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儿与方才几位站出身来的玄海宗弟子,目光落在林浩身上,神色щlā

    贺皇身为黄荒大陆第一后辈王者,年纪轻轻便已突破灵王境,甚至比玄海宗一些反对派的灵王长老更加强大,臣服天魔殿之后,更是成为玄海宗之主,在玄海宗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而然强如贺皇,竟是被林浩一步逼至下跪!

    “护宗阵法,也让他,一指点破了!”

    “一根手指,破去玄海宗护宗大阵?!那可是连半步君主强者也绝对无法破去阵法!”

    近乎百位内门弟子,盯着林浩,目光无比敬畏。

    “至于你们……”林浩转身看向八位灵王,嘴角微微上扬,满脸邪魅笑意。

    被林浩雪白双眸打量,八位灵王不寒而栗。

    众人也未见林浩出手,那八位灵王强者,竟好似被无形的巨掌扼住了喉咙,面色痛苦扭曲,双脚离开地面,被无形的力量拽至半空。

    八位灵王手脚并用,纷纷挣扎,奈何却是徒劳无功。

    “这怎么可能……”

    在场百位内门弟子,敬畏之色近乎到达极限,林浩在他们心,已经不能单单用恐怖来形容。

    “蓝儿师妹,你和他很熟吗?!”高子云急忙问道。

    “嗯,嗯……很熟。”蓝儿有些木纳的点了点头。

    “蓝儿师妹,求你了,让他收我做弟子吧!”高子云满脸期待,目光看向林浩,只有极端的崇拜之色。

    何止是高子云,几乎玄海宗所有弟子,何人不对林浩敬畏和崇拜。

    “饶……前辈……饶命!”

    某位灵王,面色痛苦至极,他们的体内,被莫名的灵力所束缚,难以忍受。

    “我不喜欢听别人求饶,也不喜欢饶过别人,这如何是好。”林浩面带玩味之色,冷淡笑道。

    对于这些人,林浩也未打算放他们一条生路。

    “你……聂乌……聂乌你……你为何……为何不杀他!”某位灵王满心不甘,聂乌也同样去围剿过林浩,臣服天魔殿,可林浩却不杀聂乌!

    “你,混账东西!”听闻此话,聂乌面色变了又变,恨不得将那说话之人千刀万剐才好。

    “呵呵,我让你死,你便得死,我不愿聂乌死,他便有活路。”林浩嘴角微微上扬。

    “笑……笑话,你以为……你是主宰……是神吗!”那灵王知晓自己落在林浩手,绝无活路,也不再求饶。

    “最起码,对于你等而言,我是。”林浩言罢,右掌轻轻一握。

    只听砰地数声闷响声传开,而这响声来源,正是是八位灵王体内传出。

    与此同时,八位灵王眼耳口鼻皆冒出血泡,狠狠从半空摔落在地,绝命当场。

    高子云盯着林浩,兴奋到全身颤抖,他永生不会忘记这一幕,直至黄荒大陆成为黄荒圣地,他高子云君临天下时,也不敢把忘记今日,那个如神魔临世般,主宰生死的白眸男子。

    …………

    “你!你究竟!”贺皇全身无力,依然跪倒在地,眼看着林浩不知有什么手段同时斩杀八位灵王,心神皆震。

    “林,林浩,你……你若还不快走,邪山和楼莫寒,还有那数十位巅峰灵主,必会赶来,取你性命!”眼看林浩大步朝为自己走来,贺皇惊道。

    “宗主,贺皇、邪山、游无尘,还有那数十位巅峰灵王,都已被林兄斩杀,你今日,也必死无疑,临死前给自己留点尊严,林兄不喜欢别人求饶。”聂乌冷笑道。

    “什么!”贺皇愣在原地,神色由惊讶化作惊恐。

    那位君主强者,还有数十位巅峰灵王,被林浩全部斩杀?!

    不止贺皇,在场百位内门弟子听到这个消息,激动万分。

    贺皇虽然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但方才林浩所施展的手段,一举秒杀八位灵王,已经超越了他所能理解的极限,对于未知,贺皇心惧怕。

    “聂乌……你,你有什么资格趾高气昂,你之前不也围剿过林浩,不同样臣服天魔殿!”贺皇怒喝。

    闻声,聂乌沉默片刻,旋即摇了摇头:“不对,我是被逼无奈,只求能留着性命,而你们,是为了黄荒之主的位置,为了一己私欲,更加为了能够只手遮天!我虽去围剿林浩,但却未曾出手,而你们,却要致人于死地!我贪生怕死固然可耻,可你们!却是罪大恶极,天道难容!”

