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星君主叹道:“看不透,若真是你所说那般,为幻术所知,那封天的幻术造诣,也十分高深,不管如何,那小子都不简单,潜伏在我们这一脉血煞宗,不知有何心思,去了总部之后,一定要将消息告诉护法大人。”

    “嗯……只是,想要见到护法大人却是太难,莫要说我们,就算阎君宗主也没有见护法大人的资格……”屠煞君主摇了摇头。

    现在,林浩能否保住性命都十分难说,即便他们两人想要出手留林浩一条命,也已是来不及了。

    随着剑气的消失,血煞宗和小联盟国数宗虽是松了口气,但仙剑宗众人的心却还在嗓子眼处,那封天临行之前所施展的封天剑太过可怕,一念之间,汇聚万千剑气,莫说灵主,即便是灵王在其,也必死无疑!

    …………

    此刻,林浩在万千剑海之,全身紫炎攀附,极力抵抗封天的剑气。

    “就算是炎魔之力,也难以抵挡这些剑气……”林浩嘴角溢出鲜红的血,整个人朝后方退去。

    这种力量,已经超乎林浩所能承受的极限,即便自己同炎魔合力,也难以抗衡。

    林浩心充满疑惑,那封天究竟是何人,当初击杀南龙,也绝对不是巧合,凭他的实力,如何会在这一脉的血煞宗内,尤其是方才的剑意,方易所言不假,应该已达到剑圣之境,如果从封天眼迸射出的两道剑气是封天故意所施展的幻术,那封天的魂术造诣,怕是已达到大师水准,或是宗师级……无论是剑圣之境,亦或者魂术宗师水准,封天都绝非等闲之辈,他处心积虑的接近自己是何目的,斩杀南龙是为了故意救下自己,亦或者有什么别的目的,南龙口的那位神秘大人物……还有今日出现的那位神秘强者,又因何对自己不屑冷笑……

    一时间,林浩心乱如麻,脑无比混乱,他自重生之后,不但没有运筹帷幄,反而像是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迷雾之,一切都如此模糊,让林浩怒不可遏。

    “主人,稳住心境,你心魔突起,且不可让心魔吞噬!”忽然间,炎魔的声音传入林浩脑袋深处。

    而然如今的林浩,心极乱,对紫韵的无能为力,前世顾长风对南宫仙儿的亏欠,导致南宫仙儿殉情陨落,心怀滔天恨意!

    “无力……”

    林浩大口穿着粗气,赤黑的瞳孔须臾间若烈火所焚,一片妖红。

    “无能……!”

    林浩嘴角迸裂,鲜血直流。

    “无知!”

    另外一颗由当初神秘黑源形成的黑色心脏剧烈跳动。

    “哼!!”

    随着黑色心脏剧烈跳动,忽然间,之前那位神秘强者临走之前那不屑的冷笑声,忽然在林浩脑海最深处响起。

    “哼!!”

    这一声冷哼,好似蕴含无上伟力,凝聚无尽生息,汇入林浩体内。

    冷哼声若巨锤般轰在林浩身上,宛若林浩在无比寒冷的冰原地带赤果着身躯的同时,又被泼了一身的冰水,那冰水顺着林浩的脑袋落下,瞬间侵满全身。

    一瞬之间,林浩双瞳之内的妖红退去,恢复了原本的神色。

    “哇!”

    随着林浩恢复,一道又一道的剑气穿透林浩身躯。

    仙剑山巅,虚空之内,封天眉头深挑,面容挂着不解之色。

    “奇怪,竟未永坠心魔,这是为何?!原本一切都在计划之才对,哪里出了变故?!”封天喃喃自语,面色难看至极。

    “是谁,出现在原本之外,究竟……莫非!”忽然,封天好似想了什么,神色顿时一变。

    “也罢,这场独角戏,的确意义不大,若早知你未永坠心魔,我便不该将紫韵的消息告至。不过,还是希望你能活着走出我的封天剑。”封天摇了摇头,话音落下,彻底消失不见。

    …………

    随着方才那位神秘强者的冷哼之声重现脑海,林浩心魔退散,比起之前冷静百倍。

    “封天的剑海,我根本抵挡不住……强行抵抗,只会心魔焚念,与其被心魔主宰,倒不如破而后立,置之死地而后生!”林浩眼泛出一丝决绝之色。

    随着封天剑气的强势展开,林浩愈发有突破鼎真极境的感受,每被剑气穿透身躯一次,这种感受便越明显。

    如果,能够在自己未死之前达到鼎真极境,这些剑气,将奈何不得他!

    念及此处,林浩彻底放弃对封天剑气的抵抗,任由无数的剑气穿透身躯。

    一个呼吸

    两个呼吸

    ……

    五个呼吸

    ……

    十个呼吸

    不过十个呼吸的功夫,林浩却已遍体鳞伤,血肉模糊,若是用肉眼打量,隐约间还可见那森森白骨!

