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和方易等人,对视一眼,面色震撼到无以复加,短短时间,林浩竟已强大到如此地步,连太上长老袁辰也只能看见一丝残影。∝八∝八∝读∝书,◆o+

    “妖星,我现在有些相信,这小子是醉天君的后人了。”一旁,屠煞君主露出冰冷的笑意。

    “呵呵,是不是都好,此子想必与那醉天君脱不了干系,送至总部,奖励应该令人心动。”妖星君主妩媚的笑道。

    …………

    “还有最后一招,一招之后,取你性命。”看着将将从地面爬起身的鬼面,林浩负手而立,淡淡开口。

    “狂妄……狂妄!狂妄!狂妄!!”鬼面面色狰狞,眼泛出幽幽紫光,乍一看去,若梦幻泡影,摄人心魄。

    “是吗,拿出你的实力来,我给了你机会,打赢我。”林浩面无表情,极其挑衅的朝着鬼面勾了勾指。

    “死,你找死!”此时的鬼面,一身戾气滔天,眼紫光趋近实质,脚下地面忽然浮现一阵玄奥的符阵。

    轰隆隆……!

    大地在抖动,须臾间,地面破碎,自其爬出一位相貌俊俏的年男子。

    “那是什么?!”

    见状,灵儿等人惊讶不已。

    自地面爬出的男子,面无任何血色可言,已经没了任何生息,而然一声气势却无比惊人,竟达到君主之境,甚至更强!

    “咿呀哈哈哈哈,感受绝望吧,这你是彻底惹怒我的代价,我要你死!”鬼面近乎病态般的疯笑。

    见从地底爬出的男子缓缓站起身来,一双毫无情感的目光看向林浩,不止是仙剑宗众人满脸惊恐,便是连血煞宗的妖星君主和屠煞君主也惊诧不已。

    那男子分明已经是个死人,而然这一身的气势,却要超过他们太多,同鬼面召唤出的那名俊俏的年男子相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鬼面,那是何人!”屠煞君主惊道。

    “咿呀哈哈哈,这……是我的父亲!我最敬爱的父亲。”鬼面舔了舔嘴角,缓缓说道。

    “父亲?”妖星君主黛眉一蹙,早有听闻,鬼面当年乃是某圣地势力的后辈王者,后已亲手斩了自己的父亲,所以被族人追杀,追杀途,鬼面身受重伤,实力修为也迅速跌降,近乎废人,后投靠他们这一脉天煞宗,阎君慈悲,赐鬼面一颗伪圣丹,让鬼面的实力修为恢复到灵主境……

    本想着,这都是传闻罢了,毕竟,谁能亲手斩杀自己的父亲,便是那无恶不作的大恶之人怕也是下不了手,但如今一见,只怕传闻未必是假的!

    “莫非是,不死者一道?!”妖星君主喃喃自语。

    “不死者一道?”屠煞君主不解问道。

    “千大道之一,死后用特殊的大道之力将死者复活,若道行不够,被复活的死者只能保留生前实力,若道行高深,被复活的死者可保留生前意识,是千大道较为神秘的一道,也是少有的世家传承一脉。”妖星君主解释。

    “千大道?你确定鬼面那小子是千大道传承世家弟子?!”屠煞君主有些难以置信,千大道的传承世界,无一不是世界级势力,换句话说,鬼面的世家,势力之强大,至少是何血煞圣宗相媲美!

    “千大道对我等而言,何其神秘,这些我也仅是当年听闻总部几位护法大人的贴身执事所说,至于真假,无从分辨。”妖星摇了摇头,她也无法肯定。

    “哼,不管怎么说,鬼面那混账,是彻底杀红眼了。”屠煞君主一声冷哼,看向鬼面道:“鬼面,不可取那小子的性命!”

    屠煞君主话音刚落,鬼面却是一声阴笑:“咿呀哈哈哈,你们……算是个什么东西,放在五年前,连成为我帖身奴隶的资格都没有!”

    听闻此言,血煞宗两位君主面色顿变,这鬼面,竟如此放肆!

    “在你们血煞宗,不过是为了躲避我族人的追杀……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不要惹怒我,否则今日,你们谁也休想活命!”说话间,鬼面眼紫光更甚,一股莫名的气势冲击八方,在场百人无比心惊胆寒。

    “果然是不死者一道的传承世家吗,真没想到。”林浩打量鬼面身前若傀儡般的年男子,心思忖。

    千大道,各有神通,或明或暗,而这不死者一道,便属于千大道的暗系大道,可赋予死者永恒不灭的生命!

    “父亲,你我许久未见,今日相聚,真是让孩儿欢喜,欢喜,咿呀哈哈哈!”鬼面盯着身前面表情的年男子,仰首大笑,而然,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那鬼面瞬间扑至年男子怀,大口一张,自他颈处用用口齿生生撕下一片血肉。

    滔天的恨意,令人不寒而栗,是鬼面深入骨髓的恨!

    “他竟对自己的父亲有如此大的恨意,这小子,有意思。”屠煞君主道。

    “屠煞,现在不要招惹鬼面,那年男子绝对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如果一旦出手,我们可能会……死!”妖星君主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闻声,屠煞君主陷入沉默之,他自然也知妖星所言不假,鬼面所召唤出的年男子,生前实力不知达到何种层次,便是在此刻,实力修为至少也在君主之上,远非是他们能够对付。

    两位君主也未想到,鬼面在他们这一脉血煞宗,隐藏的竟如此之深,还有此等毁天灭地的王牌在手!

    “咿呀哈哈哈,小畜生,给我跪下。”此刻,鬼面盯着林浩,嘴角扬起一丝残忍的笑意。

    林浩沉默未语,目光不时打量鬼面身前的年男子,虽说鬼面的不死者达到修行尚浅,但召唤出的死者,却应该保留两生前的部分实力,便是自己,也没有什么胜算。

    “我的意境之力,应该可以影响鬼面召唤出的死者。”林浩暗自思忖。

    “我要你死!”见林浩再一次无视自己,鬼面一声怒喝:“父亲,我要你杀了他!”

    随着鬼面的话音落下,有些呆滞的年男子,瞬间自原地消失不见,在场之人,灵主也好,灵王也罢,甚至是天煞宗两位君主,也未能用肉眼看清年男子的身形轨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