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惊人的真相

 热门推荐:
    被鬼面召唤出的年男子,实力已不能用强大来形容,拥有一击灭杀君主之境的修为,堪称恐怖。

    在场虽是震撼于被召唤出的死者实力,可心却也充满了疑惑,如果此人真是鬼面之父,那鬼面是如何将此等恐怖的强者击杀,并让其成为自己可控的傀儡。

    只不过,此时深思这些已是无用,那年男子的速度快到极限,肉眼根本难以辨分,须臾之间,已到林浩身前。

    “绝不可敌!”

    见年死者出现,林浩心只泛出这一个念头,莫要说凭自己目前半步鼎真境的修为,即便自己完全踏入鼎真极境,也绝不可能会是年死者的对手,两者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之,力量和天赋,乃至是对于武道的造诣,根本不足以弥漫纯粹境界实力上的差距。

    意境

    ………

    剥夺!

    当下,林浩几乎未有任何犹豫,意境层次的力量若倾斜洪流般汹涌而出,立时将年死者吞噬。

    林浩并不确定鬼面巅峰时期的境界修为达到何种层次,更加不能肯定自己的神魂之力是否能够胜的过鬼面,但事已至此,只能强行一试,若能够将鬼面召唤出的年男子夺来,为自己所用,面前的这些血煞宗君主和数宗灵王,又算的了什么,蝼蚁罢了!

    随着意境之力的释放,那年男子的正欲行动的身躯也是微微一滞,毫无情感的眼,居然泛出一丝古怪的神色。

    “这是……不对,此人的体内,居然还有残留的神魂力量!”感受到异常,林浩面色大惊,这并非是纯粹意义上的死人,身躯虽已灭亡,但却保留了一丝残魂,就如同仙剑山禁地山洞那仙剑老祖的一缕残魂般,并未完全消灭!

    “居然还有这种事,已死之人,竟能够强行将一律未消散的残魂封印在死躯之内,这就是不死者一道吗……”林浩喃喃自语。

    “父亲,快杀死了,杀了他……给我杀了他!”鬼面见年男子身躯停滞,当即怒声吼道。

    鬼面话落,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对束缚年男子忽然之间薄弱的不少,几乎挣脱开来。

    镇压!

    林浩额头渗出一丝冷汗,幸好是已死之人,加上体内的残魂被压制,他的意境之力才能够起到束缚的作用。

    “此人的残魂在挣扎,似不愿听从鬼面的命令。”随着意境力量的深入,林浩隐约能够感受到年死者残魂的念想。

    意境剥夺之力,虽然无法像对妖兽那般强行收服,但却可以感受到年死者心的一些想法。

    “既然如此……”林浩心已有了打算。

    当即,意境层次的力量被林浩提升到极限,将这年死者心最后所残剩的神魂之力复苏。

    “父亲,杀死他,杀死他!”鬼面眼见年死者行动迟缓,怒不可遏,口不断喝道。

    只不过,无论鬼面如何怒喝,年男子却是一动未动,眼逐渐凝聚理智。

    …………

    “莹儿……”

    忽然,那年男子的目光恢复一丝光彩,转身看向一旁的鬼面。

    随着年男子开口,在场众人纷纷色变,方才还毫无意识可言,仅为被操控的傀儡,此刻却为何恢复了神智?!

    “父,父亲?”鬼面被这突如其来的异变所惊呆,不知父亲为何忽然间恢复神智,凭他的大道修为,根本不足以达到如此境地!

    “莹儿,你怎变成如此模样。”年男子站在原地,无视四周众人,打量鬼面。

    记忆,他的孩儿相貌清秀甜美,性格温柔至极,武道天赋极强,被世家独宠,而然,年男子看向如今的鬼面,满脸刻着不知名的图案,全身戾气,面色狰狞,用特殊手法将自己变化成为男子,和记忆的莹儿,判若两人,身躯忍不住微微一颤。

    “你怎么活了,不可能……你不可能保留意识,我的修为还远远没有达到那种层次!”鬼面近乎咆哮道。

    “你不该活着,不该保留意识,你该死,你必须死!”鬼面眼寒光闪现,手长枪狠狠朝着年男子刺去。

    众人只见,那年男子并未有丝毫闪躲,任凭鬼面的长枪刺穿胸膛,只不过却没有一滴血水流出。

    “莹儿,你的怨气,为何大到如此程度,为父,不忍看你如此……”年男子双眼泛红,颤抖的右掌扬起,轻抚鬼面的长发。

    “我恨你……是你毁了我,毁了一切,你不配!”鬼面下意识将年男子推开,朝后方退去。

    “你不能如此,给为父恢复原本相貌!”年男子右臂轻挥,一道紫光凝聚,旋即将鬼面笼罩。

    在那紫光,鬼面面容上的符号被瞬间清除,身形也有惊人的转变,至多数息功夫,随着那紫色光泽散去,一位相貌绝美的女子映入众人眼帘。

    “什么?!”

