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如今,林浩这才明白,难怪阎君可以窥视到天魔殿主的神魂意识窥视到这些消息,只怕是陨落之前,用神魂之力做出最后一轮攻势所得。

    自然,这些都已不在林浩的考虑范围。

    那血煞宗阎君宗主虽然战败陨落,但天魔殿主却也被他所创,闭关疗伤,至少需数日时间才可完全复原,对此这点,林浩并未怀疑,若非如此,之前找到自己的怕就不是聂乌,而是天魔殿主亲自现身。

    “馨儿,不管你被那老东西夺去了什么,我都会亲手为了重新夺回,至于他的命,就当成利息!”林浩声若寒冰,眼厉芒闪烁。

    只不过,这一切都需先迈入鼎真极境,否则莫说取天魔殿主的命,就算是他和叶馨的性命也难以保全。

    想要突破鼎真极境,对目前的林浩而言,机会有些渺茫,尤其是这几日,林浩不断为叶馨体内灌入自己的生机,并伴随半步鼎真无比珍稀的灵力,导致他的武道根基也有所不稳。

    此次,来到大联盟国王都境内,林浩也在赌,这是他最后一搏,如果无法寻到突破鼎真极境的契机,他只能放弃,先迈入灵王之境。

    凭林浩的半步鼎真的境界修为而言,想要突破至灵王境,并非难事,再给他一些时间,可轻易突破,而然林浩却心有不甘。

    前世的顾长风,未能触碰到鼎真的门槛,无比遗憾,而然今生他林浩目前已达到半步鼎真之境,目前只是缺少了一个能够让自己突破的契机,若是要现在放弃,恐怕会成为他一生的心结。

    再者,现在的天魔殿主,实力之强,难以估测,连血煞宗那位阎君宗主都战败在天魔殿主手,即便林浩放弃鼎真,直接迈入灵王之境,也不会是天魔殿主的对手。

    ………

    “主人,你的心魔加剧,已开始影响你突破鼎真极境的决心。”忽然间,炎魔的声音传出。

    听闻炎魔之言,林浩并未回答,许久之后,点头道:“的确,现在天魔殿主击败血煞阎君宗主,大联盟国和小联盟国都在他手,等同于掌控了整个黄荒大6,天魔殿主的目标的馨儿,我不会将馨儿交给任何人,此时的我,无异于满世皆敌……”

    “主人,鼎真之境,世所罕见,来之不易,只要主人突破鼎真极境,待属下真正成为化形炎魔,必取主人之敌的级!”炎魔声音极具力道。

    对炎魔之言,林浩并不怀疑,一旦自己成为鼎真极境,那炎魔便会成长为真正的化形灵身,天魔殿主未必会是化形炎魔的对手。

    但就现如今而言,他半步鼎真之力,还不具备让炎魔成就化形姿态。

    “契机……成为鼎真的契机,到底在何处,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林浩轻声喃喃。

    “主人,即便你放弃鼎真,突破灵王,也未必能够保住馨儿姑娘,有天魔殿主镇守,黄荒大6,主人也出不去的。”炎魔再一次提醒林浩。

    “嗯,我明白。”林浩叹息一声,不再多言,炎魔也的声音也逐渐散去。

    随后,林浩走至床边,坐在叶馨身前,轻声说道:“馨儿,不管你究竟是谁,也无论你十年之间经历过什么,我一定……不会让你死!”

    言罢,林浩自怀将刻有‘浩’字的一串玉石取出,亲自戴在叶馨玉腕之上。

    “无人比你适合这串玉石,希望你能一辈子带着它。”打量着叶馨略为苍白的面容,林浩微微一笑。

    …………

    傍晚时分,林浩缓缓睁开双眼,自口突出一道浊气,自己体内损失的生机正在源源不绝的补充,半步鼎真之境也相对稳固些许。

    而然,就在此时,林浩面色一寒,目光透过窗看向客栈之外。

    数位灵王强者隐藏在四周,似乎还有更多的人朝此处赶来。

    目前,在大联盟国,天魔殿的眼线应该不在少数,相信他和叶馨已被现。

    “馨儿,我们该走了。”

    林浩将叶馨背在怀,悄然无息的离开了客栈。

    刚至客栈外,某位年壮汉踉跄朝林浩撞来。

    见状,林浩身形微微一侧,简单躲过。

    “啊,这位兄弟,实在抱歉……我这方才我贪杯,多喝了几口……你没事吧?”那大汉满身酒气,满脸歉意的看向林浩。

    只不过,林浩并未搭理,背着叶馨转身便走。

    看林浩要离开,那大汉立即上前拦住,道:“咦,这位兄弟,我见你十分眼熟,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闻声,林浩面带笑意:“实不相瞒,我见你也有些眼熟,我的一位朋友应该与你熟悉,不如我带去见他。”

    “哦,不知这位兄弟的朋友是谁,目前在何处?”壮汉问道。

    “在黄泉路上,要让你去相伴!”

