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看着黄荒大6逐渐被黑光所笼罩,心泛出一丝异样情感,不管如何,这里也算他第二个故乡……

    别了黄荒……

    再回来时,或许,黄荒大6已经成为黄荒圣地。W√

    “桀桀……看来黄荒大6又要因为天魔殿主陨落前的唤魂神通,从而导致被统治一段时间了。”林东方阴声一笑。

    黄荒大6如何,林东方可不会有丝毫关系,这里是林浩的故乡,又不是他林东方的故乡,黄荒大6被谁统治,林东方并不在乎。

    “我还会回来的……”林浩眼闪烁着坚定的神色。

    闻声,林东方却是摇了摇头,冷笑道:“林浩,当年的天魔殿势力之强,甚至连周边圣地都略惧几分,天魔殿主将历代殿主神魂召回,虽说短时间内无法有大的作为,不过就凭你,想要有什么作为,根本不可能。”

    林东方倒也并非故意打击林浩,只不过说出事实罢了,这一代的天魔殿主,只怕是最弱的一人,同历代天魔殿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就算是那些神魂之力刚刚复苏,就凭林浩而言,也无力一战。

    对林东方之言,林浩并没有反击,沉默未语。

    当务之急,还是需先将鼎真之息重新补充,体力透支到了极限,也需要补充。

    “这个方向,是前往哪一处。”林浩轻声寻问。

    目前,黄荒大6肯定是不能回去,离开黄荒之后,定是要经过海域,而自己受损严重,战力直线下降,十分危险。

    林东方道:“先过海域,然后去央圣地。”

    “央圣地……”闻声,林浩略有所思。

    林东方口的央圣地,还是连接着周边大大小小圣地的枢地带,并可以理解为安全区域,在央圣地,绝对禁止有势力的战斗,相对而言,却也安全许多,的确适合他现在的状态。

    …………

    数个时辰之后,黄荒大6的轮廓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下方乃是无尽海水,狂风席卷,惊雷闪烁,不时却下起了暴雨。

    “晦气。”林东方满脸不悦。

    在海域底盘碰上暴雨,的确算是不幸,或许会落下天雷,后果不堪设想。

    在圣地之,君主强者多如牛毛,飞天遁地,无所不能,而然到了海域,却很少还有人敢凌空飞行,如果不巧被惊雷劈,很有可能会直接化作齑粉。

    对这样的天气,林浩自然也有些担心,即便自己为圣体,经过天雷淬炼,但在这种状态下,一旦引天雷上身,几乎必死无疑,而且他的体制更像是某种吸引天雷的导器。

    半刻钟后,海域面上有一艘巨船映入林东方眼帘之。

    林东方沉思片会,最终身形一闪,朝着巨船落去。

    能够在海域行驶的巨船,大部分是经过特殊制造,一般而言,都可以避开天雷,十分安全。

    …………

    巨船之上,一位幼年指者虚空上方:“爷爷,有人飞下来了。”

    听闻此言,不少武者朝着船头靠拢。

    这些武者,实力最弱的便是巅峰灵王强者,其余皆为君主之境,而为老者,在这些君主强者,显然是领头人,实力修为也是众人最强。

    “难道是域匪?!准备!”

    当下,一位年君主眉头深蹙,右掌轻轻放在剑柄之上。

    一时间,后方的君主级强者都略有些紧张,尤其是那小男孩,直接躲在老者身后,不时探出头去。

    “金老,该不会是那些畜生追上来了吧……”

    “我们的战力大部分都已被消耗,死伤惨重,如果再来一波冲击,我们很有可能……”

    后方数位君主级强者面色焦急,很难想象,堂堂君主级强者,此刻却像是受了惊的兔儿般,男儿胆量全无。

    老者一双眸子盯着虚空上的两人,很快摇了摇头道:“先不要轻举妄动,只有一位君主,还有一人,似乎受了伤。”

    随着老者话音落下,林东方背着林浩已经落船边,目光打量船上众人。

    “诸位,我同好友在海域碰见域匪,我们的船被抢了,又遇到如此天气,十分危险,不知可否行个方便,让我和好友在船上歇息片刻,躲一躲天雷暴雨。”林东方微微一笑,十分真诚。

    听闻此言,船上众人都是一愣。

    打量林东方和他背上的林浩,林东方为君主之境,而林浩的实力仅在灵王程度,仅有两人,就敢驶船进海域?

