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馨仙子,我帮林浩师弟答应你了,只要仙子能够帮我们击退血煞宗,日后林师弟便为仙子的仆人!”方易看向阵法之外,开口~щ~~lā

    此话一出,天命长老面色顿变,那女子绝非普通人,而且林浩神色凝重,这仆人奴隶的话,绝非是戏言,不可马虎。

    “易儿,住口!休要在此胡言乱语!”天命长老怒视方易。

    闻声,方易有些尴尬,连忙朝叶馨道:“叶馨仙子,方才我说的不作数……不过,林师弟不愿做你的仆人,我愿意,不知可有这个福气?”

    “对,他愿意,你找他!”林浩连连点头,言语附和。

    “笑话。”叶馨一双灵动至极的眸子看也不看旁人半眼,只是冷冷的盯着林浩:“好啊,既然你心意已决表明,那我也不会强人所难。”

    方易越发尴尬,那女子连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对自己说的话更是丝毫不予理会……

    …………

    “你究竟是何人,同林浩乃至是仙剑宗有何关系,在血煞宗两位君主面前,竟敢如此放肆!”当下,冰炼宗太上长老看向叶馨冷喝道。

    虽是知晓这忽然出现的神秘女子实力绝强,但此处有血煞宗的屠煞君主和妖星君主,即便此女实力如何强悍,应当也不会是那两位君主的对手,况且报出血煞宗的威名,想来那女子也不敢对他出手。

    “真是找死。”

    阵法之,林浩听闻冰炼宗太上长老之言,心暗自思忖,若那位冰炼宗太上长老了解叶馨,借给他千百胆,他也不敢与叶馨这般说话。

    果不其然,众人只听锵地一声清脆声响,须臾间,不知从何处闪过的一道剑气,竟直接将冰炼宗太上长老劈成了两截……!

    嘶!

    此情此景,让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虽不知道剑气从何而至,也无人见虚空的女子出手,但众人也不傻,除了相貌绝密,冷若冰霜的女子之外,还能有谁?!

    “在下血煞宗妖星,敢问姑娘何人?”

    妖星君主忍住心怒火,朝叶馨说道。

    这女子气势极强,连她也看不出深浅,但实力至少也不会输给她和屠煞。

    “林浩,你堂堂男儿,躲在阵法算何本事,出来。”

    谁知,叶馨似乎连看一眼妖星的**也没有,一指点出,只听‘轰’地一声巨响,仙剑宗高层联手所布的阵法瞬间溃散,化作虚无。

    “妖星君主,屠煞君主,是否出手,那女子实力虽强,可也不惧她!”几位血煞宗灵王恭声道,显然对叶馨傲慢感到不满,在小联盟国内,竟然还有人不将血煞宗君主放在眼内!

    “嘿嘿,不必着急,那美人儿稍后处理,她方才不还主动帮我们打破了仙剑宗的阵法结界吗,未必一定是敌人。”屠煞宗主嘿声笑道。

    见状,妖星不悦的瞥了一眼屠煞,怕那女子若非这般貌美绝色,屠煞定又是另外一种说辞。

    只不过,妖星君主却也未反驳屠煞,毕竟那叶馨在她眼来路不明,实力又极强,最好暂时不与之敌对。

    ………

    如今,仙剑宗阵法被叶馨一指点破,十数位灵王强者围绕在四周,可一时间却无人敢出手,似对叶馨十分忌惮。

    虽说是叶馨打破阵法,可她和林浩的关系却暧昧不清,谁也不敢保证对林浩出手之后,叶馨是否会一剑劈了他们。

    众灵王面面相觑,都想让对方试探性出手,而然谁也不傻,都不愿做那出头鸟,方才冰炼宗太上长老是如何死的,众人心清楚。

    叶馨打破阵法,林浩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奇怪的,想逼自己就范罢了。

    此刻,林浩终于知晓封天离去之前说自己有旧友前来是何意思。

    “封天,你可真是神机妙算……”林浩双拳紧握,面色阴沉不定。

    林浩怀疑,封天同南龙口的那位大人物,应该有所关系,或许封天的所行之事,也正受了那位大人物的命令。

    如今,对于封天,林浩心多少也猜测出一些,他或许迈入过半步鼎真境,而且封天不可能是灵主乃至灵王修为,至少达到第四天门的修为,也正是武道的皇者级,并拥剑圣之境!

