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河同王惗两位神庭巅峰灵主,在林浩一步踏出之下,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惨嚎之声,身形逐渐化作虚无。

    此刻,古清幽和福伯两人,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何事。

    越来越多的灵主强者朝此处靠拢,平日里,李源作为掌控第一层天宫之城的实权,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去得罪他,而在今日,一位刚刚晋升灵王的新人,却如此狂妄,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王河,王惗?”

    李源愣在当场,自己两位徒儿莫名就死在自己身前,让李源心惊诧,一旁>小说子并未出手,仅是朝前方走了一步……

    李源身为灵王强者,自然也不傻,两位徒儿的死,定是因为眼前那满头银白的男子。

    虽说,在天门之死去,本体并不会真正消亡,但也会遭到重创,甚至会影响武道根基!

    “哪里来的野砸碎,如此不守规矩!”

    此刻,李源面色阴沉,目光凶狠,仿佛一只妖兽。

    街道上数十位灵主神色各异,林浩在他们眼十分面生,定是新人无疑,而然就是这个新人,没人见他出手,两位神庭巅峰强者却陨落当场。

    很快,古清幽和福伯也回过神来,当即福伯大步走出,拦在林浩身前,看向李源,赔笑道:“李源兄,这都是误会……”

    “福兄,你若识相,就给我走开,这小子……今日不止要死在天门内,等我出去之后,必还有找到他所在的大陆,亲手斩杀他的本体!”李源声音低沉,显然是动了怒火。

    在这第一层天门,他的实力虽不是最强,但却有海域灵王撑腰,从来无人敢反抗自己,一位新晋灵主,当着自己的面,我从天门将自己两位爱徒的神魂抹去,此仇若不报,日后他在第一层天宫之城,如何能够抬得起头来。

    “就凭你,只怕还没有这个本事。”林浩面对李源,丝毫无惧,眼甚至还有些戏虐的神色。

    见状,福伯却是摇了摇头,古清幽的这位小友,能够在一步之内抹杀两位神庭巅峰灵主,的确是有不小的本事,但面对李源这位灵王,纯属找死,而且,李源最为恐怖的,并非是自身实力,而是在第二曾天宫之城,有海域强者撑腰。

    眼看古清幽要插手此事,福伯连忙上前,轻轻将古清幽拉住,不准她有任何举动。

    “小姐,李源绝对不能得罪,就让这个小子吃点苦头,按他这样的性格,日后也会吃大亏……况且,在天宫之城死去,本体也不会真正陨落。”福伯小声说道。

    “不行……我怎能看他神魂遭创,尤其林浩刚刚才成为灵主,神魂更加不稳……”古清幽不愿,执意要上前阻拦。

    虽说,古清幽心也知道,就算自己和福伯联手,也敌不过李源,但她没有理由不去帮助林浩,在一旁袖手旁观,绝对办不到。dudu1;

    “清幽姐,你的好意我心灵了,不过你在一旁便好,对付这种角色,我自己还办得到。”林浩转身,投给古清幽一个宽心的眼神。

    “你这小鬼头……”

    古清幽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清眼前的这位少年,从当年在流云城山脉某山洞尴尬初遇的天真少年,到现在满头银色长发的邪魅男子……

    …………

    “那小子,真有些意思,刚刚晋升灵王,居然敢招惹李源,哈哈,这里的天门,好久没发生过如此有趣的事了。”

    某位灵王老者,饶有兴致的看向林浩,轻声笑道。

    “嘿,那小子看来也不是简单之辈,王河与王惗那两兄妹,可都是神庭巅峰强者,到头来谁也未看清那小子如何出手,两兄妹的神魂就这样消失了,哈哈。”

    “估计此人是附近大路域的后辈王者,但初入灵主境就敢去挑战灵王强者,并且还是何第二层某海域灵王有关系的李源,胆量当真不小,还是太过年轻,不知天高地厚,有他吃亏的。”

    一时间,街道的灵王和灵主纷纷开口,一些青年男女则拼命想着自己身处的大陆有没有这号人物存在,不过却是丝毫想不起来。

    “死!”

