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雾之内,的确十分蹊跷,尤其是对于林浩而言,灵王之力似乎被大幅度压制,应当为某种法则之力。√く

    此刻,林浩眉头深蹙,天魔殿主至多为君主之境,这法则的力量,十分蹊跷,令人费解不已。

    所谓法则之力,制衡一方天地,乃是属于某种特定级玄奥之力,是武者在境界上产生质变加之对于玄奥之境的极大领悟后,才有一丝参悟的可能,虽说天魔殿主的法则之力十分稀薄,但却也是法则之力的一种,无可争议。

    “桀桀,林浩,这一方天地乃是我的世界,想要在我的法则存活,你办不到。”很快,天魔殿主的声音传遍黑雾之,在每一处角落响起。

    闻声,林浩陷入沉思,凭目前自己的实力修为,对付天魔殿主绰绰有余,可若是对抗法则之力,实属妄想。

    片刻之后,自这黑雾内,忽然泛起暗红色的符咒,这些符咒肉眼可见,由法则之力转化为实质,像一种无形的绳索,缓缓将林浩束缚其,并且林浩难以挣脱。

    “灵王层次的力量……正在被剥夺。”林浩感受身躯上的变化,不仅是灵气被那些暗红色的符咒剥夺,甚至是体内的元气和生机,也同样无法幸免,若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自己便可能会被这些符咒吸干了所有力量,惨死当场。

    当下,林浩眉心处泛起雪白色神秘符号,符号逐渐朝额头两方游走,鼎真灵力猛然间充斥在黑雾之。

    “果然如此。”林浩口喃喃。

    这鼎真极境,非是常理,竟不受制于法则力量,体内的生机也随着鼎真极境而逐渐恢复。

    “这是什么灵力?!”黑雾,天魔殿主声音有些诧异,君主之境,乃至君灵强者,都要受限与他的法则力量,而林浩此刻所施展的灵力,却并不在此列,他的法则无法吸收!

    对于天魔殿主的疑惑,林浩并没有丝毫理会,立时取出真魂阶神兵,朝着四周挥剑斩去。

    几道十数丈剑芒消失在黑雾之,甚至未能荡起丝毫涟漪。

    “连鼎真极境也无法破去天魔殿主的法则之力吗……”林浩收住剑势,若有所思。

    若是换做普通灵王强者,乃至君主强者,只怕都已被吸干了灵气和真元。

    想来,这一脉天魔殿阎君的陨落,也应该是同天魔殿主这个东西有所关联,否则凭血煞圣宗一方分支宗主的造诣和修为,绝不可能会败在天魔殿主手。

    虽说鼎真灵力能够维持,生机也得以补充,但林浩自己心却清楚,一直耗在魔雾之,自身体力也会逐渐消耗,直至透支,到了最后,天魔殿主怕是能够不战而胜。

    “林浩,你的灵力倒是古怪,不过在我的法则之力,你又能撑到几时。”天魔殿主的声音再度响起,无所不在。

    轰隆隆隆隆!!

    随着天魔殿主话音落下,这黑雾之残影重叠,是法则的力量幻化出魔道战影。

    此刻,林浩护住叶馨,手真魂阶神兵一斩而落,鼎真极境的气势提升到了极致,额头上雪白符号不停游走,像是一尊真神。

    “想要消耗我的体力和鼎真之息……果然是个老狐狸。”

    林浩斩出数道血红剑芒,击散几只魔道虚影之后已是气喘吁吁,面色泛白。

    即便鼎真之息在这黑雾无法被吸收剥夺,但却也有排斥和抵制作用,无形削弱了林浩大部分战力。

    若这般下去,甚至不用天魔殿主动手,林浩也会被彻底耗死。

    倒并非是林浩敌不过天魔殿主,只是对于这股法则力量,略显无力。

    天魔殿主心也十分清楚,如今的林浩,早已不是初见时可以相提并论,大联盟国所有投靠天魔殿的巅峰强者,皆死在林浩手,战戾之强,不必过多形容。

    黑雾之内,天魔殿主并不打算露面,运用法则力量,虽不能快将林浩斩杀,但也却能够让林浩大幅度消耗,不战而胜。

    …………

    林浩背着叶馨,不停挥动手真魂阶神兵,战影虽被击杀,但黑雾却难以破去,这四周有法则之力笼罩,十分难缠。

    “炎魔,若是你的力量,可有办法突破这薄弱的法则之力。”无奈之下,林浩只能唤醒炎魔,用神念与之沟通。

    许久后,炎魔苏醒,声音传出:“主人,此处法则之力虽然薄弱,可哪怕仅是一丝,即便主人和属下的力量全部融合,也难以撼动。”

