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算时间,林浩进入天门已有数个时辰,如果血煞宗若要有何行动的话,应该已快接近仙剑山,对血煞宗,林浩还需要自己回去面对才可。

    如今,即便已突破至半步鼎真极境,想凭一己之力去战胜这一脉的血煞势力,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可能性,且不说那那位分支宗主阎君,便是要他去对抗其余的君主和血煞宗的灵王强者,也很难办到。

    外界不比天宫之城,在天宫之城,林浩属于绝对的霸主,神魂层次的强大无人能敌,灵王在他面前如同蝼蚁,可到了外界,神魂的强大绝对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要化解血煞宗的危机,也不是仅靠着神魂之力便能摆平。

    “原本以为,进入天门,成为初代门主,或许会找到真正迈入鼎真的契机,到头来却还是一场空,未达到鼎真极境,炎魔也无法真正的化形,血煞宗那边”

    此刻,林浩漂浮在半空之上,轻声一叹,血煞宗,或许是他必须要面对的一场劫难。

    “不管主人遭遇何种强敌,炎魔都愿一战,为主人斩去所有敌人的头颅!”炎魔的声音缓缓传出。

    现如今,炎魔同林浩心意相连,自然也能够感受到林浩的心思。

    “可惜,对我而言,时间不多,即便无法真正迈入鼎真极境,可如果能够参悟风灵门的风雷之力,血煞宗我自也能应对,可日的时间,或许仙剑宗早已被血煞宗踏平。”林浩双拳紧握,似有些甘心。

    时间,目前对于林浩而言,何等珍贵,血煞宗不会给他时间,如果时间不是问题,那么突破鼎真极境,又有什么可担忧的。

    一念之间,林浩自虚空之消失不见,从天门内离开,回到外界。

    不知过了多久,好似眨眼一瞬,等林浩睁开双时,已重新回到仙剑山后山禁地之的山洞。

    “浩儿!”

    “林浩,你究竟可在山洞内,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山洞之外,太上长老袁辰和天阳宗主等人的声音传出,仙剑宗高层心无比担忧,林浩进入禁地山洞已有太长时间,到现在却没有丝毫的消息,甚至大声呼喊,也得不到林浩任何回应。

    林浩自口吐出一道浊气,缓缓站起身来,大步朝洞外走去。

    山洞之外,清尘长老和天命长老等人见林浩终于露面,皆是松了口气。

    “浩儿,你怎在山洞内如此长久?”太上长老袁辰看向大步走来的林浩,连声问道。

    “回太上长老,弟子方才突破灵主,瞬势便进入天门,所以耽搁了不少时间。”

    林浩对众人也未隐瞒,实话实说。

    “突破灵主,进入天门”

    闻声,在场不少高层长老面面相觑,此子的心倒是不如今大敌当前,他竟还有心思进入天门,若在这个时间内天煞宗攻上仙剑山来,后果不堪设想。

    “师尊,血煞宗率领数宗已至仙剑山脚,只怕不久之后便会攻上山来如今,仅凭我仙剑宗的实力,恐怕”天阳宗主看向袁辰长老,眉头深蹙,满脸担忧之色。

    仙剑宗在嵊州山一战,已是大伤元气,莫要说此刻,便是巅峰时期,想要对付血煞宗也是痴人说梦话罢了,况且小联盟国,已有数宗归顺血煞宗,仅仅是归顺的那些宗门,也让仙剑宗难以战胜。

    太上长老袁辰陷入沉默之,并未开口。

    自仙剑宗存在以来,的确面对过不少次的生死存亡,但像今日这般,等同于浩劫,见所未见。

    血煞宗,对于仙剑宗而言,绝对属于只可仰望的庞然大物,连当年鼎盛时期的天魔殿也是对血煞宗俯称臣,遥想当初,连对付天魔殿都需整个大荒大6的强者宗门联手,更不提今日,仙剑宗需要靠一己之力去面对血煞宗和数大归顺血煞宗的宗门势力

    “林浩,在禁地山洞之内,可看见什么希望?”许久后,太上长老袁辰的目光,落在林浩身上,林浩在禁地之内所得,或许会有一线生机。

    “不瞒太上长老,禁地之,并没有能够解决这场危机的希望。”林浩沉思片刻,实话实说道。

    所谓传承,仅是仙剑老祖生前所得的一把神弓,威力虽然巨大,但放眼整个黄荒大6,根本无人能够真正使用仙剑老祖留下的神弓,即便想要拉动弓弦,也绝不可能。

    “如果我能拉动弓弦,或许可一箭覆灭血煞宗”林浩若有所思。

    如果血煞宗不灭,不止仙剑宗会覆灭,便是自己也没有好下场。

    “主人,万万不可,凭你目前的修为,绝对无法拉动那把神弓的弓弦,便是达到鼎真极境也做不到,若强行驾弓,不止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一箭之后,整个黄荒大6也会化作乌有,没有任何意义!”感受到林浩的心思涌动,炎魔的声音立即传出,劝阻林浩。

