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你该死

 热门推荐:
    在要星君主的心,那醉天君为当世强者,他的后人,至少也是圣地势力的王者一辈,绝不会输给总部血煞圣宗,又如何会在这小小的大陆域,这于情于理,并说不同。

    “咿呀呀妖星君主,这小子即便不是醉天君的后人,也应该脱不了干系,他知道太多秘密,嘿!”鬼面阴阳怪气道。

    “小子,你可是醉天君的后人!”屠煞宗主看向林浩,怒声喝道。

    而然,林浩却摇了摇头:“我自然不是醉天君的后人。”

    听闻此言,众人都是一愣,之前还承认自己是醉天君的后人,现在却又矢口否认!

    不过,仔细想来,林浩的答却也是于情于理,面对这样的情况,相信只有傻子才会承认自己的醉天君的后人,那不是自己找死又是什么。

    此刻,不管林浩是否承认,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只要将他抓住,送往血煞总部,交给总部强者审问便可。

    两位君主看向林浩的目光,仿佛在打量着一具生前受尽了痛苦折磨的一具尸体。

    “呵呵,小子,现在你无论承认与否,都已经太晚了,你是醉天君的后人也好,不是也罢,都需要被送入血煞圣宗,难免遭受酷刑而死,已解圣宗的心头之恨。”妖星君主露出一丝妩媚的笑意。

    “不管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可不是醉天君的后人,相反,确切而言,醉天君倒算的上我的后人。”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忽然开口。随着林浩此话落下,如同平地起炸雷,他不是醉天君的后人,反过来,醉天君是他的后人?!

    对于醉天君,

    数宗归顺血煞宗的灵王强者面面相觑,对于那些武道盛世的强者,他们了解的并不多,甚至不清楚醉天君究竟是谁,谁是谁的后人,也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血煞宗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做什么便是,不去关心别的。

    而然,对于醉天君,血煞宗却十分熟悉,作为总部血煞圣宗最恨的死敌,恨不得将醉天君扒皮抽骨,剁成肉泥!

    醉天君何等修为,今年又多大的岁数,说林浩是醉天君的后人,倒还勉强可信,可那小子,现在反过来说醉天君是他的后人,这不仅是裸的侮辱醉天君,并且还是羞辱他们的智商!

    “小子哈哈哈哈这小子,我喜欢,我太喜欢了,醉天君不止是你的后人,也是我们的后人,哈哈哈哈,醉天君就是一个畜生!”屠煞宗主哈哈大笑,认为林浩说醉天君的他的后人,是在讨好血煞宗,故意侮辱醉天君。

    而然,林浩看向屠煞君主,冷冷笑道:“真是有些意思,醉天君是你的后人,可你又说醉天君是个畜生嗯,让我来想想,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仙剑宗众高层忍不住放声大笑,这屠煞君主虽然实力强大,但脑袋却是不太好用,屠煞君主说醉天君是畜生,不等同说自己也是个畜生。

    此刻,妖星君主面色阴沉,不悦的了一眼屠煞君主:“蠢货,闭嘴!”

    屠煞君主后知后觉,也终于明白自己言出有误,当即老脸一红,这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如此丢人现眼,忍不住将怒火全部强加在林浩身上。

    “你个小杂种敢给我下套,你想死!”屠煞君主看向林浩,怒声喝道。

    听闻此言,林浩却是满脸莫名之色,道:“此话怎说,方才分明是你说醉天君是个畜生,一个畜生是你个后辈,你可不也是个畜生,林某何曾给你下过套。”

    “哈哈哈,林师弟说的好,这血煞君主,实力虽然骇人,不过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畜生,拦都拦不住,不过,一个畜生能够修炼到君主之境,那也算是天地造化,可不简单。”方易站在林浩身前,忍不住大声嘲笑。

