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想能在此处见到血煞宗夕夜公子。”林浩冷淡打量一眼白衣男子,缓缓道。

    夕夜公子,血煞圣宗后辈第一人,号称千百年遇妖孽奇才,大名远播,威震海域圣地。

    传言,夕夜凭一己之力,曾经覆灭过海域一处大国,更有一夜之间将圣地某二流世家满族灭杀的恶名。

    “林浩兄弟,只可惜我时间已到,否则定请你和这位姑娘去我血煞圣宗痛饮一番,不过,今日就此别过,日后,若是有缘,你我还能相见……”夕夜公子言罢,身形逐渐消散。

    “分身术法吗。”林浩若有所思。

    踏至这酒楼,林浩便现夕夜的存在,就算仅是分身,实力也达君灵,甚至是第天门的真主之境……

    方才,刚一进入酒楼内,夕夜公子已引起林浩注意,即便仅是分身,其实力也至少达君灵之境,又或是真主级别,不知本体达到怎样的境界修为。

    血煞圣宗之人出现在大联盟国度,林浩并不意外,想来是阎君战死之后,用特殊方法将天魔殿之事告至给了血煞圣宗。

    只不过,来人竟是血煞圣宗夕夜公子的分身,这倒让林浩十分意外。

    对于夕夜公子,林浩也有所耳闻,号称血煞圣宗千百年来难一见的妖孽级奇才,后辈第一强者,血煞圣宗大弟子,分身之术出神入化,常年有十数分身在各大地域活动,作为血煞宗斥候。

    想来,夕夜公子的这具分身恰巧在黄荒大6附近,应是得知天魔殿反叛之后,这才赶来一窥究竟,而然分身时间限制已到,只能无奈消失。

    “天魔殿主,你的运气当真不错。”林浩冷笑不已。

    不过,何止是天魔殿主的运气不错,自己的运气倒也不错,否则,天魔殿主逃不脱夕夜公子分身的击杀,他和叶馨,怕也会被带走。

    凭林浩目前实力修为而言,绝无可能同世界级势力后辈第一人的夕夜公子一战。

    林浩双拳紧握,因为鼎真极境,拖了他太长太长时间,否则,或许现在自己也已迈入君主之境,即便面对夕夜公子的分身,无所畏惧,天魔殿主,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此刻,又有一个疑惑浮现在林浩心,那天魔殿主敢斩杀血煞圣宗分支的阎君,难道就不怕血煞圣宗的雷霆手段?!

    林浩思考片刻,只有两个推测可以解释。

    第一点,那天魔殿主疯了,第二,天魔殿主不惧天煞圣宗,只要得到叶馨,他的实力修为将会提升到一个恐怖的极限,可以让他同血煞圣宗分庭抗礼……!

    林浩看向昏昏欲睡的叶馨,心暗叹,就算有天雷之力维持她体内生机,但也并非长久之计,目前天魔殿主有伤在身,若是能够将其找出,设法斩杀,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只是,实施起来却难如登天,天魔殿主虽目前闭关疗伤,但总部却也迁移到了联合王都,天魔殿是一股不俗的战力,自己独身一人,还带着重伤的叶馨,就算是想要潜入天魔殿也万分艰难,再加上他现在被整个黄荒大6的顶尖世家和宗门所通缉……

    “林浩……有些累了……想要歇息……”一旁叶馨虚弱道。

    “先离开此处,找个地方休息。”林浩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刚要将叶馨背上身,酒楼外却是一阵杂乱之声响起。

    刹那间,灵王之势弥漫虚空。

    “有人……追来了……”叶馨玉掌一挥,魂阶神兵立时出现。

    还不等林浩开口,一声冷喝便传进酒楼之内:“林浩,你今日逃不掉的!”

    言罢,这酒楼之涌入十数人。

    为男子面色阴沉,林浩打量此人,境界修为境已达到灵王之境,趋近巅峰修为。

    男子身前,古清幽师尊聂乌也在旁,可见皆是玄海宗势力。

    “林浩,我劝你莫要执迷不悟,此刻将那女子交给我们,你还有活路可走。”聂乌喝道。

    “女子……”叶馨黛眉微蹙,她自然听出,那人口说的女子便是自己。

    到目前为止,叶馨还不知晓天魔殿主要得到她,更不清楚林浩为了她,同整个黄荒大6为敌。

    “你说什么!”叶馨手持魂阶神兵,一眼扫过众人,冷若冰霜。

    见状,为男子同数位灵王不屑冷笑,若是叶馨未重伤,他们自然不敢放肆,可如今,她连拿剑的力气都快丧失,又有何惧?!

