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林浩准备带叶馨前往大联盟国,必须要找到她生机断绝的原因,长此以往,叶馨必死无疑,一直留在这里,不是办法。

    正当林浩深思之时,附近传来一阵脚步声。

    “聂乌?!”见到四处寻找什么的金袍老者,林浩微微一愣,这金袍老者名叫聂乌,乃是大联盟国玄海宗长老,也正是古清幽的师傅,当初对付星辰家时,聂乌也曾带着古清幽去过仙剑山,所以今日林浩见到聂乌,自然是一眼便认了出来。

    “林浩小兄弟!”

    聂乌忽然现不远处的林浩,面色一喜。

    “聂乌前辈,你怎在此。”林浩打量聂乌几眼,疑惑问道。

    聂乌沉吟片刻,旋即开口:“林浩小兄弟,实不相瞒,我是特地来寻你的是不是有一位女子和你在一起?”

    听闻此言,林浩若有所思,也未否认,道:“不错。”

    “林浩小兄弟,之前我前往仙剑宗,现仙剑山上已经空无一人,在此处找到你实在万幸,事关重大,林浩小兄弟先将那女子交给我。”聂乌急道。

    “聂乌前辈,你是如何知晓我在此处。”林浩又问一遍。

    “此处距离大联盟国境不远,我在山脚下现了妖星君主的尸身,加上仙剑山空无一人,所以便在附近山脉搜寻,没想到果真找到了你。”聂乌想了想,道。

    “好,聂乌前辈为何要那女子。”林浩又问。

    “这林浩小兄弟,事关重大,你不必知晓太多,总之将那女子交于我,不会有错!”聂乌急道。

    “抱歉,如果聂乌前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还是请回吧。”林浩并没有打算将叶馨交出去的打算。

    见林浩态度坚决,聂乌眉头一皱。

    许久后,聂乌摇了摇头,叹道:“林浩小兄弟,你有所不知,现阶段,天魔殿那位复生的老殿主,联合贺家的贺皇,天龙帝国的邪家势力,已经完全控制了大联盟国,目前仅有我玄海宗等少数宗门在抵抗挣扎,而与你在一起的女子,天魔殿主如今十分需要,一旦被他所得,将会天翻地覆,可凭你的力量,不足以保护她,交给我玄海宗,万无一失!”

    “哦,天魔殿主为何要得到她。”林浩继续问。

    “这我如何知晓,总之,林浩小兄弟将人交给我便是,若不放心的话,大可随我一起前往玄海宗。”聂乌道。

    闻声,林浩沉默许久。

    “聂乌,我看在你是古清幽师尊的情分上,今日不杀你,滚吧。”林哈冷声道。

    此话一出,聂乌面色顿变:“你说什么!”

    “何必装疯卖傻,你的这套伎俩,骗骗旁人兴许轻松,不过,想要骗我,你太太嫩了一些。”林浩眼寒芒一闪。

    “好你个小子,倒是聪明,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骗你!”聂乌面色阴沉,他本以为可轻易从林浩手骗走那位女子,不曾想却被林浩识破。

    林浩冷笑道:“此处并非是你玄海宗前往仙剑宗的必经之地,况且,妖星君主的尸身早在日之前被我焚烧干净,知晓我在这里的,仅有天魔殿主和我的狮鹫,那,聂乌前辈,你究竟是听我的狮鹫所说,还是听天魔殿主所说。”

    “林浩,我不与你废话,你将女子交于我,可免一死,否则,大联盟国的所有势力都不会放过你,到时候,别说那女子,连你自己都是死路一条!”聂乌喝道。

    如今,大联盟国所有宗门和世家势力都已臣服在天魔殿主的脚下,甚至连那位阎君都被天魔殿主所击败

    天魔殿主对整个黄荒大6出对林浩和叶馨的通缉,十日之内,若大联盟国无法交出叶馨,后果将是毁灭性的灾难。

    “林浩,我们也是被逼无奈,你切莫因为一位女子,葬送了整大联盟国!”聂乌见林浩沉默,大声道。

    “大联盟国的生死与我何干。”林浩嘴角微微上扬。

    “叶馨就在我这,谁人想要,让他来取,不过,这需要赌,赌你们的命,够不够硬,至于你,看在清幽的份上,今日便不为难你,滚!”林浩冷声开口。

    “好,你莫后悔!”聂乌阴沉着脸,转身离开。

    虽在大联盟国,可聂乌也听说了林浩目前的实力,连血煞宗的几位灵王和君主都折在他手上,自己应该不是林浩的对手,故此不愿与之一战。

    聂乌走后,林浩立即进入天门世界,不过却未看见古清幽在内,倒是现了月婆和福伯等人。

    林浩从月婆口得知,古清幽已被他们接去另一个大6域,并且古清幽让两人千万叮嘱林浩,绝不可前往大联盟国。

    “初代,可是有何困境,若是有,大可告诉我等!”

