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阿罗魔尊的敌意,是深刻入骨,便是林浩,也不能另当别论,所以,林浩不希望叶馨同那位阿罗魔君有任何关系,绝不希望。

    “林浩,便算你拥有和同源之力,但我却比你强上何止数倍,就凭你,别妄想打破我这法则!”天魔殿主一丝愤怒的声音传出。、

    对于天魔殿主,林浩并未理会。

    的确,在黑雾法则,林浩有些束手无策,只能拖延时间,等到自己可以继续施展阿魔罗意境剥夺,逐渐去消耗黑雾法则,如此,才有一线希望。

    “嗯?!”

    忽然间,林浩微微一愣,目光下意识看向地面,不知是否为自己的错觉,在这地底,隐约之间泛出某种极为可怕的气势,转瞬即逝,却被林浩捕捉到。

    这股气势,好似人族强者……

    “奇怪。”林浩眉头一挑,如此气势,绝不可能是林东方,也非君主强者能够相提并论。

    轰地一声巨响,地面破碎,一男一女两位青年竟是破地而出。

    一时间,骇人的武道其实弥漫全场,不仅是林浩,连黑雾之外的天魔殿主也是愣在原地,不知发生了何事,这一男一女两位青年又是何人。

    男子面色冷峻,淡漠如冰,一瞬之间便已来到林浩身前。

    此刻,林浩才得以看清,男女两人,都十分年轻,比起自己,大不了几岁,而然在武道境界上的修为,却是惊人无比,连林浩也看之不透。

    “找死!”当下,那男子一声冷喝,可怖至极的武道气势,铺天盖地,朝林浩横扫而去。

    “叶江,先等等,还未弄清情况!”

    见男子出手,后方女子立即朝前方赶去,似乎想要出手阻拦。

    而然,与此同时,那一男一女两位强者,瞬间被一道黑光笼罩,自双足开始,迅速蔓延至全身。

    “可恶,小姐的本能排斥力量!”当下,女子神色微变,想要逃离,却已经来不及。

    “小姐,我是叶江,来救你的!”叶江眉咬了咬牙,被黑光笼罩,站在原地动也不能动弹分毫。

    “叶江,小姐的本能排斥力量,只对我们叶家人有效,你心明明清楚,却还如此冲动,真是混账至极!”女子怒不可遏,职责一旁的男子。

    叶江轻声一叹,趁着还未被黑光彻底封住时,目光落在林浩身上:“小子,若你敢对我叶家小姐做任何不利之事,纵让你逃到天涯海角,也绝无法逃脱我叶家的雷霆制裁!”

    话音刚落,那被称为叶江的男子和青年女子,彻底被黑光封住。

    林浩打量虚空上方的两团黑光,有些莫名其妙,这两人是从何而来,并称叶馨为小姐……甚至不问青红皂白便对自己出手,不过幸好是被黑光所封,否则,林浩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抵挡住那叶江的攻势。

    叶江也好,那名女子也好,林浩目前与他们,完全不在一个武道次元,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是最为纯粹的境界压制。

    “叶家……莫非是……”林浩若有所思,天域顶尖世家之一,世界级势力,天域叶家……

    顾长风当年在天域游历,结识过数大天域顶尖世家,这叶家,正就为其之一,当初,林浩便怀疑叶馨或和叶家有些关系,今日这两位男女,如果林浩所猜不错,应该便为叶家弟子,否则的话,林浩实在想不出,哪方叶姓势力,年轻一辈的修为,会达到如此程度,并且,称叶馨为小姐,那必是属于世家级势力,应当不会有错。

    自然,这些都是林浩的猜测,至于真相如何,目前那两人都已被黑光封印,按照女子的话来说,似乎是叶馨本能对于叶家人的抗拒,这黑光封印,是某种意识形态的力量展现,玄奥非常,属于神通异变,林浩也难以说清。

    “天魔殿主,想来你也能够看见,也可听到,叶馨乃是天域顶尖世家的小姐,你劝你马上将偷走的东西还给叶馨,否则,日后必会遭到叶家雷霆之灾。”林浩大声说道。

    许久之后,天魔殿主的声音传来:“哼,真是笑话,我连血煞圣宗都可以不顾,难道就怕了天域叶家!只要得到那女子……日后,老夫便是天域主宰!况且,退一万步来说,天域姓叶的世家也不在少数,谁敢肯定那两人就是天域顶尖的叶氏?!”

    天魔殿主说至最后,有些癫狂之意。

    的确,林浩也未想过天魔殿主会惧怕天域叶家,他若真是瞻前顾后,又岂敢同这一脉血煞分宗的阎君一战,甚至是将阎君斩杀,并且,叶馨的为天域叶家小姐的身份,林浩也仅是猜测。

    “林浩,你不必动摇我心,今日,你肯定会死黑雾法则!莫要说救人,你自身尚且保之不住!”天魔殿主阴声笑道。

    天魔殿主言罢,新一轮的攻势袭来,万千战影密密麻麻,若魔族大军,朝着林浩围去。

    …………

    “需要帮忙吗。”

    还不等林浩应战,贱鸟一副懒洋洋的神色,口吐人言。

    “贱鸟,你有办法?”听闻此言,林浩顿时一喜。

    “叫爷爷。”贱鸟对林浩的称呼,似乎极为不满。

    叫爷爷?

