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旁,鬼面显得有些气急败坏,手长枪乱舞:“咿呀呀,老子要去禀告阎君大人!封天,我们一起。”

    “嗯……”

    男子封天,看向林浩逃离远方,面容上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古怪笑意,旋即跟着鬼面一起,化作一道光影。

    “阎君大人,莫不是!”

    慕法长老的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他们这一脉分支宗主,血煞阎君!

    据说,这一脉的宗主和数位君主复生,并且凝聚了血煞分支的隐藏的旧部,绝对是一股足以泯灭小联盟国的可怕力量!

    “看来,天魔殿想要脱离这一脉分支的掌控,根本不太现实,除非宗主能够得到林浩那小子的阳身,从而突破至第道天门……”慕法长老心暗自思忖。

    “走。”

    慕法长老朝着古祥开口。

    “慕法大人,不等灭魂君主了?”古祥有些疑惑。

    “哼,等他作甚,死了更好。”慕法长老面色阴沉,方才不愿追击林浩,也是想争取一些时间,否则林浩落在血煞宗势力手,老殿主再想得到林浩的阳身,难如登天,这是天魔殿唯一的机会。

    “阎君……刚刚复生不久,希望虚弱一些!”慕法长老咬了咬牙,朝着天魔殿总部飞去。

    这一脉血煞分支的力量,强至难以用言语形容,那阎君是何等存在,而手下的数位长老,每一位都丝毫不弱与灭魂君主,这股战力,若比天魔殿提前得到林浩,恐怕天魔殿将再也没有机会独立!

    ………………

    小联盟国,极西雪境

    一座又一座的山脉相连,常年的积雪封住了这一方境域,雪白如画,无比寒冷。

    不久后,冰封的地面破碎,自其走出一男一女。

    这女子全身黑纱,看不清楚模样,一身阴煞气息弥漫,如同鬼魅,而男子则是面容煞白的年男子,身材有些发福,并有些腐臭的味道。

    “咿呀呀!参见妖星君主,屠煞君主!”

    鬼面同封天两人自虚空落下,鬼面看向一男一女恭声道。    话至半途,一股阴煞之气忽是将鬼面撞出十数米开外。

    “废话连篇,长话短说!”一旁,年男子怒道。

    “屠煞君主不必动怒,灭魂君主发现醉天君的后人,本想捕捉,但却从那醉天君后人带入某未知空间内,之后罪天君的后人逃脱,灭魂君主却不知所踪,多半怕是已遭不测,所以我和鬼面特来禀告。”封天缓缓说道。

    “醉天君的后人?!”

    听闻此言,妖星君主和屠煞君主面面相觑,那醉天君可是血煞生圣宗的死仇,若是能够将他的后人送给总部……

    不过,转念一想,妖星君主却有些疑惑,道:“醉天君是何等存在,他的后人,至少也是圣地势力,怎会在大陆域的小联盟国内?”

    大陆域和圣地,那完全是两种概念,根本没有任何的联系才是。

    “奇怪,如果真是醉天君的后人,怎会出现在小联盟国,或许是冒充的也未必……”屠煞君主蹙眉道。

    远处,鬼面爬起身来,恭敬道:“咿呀呀……妖星君主,屠煞君主,应该不会,那小子知晓醉天君同血煞圣宗的死仇,并且连灭魂君主都深信不疑,就算他不是醉天君的后人,但也一定有关系!嘿呀!”

    此刻,妖星君主和屠煞君主两人,陷入深思之,鬼面的话不无道理,既然能够知晓如此多的信息,就算不是后人,那也应该有些关联才对。

    “哼,灭魂想独揽功劳,竟不通知我们后才下手,真是活该。”妖星君主冷笑道。

    “你们可清楚那醉天君后人的下落。”屠煞君主看向封天和鬼面。

    “之前让他逃了,不过他乃仙剑宗弟子,只要去他的宗门,必能得到一些消息。”封天回答。

    “好,等阎君大人回来,一起前往仙剑宗!”妖星君主点头,不管是否为醉天君的后人,其必有关联!

    ………………

    翌日晨初,仙剑山

    林浩骑在狮鹫背部,缓缓落在仙剑宗内门演武场上。

    “林师弟!”    在众人想来,林浩被那灭魂君主追杀,恐怕是九死一生,但不曾想,他竟活了下来。

    “内门怎这般冷清?”

    林浩看向四周,空旷旷的一片,若是是以往,必有大量弟子才是。

    “太上长老回宗之后,便命天阳宗主暂时将宗门弟子离开了仙剑山。”方易说道。

    “原来如此……”林浩瞬间明悟,只怕是因为那灭魂君主和血煞宗的关系,仙剑宗怕遭受牵连,所以才将众弟子驱散,如此做法,倒也算考虑的周全。

    “浩儿,你回来了!”