    “怎么,你还不知道,这小子,为了你,与世皆敌……不过,的确是冰雪美人,连我贺皇,都忍不住动心。”为男子的目光一直未从叶馨身上离开。

    “与世皆敌……”叶馨看向林浩,眸有诧异之色。

    林浩也清楚,这段时间,叶馨大多都在我昏迷之,所以对外界生了什么,几乎一无所知。

    “叶馨,事到如今,你告诉我,你我第一次相遇时,那四位血煞宗灵主为何追杀你,并且到了如今,天魔殿主又为何要夺你身躯。”林浩盯着叶馨,将心疑惑问出,叶馨今日难得如此清醒,今日之前,叶馨即便醒来,也在浑浑噩噩之,根本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你是想问我,究竟为何来到黄荒大6。”叶馨开口,简单明了。

    “不错,我正是此意。”林浩点头。

    叶馨沉默许久,最终开口:“我好像……遗失了很多记忆,脑海总有一段模糊的记忆……在某处,天魔殿主,夺走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对于这些,林浩心也比较清楚,在叶馨浑浑噩噩时,也说过此话,并且那陨落的阎君,之前也有过说明,但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才最为重要。

    “我去过数个大6域,都未找到天魔殿主……直至来到黄荒大6后才得知,天魔殿主因为某些原因已经死去……”叶馨双拳紧握:“在我到达流云城之前,见到几位血煞宗势力,因知晓血煞宗和天魔殿有所关联,所以才会对他们下下手,本是想逼问一些天魔殿消息……而然,那几人却是使用虚空将领,召唤出了他们这一脉血煞宗宗主的亡魂,将毫无防备的我重伤……”

    “而然,你可知道……那几人召唤出的,并非阎君……而是天魔殿主。”叶馨眼寒芒一闪。

    对此,林浩并不意外,当初在天魔殿主设下的秘境,林浩便已经知晓,那几位血煞宗武者召唤出的并非是阎君,而是天魔殿主。

    “因为,天魔殿主曾从我这里偷走过某件东西……也是凭着那间东西,神魂可无限延伸,他感受到我的存在,便将阎君的亡魂驱散,自己代替了阎君出现,也是因为那间东西,他才拥有将我重创的资格。”叶馨面色若冰山,可一双眸内却闪过愤色。

    “原来如此……”林浩点头,这之后的事情,他都已经清楚。

    “在秘境内,我曾现,天魔殿主并非是被杀,而是自杀而亡。”叶馨忽然语出惊人。

    “自杀?”林浩神色不解。

    “嗯……他寿元将尽,所以自杀,拥有我的那件东西,所以可控制神魂在尸骨不灭,而自杀的原因,应该是为了等待什么……”叶馨道。

    “我明白了。”

    无需叶馨说明,林浩心也能推算出一个大概,天魔殿主寿元将近,心自然不甘,所以断绝自己的性命,所谓的等待,不仅是为了夺舍新的身躯,更重要的,便是叶馨。

    天魔殿主虽不知偷走了叶馨何物,但从那东西上,应该能够有所感知,叶馨会来寻找,所以,这才敢自断生机,感受到叶馨的出现,故此秘境开放,那天魔殿主想要夺舍林浩的身躯是真,但最主要的,还是叶馨。

    怕是天魔殿主做梦也想不到,最终,叶馨却是让那位千大道的修行者孙州放走,令其的计划失败了一半。

    “馨儿,天魔殿主究竟夺走你什么东西。”林浩看向叶馨。

    “我……方才说了,那段记忆已丧失……不止是那段记忆……还有……”叶馨绝美的面容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像是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旋即看向手腕上的一串玉石。

    “还有……十年前你在天战侯府的记忆吗……”林浩心暗道。

    …………

    “你们废话说完了没有!”某位玄海宗灵王,满脸莫名其妙,对林浩和叶馨的对完,没有听懂一丝。

    “林浩,我劝你马上将她交给我们,如此一来,你还能活命,否则,死路一条!”聂乌眉头挑动。

    而然,一旁的贺皇却是满脸冷笑:“活命……今日他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至于他的命,也要交给我。”

    “是……宗主……”聂乌心暗叹,贺皇归顺天魔殿主,如今已是玄海宗宗主,加上贺皇武道天赋极强,如今更是接近灵王巅峰修为,宗门内外,无人敢不服。

    林浩同和贺皇之间的恩怨,聂乌也知晓一些,听说是林浩当年在秘境之,杀了贺家数人。

    “你就是贺皇。”林浩打量贺皇,如今的玄海宗主。

    “你认识我了。”贺皇面色阴狠。

    “当年,在秘境之,你贺家几位小辈心肠歹毒,欲对我不利,不过,他们实力不济,都被反杀……至于你,欺师灭祖,果然贺家之人都是蛇鼠一窝。”林浩面不改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