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浩打量许久,最终收回目光,心已经断定,这艘船早已进入**阵内,或许便是半月时间都在**阵内,所以连央圣地的影子都未看见。

    不止是林浩,船上众人也都感受到一丝不对劲,起初还以为天气的原因,直至后来,才知晓或是四周布下了某种阵法。

    林浩打量那幼年男孩,无意间,林浩却是现,这男孩神色焦急,眼偶尔会闪现一丝暴躁和不安之色。

    “这孩子……”林浩眉头微挑,心暗暗思忖。

    起初自己受伤不轻,也未多注意,可自从伤势恢复后,林浩便现男孩不同寻常,虽极力隐藏气息,可不经意间却也会泛出某种血腥波动,并且林浩隐约感受到一丝君主之息。

    “莫非是……”

    林浩心估摸不定,但不管自己所猜是否正确,船上的男孩,十分不同寻常。

    “林浩,你现没有,那孩子有些与众不同。”林东方凑近林浩,轻声说道。

    闻声,林浩点了点头:“可能是易容神通,但不管如何,这与你我毫无关系,不要多事。”

    不管怎么说,若非那孩子,林浩和林东方或许根本没有机会上船,换句话说,小男孩对他们有些恩情。

    “桀桀,我看不出太多道道,你现在伤势恢复,天气好转后我们便离开。”林东方冷笑一声,随后大步离开。

    目前,野传承的感召越来越强,一月时间已过半,至多还有半月,或许自己便会被野传承强行带走,留给他的时间,并不算多。

    算算时间,封魔谷应该也会在近期开启,既然那位神秘大人物,故意设计将封魔谷的地图留给自己,林浩自然要去其看个究竟,或许会从封魔谷得到一些自己想知晓的消息。

    “君主境……”林浩若有所思。

    在天灵级,他近乎已达到完美巅峰,尤其进入鼎真境后,继续留在天灵级内,已经没有了任何必要。

    无论是面对即将到来的野传承也好,亦或者是不久后会开启的封魔殿,林浩都必须让自身实力达到君主之境,对于自身才会更有保障。

    在船上这些日子,他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鼎真之气被完全补充,冲击君主境,并没有太大问题。

    林浩打定主意,一旦船只进入央圣地之后,便会继续巩固修为,寻找时机,一举突破至君主层次。

    圣地同大6域完全不同,灵气的数量同质量,相比之下如同天地,林浩在圣地冲刺君主境,比起大6域,要更加容易,也会顺利许多。

    “天气好转了。”片刻后,林浩打量虚空上方,雷云暴雨比起之前,散去了许多。

    天气虽然好转,但这只船却还在迷海打转,**阵内,很难走出去。

    …………

    “你们可以离开了!”

    某位君主强者,大步走到林浩和林东方身前,不耐道。

    还不等林浩开口,林东方却是一声冷笑:“这船显然是进了海上的**大阵内,就算没有天雷,我们下了船,也会在这一片汪洋迷失,结果岂不是都一个样。”

    听闻林东方此言,那君主强者面色略有些不耐烦:“当初说过,天气好转你们便要离开。”

    “哈哈……船进入**大阵,这**大阵显然是人为布置操控,半月以来,这片海域也经过不少船只,但迷失其的却仅有脚下这艘,大家心知肚明,这是针对你们来的。”林东方笑意不减。

    被林东方直接说名,那君主强者面色微变,也自然知晓**阵是针对他们。

    “嘿嘿,现在我们两人在船上,或许还能够帮得上忙。”林东方又道。

    “帮忙……你们?”

    船上另外两位君主强者,大步走来,那林东方的确可以帮得上忙,但他身边的朋友半月前重伤,仅仅半月之后,伤势不可能痊愈,留在船上也是个累赘……

    “你留下帮忙倒是可行,但他得走。”某位年指了指林浩:“仅是个普通灵王境,还有伤在身,留下何用,难道还想我们来照顾他不成。”

    “话可不是这么说,我这位朋友虽然实力只在灵王境,但绝非普通灵王能够相提并论,退一万步说,就算他帮不上什么忙,如果真生了什么,你们不必管他生死便是,又何必将他赶下船。”林东方道。

