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这些事,不说你,大家也都想不到。  ”袁辰叹了口气,本以为逃过一劫,谁曾想,都是天魔殿的阴谋。

    “贼人,我杀了你们!”

    须臾间,梁红艳一声怒喝,身上浮现出一件艳红色战甲,一柄长枪紧握右掌之,目光带着决绝之色。

    “万灵寂灭!”

    此刻,梁红艳如同一尊战神,手长枪凝聚出璀璨耀眼的磅礴灵力,旋即朝着虚空狠狠刺去。

    轰砰!

    哗啦啦啦!

    刹那间,方圆数十里内,仿佛若境般碎裂,这天威般的神枪一刺,那万物都要灭绝生机。

    “红艳,不要啊!”

    见状,古祥面露骇然之色,现在做出这般举动,这同找死无异!

    “桀桀,不识好歹。”

    君主干尸一声冷笑,右臂轻轻上扬,指轻轻朝着半空一点。

    在这一指之下,虚空便的无比扭曲,好似这一方天地,全部被吸入未知的黑洞一般,连带着梁红艳一起。

    “这就是……君主的力量吗……”

    在被彻底吸入黑洞的一刹那,梁红艳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自嘲的笑意:“圣天宗……错了……”

    …………

    “红艳!”

    眼看着梁红艳被虚空的黑洞吸收,古祥目眦欲裂,神色悲痛,脑海浮现出种种回忆,二十年前,他同梁红艳还有梁红艳的夫君,一起出生入死,亲密无间,而在今日,却亲眼见梁红艳惨死当场,自己却无能为力。

    “灭魂君主,圣天宗主梁红艳也是我天魔殿拉拢的对象,你这样做,只怕有些不合适吧。”慕法长老看向一旁的君主干尸,轻声说道。

    “桀桀,慕法,你是在质疑我吗。”灭魂君主阴笑道。

    “咿呀呀,敢质疑灭魂大人,得死!”当下,鬼面长枪一挑,脸上诡异的符号浮现出莫名的光泽。

    “桀桀,罢了,看在我他们老殿主的面子上。”灭魂宗主摇了摇头,未让鬼面出手。

    如今,灭魂君主的生息还很虚弱,而那天魔殿宗主已经完全恢复,现在若动起手来,并不合适,况且,他刚刚复生,还不知又过去了几个时代,他们这一脉的分支已彻底陨落,天煞圣宗的情况如何也未能够打探清楚。

    “灭魂君主,此人乃是老殿主致命所要,还希望灭魂君主让我将他带回总部复命。”慕法长老指向林浩。

    “咿呀呀,放肆!灭魂大人已答应邪家,要将这小子带回,你敢让灭魂大人将他让了!”鬼面怒道。

    闻声,慕法长老眉头一挑,而然鬼面是灭魂君主的人,自己也不敢太过放肆。

    “慕法,你也听到了,此子我已答应必去找到交给邪家,你们殿主那边,只怕还没这胆量让我去同他交代吧。”灭魂君主别有深意道。

    “是,我明白了。”慕法长老点了点头,只能站在一旁。

    眼前这位灭魂君主,乃是天煞圣宗分支强者,巅峰时期,就算是老殿主,在这样的存在面前也需恭恭敬敬,尤其这一脉天煞分支复活之后,他们天魔殿虽是想要脱离而出,但依然无比艰难。

    巅峰时期的天魔殿,归这一脉天煞分支所管,也并非什么秘密,如今天煞宗这一脉分支的宗主和灭魂君主等人都已复生,天魔殿想要独立门户,显得有些不切实际。

    此刻,林浩陷入沉思之,不管如何,得需让仙剑宗众人逃离,否则就算地虎和狮鹫,也绝对难以保护仙剑宗。

    “哈哈哈哈哈……”

    忽然,一旁的林浩夸张大笑,成功吸引了慕法长老和灭魂君主的目光。

    “小子,你笑什么。”灭魂君主似有些兴趣。

    “哼,就算是你们血煞圣宗在巅峰时期,也曾被我的族人险些斩杀殆尽,如今还敢在此处狂妄,无知!”林浩盯着灭魂君主,不屑一顾。

    “你的族人?!”

    听闻此言,灭魂君主顿时一愣,不清楚林浩话含义。

    “我的先祖,当年杀的你血煞圣宗人仰马翻,险些彻底覆灭,今日你们还敢找我的麻烦?!”林浩厉声道。

    “哦……小子,说来听听,你的先祖是谁,看看我是否相熟。”灭魂君主饶有兴致道。

    “醉!天!君!”林浩一字一顿,报出前世爱徒醉天君的名字。

    “醉天君?!”

    随着林浩此话一出,莫说灭魂军追,在场众人都是大惊失色。

    那醉天君传言乃是九霄天帝顾长风的众多徒儿之一,当年,也正是因为血煞圣宗触怒了天帝,这才导致血煞圣宗被醉天君覆灭。

    “你……你说你是醉天君的后人?!”灭魂君主满脸不可置信。

    当年的醉天君,承载天命,何其可怖,险些凭一人之力覆灭血煞圣宗,就是那十大护法之一的幽冥天君,也被醉天君之后寻到,将其斩杀。

    百年前,醉天君的覆灭了天煞圣宗许多分支,数十年后,总部的幽冥天君也未能幸免于难,惨死在醉天君手。

    可以说,醉天君追杀了血煞圣宗一百多年,也是因为醉天君的关系,血煞圣宗一直不敢冒头,得知眼前此子为醉天君的后人,灭魂君主岂能不惊。

    “不错,我正是醉天君的后人,你们这些废物,如果敢碰我一根毫毛,就准备彻底覆灭吧。”林浩冷笑道。

    “好,小子,再来问你,醉天君的名字叫什么!”灭魂君主又问。

    其实,醉天君和血煞圣宗之事,一直无人知晓,并未流传出去,眼前的小子能够说出,怕是一定和醉天君有些关系,他问醉天君的名号,也只是为了最终确认。

    “哼,醉天君的名号,乃是那位天帝所赐,本名早已忘记!”林浩道。

    闻声,灭魂君主沉默良久,旋即阴笑道:“桀桀……不管你和醉天君到底有没有关系,但是将你带给血煞圣宗,一定会非常有价值吧……醉天君追杀血煞圣宗一百多年,仇比天大,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是醉天君的后人,那也无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