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炎魔临世,好似要融化万物。

    天魔殿主看向林浩身后庞然大物,神色惊诧,有些不可置信,他自然能够分辨出,炎魔同一般灵身有着巨大差别,是为纯粹的进化体,并且达到完全化形层次,已拥有自主神念,并且本体可降临人世,和至强的野灵身,有着相似之处,却又并非野灵身可以相提并论。

    “这是……完全化形灵身,并且为进化体!”天魔殿主神色骇然,区区一位灵主和灵王之间的武者,如何可能将林身修炼到如此程度?!莫要说在天灵两大境界,便是第二道天门的君主境,乃至于君灵境,想要将灵身修炼至完美化形,也绝对没有任何可能,更不提炎魔还是进化体。

    “请吾主吩咐。”炎魔单膝跪地,看向林浩道。

    说话之时,那被稀薄魔道法则之力所控制的阎君,再一次冲击而来。

    “摧毁它。”林浩对炎魔下达命令。

    闻声,炎魔立时站起身来,自身躯上流出无尽火炎,将阎君围住。

    “已亡之躯,岂敢打扰吾主之战,滚!”炎魔口喷出阵阵火光,巨大的身躯冲天而起,将阎君带离林浩身边。

    轰隆一声巨响,只见千米之外,一道天炎之火将炎魔和阎君彻底吞噬,很快凝聚出一道椭圆屏障,仿佛与世隔绝,外界很难看清那屏障内生了何事,只可见无尽的炎火喷洒。

    对于炎魔的力量,林浩十分自信,这一脉血煞分宗之主虽然厉害,但说到底,却也已经陨落,身躯被天魔殿主那一丝稀薄的法则之力所控,比起巅峰时期,自然不如,和炎魔比起,当还是一些差距。

    ………

    此刻,林浩大步朝天魔殿主走去,炎魔他并不担心,只要逼天魔殿主交出从叶馨处偷抢走的源力便可。

    “天魔殿主,你从馨儿那里偷盗了什么,交出来。”林浩轻声开口。

    “交出来……”天魔殿主满脸阴沉笑意:“林浩,你的确十分狂妄自大……你想要的东西,记得方才告诉过你,早同我融合。”

    “原来如此。”林浩点了点头:“意思是,只要你死,馨儿的源力便可取出。”

    “哈哈哈哈,林浩,你的确可以如此理解,只不过,凭你想要杀我,有可能吗……你会为你的无知狂妄,付出最惨烈的代价。”天魔殿主说时,整个人化作一道红色虚影。

    嗖!

    须臾间,破空之声传出,仿佛虚空破碎,时间停滞,天魔殿主一拳击出,声势骇人,达到极致。

    感受到天魔殿主一拳之威,林浩并未有退缩的心思,嘴角挂着淡漠笑意,随意拍出一掌。

    只听轰地声巨响,拳掌撞击,若上妖龙恶虎缠斗,拳掌之势化作无尽罡风,旋即滔天气浪席卷,仿佛末日将至。

    至多几息功夫,天魔殿主整个人若断线风筝般,横飞虚空,摔落至后方古殿废墟之。

    “天魔殿主,看来,林某人真是高看了你。”林浩将右臂轻轻放下,朝着古殿废墟走去。

    想来,天魔殿主之所以能够击杀这一脉血煞分宗的阎君,乃至是凌驾在大联盟国所有强者之上,当是他那黑雾法则之力的神威。

    而然,天魔殿主的黑雾法则一旦被破之,他的实力修为,似乎也仅是比起普通君主要强上些许。

    一丝声响,从古殿废传出,随后,天魔殿主从走出,身上红袍破烂不堪,嘴角挂着并不明显的血迹。

    “哦……如此狼狈可怜,不该是林某人记忆那威势无边的天魔殿主。”林浩停住身形,看向天魔殿主,眼有着一丝玩味之色。

    只要没有法则之力之力的存在,天魔殿主的实力修为,比起楼莫寒和邪山之流,也仅强上一丝,并没有太大的差距,林浩又岂会怕他,倒是林家那一对男女,让林浩心有些担忧。

    两位林家弟子,实力极强,若被他们脱困而出,不分青红皂白便出手,对于林浩而言,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林浩目光看向后方,好在是因为叶馨的关系,那两位林家弟子被黑光封印,否则叶馨在深度熟睡之,无法口头上任何解释,后果不堪设想。

    …………

    此时,天魔殿主神色平淡,并没有任何愤恨之意,反而满脸平静。

    “林浩,你肉身成圣,额有白光神符,不被我法则之力所控,如果所猜不错,应该为传说的鼎真极境。”天魔殿主见身上的灰尘拍去,不急不缓道。

    对此,林浩既未承认,也没否认,仔细打量天魔殿主,他如此气定神闲,倒是让林浩有些拿捏不准。

    无论如何,天魔殿主的身上,还存在一丝稀薄的法则之力,普通君主无法相提并论,自然不能小视。

    “不管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今日,你都要折在老夫手!”说话时,天魔殿主眼血光闪烁,魔道气息逐渐浮现,至多几个呼吸的功夫,虚空充斥着浓烈的血腥之气,仿佛这方天地,成为一片绝望的血海。

    天魔殿主的突然变化,让林浩眉头微微蹙起,虽是肉眼不能见,但却能够明显感受到天魔殿主身上那一丝法则之力全部融入其体内。

    “林浩,你说这股气势,如何?”天魔殿主冷笑不已,血光包裹着全身,逐渐产生某种肉眼可见的异变。

    片刻之后,天魔殿主的身躯已是疯长数倍,一双血翼挥动,魔道气息弥漫虚空,朝八方散去。

    “魔……”

    天魔殿主的异变,让林浩眉头深蹙,这股气息,的确是魔,虽不能说为货真价实的我天魔,但在外形和气息上,却有有些相似。

    “魔?哈哈哈哈。”听闻林浩的轻声呢喃,天魔殿主狂笑不已:“林浩,你不过只是来自一方小6域,年纪轻轻,竟也知晓魔的存在,你果然不是表面上这样简单。”

    天魔殿主血眸盯着林浩,神色愈疯狂。

    林浩沉默未语,那一丝法则之力被天魔殿主吸收,异变之后的形态,至少也达到伪魔,难以对付。

    魔与人,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