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荒大陆,也算林浩第二个家,若说丝毫没有感情,并不可能。    dt  co日后,黄荒大陆将成为黄荒圣地,但不管出现多少强者,目前这些大联盟国顶尖势力,依然会站在巅峰,若对他们有恩情,日后林浩即便离开了黄荒大陆,仙剑宗和林家都会受到关照,倒也了却了林浩的一件心事。“你们人,去别的宗门进行营救,不过切记,绕开天魔殿眼线,莫要同天魔殿交手。”林浩魂宗太上长老和两位巅峰灵王强者。“好!我代表大联盟国,多谢林兄的恩情!大恩永记在心!”命魂宗太上长老朝林浩深鞠一躬。“周丰已被我斩杀,至于他如何处置,你宗自行决定。”林浩指着一旁的蔡阳道。“多谢林兄!!”此刻,人同时方的蔡阳,而然,等太上长老和两位巅峰灵王转过身来时,林浩却早已消失不见。“我黄荒大陆……终于出现了了不得的人物啊。”命魂宗太上长老忍不住惊叹一声。“难道,之前黄荒大陆灵气异变,也是因为他?!”两位巅峰灵王面面相觑,神色震撼。…………离开命魂宗,林浩抱着叶馨飞入高空,朝着阳湖方向赶去。凭林浩如今的速度,大约一刻钟便能够赶到,只不过却是要顾虑到怀的叶馨,只能放慢速度,将近两个时辰之后,林浩才来到阳湖某处山巅。这里便是玄海宗所在,古清幽和贺皇等人,也曾为玄海宗弟子,只不过,贺皇成为玄海宗宗主之后,被林浩断了一臂,之后在联合王都的皇宫外,贺皇并没有出现,断臂之后,应当是自知无缘黄荒之主,所以回到玄海宗疗伤。林浩神魂打量,这玄海宗内,也有一位君主强者被囚禁,至于其他反对者,应当都已被贺皇暗击杀。“出来吧。”林浩目光一扫远处,声音淡淡传出。“阁下是……林浩?!”聂乌从暗走出,打量林浩片刻,有些疑惑,不过当浩怀的叶馨时,立时便认出了林浩。“林浩,我听说,邪山君主,星河宗太上长老楼莫寒,国主游无尘和数十位大联盟国顶尖势力的巅峰灵王将你堵在了联合王都内,你怎会……”聂乌神色惊讶,本以为林浩必然会死在联合王都,不曾想他居然毫发无损,连叶馨那女子也未被抢去。“哥哥,他是谁呀。”叶馨一双大眼睛盯着林浩,轻声询问。“馨儿,他是哥哥的一位朋友。”林浩笑道。叶馨满是乖巧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言。“林浩,馨儿姑娘这是?”聂乌见叶馨言语神色皆是有些古怪,更加疑惑,这两人到底在联合王都经历了什么。“聂乌,不必废话,你藏在这里作何。”林浩有些不耐烦。“唉……”聂乌轻声一叹:“我准备找机会离开黄荒大陆,想要最后海宗。”如今,聂乌已经无法重回玄海宗,贺皇绝不会放过他。“不必了,等我取了贺皇的命,玄海宗还是以往的玄海宗。”林浩言罢,大步朝玄海宗内走去。“可是,还有那位黄荒大陆最强的君主强者,加上那些顶尖势力,他们都不会放过我的……”聂乌并不怀疑林浩拥有斩杀贺皇的实力,只不过,就算贺皇死去,又能解决什么。“那些人,早已被我所杀,一个未留。”林浩一声冷笑。“全部……被你所杀?!”听闻林浩此言,聂乌呆滞原地,脑一片空白。等贺皇回过神时,林浩已将玄海宗守山弟子打昏,进入玄海宗内。“弟子都是无辜的,手下留情啊!”聂乌急忙追了上去。…………玄海宗内,倒是气派不凡,仙剑宗之流,的确无法相提并论。随着林浩和聂乌现身,玄海宗不少弟子迅速朝此处围来。“长老大人,宗主……宗主正在下令追捕您,您怎么回来!”某位女子乌,神色憔悴。聂乌一声轻叹,略显无奈。“蓝儿姐。”林浩朝着女子微微笑道。此话一出,女子顿时浩:“她是叶馨……小林浩!”蓝儿虽未能第一时间认出林浩,但林浩怀的叶馨她却并不陌生,当年天魔殿主布下的秘境之,蓝儿和古清幽一道前往,和叶馨有过一些交集,尤其是蓝儿,对叶馨印象深刻,一眼便认了出来。“林浩?!他就是重伤贺皇师兄……不,重伤宗主的林浩?!”