    林浩愣了愣神,这贱鸟,竟然让自己唤它爷爷?!

    “孙子!”林浩怒道。

    “白痴林浩。”贱鸟双翅一振,飞入半空。

    还不等林浩回过神来,唰地声响,这黑雾竟在瞬间,被彻底照亮。

    随着某种异样的光泽泛出,肉眼可见,这黑雾居然逐渐实质,化作雪白的土石!不止是黑雾,连弥漫在黑雾的法则之力,都在这光泽下被强行凝聚成雪白色的石块。

    “实体化?!”

    此情此景,让林浩骇然失色,贱鸟这般神通,堪称惊世骇俗!

    所谓实质化,是让一切神通凝聚成毫无威胁的实物,如同镜片,一剑斩下,神通将彻底破碎。

    “快些。”贱鸟落在林浩肩头,气息虚弱了些许,有些无精打采。

    早在之前,贱鸟便是用此神通将古殿外错综复杂的阵法破去,相对而言,阵法的响度自然无法同这黑雾法则相提并论,贱鸟的消耗倒也能够承受,而然此刻,黑雾的法则之力何其强悍,贱鸟怕是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并且有所透支,以至于此刻十分虚弱。

    “漂亮!”林浩忍不住夸赞,当下挥动真神阶神兵,血红剑芒冲天而起。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黑雾所实体化的雪白石壁,在这剑芒之下,彻底化作齑粉,连同那些薄弱的法则之力。

    …………

    外界,阳光撒落在山谷之,天魔殿主站在破碎的古殿正前方,满脸茫然,他甚至还未清楚发生了何事,自己的黑雾法则,更是不知为何,化作了石壁,被林浩一剑给斩成了齑粉。

    “这怎么可能!”天魔殿主见林浩走走出,难以置信。

    此刻,林浩看向肩上贱鸟,点头道:“贱鸟,多谢了。”

    对于贱鸟,林浩一直当做好友对待,最初时,贱鸟在圣地专属地门内,抢夺了林浩通天神柱上的大量灵气,林浩心愤恨不已,而然随着相处,到了今时今日,林浩早已将贱鸟当成自己的朋友亲人,无关于贱鸟到底是何种身份,都是如此。

    “叫爷爷。”贱鸟的声音,略有些疲惫。

    “孙子。”林浩眉头一蹙,不管如何,他与贱鸟之间还存在天道血契,自己还是贱鸟的主人,哪有灵宠让主人叫爷爷的说法?

    “累了。”贱鸟言罢,化作一道黑光,瞬间涌入林浩空间指环的妖灵珠内。

    “好好休息。”林浩微微一笑,妖灵珠林浩赋予了九宫阵图之力,对于灵兽和妖兽都有莫大好处。

    天魔殿主神色阴沉,一双阴鸷的眸子死死盯着林浩:“林浩,你果然不愧是我看的身躯……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将死之人,又何必知晓太多。”林浩淡淡开口。

    其实,能够破去天魔殿主的黑雾法则,完全是归功于贱鸟,于林浩没有丝毫关系,只不过天魔殿主却是并不知情,深以为是林浩破去了他的黑雾法则。

    “桀桀……林浩,你未免自信过了头,就算是破去我的黑雾法则,那又如何,你以为,你能够胜过我吗。”天魔殿主眼阴光闪烁。

    “出来吧!阎君!”

    忽然间,天魔殿主一声怒喝。

    随着天魔殿主话音落下,自古殿废物之后,走出一位男子,那男子行动略微怪异,身上散发着怨毒的气息,并有一丝较弱的法则之力。

    “这一脉血煞分支宗主……”见到男子,林浩眉头一蹙,那人正是战死的阎君,未曾想,到头来竟是被天魔殿主的魔道法则之力所控。

    阎君实力极其强大,远非是一般君主能够相提并论,能够重伤拥有法则之力的天魔殿主,可见阎君实力绝不能以常理度之。

    嗖!

    一瞬间,破空之声传出,还不等林浩回过神来,鼻子已能够嗅到腐尸和阴毒的气息,阎君近在眼前。

    当下,一掌击出,虚空荡起阵阵涟漪。

    林浩眼寒光闪烁不停,额头雪白色的神秘符号重现,鼎真之息若浪潮涌现。

    轰!!

    两掌相对,如同陨星猛烈撞击,尘土飞扬,碎石漂浮,两人脚下地面立时崩碎,无形气浪朝着四面八方涌去,声势骇然到了极限。

    “那是……莫非?!”天魔殿主见林浩额头上雪白的神秘符号,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当即面色微变。

    “炎魔!”

    林浩趁着一掌之力,后退数步,召唤炎魔。

    “奉吾主之命!”

    一双火臂,捅破苍穹,惊骇的炎力涌现,十数丈的炎魔出现在林浩身旁。

    “完全化形灵身……进化体灵身?!”天魔殿主的神色愈发震撼。//,请关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