    对于旁人,或许眼前的血煞宗为不可招惹的怪物,而然,对于方易而言,却并非如此,无论怎样,血煞宗都不会放过仙剑宗,既然如此,那就骂个痛快,大不了就是一个死。

    “仙剑宗!念在往日情分,我劝你等束手就擒,马上归顺血煞宗,将林浩那小子交给两位君主,如此,还可保仙剑宗得意存续,否则,今日便是仙剑宗灭亡之日!”冰炼宗太上长老,立即开口喝道。

    “哼,宵小之辈,我宗便是灭亡,也有傲骨在身!不惧后世之人的唾骂,灭亡,又能如何!”太上长老袁辰,冷眼看向那位灵王强者,不屑道。

    闻声,那灵王老者身躯微微一颤,神色有些复杂,对于袁辰之言,触动极大,若要是可能,谁愿意归顺血煞宗,谁人又不想联手击退强敌可是,反抗血煞宗的圣天宗和另外几处宗门强者和弟子,都已全部化作血水,成为了那两位君主的补品

    他们作为高层,一死又有何惧,可那万千无辜的弟子,每一位,都是他们的弟子后辈,如何忍心,岂能忍心看着他们一个个化作血水!即便要遭后世唾骂,也要保全自宗弟子,一切都值得!

    “袁辰你没有资格羞辱我等你即不愿归顺,我们便是敌人,多说无益。”那灵王老者看向袁辰,双拳紧握,缓缓开口。

    “鬼面,方才那辱骂我的小子,去斩掉他的脑袋!”

    此时,血煞君主面色阴沉,朝着身前的鬼面说道。

    “咿呀呀屠煞君主,是杀那个林浩,那是林浩身前的那位弟子?”鬼面疑惑问道。

    方才林浩和方易都间接辱骂过屠煞君主,所以鬼面也不知应该对谁下手。

    “废话!自然是林浩身旁的小子!”屠煞君主满脸不悦,那林浩还需交给血煞圣宗,目前不可能有任何差错,如同交给圣宗的是一具尸体,那算怎么事,恐怕还要遭到圣宗的惩戒。

    “咿呀呀小畜生,对屠煞君主大言不惭,要你的狗命!”鬼面一声怪笑,手长枪武出一道漂亮的枪花,全身泛出诡异至极的气息,让方易整个人觉得瞬间被血海所笼罩,无法动弹分毫。

    “不好!”

    当即,方易额头冷汗直流,那鬼面的修为实在骇人,恐怕在灵主境内已达到绝对的无敌造诣,而且,之前在嵊州山之战,他手上不轻,刀意暂时无法凝聚,连鬼面的其实也无法破去。

    “咿呀呀,小畜生,先取了你的双眼!”

    长枪一闪,瞬间朝着方易的双目刺去。

    鬼面的速度快到极致,甚至连太上长老袁辰也未能够及时反应。

    锵!

    须臾间,只听一声清脆之声传出,林浩已从原地消失不见,瞬至方易身前,右臂微微上扬,仅是用一根手指,抵在枪尖之上。

    “咿呀呀?!”

    鬼面有些诧异的看向林浩,这速度身法之快,竟超出自己数倍,而那根手指又是怎么一事,能够挡得住自己全力刺出的长枪?!

    按理说,()这一枪,应该直接刺穿林浩的手指,继而刺入林浩身后那方易的眼才对

    “我来问你圣兽堂主和欧阳朽副堂主,可都是你杀的。”

    林浩盯着鬼面,声音冷若万年寒冰。

    还不等鬼面开口,不远处的封天却笑道:“林浩兄说的不假,在蜘盘湖,你宗之人,的确是被鬼面所杀。”

    “是吗你让我,你让我真的有些不高兴了。”得知欧阳朽副堂主是死在此人手,林浩眼泛出一道骇人的寒光。

    欧阳朽副堂主,自林浩进入仙剑宗以来,便对他十分照顾,虽有时顽固不化,但对林浩却也颇有心意

    “咿呀呀,小子,你不高兴,又能如何哈哈,你可不应该记恨我,你所谓的那堂主和副堂主,都是被我一枪刺破了脑袋,没有痛苦,相反,你应该感谢我,嘿呀!”鬼面盯着林浩,挑衅笑道。

    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