    随着林浩‘黄泉路’字吐出,那壮汉满面惊色,本打算拖延时间,却未想瞬间就被林浩识破,当即朝后方退去。

    “留下!”

    林浩厉喝,须臾间,一掌击出。

    这一掌,快到极限,旁人所见,林浩站在原地似乎动也未动,而然‘轰’地一声巨响声传遍全场,再看那壮汉,脑袋已被林浩拍碎,红白相间,撒落满地。

    “仅是灵主,便敢来挡我去路,不知死活。”林浩瞥了一眼那壮汉的尸身,满脸冷酷。

    这位灵主,应当极具擅长潜伏和乔装,如果林浩所猜不错,此人不是天魔殿的斥候,便是大联盟国势力的斥候,只是,想要骗过林浩的双眼,难如登天。

    远处,几位老者面面相觑,他们星海宗最出色的斥候,竟被小联盟国仙剑宗弟子一眼识破,并一击掌杀……

    “林浩,在大联盟国的联合王都杀人,此时岂容你来去自如!”

    还不等林浩离开,位灵王强者终于现身,为那白衣老者厉声呵斥。

    “呵呵,这天地之大,没有我林某去不得之处,走不了之地,来人自报名号。”林浩转过身来,一眼扫过位灵王。

    “星河宗长老,周天!”为白衫老子冷哼道。

    “真是麻烦,星河宗武宗堂主,余留。”

    “星河宗内门总执事,蓦风。”

    另外两位灵王也开口道。

    “真是可笑,你等罪人,怕是连大联盟国如何成立也已经遗忘,如今竟是受天魔殿指使。”林浩嘴角上扬,一脸不屑。

    话一出,位灵王的神色皆是一变。

    大联盟国也好,小联盟国也罢,之所以是为联盟国,这也正是为了抵挡天魔殿死灰复燃而做准备,也是联盟国成立的意义……

    而然,现如今,整个联盟国都已沦陷,被天魔殿所操控。

    “哼!”

    那周天长老一声重重冷哼:“林浩,我知你是仙剑宗后辈王者,更是小联盟国第一强者,小联盟国能出现你这样的天才,也算是一场造化,今日我等可以不为难你,不过,你要将身后女子交出!”

    “林浩小兄弟,这事关整个黄荒大6的安危,我劝你最好莫要为了儿女私情而冲动,只要你将那女子交出,黄荒大6不久便会恢复平静,天魔殿也会离开。”武堂堂主余留也道。

    听闻此言,林浩大笑不已:“说白了,不过是为自身安危着想,况且,这大联盟国生生死死,与我林某何干,林某这就离开,若敢挡我去路……”说至此处,林浩面色顿时阴沉无比:“死!”

    “不识好歹!杀!”

    星河宗总执事蓦风厉声一喝。

    与此同时,人快若惊雷,眨眼间便将林浩死死围住。

    四周不少王都平民和散修武者纷纷朝此处围来,在这联合王都之,武者之斗,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我生,并无人感到惊慌或不安,反而是想凑近瞧一瞧热闹。

    “是那位大人!”

    “天呐!我没看错吧,是星河宗的大人!”

    “星河宗周天长老!星河宗武堂堂主余留大人,还有星河宗内门宗执事蓦风大人!”

    看看清位老者的面容之后,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那星河宗是王都大宗之一,谁人不识何人不晓,平日里可是难得一见!

    “那位满头银白长的年轻男子,到底是何人,竟然敢同星河宗高层争执,莫不是活腻了,想要找死?”

    一些散修武者吃惊的打量着林浩,当看见林浩身后背着的美人儿时,不由心脏加剧,实在太美。

    “咦……那小子该不会是采花大盗吧,你们看他身后还背着一位昏迷的仙子!或许是星河宗弟子也未必!”

    “哼,若要是如此,真可谓狗胆包天,采花采到星河宗去了,不是找死吗。”

    “未必……从不曾听说星河宗有如此绝色女子,况且,能够让星河宗位长老同时出手,可见此人绝不是等闲之辈,看着就好,不了解的事,莫要轻易去说。”

    …………

    “小子,我们给过你机会,你既然如此不识好歹,也莫要怪我们以大欺小了……”蓦风冷哼。

    而然,蓦风话还未说完,虚空却是残影一闪,强悍至极的指劲铺面而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