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打量怀的叶馨微微出神。

    一段几乎要完全忘却的记忆,重新浮现脑海,天侯战府,那位绝美女子,林浩以蕙质兰心心的谐音馨赠其为名,叶馨与十年前的馨儿,到底有何关系。

    “不可能,如果真是馨儿”林浩身躯微微一颤,难以置信。

    如果不是馨儿,叶馨手腕上刻有浩字的玉石又如何解释,况且,之前叶馨也曾说过,好像认识自己,并能道出他白氏皇族的身份。

    “真是你吗如果你真是馨儿,为何说好像认识我我曾遗忘过那段时光,可你又如何会忘记”林浩坐在叶馨身前,开口自言。

    当年自己年龄尚况且这十年之,生了太多太多事情,他忘记,情理之,可若叶馨便为馨儿,她又如何会忘记

    “如果,你真是馨儿,也将过往忘却了吗,十年之约,你可是前来赴约?而,我却已经不是当初的林浩。”林浩看着叶馨,轻轻说道。

    “小混蛋”

    忽然,昏迷的叶馨轻声呢喃。

    “小混蛋十年前的馨儿,离我而去那一夜,也曾这样叫过我。”林浩神色复杂。

    很快,林浩将叶馨抱起,飞至远处一座巨大的山峰之上,继续为叶馨灌输生机,自己半步鼎真的力量也在逐渐流失。

    一直到了后半夜,林浩这才昏昏睡去。

    翌日晨初,林浩醒来,狮鹫在一旁守护,眼前,一位女子,手背拖着下巴,正在盯着他,一身白衣,出尘之姿,宛若仙子临凡,美不胜收。

    叶馨若圣洁至极的仙女,好似凡人靠近,对其都是一种罪不可赦的亵渎。

    “馨儿你醒了?!”林浩一把抓住叶馨,惊道。

    “移开你的爪子。”叶馨淡淡道。

    闻声,林浩却未收手,立即为叶馨诊脉。

    “雷力暂时抑制住生机的流失,加上我的生机”林浩若有所思。

    只不过,叶馨能够醒来,却也为暂时,换句话说,可以理解为回光返照。

    “馨儿,你还认识我吗!”林浩紧盯着叶馨的双眸。

    “再敢胡说,撕了你的嘴。”叶馨冷若冰霜。

    “那,还记得这个吗。”林浩从怀,将刻有浩字的一串玉石取出。

    见到林浩手一串玉石,叶馨面色顿时一变,伸手便要抢回,只不过林浩却是向后一闪,未让叶馨得逞。

    “混账快还给我!”叶馨神色焦急,仿佛最珍贵的心爱之物被人夺走般。

    “这可是你的。”林浩开口。

    “我的!”叶馨挣扎着起身,而然身体太过虚弱,也未能坚持许久,只能重新坐下。

    “从何处得。”林浩追问。

    “是从”

    叶馨说至半途,双眸内忽泛出迷茫之色,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最为珍贵的玉石是从何处得到。

    “我我忘了,不过它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你若损坏分毫,我定不饶恕你。”叶馨有些怒意。

    林浩能够看出,叶馨对这串玉石十分珍惜,只不过,她却忘记了一串玉石究竟从何而来,她忘记了十年前的天战侯府

    “你之前不是说过,我姓白吗。”林浩又道。

    “白浩好熟悉的名,可我我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叶馨有些迷茫:“你,不是姓林吗”

    不知为何,林浩心有些失落,他猜测的不错,叶馨已经忘记十年之约,忘记十年前所生的一切。

    “小混蛋,你到底想说什么。”叶馨打量林浩,说不出的古怪。

    “没什么,肚子饿了吗。”林浩笑道。

    既然忘却,那又何必再提,况且,自己也并非当初的林浩,忘记,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嗯”叶馨面色微微一红。