    炎魔所言,这般结果,其实倒也在林浩的意料之内,炎魔虽就算是进化体,并且完全化形,可面对法则的力量,难免显得弱小。

    “不过,凭主人鼎真极境的力量,这薄弱的法则之力,却也是难以奈何主人,想那天魔殿主仅为君主境界,属下认为,他能够使用的法则之力十分有限,时间一常,或许法则力量会自动散去。”不等林浩开口,炎魔继续说道。

    闻声,林浩若有所系,这个结果,林浩之前也曾想过,君主级能够使用法则之力,所持续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只不过,通过他的观察,天魔殿主似乎有恃无恐,并不着急利用法则对自己的压制进行强力攻杀,而且自黑雾形成到现在,至少也已经过去半个时辰,法则之力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关系而淡化减弱,所以林浩认为,未必会像炎魔所说,法则力量会自动消失。

    “林浩,不必妄想破我的法则力量,在这个世界,我便为神,你的生死,不过也只我一念间。”很快,天魔殿主阴森的笑意传遍黑雾内。

    “哦……倒是有趣,我的生死,在你一念之间……”林浩嘴角上扬,勾勒出一丝邪魅的笑意。

    鼎真极境,并不受法则的大幅度干扰,天魔殿主只能将自己困在黑雾内,但想要轻易取走他的性命,也是痴人说梦话,妄念罢了。

    当下,林浩眼寒芒闪烁,顷刻间,滔天的意境层次力量弱洪流般涌出,弥漫在黑雾之,每一处角落,都在林浩掌控之。

    唰!

    与此同时,千万有型巨掌,携暴戾之气同时朝着林浩抓去,那阴森怨毒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在意境层次的范围,林浩能够明显感知,那每一条手臂都是一道武者的怨毒之念,就算君主期,面对这种神通,怕也无活路可言。

    “怨念所化,还带有一丝神识……有意思。”林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意境层次之力朝八方涌现,还不等那些怨念所化的手臂近身,便已被意境碾压至虚无。

    “这样消耗下去,于我十分不利。”林浩眉头紧蹙,在意境之力的范围,并未察觉到天魔殿主的存在,想来是那天魔殿主并未在黑雾之,应当是在黑雾之外进行操控,不管林浩黑雾做些什么,对天魔殿主而言,都没有丝毫威胁。

    “只能试上一试了。”林浩深吸一口气,雪白色的双眸仿佛散着实质的光泽。

    阿魔罗

    ……

    意境剥夺!

    嗡!

    是巨锤轰击之声,同时,天与地好似倒转,随后天地融合,万物化作虚无,产生一片混沌空间。

    一片炼狱般的景象浮现,魍魉鬼魅,罗刹恶鬼,数以千万计,徘徊在黑雾之,眼凶寒之光,足以将黑夜照亮。

    阿魔罗,乃是当初林浩对叶馨的模仿和辅助,虽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但在本质上,却又有一丝相同之处。

    轰隆隆!

    轰隆隆隆隆!!

    手持凶器的罗刹恶鬼,疯狂轰打着黑雾,更有甚者,大口吞吐黑雾。

    而然,十数息过后,法则之力依然存在,但让林浩有些意外的是,有了小幅度削弱。

    很快,景象恢复如处,阿魔罗炼狱的力量不足以继续维持,终于消散。

    “这股力量……你是从那女子身上学来?!”天魔殿主的声音略显有些诧异。

    林浩并未否认,《阿魔罗》之力,叶馨施展过一次,神威何其可怕,林浩也是利用前世顾长风的眼力和一丝参悟力,将这股神通简单模仿复制,变为自己独属神通。

    “这两者的力量,似乎属于同源,所以能够起到互相克制的想过……只不过我‘阿魔罗’之力比起天魔殿主,差距还是不小。”林浩低头深思。

    此时的林浩,只能联想起一种可能,当年天魔殿主,从叶馨身上应该是偷去了某种实质性存在的力量源泉,无论是天魔殿主施展的黑雾法则小世界也罢,还是自己的阿魔罗之力,这一切力量的根源,如果不出意外,都是起源于叶馨!

    “馨儿……你究竟是什么人,拥有这股惊世骇俗的力量,可为何当年却又会被天魔殿主夺走你的一些力量源泉……”林浩心荡起一丝涟漪,不由想起,曾经让天域皇族威风丧胆的阿罗魔尊……

    “馨儿……阿罗魔尊,你可千万不要是……她啊!”林浩咬了咬牙,阿罗魔尊举世皆敌,传闻是天魔某位大能的身外化身,成灵后来到人间历练,为达心性无阻,一念通天的境界,以杀戮为乐,仅凭自身喜性为事,欲屠尽人间,这等存在,是人族之敌,是万物之敌……是必须抹杀的存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