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s:写上一章时候,因为墨五的疏忽,遗漏了一千五百字,所以造成剧情不连贯,不过大家可以返回重新观看,已经补上,新增字数是免费的。如果不想重看的,墨五在这里说下大概:林东方让林浩带着叶馨先行离开,自己留下挡住众人,而然林东方其实并不想真的帮助林浩,所以敷衍一下便逃之夭夭,林浩带着叶馨刚逃到皇城,位君主和众灵王强者便已经追了上来,以下是正。

    第五百五十八章已是绝路

    “不能留他性命,只要保证那女子的全尸即可,斩杀那畜生!”

    一时间,数十位巅峰灵王强者齐齐出动。

    远处,联合王都的军队目瞪口呆,一位小联盟国而来的男子,据说还是宗门后辈,面对大联盟国顶尖势力,数十位巅峰灵王强者,无所畏惧,甚至用手神兵斩杀了数人!

    敬畏、诧异、震撼,等等神色从众人眼泛出。

    唰!

    轰隆隆!!

    随着林浩挥动手魂阶神兵,纵是巅峰灵王靠着也不敢贸然靠近林浩,神兵上所泛出的戾气,仅需要沾着一丝,他们的体魄也绝难承受。

    “畜生,你竟敢如此,今日你和那位女子,都必死无疑!”

    “可恶那小联盟国内的仙剑宗,竟培养出你这样的邪道孽障来,还不束手就擒!”

    数十位巅峰灵王,他们站在黄荒大6的顶端巅峰,而然,今日却是被一位小联盟国的后辈小子逼至不敢近身,颜面尽失。

    “哈哈哈哈哈哈!”忽然,林浩疯狂大笑:“我林浩,就是魔,就是邪道!今日,便是邪陨魔消,也势用你们的血,来祭我这魔心!!”

    话音落下,林浩斩出数不尽的剑光煞影,将身前来不及逃脱的数位巅峰灵王斩杀。

    “那畜生,真的………入魔道了!”

    “如此大煞之气,不是魔,还能是什么,异类,必须斩杀!”

    “哼,这畜生身上的煞气滔天,若不除去,日后黄荒大6,永无安宁之日!”

    眼见又有几位巅峰灵王强者被林浩一剑斩杀,更多的半步巅峰灵王也随之冲了上来。

    “全部给我………死!”

    林浩一剑斩落,虚空戾气弥漫,鬼影重重,若小鬼的呼啸,罗刹的哀嚎,很快化作百丈剑气,赤红如血,这一方天地,彻底成为血海炼狱。

    那些半步巅峰灵王,仅仅是被这股气势所覆盖,当即口喷鲜血,失去战力,一些不小心被煞气擦踵身躯,须臾间便炸成碎片,真魂阶神兵的威力,连巅峰灵王也碰之必死,更何况半步巅峰灵王。

    不过十数息的功夫,大联盟国顶尖战力,在林浩手,却已损失近乎分之一,尤其是半步巅峰灵王,近乎死绝,从战场之内,只侥幸逃脱几人。

    “怪物……怪物……”

    “别去了,千万别靠近那小子……一定不能靠近!”

    几位逃脱的半步巅峰灵王,全身早已被冷汗浸湿,面色惨白如尸,甚至在战场之外,还能够感受到那滔天的怒意和杀气,手握有真魂阶神兵的林浩,在他们眼,已是不可战胜,连巅峰灵王自保都十分吃力,更何况他们这些半步巅峰境。

    之前在战场外,那些半步巅峰灵王并未感受到如此可怖的大煞之息,否则,就算借给他们千万胆量,也绝不会踏入战场,自寻死路!

    “快杀!那孽障灵力已经要耗尽了!”

    忽然间,某位巅峰灵王眼泛出狂喜之色,林浩挥动神兵的度,已经远远没有之前那般频繁,气息也虚弱了不少,显然是灵气耗损过巨所导致。

    “护天镜!”

    此时,某位年女子飞入高空,身前漂浮着金色古镜,泛出幽幽光泽。

    “邪人,受死!”年女子一声呵斥,当即施出杀招,手持一把伪神兵,迅斩出数百道剑光虚影,自四面八方将林浩围住,继而将林浩笼罩,与此同时,女子身前漂浮的古镜,将叶馨护住。

    将林浩碎尸万段不打紧,可若毁灭了那女子的身躯,莫要说黄荒之主她当不成,必还会遭到天魔殿主毁灭性的打击。

    “那畜生的灵力果然耗尽,黄荒之主,是我的了!”

    看见林浩被自己的剑影吞噬,年女子神色无比激动,只要她得到天魔殿主要的人,自己便可成为黄荒之主!

    当初签订天道血契时,天魔殿主也逼着那邪山和楼莫寒,乃至是联合国君这位君主级强者,同所有巅峰势力重新签订血道契约,一旦有人得到那女子,位君主级强者便不能够出手抢夺!若是没有这天道血契的约束力和天魔殿主的事先订下的规则,除邪家、星河宗、联合王都家势力之外,其余大联盟国的顶尖势力,绝对不会如此上心去寻找那女子,否则,即便得到手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会被位君主级强者抢去,这些顶尖势力谁也不是笨蛋,为旁人做嫁衣之事,门都没有。

    “哈哈哈,邪山君主,莫寒太上长老,国君大人,这女子是我的了,咱们可是有天道血契在身,你们可别想着对我出手。”年女子看向下方下位君主,满脸得意之色。

    闻声,邪山等人的面色顿时一变。

    “呵呵,如果你在须臾间被斩杀,怕是连天道血契也来不及施展。”游无尘阴声笑道。

    “哦……那国君不妨来试试,我究竟能不能撑住你一招,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凭我的修为实力,可以瞬间施展天道血契,我被杀的同时,只怕你也跑不掉。”年女子丝毫无惧。

    而然,还不等年女子继续说些什么,笑意顿时僵在了脸上,下意识朝下方看去。

    唰!

