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空下方,宫楼满城,林浩细细打量,自己竟来到联合王都的皇宫之外,那城门若远古巨兽蛰伏,气势惊人。

    足有数十位全副武装的将军领,镇守在城门之外。

    此处,便是联合国主的皇宫,国主掌管着整个黄荒大6的世俗。

    十数位将军见有人落下,打量林浩数眼后,面色纷纷一变。

    “小联盟国第一强者林浩!”

    “他竟自投罗网,敢来此处……”

    “此人实力极强,之前在王都将星河宗位灵王击杀,我等莫要擅自行动!”

    几位将军话音刚落,邪家至强者邪山和星河宗太上长老楼莫寒等人,都已是纷纷落地。

    “林浩,看你还能往哪逃!”

    “束手就擒,将那女子交出来,或今日能放你一条生路,若要冥顽不灵,绝无全尸!”

    很快,数十位灵王强者先邪山和楼莫寒一步,将林浩团团围起。

    这大荒之主的位置,谁人不想坐上一坐,若有机会,无人愿意放弃。

    “林浩,将人交出来吧,你已是无路可逃,这是你最后的机会。”邪山缓缓落地,轻声开口。

    “林浩小兄弟,劝你不要执迷不悟,此女关系到整个黄荒大6的命运,将她交给我,日后,你就是星河宗宗主!”楼莫寒也道。

    见所有退路都已被封死,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并未开口。

    远处,那数位将军见状,忽是皱起了眉头,自从天魔殿主同众势力签过天道血契之后,联合国主也十分感兴趣,目前,天都国主仅仅是掌控世俗,无法插手宗门势力,若能成为黄荒之主,他才是真正意义上国君!

    “数十位顶尖灵王强者……大联盟国的众顶尖势力都到齐了,那小子身后背着的女子,一定是天魔殿主所要之人……”某位将军小声嘀咕道。

    “那小子看似也不蠢,年纪轻轻便已成为小联盟国第一强者,前途无量,这怎会为了一位女子,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只怕是色迷心窍,不过,那位女子,当真是十足的美人儿,我大联盟国内,估计无人能一只相提并论……”

    “哼,你们知道什么,或许那女子是林浩的妻子也未必,若要将你们的妻子交出来,你们谁愿意?重情重义也是错了?”一位年轻将军面色不屑。

    正说着,若巨兽般的宫门忽然打开。

    一瞬间,自黄公内涌出十数位灵王强者,随之,大量的军队从四面八方而至,将此处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联合王都的人……”见状,一些大联盟国顶尖势力的灵王强者,面色微微一变。

    这联合王都掌控世俗,势力极大,同宗门世界曾有过规定,向来是进水不犯河水,而现在,他们又来凑什么热闹。

    “诸位,如此热闹,竟不通知我,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无数的皇族军队朝四周散开,只见一位金袍老者,满脸笑意,大步走至。

    “游无尘,世俗同宗门你可得分个清楚。”当下,邪山面色一冷。

    而然,身为联合国主的游无尘却摇了摇头:“当初天魔殿主可不仅仅是同宗门签订了天道血契,这其也包括联合皇族,既然天魔殿主所要的人已经现身,我自然是要来看上一看。”

    听闻游无尘的反驳,邪山和楼莫寒却是无言语对,天魔殿主当初的确也同游无尘签过天道血契,这点丝毫不假。

    “又是一位君主级。”远处,林浩打量金袍老者,此人气势极强,并隐约站泛出一丝皇道气息,同邪山和楼莫寒比起,并不落下风。

    “小子,将那女子交出,我担保你可以活着离开大联盟国,可好。”金袍老者笑容依旧,看向林浩轻声说道。

    林浩看向四周,目前的联合王都,说是千军万马也不为过,加上这联合国君游无尘,邪家至强者邪山,还有一位星河宗太上长老楼莫寒,共位君主级强者,那些顶尖灵王强者也足有数人,他想要脱困而出,无异于痴人说梦,绝没有半分可能。

    只不过,想要自己将叶馨交出去,更是痴人说梦,除非,他死在此地,断绝了性命。

    “我若是不交又如何。”林浩看向游无尘,没有丝毫惧意。

    看林浩如此神色,那游无尘微微一愣,此处是何地?大联盟国的联合王都,千军万马镇守,数十位顶尖灵王强者,还有人君主级,而这所谓的小联盟国第一天才强者,此时却无所畏惧,像是视死如归,就为了一位女子?