    “主人,不可如此,只怕你还未突破鼎真极境,便已被这千万剑气穿心而死!”炎魔的急忙提醒。

    而然,对于炎魔之言,林浩充耳不闻,即便是死,自己也绝不能够被心魔所控制,况且,这也正是突破鼎真极境的契机!

    如果无法突破至鼎真极境,就算没有封天,凭自己半步鼎真境的实力,也绝对敌不过那两位血煞宗的君主强者,到头来,结果或许更加悲惨。

    “还差……还差……最后一丝!”林浩大口喘着粗气,身躯剧烈颤抖,已经没有继续站着的力气。

    轰!

    重邪剑瞬间刺入地面,林浩双手握住剑柄,勉强维持站姿。

    嗡

    嗡!

    忽然,林浩怀发出一阵异响之声,并泛出强烈的紫色光泽。

    这些耀目无比的紫色光泽,正是林浩从天门那漂浮在虚空之上的宫阙内所得灵珠。

    灵珠共有颗,是在颗雷柱上所取,正是如此,颗灵珠之内蕴含着可怕的雷力。

    强烈的紫色光芒,正色从颗雷珠上泛出,眨眼间,无法形容的天雷自雷珠上流过,立时传遍林浩全身。

    当即,自林浩口,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天雷之力,在林浩全身游走,肉眼可见,那些紫色泪光,若小蛇般,自林浩皮肤的毛孔钻入其体内。

    而然,林浩已是血肉模糊的身躯,也正是因为这些怒雷电光,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新的血肉!

    “这是从天宫之城内得到的颗雷珠吗……”炎魔声音透着一丝古怪,早在天宫之城时,他便发现这雷珠并不简单,其蕴含着惊人无比的雷电之力,可炎魔也未想到,颗雷珠上的雷力,居然攀附至林浩身上,并从毛孔钻入了林浩的体内,帮它重塑血肉。

    此时此刻,林浩面色虽然无比苍白,但比起之前却要好了太多,一身衣物也在封天的剑气之下化作灰烬。

    “可恶,这颗灵珠!”等林浩恢复些许后,神色有些恼怒,原本自己即将触碰到鼎真极境最后的门槛,可这颗灵珠出的雷电之力,居然将自身修复,一瞬间,成为鼎真极境的契机便彻底离他而去。

    雷电到达极致,的确可以淬炼武体,重凝血肉,但在这个节骨眼,林浩心却是有苦难言,他本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曾想自己在天宫之城得到的颗灵珠坏了他的计划。

    无法进入鼎真极境,这意味着林浩绝不敌血煞宗的两位君主强者,况且加血煞宗和小联盟国数宗灵王强者,脱困的机会更加渺茫。

    许久后,封天临走之前布下的漫天剑气终于消失,四周雾霭蒙蒙,恐怖的剑势依然在弥漫,尘土飞扬,方圆百米之内在剑气的攻势下成为废墟。

    “那小子,死是没死。”

    “如此恐怖的剑气,持续得有半刻种时间,莫要说区区灵主,即便是灵王也必死无疑,哪怕君主级强者,不死也会重伤。”

    “唉,不管如何,那仙剑宗的林浩,也是我小联盟国少有的妖孽级天才,就这般死去,当真是可惜了。”

    “哼,得罪血煞宗,不管是否为妖孽级天才,都早已注定必死的下场,他死了,血煞宗两位君主也没了念想,相信可还我小联盟国一些安宁。”

    一时间,投靠血煞宗的数宗高层强者,小声开口。

    远处,屠煞君主和妖星君主两人面色阴沉,他们此行,并未打算取林浩性命,只是想着将林浩生擒后交给血煞圣宗,不管林浩是否为醉天君的后人,只要是同醉天君有些关联,少不了他们这一脉血煞分支的好处,而然,两位君主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如此结果。

    “那可恶的封天,真是个妖人!你我已同阎君宗主保证,必会生擒那小子,现在要如何同阎君大人交代!”妖星怒道。

    对此,屠煞君主也是满脸无奈,毫无办法,鬼面和封天两人,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灾难,那鬼面,身为千大道传承世家弟子,有着弑父杀母的罪名,还好那传承世家未前来怪罪他们私藏鬼面,否则不说这一脉血煞宗,连血煞圣宗怕都要有麻烦,至于封天,来头更加神秘,也不知是魂术造诣极深的大师,亦或者真为剑圣级强者,不管如何,今日计划失败,与鬼面和封天都脱不了干系!

    “哼,既然人已死,那也只能如此,吸光仙剑宗的元气之后,你我的修为好歹也能恢复一些,之后前往大联盟国同阎君大人禀明白一切!”屠煞君主不耐烦道。//天蚕土豆改编的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测啦,请关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