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长枪的鬼面跟在后方,眼见灭魂君主融入虚空,当即开口说道。

    “传言,灭魂君主曾得众妙之门的某种传承,拥有扭转空间的力量,今日一见,原来都是真的。”慕法长老惊叹道。

    众妙之门这个势力,乃是世间最为神秘的存在之一,如果要追溯起源,恐怕要追溯到远古时代,每一种传承都可与千大道所媲美。

    ………

    此时,狮鹫前方发出一阵阴笑,林浩站在狮鹫背部,眉头紧蹙,他知晓灭魂君主的速度奇快无比,但未想到却快到如此地步,竟是从空间涌出,横跨了百里!

    “小子,别做那无用挣扎,还是乖乖跟我离去吧。”灭魂君主阴笑不已。

    这一刻,林浩的气息被灭魂君主死死锁定,并已没了退路,想要从灭魂君主眼皮子底下逃离,根本不切实际。

    未过片刻,男子封天和鬼面等人,连同天魔殿的慕法长老,也都全部追了上来,彻底决断了林浩逃脱的念想。

    “咿呀呀,灭魂大人,此子十分狡诈,不如斩断他的手脚,反正只要不取了他的性命,应该无碍。”鬼面说道。

    闻声,灭魂宗主点了点头,道:“也好,若真是醉天君的后人,只要留下性命便可。”

    随着灭魂君主的话音落下,林浩只觉得全身一滞,连神经都紧绷了起来,某种阴邪的气息,凝聚出无形的手臂,将他死死捏住。

    下一秒,钻心般的痛楚蔓延全身,豆大的冷汗自林浩额头落下。

    这灭魂君主,全盛时期不知达到何种层次,便是刚刚复生,实力可强的可怕,在他手,林浩竟没有丝毫反抗的力量。

    “你………休想!”

    忽然间,林浩强行运转体内的灵愿之力。

    这灵愿之力连通着大荒极境,也是林浩进入大荒极境的唯一钥匙。

    随着灵愿之力的运转,四周虚空瞬间有了惊人的变化,眨眼间,林浩的消失在众人视线内。

    “什么?!”

    见状,灭魂君主愣在原地,林浩和他那只成年狮鹫,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并且令人不可置信的是,没有任何气息残留,也就是说,林浩彻底消失了,并非什么障眼法!

    还不等灭魂君主深思,虚空荡起一片涟漪,他方才释放出的阴邪气息,竟成了某种纽带般的存在,将他从林浩连在一处,也被瞬间拉入未知的虚空内。

    “灭魂君主?!”

    一旁,慕法长老和古祥等众人,神色惊骇,灭魂君主居然同林浩一起消失,好似从未在这个世间出现过。

    这种力量,已经完全超脱了他们所能理解的极限。

    ……………

    不知过了多久,好似眨眼瞬间,又如同一整个世纪般漫长,林浩睁开双眼,自己正身处在一片荒漠之内。

    四周山脉笼罩,烈阳高挂,散发出的热量,仿佛能够蒸发万物。

    “大荒极境……我又回来了……”林浩轻轻一叹,好在有大荒极境的存在,否则自己插翅难逃。

    “这,这是哪里,是哪里,哪里!!”

    忽然,林浩身前传来一阵怒啸,转身望去,不由惊出一身冷汗,那灭魂君主,居然也在大荒极境内!

    “怎么可能!”

    林浩神色惊诧,不可置信,只有他自己才能够进入大荒极境,灭魂君主是如何进入大荒极境的?!

    “难道?!”

    忽然,林浩看向身上缠绕的一层阴邪气息,这股阴邪气息同灭魂君主相连,就如同某种纽带,这纽带在自己身上,却又连接着灭魂君主,也等同说,是他将灭魂君主带入了大荒极境,就如同自己可将狮鹫带进来一般。

    林浩进入大荒极境,本就是为了逃脱灭魂君主的追杀,万未料到,却是因为自己身上的阴邪之气,最终将灭魂君主也带入了大荒极境内。

    “之前时空有所波动……我是进入了异时空?”很快,灭魂君主也平静了下来,开始打量这身处的一方世界。

    “莫非,我是进入了野传承?!”灭魂君主心惊疑不定,怀疑自己是否被野传承召选,从而进入野传承内,但转念一想,却又立即否定,若是被野传承召选时,作为被召选者,一定会知晓,绝无可能没有任何征兆便进入野传承。

    如今,灭魂君主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自己绝对不在大陆域,这个空间的灵力波动,大陆域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并且处处充斥着凶险的气息,令人有一种本能的敬畏之心。

    许久后,灭魂君主转身看向不远处的林浩,神色阴晴不定:“这也不是幻境……小子,此处是哪里!”