    最终,聂乌叹了口气,不管怎样,他要庆幸自己当年帮过林浩,星辰家事件,林浩还记得他一些恩情,自然,他之所以还能够活着,最重要的,却还是因为自己身为古清幽师尊,林浩是看在古清幽的面子上,这才放过他一条生路,否则,此刻他早已成为一具死尸。

    聂乌不止庆幸自己曾帮过林浩,更加庆幸收了一位好徒儿,有因才有果,他种下好因,所以得到好果。

    “蓝儿姐,你说怎样处置贺皇才好。”林浩看向身旁的蓝儿,轻声笑道。

    “前辈,杀了他!”还不等蓝儿开口,高子陨忍不住道。

    此话一出,上百道目光纷纷落在高子云身上,包括林浩。

    见状,高子云面色一变,赶紧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林,林浩……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蓝儿盯着林浩,似有些紧张。

    有些人,得到力量之后,他便不再是当初的自己,就如同贺皇,曾经还是玄海宗内门弟子时,虽然骄傲自大,但也不算太坏,决然不会做出今日之事来,而然他成为灵王,实力盖过一些高层后,便目无人,膨胀自满,最终像完全变了个人。

    蓝儿不知现在的林浩,还是不是他认识的林浩,在蓝儿眼,林浩目前的实力修为,已经不能用强来形容,说是黄荒大陆最强者,丝毫不为过。

    “蓝儿姐哪里话,我还是我,现在的我,未来的我,永远是当初在大荒极境时,在秘境时的我。”林浩轻声一笑。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蓝儿再度回忆起,当初在天魔殿主布下的秘境,她与林浩和清幽师姐并肩战斗,同生共死,在大荒极境,谈笑风生,豪饮至至天明……

    “林浩……杀了他!”蓝儿双拳紧握:“贺皇,罪该万死!”

    林浩点了点,还不等贺皇有所反应,便直接一指洞穿贺皇眉心。

    击杀贺皇后,林浩连同众人前往后山,将黑光阵打开,救出玄海宗太上长老。

    得知一切后,玄海宗太上长老先是惊讶,旋即震撼,最终落泪无言,许久后,朝林浩深鞠一躬:“多谢您出手相助,您是玄海宗,是黄荒大陆的恩人!

    玄海宗,百位内门弟子纷纷朝着林浩弯腰深鞠,异口同声:“您是玄海宗和黄荒大陆的恩人!”

    见状,林浩摇了摇头:“有因才有果,你们能固守本心,才是最重要的。”

    “谨记林浩前辈教导!”激动神色激动道。

    “谨记林浩前辈教导,铭记于心!”

    百位弟子齐声喝道,声势不俗。

    “林浩兄,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慕青愿听林浩兄调遣!”玄海宗太上长老慕青道。

    “你去将剩下的反对派救出,随后将人全部带来此处。”林浩说道。

    目前,所有臣服天魔殿的君主强者,都被林浩所杀,君主之境,除天魔殿外,那些臣服一派无人能敌,让君主强者去解救反对派,最合适不过。

    “可,黑光阵法,凭我的实力,根本难以打开啊。”玄海宗太上长老慕青眉头一蹙,那阵法的厉害,他心有数,若能够破开阵法,他又岂会被困在其。

    “你在阵法内,自然是无法打开,不过,从外界破开阵法,君主境足以。”林浩解释道。

    听闻此言,慕青连连点头,林浩所说的确有道理,他被困在黑光阵法内,自然无法将阵法破去。

    “那,天魔殿如何处理……”慕青眉头紧蹙,天魔殿才是最大的心头刺。

    “暂时不必管他,营救时,避开甜蜜殿耳目,不要交手。”林浩目光看向虚空,旋即黑弓取出,一道漆黑如夜的黑光箭凝聚。

    嗖!

    随着林浩右掌挥动,黑光箭刺破虚空,瞬间消失在虚空之。

    “林兄,您这是?”见林浩举动,慕青神色不解。

    “去将尸体带回来。”林浩淡淡道。

    虽不知林浩话何意,不过慕青却还是朝虚空飞去,在十里之外,找到一具尸身,并带回玄海宗内。

    “林浩兄,此人是天魔殿高层!”慕青看向林浩,神色骇然,一箭将十里之外的巅峰灵王射杀!

    一旁,玄海宗百位内门弟子面容呆滞,巅峰灵王,对于他们而言,已近乎是无敌般的存在,人在十里之外,竟被林浩一箭给射杀了!

    “这也,太强了!”高子云眼的崇拜之色,已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林浩前辈!”

    此时,高子云一步飞跃而出,当着众人的面,‘扑通’一声跪拜在林浩脚下。

    高子云的举动,当即让全场众人一愣,不知他这般举动是何意义,无缘无故跑至林浩面前跪下,让人莫名其妙。唐家少的《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请关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