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像输了。”林浩头也不会,轻声说道。

    只不过,话刚说完,林浩的眉头却是忽然皱起,后方,封天的身形化作碎片,旋即又如同雾气般消散。

    此情此景,在场众人都是一惊,封天方才明明被林浩的长剑给封断了性命,怎会化作虚无?!

    “林浩兄很厉害的剑道造诣,险些便要了我的性命,佩服。”封天身形重现,竟是同林浩面对着面。

    林浩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封天却忽然轻声笑道:“林浩兄,不知可曾找到你的师尊紫韵。”

    “什么?!”

    听闻封天此言,林浩面色顿时一变,此人居然知晓紫韵!

    “当年紫韵为你而死,可你……啧啧啧,弱小无力,连那般爱你的女子都保护不了,真不知,身为占星一族圣女的紫韵,到底喜欢你哪一点。”封天极为挑衅般的笑道。

    “你怎会知道紫韵和我的事,你是占星一族之人?”林浩很快便恢复平静,重新打量封天。

    自当初封天初次现身,林浩便觉得十分蹊跷,南龙等待自己数日之久,恰巧在自己最危难时,封天忽然出现,并将南龙斩杀,这一切,难道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林浩兄多虑了,我和占星氏族毫无干系……不过,林浩兄知道的,我知道,林浩兄不知道却想知道的,我也知道。”封天神秘的笑着。

    “我不知道却想知道的………你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一些。”林浩死死盯着封天,此人让他觉得深不可测,应该不会是血煞宗势力之人这般简单。

    “呵呵,林浩兄,当年在流云城,紫韵为了救你,血洒满城,化作虚空的一颗星辰,不知,林浩兄心是如何感受。”封天继续道。

    当下,林浩眼泛出一道寒光,这封天果然不是外表所见的如此简单,对于自己和紫韵之事,似乎了若指掌。

    “你究竟是什么人。”

    封天一而再再而的提及紫韵,并问他的感受,让林浩彻底动了怒火。

    “林浩兄,何必动怒,想不想知道紫韵在何处。”封天忽然语出惊人不死不休。

    “你说什么!”听闻此言,林浩下意识愣在原地,而然趁着林浩愣神的功夫,封天手长剑迅速挥动,疾猛的朝着林浩劈下。

    千钧一发之间,林浩身形闪动,若秋风落叶般,灵逸飘然,朝着后方退去,封天一剑之力虽然万分可怕,但却是斩了个空。

    “咦,如此厉害,果然已达到半步鼎真境了吗。”封天看林浩轻易躲过自己的剑斩,十分温和的笑着。

    如今,林浩心翻起惊涛骇浪,鼎真极境也好,半步鼎真境也罢,除非是自己故意展示,否则,外人绝不可能有任何察觉,他的气息,仅处在灵主境上,而那封天,竟一语道破自己半步鼎真境………

    远处,两位血煞宗君主有些不耐烦,屠煞君主道:“封天,你有些放肆了。”

    凭封天的实力,拿下林浩应该不难,而然这封天却不知同林浩说些什么,让他们等到此时。

    “屠煞君主何必着急,此人实力不浅,拿下他,却还需要一些时间。”封天漫不经心道。

    既是让封天动手拿下林浩,屠煞君主也不好继续说些什么。

    ………………

    “封天,你究竟是何人,当初击杀南龙,现在看来,也绝非偶然才对。”林浩蹙眉道。

    南龙早先所说的那位神秘大人物,究竟是谁,与这封天,又到底有何关联!

    “林浩兄,你的性子却也太着急了一些,之前我说过,知晓紫韵在何处,不知林浩兄可想知。”封天被林浩一剑逼退,半步,传音道。

    两人虽的生死相战,但言语之上怕是更加激烈一些。

    “紫韵已死,我亲眼所见,你敢说紫韵还在世间?!”林浩一声冷哼,当初在流云城内,紫韵便死在自己怀,那一幕,林浩永远不会忘记,如今,这封天却说知晓紫韵在何处,让林浩如何能够相信。

    “林浩兄,这便为你的不是了,之前鬼面………不,应该叫莹儿,那莹儿也亲眼所见母亲被自己的父亲所杀,结果却又如何,林浩兄想来比谁都清楚才对,前车之鉴,凭林浩兄的聪明才智,又如何能够看不透。”

    “封天……你胡言乱语!”林浩心邪火攀升,紫韵的死为事实,同莹儿之事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当时,可无人为他布下幻境,况且,如果真有幻境,凭林浩绝不可能没有任何察觉。

    “林浩兄,紫韵就在青龙圣地周边,你若不信,大可以自己去寻找一番,我封天从不虚言。”封天笑道。

    “封天,你是在……耍我吗……”林浩紧握重邪剑,彻底怒了。

    这小联盟国四周布满阵法结界,眼前有数宗灵王强者,和血煞宗两位君主,这股战力,绝不是目前的他可以应付,而这封天,还让他去青龙圣地周边寻找早已陨落的紫韵,这不是戏耍,又是什么!

