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子云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步跑至林浩面前,当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令在场众人微微愣住,不解他这是何意。

    “子云,你做什么。”玄海宗太上长老看向高子云,眉头深深一蹙,在林浩面前如此,太过失礼。

    “太上长老大人,林浩前辈……弟子斗胆,想让……想让林浩前辈……收我为徒!”高子云抬起头,盯着林浩,神色激动。

    听闻此言,玄海宗练武场内喧哗一片,那林浩是何人,毫不夸张而言,目前乃是黄荒大陆第一强者,邪家至强邪山、星河宗太上长老楼莫寒、联合国君游无尘,这人,在大联盟国君主级,实力修为最为强大,不同样被林浩击杀,乃至是大联盟国顶尖势力的数十位巅峰灵王强者,也是全死在林浩手,这样的人物,怎会轻易收徒!就算是收徒,只怕也是千挑万选,也不会收他高子云。

    “子云师兄,你这实在有些太冒失了一些吧!”

    “对啊,在林浩前辈面前,实属无礼。”

    一些玄海宗核心弟子,不悦道。

    “放肆!”此刻,太上长老慕青顿时一怒,林浩是他玄海宗的贵客,岂容他这般胡闹。

    “林浩兄,让您笑话了……子云他也是对您仰慕,所以才会冒失……”

    还不等慕青说完,林浩却是挥了挥手:“无妨。”

    见林浩并未怪罪高子云,太上长老慕青这才放下心来。

    “你叫高子云。”林浩看向面前下跪男子,轻声问道。

    之前,这位玄海宗弟子欲找贺皇拼命,所以林浩对他也有些印象。

    “是……林浩前辈,我叫高子云!求林浩前辈收我为徒!不管林浩前辈有什么条件,子云都会去完成,只能林浩前辈能收下我!”高子云目光坚定。

    “你为何要拜我为师。”林浩又道。

    “我……”高子云双拳紧握:“我的师尊,玄海宗一清长老,就死在我的身边!如果我有实力,就能阻止贺皇!所以,我想变强,变的和林浩前辈一样强!我要守护我的亲人,我的朋友!”

    “呸,真不要脸,还和林浩前辈一样强,怎么不说超越林浩前辈呢!”

    “子云师兄的武道天赋的确不错,不过是入门太晚了,不然,或许真能超过贺皇那畜生,可是想变的和林浩前辈一样强,这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了。”

    “哼,林浩前辈如果真要收弟子,不知黄荒大陆有多少天赋奇佳的后辈王者趋之若鹜。”

    听高子云此言,不少弟子眼闪烁不屑之色。

    “好,看在你为蓝儿姐出头的份上,我收你了。”林浩沉吟许久,随后语出惊人道。

    此话一出,不说玄海宗众弟子,连太上长老慕青也愣在原地,谁人能够想到,林浩居然如此轻易便收下高子云。

    甚至连高子云自己也满脸迷茫,旋即转为错愕、惊讶、震撼、不可置信、激动。

    高子云从未想过林浩会轻易收下自己,但却抑制不住心的念想,明知会被拒绝,但却还要试上一试,万万未料到,林浩答应了!

    “云师兄,你做到了!”蓝儿走上前。

    “是,蓝儿师妹,多谢蓝儿师妹!”高子云神色兴奋,身躯微颤。

    “云儿,林浩兄唤蓝儿为姐姐,你叫蓝儿什么。”忽然,一旁的太上长老慕法呵呵一笑,提醒道,林浩能收下他宗弟子高子云,这对玄海宗而言,都是天大的幸事!

    “啊……是是是,蓝姨!”高子云面色顿变,立即重新叫了一声。

    “你,滚!谁你是姨!”蓝儿满脸不悦。

    当下,高子云尴尬不已,这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

    “子云,我赐你林姓,日后,在父母面前,你是高子云,而在别处,你便叫林云。”林浩道。

    听闻此言,高子云立即点头,兴奋道:“师尊,弟子自幼便是孤儿,无父无母,高子云之名,也是弟子自己起的,今日能得师尊赐名,子云……不,林云荣欣之至,师尊放心,弟子定努力让林云之名,满世皆知,绝不给师尊丢脸!”

