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现如今,剩下的巅峰灵王强者,终于也知晓了严重性,现在想要从林浩手抢走叶馨,只怕唯有那位君主级强者才能办到,就凭他们,在林浩面前,绝对没有活路可言!

    此刻的林浩,如魔君林世,强至不可逆的境地,谁人想死,大可一试。

    “当着我的面就要跑……办得到吗。”

    林浩一步踏出,轰地声巨响,大地在震动,地面崩碎。

    轰鸣之音仿佛在天地间响起,大地破碎的巨石漂浮在虚空,眨眼间,若有巨石堆砌成了一座雄伟壮观的石堡,一望无垠,偶尔,碎石自虚空落下,仿佛下了一场石雨般,几息后,众人彻底呆滞。

    这一脚,竟是让林浩踩出了惊人的天堑!

    游无尘用来封锁联合王都的千军万马,竟是有一半陷入其悲吼声和惊呼之音不绝于耳,持续了近乎半刻种才逐渐消去。

    那些还未来及飞入高空的巅峰灵王,有数位也陷入地底,而然还不等脱困,林浩却当即又踩下一脚,巨石从天而落,随时大地的抖动,将地面彻底夷平。

    如今,便是邪山、游无尘和楼莫寒人,也忍不住面色一变,这就是炼体入圣的可怕实力!

    仅是两步,数位巅峰灵王强者惨死,联合王都的千军万马,更是死伤无数,场面令人震撼,停留在脑海久久消散不去。

    “林……林浩,我们愿意臣服,手下留情!”

    “我们同为黄荒大6人,不要赶尽杀绝,我们愿意听你调遣,和你签订天道血契!!”

    眼见林浩如此可怕,那些幸存的巅峰灵王全身颤抖,面色惨白。

    “我对你们,并没有兴趣……还是死去吧。”林浩的面容上,使用带着淡淡的笑意,好似人畜无害,却又令人不寒而栗。

    “哼,林浩,你未免太嚣张了!”

    “林浩,你该死!”

    突然,邪山和游无尘的声音响起,位君主强者终于忍不住,自虚空飘落而至。

    若林浩将大联盟国的人都杀完了,他们就算成为黄荒之主,又有什么意义?!

    “林浩,我倒是很好奇,你是从何处寻来皇者级的功法,生命燃尽,怎又死而复生,不知可能解我疑惑。”游无尘看向林浩,开口说道。

    不止是游无尘不解,邪山同楼莫寒也是如此,林浩身上仿佛有着太多的秘密,看不穿,道不尽。

    而然,对于游无尘的疑惑,林浩却并没有解释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

    “啊!”

    远处,某位巅峰灵王正欲朝后方退去,林浩却顿时出现在身前,猝不及防之下,被林浩掐住喉咙,提至半空。

    “放……放……过我……求……求你……”灵王老者面色紫红,林浩宛若不可逾越的鸿沟,是一座天山,无尽的威压,让灵王老者惊恐不已。

    “世上道貌岸热按之辈何其多,既认我为邪魔,我便是魔。”林浩面无表情,并未打算放这些巅峰灵王一条生路。

    一旁,众人全身被冷汗浸透,谁也莫想从林浩眼皮子底下溜走,这老者便是最好的例子。

    “不……不……求你了……放我……一条生路!”灵王老者浑身颤抖,死亡的气息铺面而来,只要林浩愿意,他立马将成为一具尸身。

    “畜生,竟敢如此目无人,你找死!”邪山神色阴沉,那林浩竟未将他们位君主放在眼,这如何能够令人忍受!

    说话时,邪山全身黑光笼罩,身后出现六颗星辰幻影,旋即一掌朝着林浩拍去。

    嗖!

    邪山这一掌,好似打碎了虚空,涟漪不断,连空气都为之一滞,君主强者骇人的气息弥漫,身后六颗星辰虚影愈强盛,邪山的掌势更是可怕到了极限。

    “十星血脉……”

    见状,楼莫寒和游无尘两人心暗暗思忖。

    在整个黄荒大6,唯有邪家拥星辰血脉,虽无比稀薄,但却也蕴含无上伟力,十分恐怖。

    看邪山出手,被林浩扼住喉咙的老者,眼泛出一丝希望,毕竟是大联盟国最强的君主级强者,或许能够斩杀林浩也未必!

    “不自量力。”林浩瞥了一眼携无上掌势力而来的邪山,神色淡漠至极,须臾间,也是一掌拍出。

    唰!!

    轰隆隆隆隆!!

    两掌相击,宛若九霄之上陨下的两座天山狠狠撞在一处,爆出惊雷般的动静,响彻联合王都。

    嗡!

    随着掌击的交锋,邪山身后的六颗星辰虚影爆出难以言喻的伟力,一时间,尘土飞扬,雾霭蒙蒙,势要将林浩镇压在这伟力之下。

    “滚!”

    当即,林浩口一喝,右掌抽离,又是一掌迅猛拍出。

    砰啪!