    “哼,林浩,此女对大联盟国极其重要,若是不将她交出来,等待整个黄荒大6的便是彻底灭亡,你竟为了儿女私情,不顾全大6的安危,果然是歪门邪人!”某位顶尖灵王老者怒声一喝。

    听闻此言,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忽是大口大笑不止。

    “小子,你笑什么。”楼莫寒问道。

    “歪门邪人……”林浩一眼扫过全场:“黄荒大6的大小联盟国,之所以称之联盟,便是因为宗门势力联合对抗天魔殿而来,如今,你们听命天魔殿主,集大联盟国所有战力逼林某交出挚友,林某不愿,反说我是邪人,哈哈哈……实在有趣,有趣!”

    “你……!黄口小儿,牙尖嘴利,你置于黄荒大6安危不顾,就与邪人无异!现在将人交出来,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快交人,否则不留全尸!”

    林浩所言,让一些顶尖灵王恼羞成怒。

    “想要她……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凭你们的实力来说话!”林浩眼寒芒闪烁,魂阶神兵轻轻挥动,一阵异鸣声响起。

    “找死!”

    “要你的命!”

    当下,数位顶尖灵王身形一闪而至,朝林浩攻去。

    邪山和楼莫寒等位君主,都未有任何举动,林浩的实力不弱,仅是几位灵王,想要将他斩杀,并不容易。

    此时此刻,游无尘和邪山等位君主都在等待,等一个最合适的时机,毙命林浩,将那女子抢到手。

    自然,他们位君主心都已急不可耐,但若现在出手,另外两位君主必会干预,到时便宜了别的宗门势力,得不偿失。

    …………

    见数位顶尖灵王出手,林浩狂笑不已:“说的是冠冕堂皇,正义凛然,不过是为了黄荒之主的位置,所行之事……猪狗不如!”

    “小畜生,休要胡言乱语!”某位灵王挥动兵刃,虚空弥漫着惊人气势。

    “好,来的好!”

    林浩一声怒喝,整个人化作残影,自原地消失不见。

    绝尘无影!

    唰!

    须臾间,数道剑气虚影闪过,漫空剑光,神兵之力,何等可怕!

    “这……那小子所使,是真魂阶的神兵!”一位顶尖灵王,惊声喝道。

    “真魂阶?!这怎么可能!!!”

    “整个黄荒大6,也绝不会出现真魂阶的神兵!就算是圣地,也只有顶尖势力才配拥有真魂阶啊!”

    当下,在场众人面色震撼无比,真魂阶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如同传说之。

    在黄荒大6,魂阶神兵并非不存在,如仙剑宗内,镇宗之宝便是一把破碎的魂阶神兵,大联盟国的顶尖势力,自然也会存在。

    只不过,黄荒大6的魂阶神兵,和真正的魂阶神兵,却有着巨大的不同。

    小联盟国也好,大联盟国也罢,所有的魂阶神兵,都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魂阶,不过是圣地炼器师炼制的一些残次品,流至大6域内,说的好听一些,的确也叫魂阶,可若说的难听一些,连真正的伪魂阶神兵也算不上。

    如今,林浩手持真魂阶神兵,让那数位顶尖灵王,冷汗直流。

    林浩实力本就极强,加上一把真魂阶神兵,他们万万不可敌,碰着便伤,沾到就死!

    “快退!!”为的巅峰灵王老者,面色煞白,额头有冷汗落下,他可不想尝尝真魂阶神兵的滋味。

    “给我死!!!”

    忽然,林浩一声震天怒喝,整个人若一头史前异兽,银白长飞扬,身上满是鲜血,手那真魂阶神兵的煞气愈惊人。

    噗!

    噗嗤!

    还不等那几位顶尖灵王回过神来,只觉得天旋地转,好似飞上了高空,隐约间看向下方,竟是现了自己那无身躯。

    轰隆!

    数位巅峰灵王强者的身躯若烂泥般摔倒在地,鲜血将地面染成妖异的红色。

    “杀!”

    林浩背着叶馨,手持血煞滔天的真魂神兵,主动朝着其余灵王杀去。

    此刻的林浩,没有选择余地,除非在这场杀戮之,找到成为鼎真极境的真正契机,否则,他和叶馨,最终只能陨落此地,正如之前所言那般,联合王都,便是两人的坟墓。

    “小心他那把真魂阶神兵!!”

    “这畜生杀心极重,无法无天,留着必是祸害,今日无论如何,都要斩掉他的脑袋,绝不能留他性命!”

    “只要躲过真魂阶神兵的斩杀,这畜生将无倚仗,必死无疑!”

    眼下,数十位灵王强者心惊骇,此子来自小联盟国内的仙剑宗,修武似乎也没有太久时光,短短时间内,一举成为小联盟国第一强者,据说还拥有半化形灵身,斩杀过星河宗灵王强者,现在,又有真魂阶神兵在手,若不铲除,即便日后,他们之有人成为了大荒之主又如何,只要林浩活着,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巨大威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