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打量空虚影,那红袍老者十分面熟,仔细观摩,同当年他在秘境所见到的天魔老殿主有些相似。W★

    “你是……天魔殿的老殿主,当年想要夺我肉身之人?”林浩有些不确定道。

    闻声,那红袍老者则哈哈大笑,并非否认。

    “小子,没想到又见面了。”天魔殿主打量两眼林浩,道:“看来我当年的眼光还是极准,连妖星和屠煞两位君主都未能奈何的了你,不过,现在老夫对你的身躯已经没那么感兴趣,你将此女的尸身交给我,老夫担保你的你仙剑宗不会有事。”

    “呵呵,她还未死,尸身从何说起。”林浩冷笑道,同时继续为叶馨输送生机。

    “哼!”天魔殿主一声冷哼:“死或不死,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小子,看来你医道也极为高明,竟能为生机将要决断之人,输送自身的生息。”

    “我问你,她究竟是谁,你又是如何知晓她生机断绝,然后,你为何要得到她。”林浩眼寒光乍现。

    天魔殿主要得到叶馨,绝非是想要夺舍,先男女有别,林浩也不太相信那天魔殿主愿意重生在一位女子身上,况且,死人是无法被夺舍的,既然叶馨的生死对他而言并不重要,由此可见,天魔老殿主并非是想要夺舍。

    “小子,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也没资格知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她带来给我,否则,不止是仙剑宗,连你也会悲惨的死去。”天魔殿主冷冷说道。

    “是吗……我想,她应该能够让你的实力提升吧。”林浩沉默片刻,忽然话锋一转。

    听闻此言,天魔殿主的面色顿时一变,旋即又恢复正常,虽是时间极短,但这些细节,自然也是被林浩所捕捉。

    林浩可以肯定,若叶馨被天魔殿主所得,绝无活路,或许,即便是尸体,也未必会留下全尸!

    想要自己将叶馨交给他,白日做梦。

    “小子,我在等待你的答复,只要你将她交给我,你大可以提出条件,老夫都可以满足你。”天魔殿主的语气平和了些许。

    “我想要……你的命。”林浩笑道。

    此话一出,天魔殿主面容顿时阴沉不已,沉吟片刻,又道:“将此女交给我,我能救她一命。”

    闻声,林浩却摇头不止,这天魔殿主当真是将自己当成无知少年,这样漏洞百出的说辞,竟也拿来诓骗自己。

    “天魔殿主,你也不必浪费口舌,人我是不会交给你,若真有本事,你大可亲自来取。”林浩一声冷笑,重邪剑出鞘在手,强力一挥,惊人的剑气划破虚空,将天魔殿主的虚影击碎。

    天魔殿主的出现,让林浩不得不更加谨慎,天魔殿主目前应该在大联盟国内,虚影可穿过结界阵法在此处显现,实力应该已恢复到巅峰时期,不止是天魔殿主,再加上血煞宗一位阎君宗主……

    “阵法结界,居然破了?”林浩目光扫过四周,八方山脉之上,所有血煞宗布下的阵法结界都已自主破去。

    对结界阵法,林浩也未太过在意,继续为叶馨灌输生机。

    此刻的叶馨,只能凭着林浩的生机存活,而然林浩的生机也是有限,若一直为叶馨灌输,要不了多久,恐怕也会导致自己生机断绝,到了那时,不止是叶馨会死,甚至连林浩也难以存活。

    “主人,可以试试从宫阙内得到的颗雷珠。”忽然间,炎魔的声音传来。

    林浩同炎魔心意相通,林浩所想所烦之事,炎魔自然也了解一些。

    听闻炎魔的提示,林浩眉头深蹙,有些犹豫:“虽说这天雷之力可以创造生机,也能暂保叶馨体内的生机存留,但她现在已经昏迷,毫无防备之下,我只怕会弄巧成拙。”