    “林云,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不管现在如何,将来如此,固守本心,莫要忘记今日所言,也不要忘记之前反对贺皇的勇气,人活一世,虽死何惧,可若丢失了反抗的勇气,忘记初心,那和同行尸走肉又有何差别。”林浩轻声一叹。

    前世也好,今生也罢,林浩见过太多,一旦拥有权势和力量,心性就彻底转变之人,如果初心已死,人何为人,他还是他吗……

    “师尊之言,林云此生不敢忘记!”林云眼神坚定无比,双拳紧握,好似要将林浩的话,全部印刻在心。

    “跪下磕头。”林浩道。

    随着林浩言罢,林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磕个响头。

    “不过,你记住,今日我且守你为记名弟子。”林浩道。

    “是,师尊!”林云点头,即便是记名弟子,他也心满意足。

    片刻后,太上长老慕青挥了挥手,让众人退下,他和林浩,还有正事需要商谈。

    等在场弟子离开之后,打量那被林浩一箭射杀的天魔殿巅峰灵王。

    林浩伸出一指,轻放在尸身额头,意境层次的力量携神魂之力瞬间涌入尸身体内,片刻后,林浩站起身来,道:“从残魂的记忆窥出,天魔殿主的确有伤在身,不过,天魔殿却也有两位君主,并有十人半步君主,十八位巅峰灵王……”

    “如此多战力?!”慕青得知后,面色微变。

    “现在将天魔殿连根拔起,倒是个好机会……你先去将那些反对派救出,带来见我。”林浩道。

    慕青几乎未犹豫,立即起身,遁入虚空,朝着远方飞去。

    随后,林浩走入宗主大殿之,将叶馨轻放在一旁金椅之上。

    “哥哥……”叶馨一声轻唤。

    “馨儿,等哥哥办完事,便带你去找你想找之人,可好。”林浩坐在叶馨身前。

    “我不想哥哥有危险……我怕以后,又剩馨儿一人了。”叶馨一双小手抓住林浩。

    “馨儿放心,很快你就不会如此痛苦。”林浩温柔一笑。

    不管天魔殿主从叶馨这里夺去了何物,他定要为叶馨夺回!

    未过多久,叶馨躺在金椅上陷入深睡之,林浩找来几件衣物,盖在叶馨身上。

    …………

    此时,林浩盘坐在地,彻底进入鼎真玄境之内,额头上浮现密密麻麻的各种玄奥符号,散发着惊人的神威。

    与此同时,林浩脑海莫名出现某种场景,无尽荒野,太古战场,神魔大战,天地崩碎……

    这崩碎的天地,或化作惊世秘境,或成为世人惊恐的野传承之地。

    迷蒙之,有万丈白光神明,伸展双翅,怒视这苍生。

    有天魔狂笑,人族皇者不可一世。

    “赐你等无上光辉……吾辈不再孤独,迎来背叛,此后千万年,任你等称尊世间,而千万年后,吾辈势归……血洗苍生,斩尽叛者!”

    饱含愤怒和不甘的震之声,从万丈神明口传遍世间,天地色变,自此陷入混沌初世,一切归零。

    “呼!”

    许久之后,林浩猛然睁开雪白的双眸,不知何时,全身已被冷汗所浸透。

    那万丈神明愤怨至极的眼神,在他心挥之不去,像是一道魔咒,难以消除。

    “我……为何会有这样一段记忆?”林浩将冷汗擦去,心有些惊恐。

    那太古时代,一草一木皆蕴含无上伟力,是真正的传说时代吗,一切的起源……

    万族林立,不知出现多少盖世天骄,承载天命的绝对帝王,数不胜数,而然那个时代,却彻底毁灭了。

    早在之前,林浩晋升鼎真极境时,脑袋便已有同样的画面,但却十分模糊,此刻而言,相对清楚了些许。

    “鼎真极境的由来……或者是武道的起源,这之究竟有何关联。”林浩眉头深蹙,一双血脉的眸内满是惑色,如果是神魔之战,那同人族有何关系,与万族又存在什么关联。

    此刻,林浩愈发觉得,鼎真极境,不仅仅只是天灵级的传说境这般简单,它更像某种钥匙,能够解开太古谜团的钥匙……

    这个世上,是否有神的存在,无人能够证明,也没人亲眼见过,是虚无缥缈的,也是传说之的。

    或许在这个层次的武者,尚且不知仙的真正含义,但林浩却拥有顾长风的记忆,自然能够知晓。

    所谓仙,其实是武者达到巅峰之后,进入太古神界,成就仙躯,而所谓的太古神界,只是人间人族的说法,从顾长风的记忆之,林浩得知,太古神界,还有一个名字,永恒仙界!

    人间武者修炼到极致,突破十方天门,淬炼成仙体,因人世间的法则束缚所致,不能长久停留,只能进入永恒仙域,而在永恒仙域,绝大部分的强者,都是仙尊之体,本土天帝强者,更是数之不尽,或是人间拥有大机缘的那些承载了天命的绝世强者,也有机会进入永恒仙界之内,不过,帝级时,很少有人愿意进入永恒仙界。

    在人间,他们是至尊强者,主宰天下,而到了永恒仙界,他们是什么?蝼蚁……面对仙尊强者,仅是蝼蚁罢了,毫不夸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