    此刻,林东方心暗笑,这几位君主倒是蠢的可怜,林浩的实力,就算这一船人全上也伤不到他一根手指头,竟是如此问低估林浩,识不得真神。

    如果林浩在,按照他的性子而言,或许会出手相助,如果林浩真被赶下了船,这一船人的结局如何,难以断言。

    “诸位,我只想到达央圣地,绝不妨碍,也不必前来管我死活。”林浩看想几位君主强者,淡淡说道。

    在圣地和海域,君主强者并不值钱,甚至无法同宗门圣地的那些灵王弟子相提并论,尤其像林浩这般的普通灵王,更加没人会在意。

    “就让他们留下来吧……”

    这时,小男孩走上前,开口道。

    闻声,几位君主面面相觑,最后算是默认。

    此刻,林浩看想身前的小男孩,打量许久后,收回了目光,果然不是普通孩子,身上定然隐藏一些秘密。

    …………

    深夜时分,星空黯淡无月,少有光泽。

    小男孩的模样有些紧张,但一双眸内的神色却与年龄不成正比。

    “哈哈哈哈哈!”

    忽地一声长笑,打破黑夜短暂宁静。

    一时间,船上几位君主强者和那老者纷纷朝船边靠拢,几位巅峰灵王神色顿变,面色惨白。

    “是……那些人来了!不行……我们根本敌不过的!”某位巅峰灵王呼吸急促,满脸惊恐。

    老者看向那几位巅峰灵王,旋即叹了口气,当初便不该雇佣这几位巅峰灵王,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

    “方景,怕是你哥哥的人来了……”老者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轻声说道。

    “可恶!”小男孩方景双拳紧握,眼尽是愤恨和不甘之色:“乔庄成这副模样,居然还是被他的人给现了……那个畜生!”

    随着小男孩方景话音落下,伪装除去,恢复了原本的面容。

    一位青年男子,年纪并不大,俊俏的面容却是因为愤怒而变的有些扭曲。

    “桀桀……果然是易容神通,林浩那小子倒没看错,真是有趣。”林东方看着恢复原本相貌的方景,阴声一笑。

    这一船之人,死活皆与他无关,想让自己去帮忙,做他的春秋大梦,林东方倒是巴不得船上的人死个精光,将船占为己有不是更好,到了央圣地之后,还能将船只卖掉,又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至于林浩会不会帮忙,林东方并不确定,而且他也没资格去管林浩,若林浩不让他出手,林东方便谢天谢地了。

    …………

    “哈哈哈哈,**大阵内,是否有趣。”

    一艘巨船缓缓驶过,数位君主强者从船上飞至虚空,一眼扫过林浩在内的船上众人。

    林浩现,这些君主强者,实力同大联盟国的邪山河楼莫寒等人要强上一丝,但这船上的几位君主,相比之下却是弱小了不少,毕竟像游无尘和楼莫寒,乃至邪山,都已站在大6域的巅峰,他们虽是圣地君主,可却是处于底层。

    “哈哈哈哈,方景大人,您的哥哥最近被野传承所召唤,正是需要你的时候,还不快快随我们离开,去见你的哥哥。”虚空上一位神色傲然的女子,看着方景,大声笑道。

    这些人,方景知晓,追杀了他已不知多久,都为自己哥哥的心腹手下,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他们截了住。

    “我说那个畜生,知晓我的行踪,为何没有亲自前往,倒是耐得住行子,原来是被野传承所召选,当真报应!”方景并不平静,我提及自己的哥哥,声音有些颤抖。

    他这一生,喜静不喜动,喜善不喜恶,喜生不喜死,可却偏偏给了他这样的命运,有一个毫无人性可言的哥哥,只想着杀死自己亲弟弟的哥哥!

    “哈哈哈哈,方景大人,如果您哥哥被野传承召选,你与他血脉相连,应该也逃脱不掉吧……反正结果都是要死在野传承,为何不念及兄弟之情呢,牺牲自己,保全哥哥……这是大义呢。”女子笑道。

    “肮脏的血脉……”方景咬了咬牙,如果有可能,他宁愿舍弃这一身令人闻风丧胆的血脉,去做一个普通武者,起码不必每日提心吊胆,时时想着自己的亲哥哥会不会已经杀了过来,要取他性命。

    不远处,林浩坐在船板上,一直听着几人的对话,听提及方景的哥哥也被野传承所召选到时,不由一愣。

    野传承不同宗门传承,想要被野传承选,至少是要有过人之处,大多为宗门的天之骄子,后代王者,方景的哥哥被野传承所召选,那实力定然也是无比可怕,应该属于同代的佼佼者。

    至于这方景,如果与哥哥血脉相连,的确会存在两人同时被野传承强行拖入传承世界的可能……

    不过,血脉相连,的确并不多见。,请关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