    对此,炎魔也陷入沉默之,林浩所言,句句在理,这等同是一场赌博,赌赢了,叶馨可暂保性命,而然,稍有不慎,也会导致叶馨直接丢掉性命。

    又过了半刻种的时间,林浩面色也是愈苍白,他体内生机也并非无限,如果继续为叶馨灌输生死,后果不堪设想。

    “唉……只能试上一试了。”林浩轻声叹息,穷途末路之下,将颗泛着紫雷的灵主取出,引导雷力进入叶馨体内。

    随着天雷之力的涌现,叶馨一声轻吟,面色浮现痛苦之色。

    “忍一忍……”林浩施以银针,为叶馨缓解痛苦,引导天雷之力进入叶馨体内,虽比不上天雷淬体的危险,但也是绝对的冒险。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林浩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叶馨体质极为特殊,天雷之力对她而言,只能感受一丝痛苦,但却完全不会破坏叶馨的内脏。

    “奇怪,她反而像是经历过雷劫……”林浩神色古怪。

    所谓雷阶,并未每一位武者都会经历,只有突破第天门的真君境时,才有可能引雷劫,若武者成功度过雷劫,便算冲刺成功,可若是挡不住雷劫之威,那就化作飞灰。

    古往今来,也有不少强者,在迈入第四,乃至第五、第,甚至更高层次的天门境界时,不幸引雷劫,有些人渡过雷劫,成为传说王者,而有些则陨落在雷劫之下。

    此刻林浩观望叶馨,对于这等毁灭性的雷力,近乎是免疫状态,所以看似像曾渡劫成功之人。

    自然,就目前叶馨的情况而言,虽是有天雷之力暂保生机,但也并非是长久之计。

    林浩坐在叶馨身前,对着叶馨的绝色的面容打量许久,从当年在流云城相遇时,林浩看叶馨便有些面熟,但无论前生今世的记忆,都搜出不出叶馨的存在。

    调息片刻之后,林浩将叶馨抱在怀,朝不远处的一条河边走去。

    取来一些河水,林浩将叶馨身上的血迹轻轻擦去。

    忽然,林浩的目光落在叶馨的手腕之上。

    叶馨手腕上的一串玉石,却是引起了林浩的主意。

    “这一串玉石,看着怎会有些眼熟?”林浩满脸好奇之色,将一串玉石取下,仔细打量。

    数秒之后,林浩目瞪门口,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这每一块玉石之上,都雕刻着一个‘浩’字。

    “是我当年在天战侯府时的玉石!”忽然眼之色震撼,尤其看见‘浩’字时,林浩更加肯定,这些字,还是当年自己亲手所刻。

    几乎在须臾之间,一段十年前,近乎被林浩却忘却的往事,重新浮现在脑海之内。

    当年天域皇族,曾生过一场惊人的灾难,四大战府皇族被灭满门,当代域皇被斩,惊动整个天域。

    那时林浩还年幼,天战侯府侥幸躲过一劫,之后一位女子号称‘阿罗魔尊’曾掌控过天域数月。

    一代域皇的陨落,四大战府被灭满门,始作俑者也正是那位‘阿罗魔尊’。

    而然,数月之后,阿罗魔尊神秘消失,白氏皇族则推选出新的国主,又过数月,天域皇族连同另外数域,乃至是圣域势力联合追杀阿罗魔尊。

    那年,天战侯府近乎所有战力被皇族调动外出,林浩和妹妹雨瑶则被留在天战侯府。

    夜半时分,某位相貌绝美的女子倒在林浩屋外奄奄一息,被那时年幼的林浩拖进屋内。

    女子不知自己是谁,更不清楚来自何处,仅有一身不浅的伤势。

    林浩并未将此事告之旁人,只是将女子留在房内,为她找了许多珍贵药材,近乎半月时间,女子的伤势才得以复原。

    那段时间,林浩并未修炼,每日留在房内陪伴女子,甚至连妹妹雨瑶也未搭理。

    某一日,女子告诉林浩,自己要离开天战侯府,林浩如何也留之不住,伤心的痛哭了一晚。

    尤记得那晚,卧床之,林浩枕在女子身上,随后拿出一串天战侯府内的珍稀玉石送给女子。

    “哼,上面还有本少爷的名字,你给我好好收着,若日后再见,你要是搞丢了,看本少爷如何惩罚你。”

    林浩那时如此说道。

    “万一丢了呢。”

    女子眨着灵动至极的双眸,让林浩小脸通红。

    “额……万一丢了,那你就倒霉了,本少爷可是天战侯府的老大,手底下有千军万马,若是被你丢弄,本少爷大手一挥,那些千军万马就会找到你,把你抓起来,一辈子不让你离开这个房间!”

