他也不动怒,阴笑道:“小子,看来你当真是不清楚天高地厚,难怪敢在大荒极境内斩杀邪家的世子。”

    “邪家世子?”林浩嗤之以鼻:“若我没猜错,早在之前,应该有四位分支灵主,用自身当做祭品来复活了你们这一脉的长老和宗主吧。”

    随着林浩的话音落下,君主干尸顿时一愣,林浩所言不假,的确是有四位分支之人,将自己当成祭品,这才让他们成功复生。

    当年,叶馨在被那几人追杀时,林浩便是冒充血煞圣宗十大护法之一的幽冥天君,这才免遭一劫,并顺利救下叶馨,他们来此的目的,林浩又岂能不清楚。

    如今,林浩思绪飞转,此人的实力绝强无比,虽也十分虚弱,但这股气息,想要与之对抗,那和找死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能智敌。

    只不过,自己想要继续冒充天煞圣宗的幽冥天君,显然不切实际,此人既是分支高层,或同幽冥天君有过接触,了解的也可能比自己要多。

    当下,只能换个说辞方法,让仙剑宗先逃离回宗,否则,自己能够逃脱,仙剑宗必会大难临头,全部被这干尸君主吸食精血……!

    正当林浩沉思之时,又是一道人影闪过。

    来人一身宽大黑袍,面容部分腐烂,弥漫着某种可怖的戾气。

    “慕法长老!”

    见到来人,古祥喜出望外,立即迎上前去。

    “你做的不错,只可惜,又是这小子坏了事。”慕法长老盯着林浩身前的地虎和狮鹫,摇了摇头。

    原本打算叫十宗互相消耗战力,并让风雷宗吞并其余宗门,从而壮大自身,但未想到因为那成年地虎和狮鹫,反而是风雷宗消耗了不小的战力,损失更大。

    不过,这对天魔殿而言,倒也能够接受,圣天宗和仙剑宗的损失也不小,尤其是圣天宗,损失颇巨,近乎是没了战力可言。

    剩下宗,就算联手,也未必能够挡住天魔殿的大军。

    “天魔殿慕法长老?!”

    梁红艳神色顿惊,诧异的看向古祥:“古祥,你这是什么意思,和天魔殿勾结?!”

    她圣天宗虽是想覆灭仙剑宗,但作为小联盟国一份子,原则绝不会改变,对天魔殿也十分抗拒,恨之入骨,眼看联盟宗的太上长老古祥竟同天魔殿慕法长老如此亲热,又惊又怒。

    “哼,天魔殿本就是黄荒大6的主宰,梁红艳,切莫执迷不悟,快来参见慕法长老!”古祥道。

    对于梁红艳,古祥与她的交情也不算浅,这才想让圣天宗也投靠天魔殿。

    “哈哈………难怪,难怪你几次番让圣天宗与风雷宗联手,想吞并一些与我们不合的宗门势力,这仙剑宗只是第一步,如果今日得逞,只怕还有第二次,第次,全都是天魔殿指使,是为了消耗小联盟国的宗门战力!”忽然,梁红艳仿佛明白了什么,自嘲的我笑着。

    “当年,我的夫君,便是为了抵抗天魔殿势力而陨落,今日,你竟让我背叛夫君的意志,加入这等邪殿!”瞬间,梁红艳的神色阴沉下来。

    “梁红艳,强者为尊,此乃永恒不变的真理,老殿主大人已恢复君主的实力,统治整个黄荒大6也是迟早之事,我这般做,不仅是为了风雷宗,也是为了你。”古祥说道。

    “仙剑宗诸位……”

    梁红艳并未搭理古祥,反而是转身看向袁辰等人。

    当下,梁红艳深鞠一躬:“抱歉,是梁红艳识人不慎,听信了贼人之言,险酿大祸,在此,给仙剑宗诸位赔罪了。”

    虽说,对于仙剑宗,梁红艳向来没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她却还能够分辨清对错,错了便是错了,自己的错,自己便会认下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