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可惜自己并没有能力去使用仙剑老祖的黑弓,否则一旦开启,化解血煞宗或是天魔殿带来的危机,轻而易举。

    旋即,林浩将黑弓丢入空间指环,大步朝前方走去,而然还未走出山洞,林浩的身形缓缓停下。

    “仙剑老祖残余的力量……”

    林浩口喃喃,眼泛出一丝喜色,原本仙剑老祖打算用来夺舍的力量,目前都已被林浩的身体所融合,而借着这股力量,林浩隐约有突破紫薇灵主的征兆。

    “不……比起紫薇灵主还要强大百倍的力量!”

    此刻,林浩心神震撼,这股强烈的征兆,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从未有感受过,这股力量已经超越了自己所能够理解的范畴,像是……传说的鼎真之力!

    这山洞内,还有仙剑老祖未曾消散的残魂之力,若在此处突破紫薇灵主,事成功倍!

    当下,林浩盘坐在地,体内灵气上浮,浊气下沉,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在山洞内残余的力量牵引之下,已进入某种往我之境。

    …………

    山洞外,太上长老袁辰正在焦急等待,林浩进入禁地山洞已有数个时辰,但到目前未知没有丝毫消息。

    未过片刻,天命长老和天阳宗主两人,也赶至此处。

    “师尊,得到确切消息,灵兽宗和冰炼宗等几处宗门,全部投靠了血煞宗!”

    天阳宗主看向袁辰,焦急说道。

    随着天阳宗主此话一出,太上长老袁辰心顿时一惊,有些难以置信。

    只不过,转念一想,却也释然,血煞宗和天魔殿不同,属于世界级实力,已经不能用纯粹的邪教来形容,在世界级领域,巅峰时期的血煞圣宗,甚至通知了数大圣地……即便小联盟国有宗门投靠这一脉的血煞宗,倒也不值得太过惊讶。

    “别的宗门如何说。”袁辰问道。

    “如今,圣天宗,水月宗……噬魂宗等反抗数宗,皆已被血煞宗部署势力所屠杀,灵王强者战死位,近乎是被碾压。”天阳宗主说道。

    灵王,原本站在小联盟国顶端,可以说是这个一方天地的最强战力,各宗的镇宗强者,无可匹敌,但遇到血煞宗,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轻易便被君主强者斩杀当场。

    “如今,血煞宗的势力都已被招呼,几位君主强者的实力虽未恢复至巅峰时期,但足以毁灭整个小联盟国。”天命长老一声叹息。    “他们的目的,并非是毁灭小联盟国。”袁辰摇了摇头。

    这一脉血煞宗高层,刚刚才复生未多久,实力自然无法和巅峰时期相提并论,想要恢复巅峰时期的修为,从小联盟国下手,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这一脉血煞宗分支而言,他们并非是打算通知小联盟国或整个黄荒大陆,对他们而言,仅是想要使用禁法来夺取生灵之气,恢复自身修为。

    “血煞宗,根本不是天魔殿能够相提并论,他们虽然未能恢复巅峰战力,但就算十宗联合,也绝无战胜的可能……”天阳宗主面如死灰,先前便已得到消息,血煞宗带着数宗势力,已朝仙剑宗赶来。

    “师尊,这次血煞宗是冲着林浩来的,要如何才能保全他?”天命长老问道。

    在天命长老眼,林浩乃是整个黄荒大陆最为珍贵的妖孽级后辈,日后必能君临天下,若是夭折在此……

    “这一切,都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袁辰叹了口气。

    现阶段,小联盟国彻底被结界封死,也无法同大联盟国联系求得救援,无人能够从结界之众离开,而且,凭仙剑宗的实力,恐怕灭亡的结局已定,自身难保,即便是想要保全林浩,也无能为力。

    “可恶……若是大联盟国能够来人的话,一切都可解决!”天阳宗主神色不甘。

    闻声,袁辰却摇了摇头,道:“这次面对的,并非是天魔殿,而是血煞分支,就算是大联盟国,也绝对不敢去招惹血煞宗,小联盟的国的结界,并非是阻止我们同外界联系,仅仅是因为怕我们逃离罢了。”