    一道煞气若狂风般席卷而至,那林浩竟从她的杀招走了出来,并非如料想那般陨落。

    只看林浩背着叶馨,面色阴沉到了极致,那凶毒的目光,缓缓落在年女子身上。

    被林浩注视,年女子身躯一颤,仿佛要有灾货来临。

    “死!”

    一声怒啸震动八方,神兵迅斩出。

    “不好!”见状,女子大惊失色,这个距离,想要躲过林浩那一斩战击,难如登天。

    “护天镜!”年女子立即催动身前漂浮的古镜,自护天镜内,迸射出大片金光,挡在她身前。

    轰隆隆!

    随着血色剑气的斩出,那大片金光立破碎成渣,若雨点般自高空撒落。

    噗!

    女子硕大的级冲天而起,身躯迅从空落下,‘轰’地一声摔在地面,尘土弥漫,护心镜也随着女子的陨落而破碎。

    “哦……那小子,当真是有点意思……”游无尘盯着林浩,口喃喃自语道。

    “还真是块硬石头,不过,也在意料之,即便他灵力损耗不小,可体魄素质极强,加上真魂阶神兵在手,也不是一位巅峰灵王能够轻易击杀。”邪山面无表情道。

    …………

    “这小子!竟如此难以对付!”

    “的确很强,之前一战,虹光宗和赤羽宗的两宗之主,还未真正出手便已被那真魂神兵击杀,都使出全力来吧,否则抢到那女子极难。”

    某宗之主说道。

    在场势力,谁都有所保留,数十位巅峰灵王强者,面对手持真魂神兵的林浩,都不愿拿出实力与之对抗,只打算像下方位君主那般,看准时机出手,而然,事到如今,反而是他们损失极大,一些未施展出实力的灵王,直接被真魂阶神兵秒杀,若早知如此……

    “真炎十尺!至尊法宝,祭!”

    “八星扇!祭!”

    …………

    “阴阳童子!祭!”

    刹那间,十数件至尊法宝被纷纷祭出,这四周,更是布下各种阵法结界,将林浩困在其内。

    很快,十数件至尊法宝涌入其内,毁灭之力充斥在结界之。

    “这些至尊法宝所挥的力量,足以毁灭一个小国!在结界内,就算林浩被杀,那女子的身躯恐怕也难以保全啊!”见状,某位半步巅灵王强者立即提醒道,只怕是这些巅峰灵王杀红了眼,忘记女子之事,若那女子身躯被毁,他们可都是要连着一起遭殃。

    闻声,一位巅峰灵王冷笑道:“至尊法宝是由我们来操控……自然是有分寸,况且,林浩那个畜生,宁死都不愿交出身后的女子,绝不会让她出事。”

    闻声,半步巅峰灵王强者我恍然大悟,凭林浩的实力,即便面对这些至尊法宝,但保住女子,不成问题,况且,至尊法宝是人为控制,也有分寸。

    结界,林浩眼见毁灭的气息在虚空充斥,林浩挥动真魂阶神兵,斩出一道血红剑幕,护住自己和叶馨。

    “馨儿……我可能……赌输了……”林浩将叶馨轻放在一旁,打量片刻,嘴角微微上扬。

    本以为,在生死之间,或许会找出突破鼎真的真正契机,而然,却是一场虚妄,并你有所谓的契机出现。

    “不过,即便我死,也会保住你。”林浩说话时,将剩下的半步鼎真之力,汇聚掌心之间,随之让这些灵力攀附在叶馨全身。

    “我能做的……或许只有这么多了。”林浩缓缓起身,眼寒芒闪烁不停,扫过结界之外的众人。

    “住……住手!”忽然,叶馨睁开双眼,大声说道。

    “你醒了?”见叶馨起身,林浩眉头一蹙。

    “嗯……”叶馨轻语:“意识清醒,可却无力行动。”

    林浩点了点头,应当是自己半步鼎真的灵力,让叶馨短暂苏醒。

    还不等林浩继续开口,叶馨却大步向前,看向结界之外的众人:“我……跟你们走,放过……林浩。”

    听闻此言,那十数位巅峰灵王纷纷让结界内的至尊法宝停止攻势。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跟我走,我保证林浩毫无损,谁人也休想动他分毫。”楼莫寒站出身来。

    “跟我走,林浩将毫无损!”邪山也道。

    “姑娘,林浩斩杀过星河宗位高层灵王,并且杀死过邪家世子,他们其一人是星河宗太上长老,另外一人则是邪家太上长老,和林浩都有极大的怨仇,而我不同,我和林浩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只要答应跟我走,林浩我必保他不死。”游无尘笑道。

    “不必废话。”结界内,叶馨冷若冰霜:“先放他离开,否则我自毁身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