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梁红艳所得小道消息为真,仙剑老祖果然在此处留下了遗物。”林浩看向前方,心暗自思忖。

    仙剑老祖曾一手创立仙剑神宗,堪称纵横天域,可陨落之后,为何会选择将遗物留在这偏僻的大陆域,并且是同仙剑神宗近乎已没有任何关系的仙剑宗内……

    提及仙剑老祖,林浩不由想起顾长风时代的一些往事。

    而然,还不等林浩深思,身躯却已径直穿过阵法结界,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这?!”

    见状,袁辰神色惊诧无比,历代仙剑宗主,甚至是他自己,面对这阵法结界时,都显无力,毫无办法,可林浩却轻易穿过结界,没有任何的干扰和试炼可言。

    “莫非因阵法年久,失效了?”袁辰神色古怪,可仔细一打量,却发现又并非如此,阵法结界的力量依然充斥在禁地之内,绝非因年久而失效。

    “浩儿为什么可以直接穿过阵法?!难道他真是那所谓的天君后人,有特殊神通?!”一时间,袁辰思绪有些混乱,根本想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可方才林浩根本没有任何举动,根本就是直接穿过阵法结界!

    对于阵法结界未能产生作用,林浩也未在意,大步朝山洞内走去。

    ………………

    山洞内,光线还算明亮,四周有长明灯排列,借着微弱的光泽,林浩打量山洞,前方仅有一块漆黑色的石碑。

    “石碑?”

    林浩眉头一挑,大步走至石碑旁,朝着石碑打量。

    “唉……”

    还不等林浩看清,山洞内却是忽然传出一声叹息。

    “数百年了,总算有人能够通过验灵阵。”

    叹息之后,一声苍老的声音传至。

    “仙剑老祖?”    “哦……”

    突兀地,一道虚影浮现,那人影略带好奇目光,打量着林浩。

    “你可是仙剑老祖?”林浩同样打量眼前的虚影。

    这虚影的确有数百年前仙剑老祖的模样,但容颜却是苍老了太多。

    “你这后辈的确聪慧,居然能够认出老祖来。”虚影的笑声在山洞内回荡。

    “不知老祖是何时陨落,因何陨落。”林浩盯着仙剑老祖,没有丝毫惧意,神色反而像是见了老友般。

    听闻此言,仙剑老祖微微一愣,深觉此子有些奇怪,若换做旁人进入此处,遇见他这一缕残魂,必诚惶诚恐,但眼前的少年却十分古怪,反而追问自己何时陨落,为何陨落。

    “后辈,你能够通过验灵阵,说明已经得到认可,这山洞,有一种传承,可赠与你。”仙剑老祖并未回答林浩的问题。

    “仙剑老祖,这都是后话,我来问你,你可知我是谁。”林浩的目光,有些深邃。

    当下,仙剑老祖眉头深深蹙起,眼前这位后辈,的确十分古怪,听那语气,仿佛是同旧人交谈,而自己生前为仙剑老祖,活在数百年前的时代,又怎可能认得一位大陆域的后辈。

    “赵星尘,你究竟是如何陨落,可能告知。”林浩轻声一叹,道出了仙剑老祖最初的本名。

    仙剑老祖的陨落,对于林浩而言,的确有些不可思议,在天域之,仙剑老祖承载天命,更是一手创造仙剑神宗,便算是天域鼎盛时期的的白氏皇朝,也不敢去招惹仙剑老祖,林浩想不通,有怎样的力量,能够让堂堂仙剑老祖宗陨落。

    “赵星尘……这,是我的本名,你竟然知晓?!”当下,仙剑老祖神色顿变,这个名字,当世绝对无人清楚,就算在数百年前的时代,知晓赵星尘的人,也屈指可数。

    “赵星尘,你我本就相熟。”林浩道。

    “你叫什么名字?!”仙剑老祖开口。

    “名字吗……我有两个,这一世,原姓白,现姓林,名浩……”    “前世,我还有一个名字,姓顾,名长风,你可还记得吗。”林浩缓缓说道。

    随着林浩我报出顾长风的名号,眼前是一缕残魂,面色瞬变,呆滞在原地。

    即便是忘记了全天下,但仙剑老祖也绝不会忘记九大天帝之一的顾长风。

    年轻时代,顾长风来到天域历练,两人结识,顾长风对对于仙剑老祖而言,亦师亦友,更是因为顾长风,这才传承了天命,若没有顾长风,如何会存在仙剑老祖,怕是连仙剑神宗,也不会创建。