    “小混蛋,你可是怕了,怕便求我。”叶馨见林浩沉默,冷淡道。

    闻声,林浩回过神来,点头道:“我怕,怕你阴魂不散缠着我。”

    “好,看你嘴硬到何时。”叶馨一声冷哼,消失在虚空内,不见了踪影。

    …………

    “那美人怎么走了!”见叶馨消失,屠煞君主满脸可惜之色。

    “快将林浩拿下,仙剑宗之人一个也别放过!”趁此机会,妖星君主立即下命。

    看那神秘女子已经离开,加上妖星君主亲自下令,众灵王只能出手。

    眨眼间,林浩已被数位灵王围上,另外数位灵王则对仙剑宗众人发起攻势。

    “老贼休想轻易得逞!”当下,太上长老袁辰一声怒喝,右臂扬起,朝着疾速而至的几位灵王狠狠拍去。

    一掌落下,化作百丈掌影,瞬间那几位灵王笼罩。

    “袁辰实力不弱,小心一些!”

    某位灵王猝不及防被袁辰的掌影击,横飞出百米之外,口喷出一道血箭,受了轻伤。

    “若非灵气的缘故,太上长老也早已达君主之境,今日又岂能容你等放肆!”眼见掌影散去,袁辰被数位强者逼至节节败退,清尘长老愤恨不已。

    “地虎,狮鹫,你们速去帮忙!”

    林浩迅速放出成年地虎和狮鹫,让两只古代异兽协助仙剑宗众人。

    袁辰太上长老虽是灵王境的佼佼者,但同时面对数位灵王,也是有心无力,而地虎和狮鹫足以同灵王匹敌,与袁辰联手,可最大程度保全仙剑宗。

    “吼!”

    地虎现身,一声虎啸,震慑八方。

    狮鹫轻挥双翼,罡风弥漫开来,几位灵王还不知发生何事,身上已被罡风切至数道不浅伤口。

    “成年狮鹫!”

    “成年……地虎?!”

    见到狮鹫和地虎,在场众灵王都是一惊。

    林浩拥九宫秘术,在妖灵珠内,地虎和狮鹫的实力也随着九宫的滋养而成长,比起以往更加强悍,戾气也是越发浓重。

    “桀桀……小子,想不到你还有成年地虎和成年狮鹫,不过,你的做法却不明智,自身都难保,还想着宗门!”血煞宗灵王老者阴声笑道。

    意境剥夺!

    刹那间,林浩的意境之力若洪水猛兽,瞬间将那血煞宗灵王老者吞噬。

    “夺舍……你想做什么!!!”被意境剥夺之力笼罩,血煞宗灵王老者大惊失色,他的灵魂之力,竟在慢慢流失!

    “君主巅峰……巅峰魂力!不……不!!”老者神色惊恐到了极限,林浩的神魂,宛若滔天巨兽,任由血煞宗老者如何反抗,也是枉然。

    未过多久,老者眼彻底失去了神采,呆滞木纳,若之前鬼面召唤出的父亲一般,成为彻底的傀儡。

    “忘了说,我不止拥有地虎和狮鹫,我还拥有你。”林浩看着被自己抹去了神魂,完全受他操控的血煞宗老者,嘴角上扬,满脸邪意。

    “暗执事?!”

    见状,另一位血煞宗灵王老者,满脸惊诧之色,只见暗执事呆滞的站在林浩身前,根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有你!”林浩厉声一喝。

    趁那老者还未回过神来,林浩怎会放弃这般这样的好机会,意境剥夺之力再度爆发。

    “这是……君主巅峰的神魂之力吗!你要做什么?是夺舍?!不!”

    全场只听见老者一声悲惨的吼叫,至多几个呼吸的功夫,另外一位血煞宗灵王的神魂也被林浩彻底抹杀,成为只听命林浩的战斗傀儡。、、,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