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馨眨巴着灵动至极的双眸,若弯月儿,其没有丝毫杂质,即便是世间最能魅惑人心的术法,也敌不过这双眸子的一次注视。

    这样一位绝世美人儿,足以勾魂夺魄的双眸却如此纯净,世间又有几位男儿能够把持。

    林浩点头道:“馨儿不怕,有哥哥在此,谁也不敢伤你一根头。”

    “哥哥我好像是叫馨儿,我记起某个人,是他给馨儿起的名字,我和他有过约定哥哥带我去找他,好不好,我想见他。”叶馨祈求道。

    “好,馨儿乖,跟着哥哥,等哥哥办完事,就带馨儿去找他,行吗。”林浩深吸一口气,忍住心难以言喻的伤感。

    “好,馨儿跟着哥哥,哥哥会保护馨儿的。”叶馨破涕为笑,随后小手拉住林浩,随林浩朝前方走去。

    而然,还未走出两步,叶馨却是又摔倒在地。

    “哥哥,馨儿没有力气,走不动了。”叶馨双眸泛红,强忍泪水。

    “连走路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吗,馨儿”林浩颤抖着双手,将叶馨抱在怀:“馨儿乖,馨儿是累了,哥哥抱着你。”

    “哥哥真好,可馨儿记不起自己有哥哥,哥哥是馨儿的亲哥哥吗。”叶馨搂住林浩的脖子,一双灵动双眸盯着林浩。

    “嗯,馨儿是哥哥。”林浩点头。

    “那馨儿姓什么呢。”

    叶馨好像有问不完的问题。

    “馨儿姓叶不,姓林,也可以姓白,随馨儿喜欢。”林浩微微一笑,宠爱般的用鼻子蹭了蹭叶馨雪白的额头。

    “馨儿才不姓白呢,馨儿记得,以前好像有很多姓白的,他们见到馨儿都很害怕,哥哥,他们为什么怕馨儿呢。”叶馨喃喃道。

    “叶馨,莫非,你真是当年的阿罗魔尊吗。”

    听叶馨之言,林浩心颇为触动,当年阿罗魔尊,何其可怕,凭一己之力,覆灭过多少大域皇族,天域白氏皇族,更有数月时间,是被阿罗魔尊统治的黑暗。

    记得当年,叶馨在天战侯府时也曾说过,有人称她为阿罗魔尊,那时他尚且年幼,并未往心里去,但此时

    林浩摇了摇头,现在不该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看向叶馨温柔笑道:“馨儿,那些人都笨蛋。”

    叶馨陷入沉默,旋即打量林浩许久,笑逐颜开:“哥哥真好看,眼睛和头都好梦幻,像是精灵,馨儿喜欢哥哥。”

    “古灵精怪。”林浩摇了摇头,莫非叶馨小时候就这样?这怎长大之后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冰冷魔女,林浩怎也不会相信,现在自己怀无比乖巧的叶馨,会是当年令各域皇族都闻风丧胆的阿罗魔尊。

    “站住!”

    林浩刚至命魂宗外,数位弟子怒声呵斥。

    “此处宗门圣地,滚!”

    还不等林浩开口,某位弟子便怒声喝道。

    见状,林浩怀的叶馨,身躯一紧,剧烈颤抖,似是怕极了。

    “你吓到我妹妹了。”林浩面色阴寒。

    “呵,你妹妹,看他是你姐姐才对。”那命魂宗弟子冷笑,仔细打量叶馨片刻,之后的目光,再也无法从叶馨身上移开:“好好美”

    不止是这位弟子,后方数位命魂宗弟子也忍不住惊叹,近乎完美的身躯,难以令人移开目光的绝色面容满是委屈,楚楚可怜,一双灵动至极,能够勾魂的双眸,却无比纯洁,没有丝毫杂质。

    “这简直比联合王都第一美人古清幽,还要魅惑。”为弟子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古清幽号称黄荒大6第一美人,更是无数宗门王者后辈心爱慕的对象,而然此女却丝毫不输古清幽,甚至更多出某种难以言喻的魅惑,令人不舍移开目光。

    “哥哥,馨儿害怕”叶馨搂着林浩,身躯颤抖,她从未见过如此目光,心惧怕。

    “你吓着我妹妹了。”林浩眼寒芒一闪,那为弟子还不知生何事,仿佛被无形巨掌握住,难以呼吸。

    最多一个呼吸的功夫,男子体内出某种怪异的爆响声,旋即眼耳口鼻流出鲜血,扑通一声倒在地面,暴毙而亡,他的心脏,已被灵力撑碎。

    鼎真极境可主宰世间所有灵王灵主的命运,若让你死,你绝无生路。

    此情此景,让另外数位命魂宗弟子目瞪口呆,满脸震撼之色,谁人也未见眼前那眸雪白的男子动手,他们的师兄,竟暴毙而亡

    “前辈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高,还望前辈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当即,那数位命魂宗弟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哀求。