    只见两人脚下的地面破碎,朝着八方蔓延,若游蛇一般。

    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邪山眼泛出惊骇之色,身后六颗星辰虚影暗淡之后破碎,邪山则若断线风筝般横飞出百米之外。

    见状,四周巅峰灵王倒吸一口凉气,连邪家至强者,拥有稀薄星辰血脉的邪山君主都不敌厉害,被其随手一掌打飞!

    紧接着,‘咔吧’骨碎声响起,林浩左掌用力,将老者的喉咙直接捏至粉碎。

    “啊!”

    “他……他根本不打算……不打算让我们活着离开啊!”

    “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是小联盟国的区区灵主……不可能!”

    众巅峰灵王,有惊恐者,有愤恨者,更多的则是面如死灰,大脑一片空白。

    “林浩……求你了,放过我们,我们也是身不由己,被天魔殿操控,如果我们不听,那就只有死啊!你要报仇,你去找天魔殿,我们……我们可以随你一起,听你调遣,只要你放过我们,如果我们全部死去,黄荒大6,就完了!”某位年灵王,‘扑通’一声跪在林浩身前。

    “是啊……可你们,在我末路时,又何曾想放过我和馨儿,我要你们死,你们便得死,至于……黄荒大6的生死,又与我何干,”林浩一双雪白的双眸,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在内,冷的如同冰山。

    还不等那巅峰灵王继续开口,林浩迅猛无比的一指,正点在他眉心央。

    年男子哼也未哼一声,当即摔倒在地,气绝命断。

    “你们,全部都得死,一个……不留,莫在求饶,给自己留下最后一丝尊严。”林浩那雪白的双眸内,骇人的寒光在闪烁。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凤有虚颈,犯者必亡!

    他和叶馨,被大联盟国逼入绝境,险些彻底陨落此处,若非他最后时刻突破至鼎真极境,他和叶馨的命运,将会何其悲惨。

    “林浩……你就不能放过我们吗,这一切都是天魔殿指使的!”

    “不错,我们一同杀去天魔殿,将天魔殿斩草除根,别忘了,你也是黄荒大6,是小联盟国的人,你忘记联盟国存在的意义了吗……”

    一旁众巅峰灵王,纷纷开口。

    “犯我亲人者……杀!”

    “犯我兄弟者……杀!”

    “犯我红颜者……杀!”

    林浩并未搭理那些巅峰灵王,口道出条必杀。

    “死吧!”

    下一秒,林浩身若羽箭般疾飞出,朝着远处后退的巅峰灵王们杀去。

    邪山、楼莫寒,还有游无尘人,之前为得叶馨,一直在观察,所以并未来得及对叶馨和林浩出手,所以林浩让他们多活片刻,而这些巅峰灵王,必杀无赦!谁也休想活命!

    或许,这些巅峰灵王,有些人真是被逼无奈,或许,有些人真的是为了黄荒大6,只能臣服归顺,而然,路是自己选的,触到了林浩的逆鳞,任你苦衷何其多,也是枉然……

    …………

    “位君主!”

    “快救我们,日后,俯称臣!”

    此刻,众巅峰灵王已经彻底明白,林浩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这样下去,谁也不能活命,如今的林浩,若死神无异,他若让谁死,谁便无命可活。

    “出手吧,在这样下去,都死绝了!”楼莫寒开口道。

    “真没想到,我游无尘居然会跟你们两位君主联手,去对付一位小联盟国的灵主……真是贻笑大方。”游无尘满脸无奈。

    “哼,这小联盟国来的灵主,炼体入圣,刀枪不能入,水火不可侵,身怀皇者级绝世魔道神通,持真魂阶神兵,拥秒杀巅峰灵王的实力,岂可和普通灵主相提并论!”邪山君主冷声道。

    “好,擒获他之后,我需要得到他的真魂阶神兵,并逼他交出皇者级神通,如此,黄荒之主,我可退出!”李莫寒目光炙热。

    闻声,邪山和游无尘冷笑,仅是皇者级的魔道神通,就远比黄荒之主的位置要诱惑的多。

    “先擒下再说,若不能生擒就直接斩杀,那孽障的实力,绝不能小看!”邪山满脸认真,方才同其交手,自己惨败,这是事实。

    当下,位君主手持伪魂神兵,从不同角度朝着林浩斩去。

    只不过,林浩却是对位君主视若无睹,眨眼间又是一指击杀位巅峰灵王。

    “贼子,受死!”

    楼莫寒一声怒喝,邪山和游无尘两人也挥剑斩下。

    “哼!”林浩一声重重冷哼,右掌在虚空轻轻一翻,挥出一道掌印。

    轰地巨响声传开,那一掌印竟是生生将位君主强者的伪魂阶神兵挡住。

    “这是何等灵力?!”

    “事有古怪……不要再手下留情,斩了他!”

    邪山和楼莫寒对视,从对方眼看见骇然之色,仅是随手翻出的一道掌印,居然挡下了他们位灵主的攻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