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及这一脉血煞分支的宗主阎君,屠煞君主和妖星君主两人都是神色担忧,早先他们已对阎君保证,必会将那位自称醉天君后人的小子生擒,并交由阎君送往血煞圣宗,可事到如今,只怕他们的保证已经无法兑现完成。

    那封天手段惊人,也不知道同林浩究竟有何怨仇,最后竟是使出封天剑气,将林浩生生斩杀。

    要星君主和屠煞君主可不认为那林浩还还能在剑阵下存活,且不说是灵主之境,便算是灵王也会陨落,即便他们两位君主,若猝不及防之下被剑气缠身,后果也难以料想,不死怕也要落个重伤。

    封天的实力修为,远远在屠煞和妖星的意料之内,这前提还得是从封天眼迸射出的两道骇人剑意为幻术,不然,封天的剑意,至少已达到剑圣级,实力之强,已不是屠煞和妖星能够理解。

    …………

    事到如今,仙剑宗众高层双拳紧握,神色不甘至极,林浩是他们仙剑宗开宗以来的最强妖孽级弟子,也是仙剑宗所有的希望,可最终,却惨死在封天剑气之下!如果林浩没有夭折之灾,日后,必将成为当世强者!

    “浩儿……”太上长老袁辰,目光紧紧盯着远处,面色满是不甘和愤恨,他身为仙剑宗太上长老,竟连自己的弟子都无法保全,最后反而要林浩出面保护仙剑宗,最后落个如此下场!

    “师尊,快看!”忽然,天命长老神色大振,惊声道。

    顺着天命长老的目光望去,那雾霭逐渐消散,而林浩的身影逐渐显现而出。

    雾霭,是一位赤果着身躯的男子,银白长发随风飘动,说不出的邪魅。

    等到灰雾彻底散去,灵儿和苏月等数位女弟子面色顿时一红,林浩身上的衣物竟消失不见……

    “浩儿,未死!”

    见状,清尘长老和周长老等人狂喜不已,在那如斯可怖的封天剑气之下,林浩看起来竟像是毫发无伤,只是面无血色,惨白不已。

    远处,小联盟数宗高层强者纷纷面露异色,在那般恐怖的封天剑气之下,林浩居然只是身上的衣物被毁去,除此之外,连一根发丝也未被伤,这如何可能?!

    数位灵王强者面面相觑,深觉不可思议,这若是他们处在封天剑气之下,想来也是必死无疑,绝对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小子,这都未死,实在是好,天意如此!”见林浩还活着,屠煞君主兴奋不已。

    一旁,妖星君主则是眉头蹙起,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她不似屠煞君主那般,心思缜密许多,想的自然也比较多。

    “不对劲。”忽然,妖星君主开口。

    “不对劲?”屠煞君主转身看向妖星君主,不解问道:“什么不对劲,难道你想那小子死了才好,若真死了,别说血煞圣宗的奖赏落空,你我二人,必然还会被阎君大人惩处。”

    “哼。”妖星君主一声不悦轻哼:“屠煞,你是傻不成,林浩那小子,区区灵主之境,在封天剑气下居然毫发无损,这可正常,切莫说是灵主,灵王在封天剑气之内也必死无疑!”

    听闻此言,屠煞陷入沉思之,妖星所说的确有些道理,林浩不过是灵主之躯,如何能够抵挡的住封天剑阵?就算是他们两位君主,也不可能轻易做到。

    “这小子,不是有高人暗帮助,便是有法宝护身,谨慎一些。”妖星君主沉吟片刻后说道。

    “应该不会有人,这仙剑山周边都在我的掌控之下,若真有高手隐藏,有结界大阵的加持,我应该能够察觉。”屠煞君主眼寒光一闪,换句话说,林浩身上有护身法宝了。

    …………

    此时,林浩站在原地,深深呼吸,身上那缠绕的紫色雷电,依然源源不断从手颗雷珠上散出。

    “林师弟!”凌风开口一喝,取出崭新的衣物,朝着林浩丢去。

    “多谢。”林浩接过衣物,迅速穿在身上,免去尴尬。

    “浩儿,你伤势如何?”