    “血馨儿怕”

    还不等林浩有任何动作,林浩怀的叶馨身躯抖的更加频繁,面色白。

    “好吧,是哥哥不对。”林浩轻叹一声,满脸无奈。

    “起来,绕过你们。”林浩挥手道。

    那几位命魂宗弟子如蒙大赦。

    “敢问前辈,来到命魂宗有什么指示吗”某位弟子低着头,不敢正视。

    林浩打量此人,当下觉得有些眼熟,又打量片刻后,终是想起,这男子曾进入过大荒极境。

    当初在大荒极境,林浩前往地农氏寻土源力,而眼前这位男子正为那时地农氏位客卿之一,名唤追风。

    “小子,我们当初在大荒极境见过。”林浩淡淡说道。

    听闻此言,追风微微一愣,下意识抬起头来打量林浩,而然片刻之后,追风却满脸疑惑,他怎么不记得自己见过眼前这神秘男子。

    自然,这也不怪追风,林浩迈入鼎真极境后,面容和气势都有了微妙的变化,双眸雪白,长也是如此,比起在大荒极境时,的确判若两人。

    “你忘了,当初我还从你们人手拿走了土源之力。”林浩又道。

    “啊?!”当下,追风神色大惊,瞬间想起,那时和赵炎师兄董思师姐人进入大荒极境,遇到某位自称圣地而来,名唤方野的少年。

    “你,你是方野大哥?!”追风惊道。

    对方野,追风可是影响深刻,当初可是险些惨死在其手。

    “骗你们的,我叫林浩。”林浩神色淡漠。

    此话一出,不说追风,连其余数位命魂宗弟子都是神色大惊,那林浩目前可是大联盟国的通缉对象!

    “你们也不必去通风报信,游无尘和邪山等人,都被我斩杀,你们大联盟国的数十位巅峰灵王,皆已死去,包括命魂宗主和一干长老。”林浩面无表情。

    “斩杀邪山君主和无尘君主还有数十位巅峰灵王?!开什么玩笑。”某位命魂宗弟子心暗忖,哪里会相信。

    “追风,我问你,命魂宗可有反对派被关押。”林浩看向追风。

    “这”追风面色难看至极,他不过是命魂宗的一位弟子,这些事情岂能对正在被大联盟国通缉的林浩所说,他可背负不起如此责任。

    “说。”林浩一声,若天雷般至击在追风灵魂深处,让追风忍不住全身一颤。

    当下,追风咬了咬呀,道:“他娘的,死就死了不错,我们命魂宗太上长老和前任宗主都被关押在禁阵内,现在命魂宗的宗主,投靠了天魔殿,借着天魔殿的力量囚禁太上长老和宗主!”

    “唉,不管怎么样,我们也是黄荒大6的人,天魔殿乃是黄荒大6之敌,联盟国不就是为了抵抗天魔殿才称之为联盟国吗!”

    “是啊,可我们只不过是宗门弟子,哪里有说话的资格,高层的事,我们可不敢插手,也没能力过问。”

    另外几位命魂宗弟子听追风开口,也忍不住附和道。

    宗门弟子,大多是热血男儿和女子,只不过,他们仅身为弟子,想要活命,或不被逐出宗门,就只能听话,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路能走。

    “带我去禁阵。”林浩大步走进命魂宗。

    “万万使不得,宗门之还有两位长老看守,拥有巅峰灵王的修为实力!”

    眼看林浩大步走入宗门,几位弟子连忙跟上,好言相劝,林浩死了便死了,到时候可还得连累他们几人!

    奈何,林浩却丝毫不理会他们,片刻后,几位命魂宗弟子也不敢继续说些什么,方才那师兄的死,还不曾忘记。

    眼见有生人进宗,命魂宗不少内门弟子纷纷围了过来。

    “追风,他是什么人!”

    某位白衫男子手持一把羽扇,大步走至追风面前,开口问道。

    这男子林浩也曾见过,名唤赵炎,当初和追风一起成为地农氏客卿。

    “他是,方野。”追风道。

    “方野?!青龙圣地的方公子!”赵炎神色一惊,仔细打量林浩:“是,有些相似,就是头和眼睛”

    “好俊俏的小子。”

    “这位公子,听说你是从青龙圣地而来?”

    “公子公子,在这里你的眼睛和头,怎么如此好看,比我们姑娘家更美呢!”

    “那小子怀的女子,真是好美!”

    “不错,应该也是圣地来的吧,果然不同凡响,就算是咱们黄荒大6第一美人儿古清幽,都未必能胜过她”

    当下,命魂宗几乎所有男弟子的目光皆落在叶馨身上,女弟子的目光则是落在林浩身上,形成强烈的反差。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