    灭魂君主怀疑,自己进入这未知的时空内,很有可能是和林浩有着不小的关联,若果真如此,那林浩便是唯一的突破口。

    方才,灭魂君主感悟过这个时空,完全没有任何破绽,换句话说,就是一个极其真实的世界,想要破空而去,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性。

    而然,林浩此刻却是去沉默未语,事情远远超乎自己的意料之,本是想陷入大荒极境内,躲过灭魂君主的追杀,但就此刻而言,自己面临的处境似乎更加恶劣。

    “吼!!”

    忽然,一声震天怒吼传至,在这怒吼声音,连虚空都为之一滞,林浩身前,狮鹫身躯颤抖,眼泛出惊慌之色。

    见状,林浩的面色也是变了又变,那灭魂君主不知此处为何地,但林浩又如何能不知晓,真正的大荒极境,上古时代……

    在这个时代,若狮鹫和地虎,都属于最为弱小的蝼蚁存在,若真要对比,毫不夸张而言,就如同没有任何战力的家畜一般,属于食物链最底层的存在,换做任何一只妖兽,都足以将他们秒杀千万遍。

    下一秒,地面开始晃动,一阵阵狂风荡起,灭魂君主下意识朝前方望去,却见一只足有百丈的庞然大物,正朝着此处狂奔而来,如同一座山脉。

    “这……这是什么怪物?!”灭魂君主神色惊诧,这已无关境界实力的问题,百丈巨兽,浑身散发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怖气息,纵是灭魂君主,也从未见过此等巨怪。

    虽是庞然大物,看似笨重,然而速度却是快到极限,宛若一道惊雷光影,眨眼之间便近在咫尺。

    林浩和灭魂君主下意识朝着两边退去,谁也不敢贸然靠近那可怖巨怪。

    而然,那巨怪自林浩和灭魂君主身前时,忽然停了下来,血灯笼般的双眼,迅速扫过两人,好似是想对林浩和灭魂君主做些什么,不过神色却是有些犹豫。

    仅是被这巨怪扫过一眼,林浩和灭魂君主两人瞬间面若死灰,额头冷汗若断线珍珠般滴落,如同已经死过一次般,连挣扎的勇气也提不起来。

    而然,那巨怪最终却是未对两人有任何行动,旋即又朝着前方逃去。

    “这……这究竟是……是什么地方!”灭魂君主喘着粗气,神色骇然到了极限,他这一生,从未感受过如此的绝望,而这种绝望,仅仅只是方才那巨怪扫了一眼所导致!

    “嘎嘎嘎……好有趣,马上就让它逃了哦……”

    忽然,后方传来一声阴沉的笑意,旋即,位黑袍男子瞬间出现在林浩和灭魂君主的眼前。

    “吸干……吸干它!”

    为首黑袍男子,面色玩味,右臂扬起,一道黑色光泽涌现,那速度奇快的巨怪,瞬间黑光击,在林浩和灭魂君主惊骇的目光下,那仅一眼便让两人绝望的巨怪,竟是化作一摊血水,被黑色光泽全部吸收。

    见状,灭魂君主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神色呆滞。

    “嗯?还有两个人?!”

    某位黑袍男子,眼角扫到林浩和灭魂君主,开口说道。

    “哦,此处怎会有人。”为首黑袍男子大步走来,先是看向林浩,旋即又打量灭魂君主。

    “此人也是修炼的邪魔之法,看来是同道之人,不过怎会如此弱小……”为首黑袍男子的目光,一直盯着灭魂君主。

    这若是换做旁人,灭魂君主必会勃然大怒,身为君主级强者,居然被人当面说成弱小,可在这位黑袍男子身前,灭魂君主却连一个字也不敢随便乱说。

    这人身上的戾气之重,匪夷所思,气势古怪,并且深不可测,灭魂君主甚至有一种直觉,他们随便一人,用一根手指都能轻易将自己捏死。

    “你,哪方邪魔势力的。”为首黑袍男子,看向灭魂君主说道。

    “前辈……我是……血煞圣宗的成员……”灭魂君主虽不知自己到底身处何处,但面对眼前这位存在,只能如实道出自己的身份。

    “血煞圣宗?”

    听闻此言,为首黑袍男子的神色有些古怪,旋即变得迷茫,看向后方,道:“你们可曾听说过血煞圣宗。”

    “血煞圣宗?没有,从未听过。”

    “是不是新建的邪宗势力?哼,成员都若蝼蚁般弱小,看来这血煞圣宗,也是蝼蚁势力,就如此程度,也敢号称圣宗,不知天高地厚!”

    后方两位黑袍男子开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