    “你……你是顾长风?!”仙剑老祖满脸惊诧,不过很快却又平静了下来,他岂能如此容易便相信眼前这位白发少年所言。

    林浩知晓仙剑老祖不会轻易相信,当即将只有顾长风和仙剑老祖才知晓的一些陈年往事详细道出。

    起初,仙剑老祖还满脸疑惑,随着林浩自口道出一件又一件秘事,仙剑老祖的神色彻底化作震撼,林浩所说之事,连他都已快要忘记,但却又真实存在,再度提及,每一件仿佛都发生在昨日。

    “你当真是顾长风?!”仙剑老祖深吸一口气,眼前之人,既能进入这禁地,便有资格获得传承,欺骗他这一缕幽魂,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也不会得到别的好处,况且,从他口说出的往事,也仅有顾长风和自己才知晓。

    “我是顾长风,同样也不是顾长风……”林浩摇了摇头。

    “前世,我姓顾,名长风,今生,我姓林,名浩。”林浩想了想,直言道。

    他和前世的顾长风不同,和今生的林浩,也有些不同。

    顾长风痴迷武道,一生都在追求武之极境,而林浩性格温顺,自从白氏皇族发生惨烈的变化之后,林浩更加胆小如鼠,不敢反抗,也不会知道争取……

    前世次魂与今生主魂合一之后,他既拥有顾长风的记忆,也同时拥有林浩的记忆,至于心性,更像是林浩和顾长风结合……

    所以,林浩既是顾长风,却也不是顾长风。

    “是顾长风,又不是顾长风……”仙剑老祖神色古怪:“你到底想说什么,究竟是顾长风不是?”

    “多年前,顾长风突破至十方天境,却在天宫之城遭人暗算,陨落时,主魂与次魂分离……十数年后,主魂轮回重生,次魂找来,两魂重新合一,而我,就是主魂。”林浩轻声说道。

    听了林浩的解释,仙剑老祖若有所思,旋即恍然大悟,道:“也就是说,你是顾长风的轮回,并拥有顾长风的一切记忆……那你不就是顾长风吗!”    说自己是顾长风,林浩也不反驳,仙剑老祖说的并没有错,只是他自己有些矛盾罢了。

    “你居然也会陨落,真是难以想象!”仙剑老祖常叹一声,有些不可置信。

    身为打开了第九道天门的至强天帝,居然会在十方天境的天宫之城被人暗算,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你可知究竟是谁偷袭了你?”仙剑老祖问道。

    能够对顾长风偷袭得逞,可见偷袭者的实力必然强到极限。

    对此,林浩摇了摇头,他也曾努力回想,但每次回想时,脑袋都会产生剧痛,根本没有丝毫头绪。

    “谁人偷袭……并不清楚,可能是次魂与我合一时,因为某种问题,导致丢失了一部分的记忆,但我总觉得,那个置我死地之人,与我十分的亲密无间,甚至前世临死时都无法相信。”林浩沉思片刻,道。

    “最亲密的人?!莫非,是九天女帝南仙女?!”仙剑老祖惊道。

    在仙剑老祖记忆,九天女帝王南宫仙儿,是顾长风的挚爱,这说起来,应该是顾长风最为亲密无间的人了。

    可如果要说九天女帝杀了顾长风,仙剑老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毕竟,南宫仙儿同样深爱顾长风,又怎会将顾长风偷袭至死。

    “不是仙儿,在我前世陨落不久后,仙儿也随之殉情了……”

    说至此处,林浩的神色有些痛苦,心隐隐作痛。

    “九天女帝,南宫仙儿殉情……这……”

    仙剑老祖诧异的盯着林浩,他本以为自己略显悲凉,但和顾长风比起……

    “时过境迁,我已陨落百年,未想连你也遭遇不测。”仙剑老祖一声叹息。

    两人相谈许久,得知林浩今生事后,仙剑老祖陷入沉思,目前已他半步灵主境,想要重归巅峰,根本不太现实。

    “我的时间也已不多,这仅是一缕执念,很快便会消散,小联盟国的劫难,恐怕我也无能为力。”仙剑老祖有些无奈。

    一缕幽魂,并无生前的力量,加上在这禁地数百年,已是极其虚弱,想要帮助小联盟国,难如登天。//天蚕土豆改编的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测啦,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下载安装(手游开服大全搜索sykfdq按住秒即可复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