    对炎魔的告诫,林浩又岂能不知,自己目前仅是半步鼎真,便算达到真正的鼎真极境,想要强行使用仙剑老祖留下的神弓,也必会自取灭亡,那把神功的威力,自己根本无法驾驭,只出一箭,怕也会彻底将黄荒大6覆灭,倘若换来这种结果,那出箭的意义又何在。

    “浩儿,这股灵气,你可知是怎么回事?!”

    太上长老袁辰看向仙剑山四周凝聚的可怕灵气,朝着林浩问道。

    自从林浩进入禁地山脉之,此处便生了令人费解的灵气异变,让袁辰太上长老自然而然的联想起林浩来。

    “应该是运势的改变”林浩也注意到了袁辰口的灵气变化,想来也是自己突破半步鼎真所致,如果自己能够彻底突破到鼎真极境,这些灵气还会有更强的变化,黄荒大6很有可能会成为新的圣地。

    自然,这些都是后话,黄荒大6能否成为新的圣地,林浩并不关心,当务之急,还是要先应对血煞宗。

    “诸位,无论如何,林某会保仙剑宗无恙。”得知血煞宗已攻上山来,林浩目光坚定,大步朝前方走去。

    “林浩,你拿什么保?!”清尘长老怒道。

    林浩身躯微微一滞,头也未回:“拿命。”

    听闻此言,在场众高层愣在原地,仙剑宗的安危,到了如今,竟要一位弟子承担

    还不等清尘长老开口继续说些什么,只听一声暴响声传遍全场,整耳欲聋。

    “不好,仙剑宗的山门已被攻破!”天命长老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仙剑宗的强力阵法,对于血煞宗而言,的确视作无物。

    “不管如何,今日的劫难,绝不能够让林浩一人承担,就算是仙剑宗灭亡,也要保住林浩这条血脉!”太上长老袁辰厉声道。

    只要留住林浩,仙剑宗便不会灭亡,十年,二十年,乃至是一百年后,只要林浩不死,仙剑宗必会存留在世,大放异彩!

    “拼了,血煞宗那群砸碎,同巅峰时期无法相比,我们仙剑宗,也未必没有胜出的希望!”

    数位高层目光愤怒,他们仙剑宗,自存在以来,何曾受到过如此屈辱!即便是死,也要站着死!绝不苟活于世!

    “不错,我们和林浩共进退,不管如何,也要保住林浩,只要林浩不死,凭他的武道天赋悟性,十年二十年之后,定会铲除血煞宗,为我等报仇雪恨!”清尘长老眼充斥着惊人的战意,宗门之人,何曾退缩!

    须臾间,太上长老袁辰和天阳宗主等人冲出后山,仙剑宗前门,数宗宗主当前站,加上宗门高层长老和执事,灵主近有百人,灵王也有四人之多,而在左侧,血煞宗势力众人也全部到来,一男一女两位君主强者坐镇

    见此阵势,便是太上长老袁辰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血煞宗和数宗的灵王强者加在一起,足有十人之多,两位君主强者,灵主不不计其数,这股战力,何等恐怖!凭他们仙剑宗,想要与之一战,根本就是鸡蛋碰石头,自取灭亡罢了,就算是想要伤到血煞宗一根小拇指,都万万办不到!

    “林浩兄弟,我们又见面了。”封天站在不远处,看向当其冲的林浩,开口微笑,很是儒雅。

    “封天兄,不管如何,你以往也曾救过我一次,只是未想到,你竟为血煞宗人,可惜无法与你痛饮一番,实是遗憾遗憾。”林浩盯着封天,摇了摇头,他对封天,不知为何,心留有一份好感,即便如今是对立,也并不觉得有厌恶。

    “咿呀呀嘿,两位君主大人,这小子就是林浩,自称醉天君的后人!”鬼面见林浩出现,立刻朝身后的屠煞君主和妖星君主说道。

    闻声,两位血煞宗君主点了点头,仔细打量林浩,此人的武道气势,的确不同凡响,只不过,却还仅在灵主之境。

    “这小子,当真是醉天君后人?”妖星君主打量半响,面带疑惑。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