    “哈哈哈,林浩兄信不信都好,你只需要记住,封天绝不虚言。”封天一声长啸,旋即,一指点出,身后剑匣竟疾射出千把灵兵。

    唰!

    剑气如虹,虚空剑影弥漫,一时间,仙剑山仿佛成为了剑的世界,剑的国度。

    “封天……剑……”

    封天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莫名的笑意。

    “鼎真?!”

    林浩神色大骇,方才瞬间,那封天的气势,竟达到了鼎真之境,甚至夹杂着一丝极为神秘的气息,难以言说。

    “哈哈哈哈,林浩兄,只怕不过片刻,你便有旧友前来,我可不想招惹那人,也罢,你若在我这封天剑气下不死,便算是你的造化,希望日后能再相遇。”封天瞬间飞至高空之上,大笑不已。

    “封天,你想死不成!”

    看这漫天剑气弥漫,汇聚成为剑的海洋,让血煞宗两位君主心惊不已,林浩在其,面对如此杀招,岂能还留有活路!

    不管林浩是不是醉天君的后人,都必须活着带回血煞圣宗,如果带回一具尸体,那算怎么回事!莫要说奖赏,怕是要被重罚!

    “两位君主大人,如果……你们现在还不想死的话,我劝两位,最好还是莫要跟着封某,否则……”封天话音落下,双眸之内竟是迸射出两道滔天剑气,那剑气之上带着无可匹敌的强大剑意,这剑意之力的强大,已经超越了众人所能够理解的极限。

    “巅峰……巅峰剑意!!”见那封天自双眸迸射出的两道剑气,方易瞬间瘫倒在地,体内的刀意悲鸣哀嚎,惧怕到了极限,对那剑意表达无尽的恐惧。

    “巅峰剑意?”杨风和灵儿两人面色诧异,他们对意志之力并不了解,也未有触及。

    “我已孕育成型的刀意,在这剑意之下,弱小的如同蝼蚁,这种层次……起码达到了剑圣之境!”方易声音颤抖。

    “剑圣之境?!”

    听闻此言,仙剑宗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剑圣也罢,刀圣也好,同境界无关,都是以意志之力来进行区分,即便是灵主境,按理说也有机会达到剑圣的层次,一剑可劈断山河,睥睨天下!只不过,这也仅仅是按理来说,古往今来,他们从未听说过在第四道天门之下,有剑道强者能达到剑圣的层次,从来没有!

    眼看那两道足以让整座仙剑山都化作虚无的剑气袭来,血煞宗双君面色惨白,惊恐不已,今日当真是见了鬼,封天和鬼面,明明都是他们这一脉血煞宗的战力,谁人能知,那鬼面到头来居然为千大道传承世家的后辈王者,现在又出了这个封天,更加神秘莫测,从眼居然能迸射出两道剑气,最为可怕的是,这剑气携巅峰剑意,瞬间便可让他们在场所有人成为虚无!

    “完了……”

    此时,在场众人无一例外,皆是,满脸绝望之色,虽对意志之力并不十分了解,但这股剑意的气势,却足以毁天灭地,别说一座仙剑山,即便为十座仙剑山,但凡被这剑气所击,顷刻间便要土崩瓦解,支离破碎,彻底化作尘埃!

    正当绝望充斥在仙剑山时,那两道骇人的剑气却是忽然停了下来,随后逐渐消失不见。

    “哈哈哈哈哈哈,有趣,当真有趣,实在事太有趣了,林浩兄,希望你挡住我的小小薄礼,日后必还可相见。”封天站在虚空之上,如同帝王,一声长笑之后,整个人彻底隐入虚空之,随着那剑气一同消失。

    眼看着那两道剑气全部消失不见,小联盟国数宗和血煞宗众人这才松了口气,那封天也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到了最后,却停下攻势,似有意放他们一条生路。

    “难道,这剑气是假,一切都是幻术所致,我不信那封天拥有剑圣的境界层次!”屠煞君主怒道。

    那封天虽然厉害,但要说他的剑意已经达到剑圣之境,屠煞君主是绝对不会相信,从未听说过,第四道天门的皇者之下,有剑者能够达到剑圣层次,这根本不可能。

    但如果那封天懂魂术,自眼迸射出的两道剑气,仅是幻觉的话,那便可以解释通顺,否则,封天真达到剑圣之境,方才完全可以摧毁仙剑山,没必要戏耍他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