    林浩满脸凶狠。

    “哦,好吧,那我一定珍藏,就算死了,也不会把它弄丢。”

    那绝美女子抓起林浩的小手,既温柔又甜美。

    “我呸!本少爷都说了有千军万马,可以保护你,你怎么会死!谁敢欺负你,我就要他们不得好死!”

    那时的林浩,信誓旦旦,装出一副凶狠的模样,将女子逗笑。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总不能本少爷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林浩朝着女子询问。

    “我……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不过,我隐约记得,有人叫我该死的魔尊……”女子如此回答。

    “魔君?!”林浩捧腹大笑:“你以为你是阿罗魔尊啊,那阿罗魔尊一根手指就能覆灭我们的皇族,你这个小女子要是阿罗魔尊,还需要本少爷的保护吗!”

    对林浩如此说法,女子也无话可说,只能笑对。

    随后,林浩下床取出纸笔,小手一挥,在纸上写出一个‘馨’字,满脸傲然道:“本少爷觉得你蕙质兰心,所以给你取个名,就叫心儿,不过,心这个字本少爷不喜欢。”

    林浩说完,双手将纸持开:“就叫馨吧,你以后就好馨儿,如何!”

    那时,绝美女子满脸笑意,神色欢喜,颔答应。

    “哼,给我记住,本少爷送给你的一串玉石,价值连城,当然了,你知道本少爷不在乎这个,不过每一颗玉石上都刻着本少爷的名字,以后,等本少爷长大了,继承天战侯府,你拿着玉石前来,本少爷可以考虑娶你为妻。”

    幼时林浩,满脸得意非凡。

    “那就多谢大少爷了,不过我可没打算嫁给你。”女子撇嘴。

    那时的女子,一颦一笑,美不胜收,深深印在林浩心,挥之不去。

    “哼,真到了那时,本少爷可由不得你,我有千军万马听令,你敢不嫁,我就关你一辈子。”林浩的神色,如此不屑一顾。

    “呀,真厉害,那我怕你了,到时候如果我还没老,就嫁给你这个小混蛋。”女子被林浩认真的神色,再一次逗笑。

    …………

    “馨儿,你要去哪里……还会回来……看我吗……我舍不得你。”

    林浩抱着女子,双眼泛红。

    “我……我要知道我究竟是谁,等我弄清楚,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女子认真思考后说道。

    “那如果,你弄不清楚呢。”林浩急了。

    “那我也会回来找你的,那时,不管你在不在这里,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女子轻轻抚摸林浩的脸颊。

    “那是多久啊!”林浩又问。

    “十年……十年后,我若未死,必会遵守你我的约定,不过,我要是老了,你该嫌弃我了。”

    “哼,本少爷是那种人吗!”

    “对呀,反正我也不会嫁给你这个小混蛋,做你姐姐还差不多。”

    “我不要姐姐!有个妹妹都吵的不行,我就要娶你!”

    “………”女子无言。

    后半夜,相拥而眠。

    十年时光,弹指瞬间,所有的景象,仿佛都被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

    …………

    林浩打量玉石,尤其是上面的‘浩’字,让他身心剧颤,眼震撼之色,实难笔墨形容。

    十年前的一段往事,早已随着天战侯府那一场毁灭性的灾难而封存,甚至于,如今的林浩,早已快要忘记那位女子的存在。

    而然,这一串玉石的出现,让林浩神再度回想起,十年前那次奇妙的相遇,时刻的陪伴,一切,恍若前世。

    “馨儿……叶馨……馨儿,叶馨?!”林浩下意识看向叶馨,踉跄后退数步,难以置信。

    十年前,自己取名为馨儿的女子,和叶馨,究竟有何关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