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半个身子被封在冰,冷声道:“楼莫寒,就凭你,也妄想封挡住我。”

    林浩话音落下,自寒冰燃起赤红火焰,立刻将寒冰融化。

    “这畜生!”楼莫寒咬牙切齿,自己的灵身之力,竟被他说的一不值!

    “君皇道!”

    很快,游无尘双手结出一道玄妙的印记,当下,无数玄奥的金色符号在虚空出现,天地都如同笼罩在一片祥和的金光之下。

    四周,忽是出现若城墙高的古铜巨镜,一共八座,分八个角度方向将林浩围住,从镜内泛出更多的金色符号,漫天金光。

    “杀!”

    游无尘大手一挥,强盛的皇道气息弥漫虚空,仿佛能将万物生机灭绝。

    随着皇道血脉林淋漓尽致的施展,游无尘面容苍白了些许,气势到达巅峰后,大幅度下降。

    “主人,小心一些。”

    林浩一双雪白双眸打量金光的同时,炎魔的声音响起。

    闻声,林浩点了点头,即便是稀薄的皇道血脉,也属皇道,对他而言,的确算是一个威胁,只不过,这个所谓的威胁,是指或有可能擦伤自己,仅此而已。

    “来!”

    此刻,林浩右臂一扬,空间手环,仙剑老祖留下的那张黑弓,出现在林浩手。

    “可惜,契合度连百分之一都未能达到。”林浩心暗忖,不过凭他目前鼎真极境的力量,应该可以施展一次,并且不必燃烧生命。

    “主人,这皇道血脉虽然厉害,但也不必取出如此凶器。”炎魔有些担忧道。

    这张黑弓的来历,炎魔大概也知道一些,就算是鼎真极境,使用这把黑弓,也会浪费自身灵力。

    “不必担心,凭我现在的实力,施展此弓已是无碍。”林浩笑道。

    “的确如此可主人也挥不出此弓的最大威力,最多百分之一,甚至更少。”炎魔道。

    炎魔所言,林浩自然知晓,他若在鼎真境时就能够施展出仙剑老祖留下凶弓的全部威力,那还了得,只怕仅是一箭,整个大联盟国,甚至都会被夷为平地。

    还不等林浩有所行动,手的凶弓忽然爆出强盛刺眼的黑色光泽。

    这一变化,让林浩面色诧异,甚至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与这张黑弓的契合度正在迅上升。

    契合度百分之十

    契合度百分之二十

    契合度百分之五十

    契合度百分之百!

    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林浩与仙剑老祖留下的黑弓,漆黑度竟是达到了百分之百!

    随着契合度完美,这张大凶之弓的黑光散去。

    “魂阶?!”林浩眉头一紧,如今这张黑弓,竟是变化成魂阶神兵的姿态,绝大部分的凶力被封印。

    “主人,这应该是至尊凶弓,和野灵身一样,从天门逃脱,落入凡尘并且拥有了灵识。”炎魔的声音传出。

    不用炎魔解释,林浩心也已经清楚,这黑弓感受到自己的鼎真之境后,似乎颇有触动,居然甘愿主动封印神威,就是为了能够与自己契合度达到百分之百。

    “恭喜主人,得此至尊神物的认可,甚至愿意封印神威之力,看来这张神弓愿意臣服主人!”炎魔惊喜道。

    至尊法宝也好,灵身也好,谁不想达到终极化形境,鼎真极境乃是传说境界,黑弓拥有强大的灵识,感受到林浩的鼎真极境后,认可林浩,封印绝大部分神威,似乎是愿臣服林浩。

    “小子,我便暂时认可你倘若你日后武道之境仅限于此,后果自负。”一声虚无缥缈的苍老之声,从黑弓内传出,直达林浩灵魂深处。

    “如此,多谢。”林浩给予回应。

    他和炎魔的推测不假,此弓的确拥有强大的灵识,不过,似乎它并非是臣服与林浩,而是暂时认可他,但不管如何,目前能够驾驭此弓,对林浩而言,如虎添翼。

    此刻的林浩,手持大凶黑弓,雪白长飞扬,真若魔尊莅临,不可一世。

    一手持凶弓,

    一手化苍穹。

    待破鼎真时,

    逆转乾坤日!

    咻!

    当下,林浩手持黑弓,五支黑色的弓箭凝聚而成,立时刺破虚空。

    轰隆!

    还不等那游无尘回过神来,五座古铜境被射成虚无。

    这黑弓无需实质羽箭,自弓内蕴含无穷凶力,挥弓时,可自主凝出黑光箭,威力巨大。

    唰!

    随着林浩的右掌挥动,又是几支黑光箭破空而去,将最后座古铜境射破。

    “噗!”