    血煞宗是怎样恐怖的势力,天命长老和天阳宗主两人还不算太过理解,可袁辰心却十分清楚。

    “现如今,只能看浩儿自己的造化了,关于禁地之秘。”袁辰的目光,瞬间落在远处的山洞。

    …………

    此时,山洞内,林浩盘坐在地,双目紧闭,若有人在此,必会诧异万分,林浩的气息愈发悠长,不可估摸。

    处在忘我之境内,连林浩自己也未能发现自己的变化。

    林浩的身后隐约浮现一只巨兽虚影,那巨兽全身呈火红之色,一双深邃的兽眸仿佛洞穿万古,静静守护在林浩身旁。

    不久后,整座仙剑山的灵气迅速消散,仿佛瞬间便被抽空,凝聚在后山之上。

    外界    这股凝聚的灵气,太过耸人听闻,仙剑宗众高层有生以来也未见过。

    “这是?!”

    天命长老看向虚空上方如同笼罩了天地的磅礴灵气,愣至当场,满脸惊骇之色。

    “突破之兆!”

    天阳宗主瞪大双目,下意识看向山洞。

    “这股灵气,就算当年师尊突破灵王时,也不及这百分之一!”天阳宗主摇了摇头,有些难以接受。

    “莫非是……浩儿?!”天命长老惊道。

    听闻此言,天阳宗主立即摇了摇头:“绝不可能,浩儿仅有半步灵主修为,就算突破,也只会突破灵主,从半步灵主突破灵主,怎会产生如此可怕的灵力凝聚!”

    莫要说天阳宗主,便是太上长老袁辰也有些难以置信,当年他从灵主突破至灵王时,灵气的凝聚数量的确可观,而此刻,仙剑宗上方凝聚的灵气,已经不能用可观来形容,甚至可以用异变来解释!

    从半步灵主突破至灵主,能够让仙剑山的灵气产生异变?!这种事情,已经超过了他们能够理解的范畴。

    而然,仙剑山的异变,仅仅是一个开端……

    大约半个时辰后,整个小联盟国的灵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分散的灵气,本是无影无形,但随着灵气的凝聚,肉眼便可观望到虚空灵气的流动。

    一时间,小联盟国的灵气从每个角落汇聚而来,甚至是十大宗门所在的山脉灵气,也被瞬间抽干。

    ………

    “怎么回事?!”

    “如此可怕的灵气异变,小联盟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看起来,似乎像是个人的突破征兆!”    此时此刻,站在小联盟国巅峰的众强者,朝着大联盟国方向望去。

    虚空灵气的流动,除了小联盟国之外,甚至连大联盟国也被波及,灵气仿佛汇聚成海洋,翻涌的巨浪,凶猛而至。

    小联盟国众皇朝君主,满脸骇然之色,这股可怕的灵气流动,前所未有!

    “不仅如此,还带动了小联盟国隐藏的灵气……那些只能靠气运才能提升的灵气,居然全部苏醒,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行凝聚!”

    “这……这等于说,已经不单纯是小联盟国和大联盟国,是属于整个黄荒大陆的灵气!”

    ………

    此刻,大联盟国被彻底惊动。

    一对巨大的血红双目浮现在虚空之上,这双目形容日月,好似能够窥视天地。

    这双目的主人凌驾虚空之上,滔天的气势遮蔽的天地。

    “阎君大人,无法侦查到灵气的去向,但应该是小联盟国方位!”

    下方,有君主级强者恭敬道。

    “小联盟国……”

    那双目如同日月的年男子,眼泛出一丝惊诧之色,旋即道:“屠杀君主和妖星君主两人,目前正在小联盟国,莫非是实力已经恢复,导致灵气的异变……”

    年男子眉头深锁,喃喃自语,可旋即却又摇了摇头,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就算两位君主强者恢复到巅峰时期的力量,也可能会导致整个黄荒大陆灵气凝聚异变。

    此刻,大联盟国各大顶尖世家和太上长老纷纷遁入虚空,用神魂打量,想要分辨出这可怕灵气的波动根源,奈何却没有丝毫头绪。

    “小联盟国,有点意思,比起我恢复君主巅峰时的灵气波动,还要恐怖万千倍……”

    某位白衫青年,目光看向小联盟国方向,面带古怪之色。

    提及小联盟国,他不由想起那个名叫林浩的少年,本以为那少年已经死在流云城内,但两人曾签订国天道血契,故而发现,林浩并未死去,而就在方才,这股天道血契的束缚力增强了数百倍,让他心又惊又怒。}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