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东方徘徊在大联盟国迟迟不愿离开,方才又出现在天魔殿几位隐秘的分支附近,想来有着不为人知的计划。

    只不过,林东方现在心正在打什么鬼主意,林浩并不清楚,也懒得去一探究竟,当务之急,还是先需斩杀天魔殿主,否则,一切休谈。

    ………

    林浩此刻已不去特意打探林东方行动,背着叶馨,大步朝前方古殿走去。

    “贱鸟,你蜕变之后,实力应当大增,协助我对付天魔殿主如何。”半途,林浩看向肩上笔挺的贱鸟,笑道。

    闻声,贱鸟漆黑的眼珠转动,一副少来烦我的神色,也未搭理林浩。

    见状,林浩有些无奈,这哪里还算自己的灵宠,自己养着它,反而还要遭贱鸟白眼,的确没什么道理可说。

    贱鸟的实力,林浩虽不十分清楚,但却也知道一个大概,如果现在让它去对付君主级强者,问题应该不大。

    自他初次遇贱鸟到如今,贱鸟仅表现出个特性来,一是吃,二为贱,便是力大无比,至于神通之类,林浩见所未见,对于贱鸟的期待,不由降低了许多。

    不过尚好,贱鸟蜕变后似乎沉默了许多,嘴巴倒也不似以往那般贱至令人指,对林浩也算有些许安慰。

    片刻之后,林浩背着叶馨穿过竹林,前方便是古殿,目前天魔殿主正在殿众疗伤。

    林浩停止身形,目光扫过四周。

    这附近有许多较为复杂的阵法,阵法结界重叠,交错难分,早已将古殿所围住。

    若是阵法单一,林浩想要破去,轻而易举,可如此多的阵法交织一处,错有序,想要破掉阵法,需要一些时间才可。

    “天魔殿主,倒是谨慎。”

    林浩一声冷哼,当即走上前去,以鼎真之息灌入阵法之内,欲借鼎真之力强行将这些阵法结界破去,不过试了数次,无功而返,并未能够如愿以偿。

    眼下这些阵法太过复杂,交错在一起之后更是复杂到了极致,不好处理。

    正当林浩苦思冥想,如何能够破除这些阵法结界时,贱鸟丢给林浩一个不屑的眼神,旋即鸟喙狠狠啄屏障。

    只听砰地一声,那些错综复杂的阵法结界,竟是在贱鸟一啄之下,若境片般碎裂。

    “这是?!”

    见状,林浩顿时一愣,方才林浩看的清楚,这绝非是贱鸟懂得破解阵法,更不是依靠无可匹敌的蛮力强行破阵,方才,阵法神威在贱鸟一啄之下,顿时消失不见,而阵法的屏障,更像是被逆转为实质镜片,稍稍有些力道,镜片破碎,阵法自然也就随之破碎。

    就如同这阵法成为了纸的东西,连纸都碎了,纸之物岂能保全?!

    “白痴,林浩。”贱鸟瞥了林浩一眼,那神色得意至极,仿佛在说,快来夸老子。

    “以往怎未见你如此神威,蜕变之后,果然厉害不少。”林浩看向贱鸟,微微愣神。

    方才贱鸟到底使的什么手段,林浩却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不过林浩所想,这般神通,应该不仅仅是针对阵法,自然,还需要贱鸟多施展数次,林浩看个究竟之后,才敢给出结论。

    阵法结界被贱鸟击破之后,林浩通畅无阻,背着叶馨大步朝古殿走去。

    而然,还未接近古殿,林浩整个却是愣在原地,脑海深处,若一道惊雷炸响。

    “可恶……”林浩咬了咬呀,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本以为不会来的如此之快,在自己刚突破鼎真极境时,最担忧的事却还是来了。

    野传承!

    林浩再一次被野传承召选,并属于灵王级程度的野传承范围,无比接近君主。

    这次野传承来的非常突然,虽说之前林浩也有所感应,但还是太快了一些。

    只不过,目前的林浩并非灵王境这般简单,拥有鼎真之力,肉身成圣,或许能够应付。

    虽说目前被野传承召选,但也非即时进入,感应野传承征兆,距离野传承来临,大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内,从灵王级迈入第二道天门,达到君主级,也并非没有可能。

    “野传承……的确也有好久没有进去过了。”林浩摇了摇头,这一次,想用宗门明传承代替野传承,根本不太现实,除非他能够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加入圣地最为顶尖的宗门势力,并且让宗门势力耗费巨大精力为他打开宗门传承明。