    随着八座巨大的古铜境被林浩持黑弓击破,游无尘面色顿变,自口喷出一道血箭。

    “封!!”游无尘强忍伤痛,臂膀挥动,将那些未散去的金色符号凝聚。

    眨眼间,一尊金龙虚影成形,那金龙虚影翱翔九天,口爆出骇人的龙吟之声,龙卷风云,朝着林浩居高临下冲去。

    “皇道血脉,凝龙虚幻假的便是假的,永远成不了真龙。”林浩雪白双眸内无比平静,眼看金龙虚影携无尽皇道之势袭来,手黑弓扬起。

    唰!

    一道漆黑若夜般的黑芒射破虚空,破风之声不绝不耳。

    眨眼间,金龙虚影的眉心处,被黑色羽箭贯穿。

    若伏天的闷雷炸响爆,金龙虚影化被黑芒击成碎片,化作金色的雨水,撒落大地。

    “死吧。”

    林浩看向游无尘,毫不留情,又是一道黑芒疾射而出。

    “快跑!!”

    见状,楼莫寒连忙朝着游无尘提醒道。

    哪里还需要楼莫寒提醒,在林浩那无比恐怖的黑芒羽箭射出时,楼莫寒便已立即调转身形,逃进前方被毁了近乎一半的皇宫之内。

    而然,游无尘的度虽快,但比起黑芒羽箭来,却是根本不够看。

    轰地一声巨响,黑芒羽箭将游无尘穿透,爆出骇人力量,彻底将整座皇宫夷为平地,漫天碎石,尘土飞扬,若末日来临。

    许久后,等灰雾散去,游无尘的气息早已消失,彻底死绝,巨大的皇宫消失不见,大地出现百丈坑,骇人不已。

    “那是真魂阶神弓!”楼莫寒倒吸一口凉气,若是被那把弓击,必死无疑!!

    “畜生,他从哪里得到如此多的神兵!”邪山下意识朝后方退,神色终于有一丝惊慌和不安。

    游无尘爆全部的皇道血脉力量,到头来,竟不敌林浩神弓的一支羽箭,游无尘连着他的皇宫,在一箭之下,化作尘埃!

    “邪山,快施展十星血脉!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楼莫寒惊声道。

    “你说什么!”闻声,邪山一怒。

    十星血脉乃是禁忌之力,若是自己施展出十星,必会消耗生命精元!

    “都到了现在,你还想着有所保留?!我也会燃烧灵身之力,林浩如果不死,游无尘就是我们的下场!”楼莫寒急道。

    邪山面色犹豫,十星血脉固然强大,但却会燃烧生命真元,况且,就算是十星之力,也未必能够敌过此时的林浩,稍有任何差错,他都必死无疑。

    “冰皇!”

    楼莫寒咬了咬呀,将灵身之力提升到极限,冰霜气息,弥漫在天地之间,几乎眨眼功夫,有雪花飘落,一片灰蒙。

    肉眼所见,楼莫寒体表攀附大量冰霜,随后竟凝聚为十数丈的冰霜巨人,随手一挥,冰封百里,如斯可怖。

    “可恶!竟会落到如此地步!”邪山咬了咬呀,满脸不甘之色,但事已至此,懊悔却已无用。

    下一秒,邪山星辰血脉之力终于彻底爆,身后九颗星虚影分散开来,形如圆轮,自圆轮最央,浮现出血红色的星辰虚影,到此,十星出现,邪山的气势暴涨,与之前判若两人,绝不能相提并论。

    “林浩,你死期已至!”邪山开口,举手投足,充斥着毁灭气息,仿佛一尊修罗。

    “死!”

    庄严却又冰冷彻骨之声,从那冰霜巨人口传出。

    冰霜巨人每踏出一步,虚空有便有大量雪花落下,地面被彻底冰封,若冰皇之君,神威盖世。

    一瞬间,冰霜巨人已至林浩身前,当即挥出人力不可敌的一拳。

    见状,林浩面无表情,朝后方退了半步,也是击出疾猛一拳。

    轰轰!!

    一声暴响从天地间扩散,直至响彻整个联合王都,震耳欲聋。

    两拳相撞,天崩地裂,若陨星偏离轨道,互相毁灭性的碰撞。

    滔天气浪横扫八方,将四周一些支离破碎的建筑彻底化作虚无,巨石被卷入气浪内,立刻震为齑粉。

    随着生命精元的燃烧,楼莫寒化作的冰皇越疯狂,又是一拳轰出。

    “有点意思!”林浩冷笑,毫不畏惧,双拳同时出动,互相轰击。

    “该死的圣体!”楼莫寒化作的冰皇,怒不可遏,他拥有绝世神力,而然林浩却是炼体入圣境,同样可怕的很,一时间,两人谁也奈何不得谁。

    “十星天威!”

    忽然,远处的邪山一剑斩出,身后圆轮星辰转动,央处血色星辰虚影爆出骇人玄奥之力。

    这一剑斩出,剑气纵横,以无敌之姿划破虚空,其星辰之力比之前强大数十倍不止。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