    太上长老袁辰迅速飞跃至林浩身前,不由分说便抓起林浩的手臂,欲为他诊断伤势。

    只不过,袁辰刚触碰到林浩手臂时,却是全身一颤,被林浩身上的紫雷点光所击,手掌受了些轻伤。

    “这是……雷电?”袁辰神色惊讶,雷电具有毁灭之力,怎会缠绕在林浩的身上,并且看林浩的模样,似乎并不畏惧这股雷电之力。

    肉身的强度,如何能够抵抗住雷电之力,袁辰百思不得其解。

    且不说太上长老袁辰,便是连林浩也匪夷所思,从颗雷珠释放的雷力,无比恐怖,按理来说,自己在这股雷电之力下,应当化作飞灰,而结果不但无事,雷电之力反而侵入体内,未伤自己五脏六腑,甚至是修复了自身伤势,这让林浩心也十分疑惑。

    “浩儿,身上的雷电?”太上长老袁辰,目光担忧,仔细打量林浩瞥。

    “太上长老,弟子无事,反而是这股雷电,救了弟子一命。”林浩对袁辰也未隐瞒,实话实说。

    “这股雷电救了你一命?!”听闻此言,袁辰百思不得其解,雷电是毁灭之力,如何救人?

    “莫非是……”很快,袁辰好似想起了什么,整个人愣在原地,满脸不可置信。

    “浩儿,以往我在天宫之城某山脉,得到一门关于天雷的记载书籍,雷电虽具毁灭之力,但雷力若达到极限,成为天雷之后,有机会淬炼武体,不可救的疾病除外,内伤外伤若经天雷淬炼,也有概率可修复。”

    对于袁辰长老所言,林浩自然是知晓,天雷的确有概率淬炼武体,但机会渺茫,痴心妄想引天雷入身者,几乎全部化作飞灰,很少有听说能够成狗淬体。

    现如今,连林浩自己也不能够肯定,这到底是自己的运气好,亦或者说是从宫阙巨柱上得到的颗雷柱有问题,自己这重伤至躯不仅无事,反而被成功淬体,恢复了内外重伤。

    自然,这所谓的运气也是相对而言,如果有可能,林浩并不愿意让天雷淬体修身,如果不是天雷的出现,或许他目前已经真正迈入鼎真极境!

    “太上长老不必担心,弟子并无大碍。”林浩轻声说道。

    袁辰打量许久,终于是放下了心,看林浩的这局身躯,似有惊人的变化,即便是雷力消散,隐约之间也泛出不弱的雷势,令人无法理解。

    …………

    “小子,你是自己跟我们走,还是让我们动手。”此时,屠煞君主忽然开口道。

    来到仙剑山已有数个时辰,原本的计划,到达仙剑宗之后瞬间拿下林浩,将仙剑宗人的元气全部吸光,可却因为鬼面和那封天两人,耽误如此之久,屠煞君主早已经不耐其烦。

    “血煞宗的贼人,想要带走浩儿,先过我们这一关!”

    当即,清尘长老和影长老等仙剑宗高层,纷纷站出身来,挡在林浩身前。

    “浩儿,你大可放心,今日仙剑宗便算拼掉所有人的性命,也会保你周全,不让血煞宗这些贼人得逞!”天阳宗主目光决绝。

    “我们仙剑宗就算灭亡,只要有浩儿在,十年二十年后,必会卷土重来,反到是你们血煞宗和在场诸位,可敢确保等到浩儿真正成长之后,不会惨死在他的手。”袁辰长老义正言辞,话带着一丝威胁之意。

    听闻此言,归顺血煞的小联盟国数宗灵王面色微变,他们自然知晓林浩的潜力巨大,如果今日不死,十年二十年之后,有很大可能会成为一代强者,如果到了那时,今日在场的势力,只怕会迎来林浩惨烈的报复!

    一方面是未来的强者,另一方则是当下的血煞宗,如何取舍,其实他们这些灵王心也有判断,且不说林浩不似无意,即便不死,想要找他们报仇,那也是十年二十年后的事,或者更长久,在这些年,不确定因素太多,那林浩就算没死,能不能顺利成长还是个问题,而眼下,只要他们敢违背血煞宗的意,不用等到十年二十年后,今日就要血洒当场,圣天宗和另外几处宗门,不正是前车之鉴。

    “哈哈哈,不说这小子没有日后,便是你们仙剑宗,也同样没有日后!”屠煞君主冷声笑道。

    他们不仅仅要生擒林浩送往血煞圣宗,至于这仙剑宗,两位君主也自然不会放过。

    “将林浩擒住,连同仙剑宗众人!”此时,妖星君主忽然下命道。

    闻声,血煞宗两位灵王老者迅速朝前方走去,一身血煞之气。

    “我等也愿意出手协助君主大人。”这时,冰炼宗太上长老恭声开口。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都上吧。”屠煞君主挥了挥手,没有封天和鬼面那两人捣乱,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意外才是。

    林浩站在原地,动也未动,嘴角微微上扬:“两位君主莫非觉得吃定了林某不成。”

    听闻此言,妖星君主道:“不然呢。”

    “林某能从封天剑气毫发无损的离开,难道在两位君主心,就如此容易被你们擒住。”林浩别有深意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