    “废物,怕野传承。”忽然,贱鸟的声音传入林浩耳。

    听闻贱鸟开口,林浩顿时一愣,有些难以置信,自己被野传承召选,贱鸟居然知晓。

    “你是如何知晓我要进入野传承的?”林浩看向贱鸟,好奇问道。

    而然,贱鸟半闭着眼,似乎并没有搭理林浩的**。

    看贱鸟没有继续开口的**,林浩也懒得继续废话,距离自己进入野传承,近乎还有一月时间,目前还是找到天魔殿主,将其斩杀。

    …………

    古殿之外,林浩手持真魂阶神兵,须臾间朝着下方斩去。

    轰地一声巨响,剑光将前方古殿生生切开。

    碎石飞溅,尘土弥漫在虚空之,古殿在林浩这一剑之下,彻底化作废墟。

    “桀桀……林浩,真未想到,你竟然能找到这里来。”

    随着灰尘散去,某位红袍老者现出身形。

    老者的脸色略有些苍白,不过气息悠长,气势倒也不俗,看来伤势已恢复八八。

    “天魔殿主,好久不见。”林浩打量那红袍老者,淡漠一笑。

    此刻的天魔殿主,比起林浩在秘境初见时,完全判若两人,身上泛出一丝古怪至极的玄奥气息,难以用言语说明。

    “哦……是她……”天魔殿主的目光,恰巧落在林浩背后的叶馨身上,深沉的眸内泛出一丝渴望和炙热。

    “怎么,到现如今,还想得到叶馨。”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天魔殿主的渴望,尽被林浩收入眼。

    闻声,天魔殿主阴声一笑,目光从叶馨身上移开,盯着林浩:“好,很好,不亏是本座看的肉身,短短时间内,竟能成长至如此境界,连臣服天魔殿的那些大联盟国顶尖强者,也都被你所杀。”

    天魔殿主心也有些惊讶,他观林浩气息,不过是介于灵王和灵主之间,最多进入灵王级没有多久,面对巅峰灵王,应该如同蝼蚁,更不提第二道天门境界的君主强者,可结果,却是林浩凭一人之力,将那数位君主击杀,连同数十位巅峰灵王也全军覆没在林浩手。

    此刻,天魔殿主不由想起,当年在秘境之,自己夺舍林浩肉身时,精神层面内出现的庞然大物,每每想起,天魔殿主记忆犹新,恍若昨日生的事。

    想要夺舍林浩的肉身,十分困难,一个不慎,很有可能形神俱灭,所以,天魔殿主暂时放弃夺舍的打算,本是想将林浩带回总部研究,不过却一直没有机会,尤其到了此时,更难办到。

    “天魔殿主,想要夺我的身躯,你大可以来试上一试,如果你有这个能耐。”林浩神色平静,背着叶馨大步朝天魔殿主走去。

    “桀桀,林浩,比起你,本座现在对你身后那位女子,更感兴趣,你若是现在将她交给我,本座倒可以饶一一命,并且允许你追随本座,纵横圣地。”天魔殿主看向叶馨,渴望之色毫不掩饰。

    “我倒是很好奇,你究竟夺走了馨儿什么,能够让你成长至此。”林浩声若寒冰。

    自这一脉血煞宗阎君的残魂口得知,天魔殿主当初似乎就是个普通至极的武者,就是因为从叶馨处夺走了某样东西,才会在极短时间内成为君主强者,并且拥有某种十分玄奥的神通。

    听闻林浩此言,天魔殿主阴笑不已:“林浩,有些事情,皆为机遇,这是苍天赐给我的奇遇,你便不必多问了。”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天魔殿主,将夺走的东西,还回来吧……苍天有没有告诉过你,有些东西不属于自己,若是强占,会万劫不复。”林浩淡淡道。

    此刻的林浩,每行一步,气势便会提升几分,十步之后,已达到极限。

    “还回去可能有些困难,那东西已在我体内,与我融合为一,想要取回,除非杀了我,只不过,林浩啊,我看你没有这个本事,又何必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天魔殿主说话之间,四周泛出阵阵魔雾,眨眼功夫,仿佛此处成为另外一方世界。

    …………

    此时,林浩身处黑雾之,目光打量四周,忍不住眉头蹙起,这方天地,的确有些古怪,自身的灵王之力,受到了极大的禁锢。

    唰!

    须臾之间,两只巨掌如同捅碎了苍穹,朝着林浩轰去。

    见状,林浩身形一转,欲飞上高空。

    “法则之力?!”

    当下,林浩心头微惊,这魔雾之,竟存在法则之力,根本无法凌空飞行。

    君主强者,乃至真主之上,几乎不可能拥有或炼化出法则的力量,那天魔殿主,居然掌控法则……

    不等林浩深思,两只巨掌已轰来,无奈之下,林浩身形一纵,化作两道残影,勉强逃离那巨掌的攻击范围。

    轰隆隆隆隆!!!

    地面破碎,尘土飞扬,一阵阵狂风携着黄沙碎石弥漫虚空,雾霭蒙蒙。

    “桀桀,林浩,在这里,你根本没有活路,这一方天地,是我的世界。”黑暗之,传来天魔殿主的声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