    “不……不可能吧!竟然是女子!”

    “好美的女子,那鬼面居然变成了女子?当真是同一个人?!”

    “这真的是鬼面?开什么玩笑!”

    此时此刻,血煞宗两位君主也罢,仙剑宗众人也好,看着那相貌绝美,双眼泛红,神色狰狞的女子,难以接受。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女子盯着年男子,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哭喊,手长枪迅速朝着男子身上刺去,眨眼功夫,年男子的身上至少被刺了数十枪。

    “莹儿……是为父错了,当年,不该让你修炼不死者一道,否则,你也不会成为今日的模样。”年男子面容有些扭曲,声音颤抖,缓缓伸出右臂,似想将女子拉住,但最终却又将手臂轻轻放下。

    “是你,是你杀死了母亲,是你!”女子眼泛出凶狠的寒光,以及悲愤。

    “莹儿……”年男子动了动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未吐出。

    “不要狡辩,我亲眼所见……母亲没有家族血脉,被族内排斥,你最终迫于压力,亲手杀死自己的发妻,抛弃自己的女儿!”女子双拳紧握,指甲刺入掌内,鲜血顿时滴落而出。

    “莹儿……”年男子双眼微闭,身躯颤抖,当世强者,竟落下了泪水。

    仙剑宗众人面面相觑,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让他们根本意料不到。

    “我能让你死一次,就能让你死第二次!”女子咆哮着朝年男子冲去。

    “等一等。”电光石火间,林浩的声音传出。

    闻声,女子顿时一滞,怒视林浩。

    “想知道真相吗。”林浩同样盯着女子,两人四目相对。

    “真相?你说什么!”女子气急败坏。

    “一切的真相。”林浩淡淡道。

    听闻林浩此言,年男子顿时一惊,神色有些诧异,他自然知晓,方才便是此子,让自己留在体内的残魂得以短暂复苏,可这真相,他又怎会知晓?!

    林浩看着年男子,心忍不住想起自己这一世的父亲白衍,当年,若非父亲死死护着自己,恐怕他早已死去,而这年男子,何尝又不是用自己的性命保住了真相,便是为了他唯一的女儿。

    林浩要说出真相,并非是因为鬼面,或者说是那女子,而是为了眼前的年男子,这份父爱,与自己这一世的父亲白衍何其相似。

    “你的母亲,并非死在你爹手。”林浩语出惊人。

    “你……你说什么!”女子前一秒愕然,后一秒则愤怒不已。

    “如你所听那般,字面上的意思,你母亲不是被你爹所杀。”林浩面无表情道。

    “你放屁!你又知道什么,我亲眼所见,岂能有假!”女子怒喝。

    “呵呵。”林浩干笑一声:“当年,你修炼不死者一道,心魔难控,被死者怨恨操控,将为你护法的母亲斩杀。”

    林浩话音落下,年男子神色震惊不已,这自己心的秘密,从未对任何人透露过,此人为何会知晓?!

    “你……你胡说八道,你是何人,那时你在何处,你怎会知晓,我杀了你!”女子紧握长枪,戾气惊人。

    “后生,休要胡言乱语!”还不等女子有何举动,年男子忽然惊喝道。

    见年男子如此神色,女子顿时愣在原地,一把抓住男子手臂,将他推至远处。

    “你知道什么,如何知道的,给我说出来!”女子紧紧盯着林浩,在那绝美的面容上,有着不安和惶恐。

    “可以。”林浩点了点头:“当年你修炼不死者一道,被死者的怨恨所操控,杀死了为你护法的母亲,并非是你父亲所杀,若你父亲当真是如你所想的那般恶人,就凭你的实力,也想将他偷袭至死吗。”

    “不可能……你是如何知道的!”女子神色惊慌,此人与她和父亲无缘无故,怎会知晓如此之多,更何况,当年的确是她刺杀父亲,将其偷袭至死,这种事,一个外人绝无可能知晓!

    “很简单,你父亲体内,还有一丝残魂,方才正是我激活了这残魂,残魂的执念所想,心保存最深的秘密,也都被我所见。”林浩淡淡解释。

    这是年男子心最深的秘密,宁愿被亲女所杀,也不愿道出的真相。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