“小联盟国第一强者,目前被整个大联盟国巅峰势力通缉,并斩了宗主的一条胳膊!”当下,在场数十位内门弟子与核心弟子瞪大了双眼,神色惊讶。的年纪,甚至未必有他们大,居然会有如此成就……即便是被通缉,那也是整个大联盟国所有顶尖势力啊,在他们心,简直如梦似幻,何等荣耀。林浩并未搭理玄海宗弟子,朝着蓝儿微微一笑:“不错,当初从大荒极境一别,没想到今日会在玄海宗相见。”当初,蓝儿和古清幽皆为冶金氏客卿,随着大荒极境结束之后,几人便没在见过。“林浩……你快点走,不然来不及了!”蓝儿神色焦急,走上前去,先将林浩退出玄海宗,而然用尽了全身力力量,林浩却是纹丝不动。“蓝儿,不可无礼!”眼见蓝儿如此,聂乌惊出一身冷汗,如今的林浩,岂是当初能相提并论,不可同日而语!“蓝儿姐,不必担忧,我会给你们一个平静。”林浩冲着蓝儿微微一笑。还不等蓝儿开口说些什么,数位灵王强者的气势笼罩八方。“孽障,没想到你竟是来自投罗网!”“敢闯进玄海宗,你倒算一条汉子!”八位灵王现身,将林浩团团围住。这些人,实力与颠覆灵王相比,差了何止一丝半毫,玄海宗那些巅峰灵王,几乎全是反对派,已被天魔殿势力吸光了精血和元气,剩下的这些,跳梁小丑。“哈哈哈,林浩,你这狗杂种,没想到竟还活着。”贺皇自大殿快步走来,此刻他面色阴沉凶狠,戾气有增无减,被林浩斩去一条胳膊后,平添了些许狰狞。眼见贺皇和八位灵王将林浩围住,蓝儿面色一变,立即跪在贺皇身前:“宗主……求你给林浩一次机会,他会……”蓝儿的话还未说完,竟是被贺皇一脚踹飞出数十米外。林浩未想到蓝儿会如此,有些猝不及防,所以并为来得及出手。“将这个贱人,送到我房,给我洗干净了,从里到外……哦对了,那个叶馨,也一并送入我房,所有和林浩有关系的人,我都要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贺皇阴声笑道。“这……”“宗主,蓝儿师姐也是无心之失,您怎能如此对待!”“是啊宗主,就算是逐出师门也好,可您不能凌辱蓝儿师姐啊!”玄海宗几位与蓝儿关系还算不错的少年弟子,立即站出身来,开口质疑贺皇。“你们几人,胆敢质疑宗主,找死不成!”某位灵王,厉声喝道。“我们不是质疑宗主,只不过宗主的行为,实在……实在是……”几位少年弟子,双拳紧握,身为一宗之主,竟想对宗门女弟子欲行不轨之事,就算是一些邪教,只怕也做不出如此事来。“给我杀了他们。”贺皇喝道。“贺皇,你投靠天魔殿,杀我师尊,囚禁太上长老……你欺师灭祖,这玄海宗,都已毁在你手,今日我高子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忽然,玄海宗某位核心弟子一声怒喝,便要朝贺皇冲去。“云师兄……不要……”蓝儿一把抓住男子的衣衫,不愿让他送死。“找死!”贺皇面色阴沉,不等那几位灵王出手,已是忍受不住,一步踏出,飞跃至高子云身前。与此同时,林浩被玄海宗护宗大阵笼罩其内。对于林浩的实力,八位灵王自然也是知晓,连贺皇都被他斩去一只胳膊,实力定无比强大。而然,他敢踏入玄海宗总部,却属实找死,此处存在玄海宗护宗大阵,即便半步君主级,也别妄想从护宗大阵内逃脱!唰!贺皇一掌击出,打算将那几位弟子全部格杀。只不过,还不等贺皇一掌落下,林浩却是在瞬间破了玄海宗的护宗大阵,来到贺皇身前。众人只见,林浩一步踏出,滔天气势弥漫,贺皇的身形瞬间停滞不动,旋即‘扑通’一声,贺皇满头冷汗,跪倒在地。此时此刻,在场众人神色震撼到无以复加,尤其那八位灵王,亲眼所见,连半步君主都无法破去的护宗大阵,被林浩随意点出一指所击碎,紧接着用了一步,将宗主贺皇逼至下跪。蓝儿和那几位站出身来的玄海宗弟子,满脸呆滞之色,贺皇在他们心,已是强到极限,而林浩仅用一步,竟让贺皇失去战力,跪倒在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