    很快,太上长老和清尘长老等众人,走入演武场内,地虎也跟在后方。

    “太上长老,这一脉分支的血煞宗宗主和长老都已复生,小联盟国地域,已经不能继续留下了。”林浩沉思片刻,直奔主题。

    目前,只有离开小联盟国,才是最为正确的选择,这不仅仅是针对仙剑宗而言,还有另外几大宗门势力。

    梁红艳已死,圣天宗的大部分高层也都陨落,等同于名存实亡,就是让那洛颜儿给逃了……

    至于风雷宗,早已投靠天魔殿,血煞宗应该不会下手,至于另外几宗,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浩儿,逃不掉的,边界都已被阵法封死,凭我们的力量,很难强行突破阵法,除非有正宗的阵法大师。”袁辰说道。

    “结界阵法?”

    林浩陷入沉思之,小联盟国边界被设下阵法,天魔殿应该不会如此做,只怕是血煞宗所为。

    而且林浩相信,这个结界阵法的布置,应该是在灭魂君主出现之前,否则的话,根本来不及。

    “阵法应当为血煞宗所布……提前将小联盟国封锁,应当是准备对宗门势力出手。”天阳宗主叹息一声。

    对此,林浩心也算明白,这一脉的血煞宗分支,那些高层刚刚复生,目前无比虚弱,他们修炼的邪法,可以吸取生灵的元气,归为己用,宗门势力,则站在小联盟国的顶端,强者极多,吸取那些强者的元气,可助他们快速恢复生机。

    “这一脉血煞宗的死灰复燃,是小联盟国最大的劫难,甚至现在也无法将消息传递给大联盟国,一旦血煞宗真正恢复了元气,即便是大联盟国,也会遭殃。”袁辰面色凝重。

    天魔殿固然可怕,但与这一脉血煞宗分支相比,根本不值一提,说到底,巅峰时期的天魔殿,也不过为这一脉血煞分支的下属势力。    林浩站在小联盟国的巅峰,乃至算是整个黄荒大陆最有潜力的后辈之一,只要保住林浩,即便仙剑宗灭亡,数年,或十数年后,仙剑宗大仇也会得报!

    面对血煞宗,仙剑宗众高层心也清楚,他们根本逃不掉,因为没有能力去与之对抗。

    林浩站在一旁,无言以对,他可以保的住仙剑一次,但却难以保住第二次……自己的力量,还太过弱小,就算拥有成年地虎和狮鹫,面对这一脉血煞宗,也显得有心无力。

    “浩儿,你随我来。”

    太上长老袁辰看向林浩。

    闻声,林浩点头,跟在太上长老身后,朝山巅走去。

    “师尊,您是想?”

    天命长老和天阳宗主同时一惊。

    “你们便在此等候吧。”袁辰并未回答,带着林浩离开众人视线。

    …………

    仙剑山巅,禁地之域。

    最前方,乃是一处巨大的山洞,四周有无形阵法守护,这股阵法的气息虽然已经无比衰弱,但却十分强大,即便正宗的阵法大师来此,也难以破去。

    “太上长老,此处为何会有如此强力的阵法守护?”林浩神色疑惑,凭仙剑宗,绝难创造出这样强力的阵法,而且看起来,足有数百年的光阴。

    “此地是仙剑老祖所留,其应该有着一些老祖的遗物,而这个禁地,只有历代的太上长老和宗主才能进入……只不过,这数百年来,没有一任宗主通过阵法的考核。”袁辰说道。

    “太上长老是想让弟子试试?”林浩惊道。

    “不错,你的潜力,远比历代宗主要强的太多,如果通过禁地的考核,或许能够看看山洞,到底有何秘密。”袁辰眼神炙热,仙剑老祖是何等存在,他的遗物,必是重宝,如果能有所获,也许能够化解这次小联盟国的危机。

    “仙剑老祖……既然如此,那弟子便去试试。”林浩也未犹豫,大步朝山洞处走去。

    前世时,顾长风游历各州各域,曾来到过天域,结识了那满腔热血的仙剑老祖,他们交情不浅,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仙剑老祖也算的伤故常风的徒儿,虽无师徒的名分,却是有着师徒之实。

    等仙剑老祖承载天命后,顾长风便离开了天域,之后便一直没了联系,林浩曾一度认为,或许仙剑老祖去了太古仙界,又或许在未知的秘境空间轮回历练,但不曾想,早在百年之前,仙剑老祖便已陨落。//天蚕土豆改编的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测啦,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下载安装(手游开服大全搜索sykfdq按住秒即可复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