    “走,带你找好吃的去。”林浩立即起身。

    “我没力气站不动了。”叶馨的声音很轻,很轻。

    见状闻声,林浩心一酸,双眼泛出些许红色,不由分说,一把将林浩背在身上。

    “你,林浩,小混蛋,你做什么”叶馨想要挣扎,可没有力气。

    “你站不动,我就背着你。”林浩的语气不容拒绝。

    “如果,如果我要是我一辈子一辈子都站不动了呢。”叶馨声音有些不自然的颤抖。

    “那我只好帮你找个仆人了。”林浩淡淡笑道。

    “小混蛋。”叶馨紧紧勾住林浩的脖子。

    “我不会让你一辈子站不起来,没有力气。”林浩目光坚定。

    闻声,叶馨低下头,不再言语。

    林浩背着叶馨,化作一道残影,消失无踪。

    半个时辰之后,林浩背着叶馨重新返回,不过却是多出一些野味来。

    “你去洗一洗吧,一会儿可以直接开吃。”林浩背着叶馨走入山洞。

    山洞之,有一处水泉,倒也方便。

    “没有干净的衣物”叶馨有些犹豫。

    林浩并未多言,而是从空间手环取出一套自己的换洗衣物。

    “可恶,你竟让我穿你的衣服。”叶馨嗔怒道。

    “不然呢,你爱穿不穿。”林浩耸了耸肩,大步离开。

    走出山洞,林浩将猎来的野味处理干净,借用炎魔些许力量,将野味用火烤熟。

    而然,等了许久,山洞内却没有丝毫动静。

    “叶馨!”林浩眉头一蹙,开口叫道。

    一声

    两声

    叶馨依然没有回应。

    “不好!”

    林浩面色一变,想也不想,立即冲进山洞之。

    “叶馨!”

    林浩心微颤,只见叶馨昏倒在池前,衣物也仅穿了一半。

    当即,林浩迅把衣物为叶馨披上,握住叶馨的冰冷的小手,将生机灌输叶馨体内。

    傍晚时分,叶馨重新睁开双眸。

    “我又昏迷了吗”叶馨挣扎着坐起身来,看向一旁的林浩。

    “你体内生机不足,随时都有可能昏迷,不过既然醒来,暂时已经没有大碍。”林浩说道。

    还不等林浩继续说些什么,叶馨的面色忽然一变,惊道:“那我之前,岂不是被你被你被你看光了!”

    />闻声,林浩轻声一笑,故作思考状,旋即点头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这天下间的男子,若是知晓,不知有多少会对我恨之入骨。”

    “你我杀了你!”叶馨苍白的面容,忽然泛出一丝妖艳的红色。

    “杀了我,谁给你做东西吃。”林浩转生将一只野兔在叶馨眼前晃了晃。

    看见油滋滋的野兔,叶馨好似留下口水,目不转睛。

    “想不想吃。”林浩继续晃着烤兔。

    “不”叶馨倔强道。

    “真不饿?”林浩笑道。

    “不饿!”叶馨道。

    “哦那太好了,我还未吃饱。”林浩点了点头,大口啃食。

    见状,叶馨眨巴着灵动的大眼,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引人心痛。

    “我我要吃!”叶馨面色通红。

    “不不不,你不饿。”林浩摇头。

    “不我饿”叶馨撇着嘴,满脸委屈。

    林浩不由失神,从流云城见到叶馨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可爱的模样。

    “好吧,给你。”林浩将野兔递给叶馨。

    “可恶你都已经吃过了,有你的口水!”叶馨满脸嫌弃。

    “那丢了吧。”林浩一耸双肩,无所谓道。

    许久后,叶馨终于服软,伸出颤抖的手,随后却又无力垂下。

    “我我喂你”见叶馨如此模样,林浩心仿佛被针扎一般。

    闻声,叶馨别过头去,轻声低语:“谢谢”

    一连两日,林浩与叶馨在这山峰之上度过,叶馨的身体越虚弱,需要林浩不断为其灌输生机,才得意维持生命,而在这两日,叶馨昏迷不下五次。

    林浩一直追问叶馨生机断绝的原因,只是叶馨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话里话外,却是和天魔殿主有着不可脱的干系。

    并且,在此期间,林浩现一个规律,只有叶馨在濒死时,才会想起自己姓白,是为天域皇族,但也仅限于此,并无法想起十年前在天战侯府的那段时光,也不知道那一串玉石手链的来历。

    “馨儿,无论如何我都会救你,绝不会让你有任何闪失。”林浩盯着昏迷的叶馨,双拳紧握。

    很快,林浩站起身来,走出山洞。

    昨日,他回去仙剑宗,让太上长老和一干宗门高层暂时离开仙剑山,分散躲入世俗,就算那天魔殿主和这一脉的血煞宗主阎君想要找寻,也十分不易,况且,他们想找的是自己和叶馨,仙剑宗对于他们而言,不值一提,所以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林浩曾想过,先带众人躲入大荒极境,不过最后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大荒极境极具危险,仅是遇到一只上古异兽,也并非他们能够对抗,不确定因素实在是太多,就算他这位大荒之主进入,想要存活也十分困难,而且,凭目前的灵愿力量而言,却也根本不足以支撑林浩带太多人进入大荒极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