    几位圣地灵王强者,在林浩临走时说道。

    对几人的好意,林浩则是委婉拒绝。

    其实,若能有圣地的帮助,林浩自然求之不得,但天门和现实世界完全属于两个概念,人心叵测,他毁了神柱,打破圣地和海域灵王层次强者的垄断,谁也说不准这些人是否怀恨在心,况且,从圣地来到黄荒大6,路程十分遥远,正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

    天门一趟,得知古清幽离开黄荒大6之后,林浩便彻底放下了心,如今的玄海宗,只怕已被天魔殿完全掌握,如果古清幽还在玄海宗内,只怕会被玄海宗加以利用。

    “馨儿,该来的始终会来,我们走吧。”林浩抱在怀,飞入虚空之,眨眼间消失不见。

    半日之后,一座巨大无边的城池引入眼帘,前方便是大联盟国的心王都。

    进入王都之后,林浩为叶馨买了一身崭新的衣物,随后找了一家酒楼住下。

    林浩并没有故意隐藏身形,反而是抱着叶馨大摇大摆的出现。

    能够维持叶馨的生机已经不多,若一直躲藏,即便那天魔殿主不出现,叶馨也会死去,林浩不愿叶馨死去,所以主动出现在大联盟国王都内。

    林浩相信,叶馨的生机断绝,和天魔殿主有着必然的关系,否则那天魔殿主也不会知晓如此之多。

    而然,面对整个大联盟国势力,林浩没有丝毫把握可言,可即便一直躲避,也是于事无补,迟早会被找出,叶馨也再无活下去的希望。

    目前,林浩只想找到天魔殿主,无论如何,也需知晓叶馨生机断绝的原因,至于旁人,林浩不想招惹

    。

    “林浩,方便请我进去坐片刻吗。”忽然,门外有声音传来。

    闻声,林浩眉头一蹙,未想到自己竟如此快便被现。

    还不等林浩开口,某位老者已不请自入。

    “阁下是哪方势力。”林浩打量老者,现此人的气息怪异,实力修为也难以看出深浅,而且神魂的波动却十分古怪,好似一缕残魂!

    “血煞宗,阎君。”老者面色平静。

    “原来如此。”林浩点了点头,此人便是这一脉的血煞宗主阎君,倒是出乎林浩的意料。

    “既然阁下已现我的行踪,那便战吧。”林浩站起身来。

    “林浩小友,你不怕我。”阎君略有诧色,却没有丝毫要动手的意思。

    “怕字何解。”林浩笑道。

    “在你们眼,天魔殿也好,血煞宗也好,视为邪人,难道不是这样吗。”阎君道。

    “邪人?”林浩摇了摇头:“何谓正,何所谓邪?”

    大6域,武道落后,无法同海域和圣地相提并论,完全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在大6域,谈及邪宗势力,人人色变,在圣地,邪教魔宗随处可见,由邪教魔宗所统治的圣地也不在少数,只有敌对关系,不存在正邪之分。

    如果,真要分一个正邪出来的话,上一世的顾长风是正是邪?他今生林浩,又是正还是邪?

    何所谓正邪,竟是让阎君无言以对,随之重新审视林浩许久。

    “林浩,你的悟性非凡,在圣地海域,像我血煞宗这样的势力,数不胜数,而血煞圣宗,也并非大6域眼的恐怖邪宗。”阎君轻声叹道。

    “我想,阎君来此,应该不是打算同林某讨论正邪之说吧。”林浩站起身来。

    “既然如此,我便开门见山,你究竟可是为醉天君后人。”阎君正色问道。

    “不是。”林浩摇了摇头。

    “我信你,既你不是醉天君后人,我便告诉你,天魔殿主年轻时,无意之间夺走了这位姑娘的某件东西,只有将那东西取回,她才能活命。”阎君看向床上的叶馨。

    “什么东西!”听闻此言,林浩立时急问。

    “这我便不清楚了,不过,当年的天魔殿主,只是一个普通人,也正是因为夺走了这位姑娘的物品,他才有今日成就。”阎君摇了摇头。

    “敢问阎君是如何知晓的。”林浩又道。

    “我与天魔殿主一战,虽是惨败收场,但其间却是从他的神魂意识窥视到这些还有,千万不能让天魔殿主得到此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阎君解释。

    “阎君此次前来,莫非就是想要告诉我这些。”林浩并未完全相信。

    “我只想确定你是否为醉天君后人,不过现在都已无关紧要,你是也好,不是也罢,我已没有力气奈何与你若我未死,或许会毁掉此女的肉身,并带你回圣宗”阎君一声苦笑,旋即身形消失不见。

    “原来如此。”林浩并未吃惊,方才阎君进门时,林浩便有所觉,他的神魂波动很大,并且没有本体的力量气息,故此,林浩也猜测到,这阎君在与天魔殿主一战时陨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