    “哦……真是可笑,那些域匪何曾如此有善心,只抢走了你们的船,大慈悲放走你和你朋友的性命?”某位君主强者冷眼打量林浩和林东方,冷声道。

    且不说林东方的说法这些君主信不信,就算信了那又如何,他们可没义务去帮两位陌生人躲避天雷。

    “两位,我们有要事在身,不方便带着你们,还是等别的船吧。”另一位君主强者的语气,稍微客气一些。

    看林东方的穿着,似乎也是不凡,并也为君主强者,他背后的男子气质不俗,年纪轻轻便达灵王之境,从言语上,完全没必要去得罪两人,只需委婉拒绝便好,相信他们也是识相之人,会自行离开。

    听出言下之意,林东方的眉头顿时一挑,这海域茫茫,四周可见度不高,并未见有船只经过,在这种天气下,一旦有天雷落下,到时候别说林浩,就算是他自己或许也难以保全性命,这几人,竟想将他敢走。

    眼看林东方的神色愈阴沉,年君主面色冷峻。

    “爷爷,海域有天雷,那个哥哥受伤了,如果我们不管,不让他们上船,一旦有天雷,他们都会性命不保的。”忽然,小男孩抓住老者,用弱弱的语气说道。

    老者沉默片刻,旋即对男孩笑了笑,转身看向林东方:“我们这船的确不方便接待旁人,不过……既然你们的船被域匪所抢,加上这种天气,若不管你们,万一遇上天雷倒也麻烦……你们就先上船,但等天气好转之后,就要马上离开。”

    “多谢了。”

    听老者这般,林东方的面色才逐渐好转,背着林浩登上了船。

    “丑话说在前面,金老虽是让你们上了船,但你和他的活动区域仅限于船外,千万不要有任何歪心思,否则的话……”某位君主强者,冷声笑道。

    不过是一位君主,加上一位灵王,他们自然无所畏惧,如果这两人有丝毫不轨之心,都可以随时赶下船,甚至是直接杀掉。

    “兄弟,这规矩我懂,放心,我们不会随便乱走,只要等天气好转,我和我朋友马上离开,绝不打扰。”林东方将林浩扶至一旁坐下,随后朝那君主抱了抱拳。

    不管这么说,能够上船便为好事,否则,林东方倒是真的打算用武力来抢夺此船,林浩死了没关系,别到时候一记天雷要了他的老命。

    这一路上,林东方都在暗观察林浩的伤势,虽然林浩状态极差,但那强大骇人的魂术力量却似乎还能够控制,否则的话,他或许便会对林浩暗下杀手,此刻出手击杀林浩,天道血契怕也来不及运转,但林浩的魂术……

    “你的伤势多久才能恢复。”林东方看向林浩,开口问道。

    这若是旁人,或许要几月甚至更长时间,但林浩却是肉身成圣,不能用常理度之。

    “八天。”林浩回。

    林东方点了点头,这几个时辰对于林浩的圣体而言,应该是足够了。

    “不愧是肉身成圣……这临近的圣地,似乎这些年都未出现过圣体。”林东方暗暗说道。

    林东方此刻看着林浩,不有感慨万千,当年初见,林浩在他面前,和蝼蚁根本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想要杀死林浩,一根手指便足以,而然,到了如今,林浩却成长到了如此地步,甚至将肉身炼化成圣躯,实难想象,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几位君主强者看向林浩,微微摇了摇头,灵王之境,受伤如此严重,绝非一时间便能够恢复,或许会伤至武道根基,后果更加严重。

    不久后,幼年男孩站在林浩身前,朝着林浩伸出小手,手有一枚疗伤丹药。

    见状,林浩微微一笑,旋即摇了摇头,道:“哥哥现在用不上,你留着吧。”

    闻声,幼年男孩点了点头,眨巴着大眼,随后转身离开,找那老者去了。

    ………

    一连数日,这船只仍是在海域漂浮,并未能够进入央圣地区域,并且鬼天气也未散去,林浩安静在船上疗伤,小男孩偶尔会取一些吃的送给林浩。

    林东方这些日子倒也没有闲下来,之前从林浩手得到的部分魔骨却也在拼命炼化,一旦魔骨被他彻底炼化,实力修为会更上一层楼。

    半月之后,林浩的伤势已几乎全部恢复,每日坐在船边,看向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四周海域十分古怪,有迷雾升起,船只行走多时,到头来却还是在迷雾打转。

    从此处到达央圣地,其实并要不了几日时间,可这半月过去,却连央圣地的影子也不曾见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