    忽然,李源一声怒喝,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须臾之间便已来到林浩身前,变拳为掌,只听‘砰’地一声巨响,李源那摧枯拉朽的一掌,狠狠击在林浩的脑袋上。

    “一击毙命吗……果然,灵主和灵王之间,是无法逾越的天堑。”

    “这就是嚣张的代价,被一掌灭魂,本体只怕也要卧床数月才能恢复,只不过,得罪了李源,这里的天门日后他都没法待了,否则进来一次就会被李源打死一次,想想也真是可怜。”

    一旁,福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方才便告诫他,不要去招惹李源,自食恶果。

    古清幽黛眉深蹙,总觉得没有这般简单。

    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在场诸多灵主和一些灵王强者,面色顿时一变,那原本被李源击杀的男子,化作一道虚影,而在数米之外,那男子却又玩好无损的出现。

    “什么?!”

    李源有些不可置信,那小子明明被自己一掌击,怎会又出现在两丈之外?!并且毫发未伤!dudu2;

    “咦……那是分身神通吗!新晋灵主,居然懂分身术法,肯定得到过不小的传承!”

    “分身神通我也曾见过,不过此人施展的分身,比起我之所见,似乎还要厉害。”

    当即,几位年男子,开口说道。

    “并非是分身功……”

    一位灵王老者面带惊骇之色:“绝对不是分身功法……那年轻人,仅仅是因为……自身的速度实在太快,导致短时间内产生的本尊虚影,并且带有本尊气息,所以就算连灵王强者在那一瞬间也无法分辨!”

    “速度过快产生的虚影?!”

    此时此刻,听闻那位灵王老者的解释之后,在场众人面色诧异,忍不住重新打量林浩。

    若那灵王老者所说是真的,此人未免也太过可怕了一些,这种速度,莫要说一位新晋的灵主,就算是灵王也绝对做不到。

    “小畜生,还不去死!”

    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竟被那小子给戏耍,李源怒到极致,体表泛出炙热的炎光,仿佛要吞噬万物。

    随着李源的话音落下,李源身前,凝聚出一道无比炎热的炎火。

    炎火冲天,笼罩这一层的天宫之城,将林浩所有退步封死,前后左右,皆无林浩的退路。

    “林浩小心!”

    见状,古清幽面色一变,连忙提醒。

    这道可怖的炎火,乃是李源的灵身力量,曾经在天宫之城内,李源便是用这道炎火,抹杀了两位灵王。

    古清幽话音刚刚落下,虚空的好似能够焚尽万物的炎火,瞬间将林浩笼罩其内。

    见状,古清幽神色一紧,被灵王强者最为强大的灵身力量所击,只怕林浩的神魂会直接从天门被抹去。

    街道无比炙热,不少灵王全身被汗水却侵湿,这股强大炎力的扩散,令人有些难以忍受。dudu;

    “那位新晋灵主的速度虽然极快,可惜炎火覆盖太广,他根本无路可逃。”

    “灵主和灵王如何能够对抗,本身也是不明智的选择。”

    ………

    “你太弱了。”

    忽然,一声冷笑传遍全场。

    闻声,众人惊诧的目光同时朝远方的虚影望去。

    林浩缓缓现出身形,身躯泛着红色的光泽,那些充满毁灭气息的炎火,已经被他的身躯同化。

    林浩共有两具灵身,一具是器灵身,另外一具则是进化后的炎魔,面对李源这种炎系灵身的手段,对于林浩而言,甚至可以选择直接无视。

    想要用炎系灵身的力量伤害到他,仅有一个方法,除非是攻击一方的炎系灵身力量,比林浩炎魔品阶超出太多,除此之外,林浩等于对炎力完美免疫,并且能够吸收同化。

    “这……不可能……不可能!”

    李源见自己的炎力竟被那新晋灵主所吸收,神色震撼到了极限,林浩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他所能够理解的极限,是一种对于未知的恐惧。

    新晋灵主,一步之内斩杀两位神庭巅峰,身形速度连灵王的肉眼也难以捕捉,更可怕的是,能够免疫灵身的神通攻击,竟将带有毁灭力量的炎火吸收!

    一时间,天宫之城的此处大街鸦雀无声。

    “骗……骗人的吧……李源的炎力,曾经可是抹去两位灵王强者啊!”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那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真的是新晋灵主?!不……真的是一位灵主?!连灵王的杀招都能吸收,莫不是我眼花了,还是我在做梦?!”

    短暂的沉默之,众人爆发出惊呼之声来。

    一旁,福伯的额头渗出冷汗,像这样的灵主,他闻所未闻,更加没有见过,林浩的表现,也已经超越了他对灵主了解的范畴之内。

    古清幽有些呆滞,身前的林浩,和她当年所认识的林浩,已经完全变成了不同的两人……唐家少的《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请关注(  搜索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