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空上方,那莲花魅惑的眸子盯着林浩,口轻轻说着,对林浩,莲花有着极大的兴趣。★

    莲花自持相貌美颜,所以并不认为会有男人拒绝自己。

    而然,让莲花未料到的是,林浩却看也未看自己一眼,好似对她说的话压根就未曾听见。

    “哈哈,莲花姐,那小白脸似乎对你没兴趣。”

    “莲花姐这般貌美都没兴趣,莫不成是那小子喜欢男人。”

    当下,莲花身前的几位君主强者大笑不止。

    很快,莲花的面色阴沉了下来,看向几人:“去将那不识好歹的小子抓过来,除方景之外,船上的人全部杀了!”

    船板上,林东方将身体摆成惬意慵懒的姿势,满脸笑意,没有丝毫担忧。

    旁人不知道,林东方心却十分清楚,林浩肉身成圣,虽仅有灵王之境,但其实力修为,绝非是君主之境能够相提并论,在林东方看来,想要拿下林浩,境界修为最起码也需达到君主完美巅峰,甚至是君灵之境,虚空上那几位君主,真放在林浩棉签,充其量不过野只是跳梁小丑罢了,只怕林浩连主动出手的**也没有。

    ………

    “林浩兄弟,你和你的朋友先走吧,这件事因我方景而起,并不想连累你们无辜之人。”从莲花口听说要抓住林浩,方景特意提醒。

    听闻此言,林浩看向方景,微微一笑:“方景兄弟,林某人欠你一个人情,今日,便想要将这个人情还给你。”

    对于方景,林浩还算是有些好感,半月前自己身受重伤,海域天气如此恶劣,时有天雷落下,若非方景主动让他上船……

    所以,林浩认为自己欠了方景一个不小的人情,今日方景有难,林浩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力所能及之下,帮一帮方景又能如何。

    林浩话音落下,方景有些疑惑,眼前的白瞳男子,不过仅是灵王境界,他想要还自己人情,难道是想陪着自己去死?

    “哼,这小子八成是看上了莲花的美貌,所以才不愿离去,什么想要还人情,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

    “取悦了莲花,他或许就不必死,留下来难道真是想帮方景大人御敌?就凭他一位普通灵王?!”

    船上数位君主强者双拳紧握,压根不信林浩这区区普通灵王境真的能够改变任何事,要么是留下来等死,要么就是看了莲花的美色,或是想要取悦莲花,妄想保留一条性命。

    之前那身受重伤的年灵王,轻声一叹,此刻根本不抱任何希望,无论是莲花的诅咒神通,还是她手下那几位君主,实力都太过强大,几遍是精英级君主强者来此,也敌之不过,林浩方才所说,年君主不过是当成一个冷笑话罢了。

    ……

    “哈哈,莲花姐,不必那么多人,我一个对付他们就足以。”虚空上方,手持棍形兵刃的君主强者,冷声一笑,手兵刃舞出一道漂亮的枪花之后,整个人若鹰般俯冲直下,先朝着船上几位君主攻去。

    见状,船上数位君主神色顿时一变,立刻朝着四周逃开,那人的实力太过恐怖,他们之最强的年男子,也为能在他手撑住一招半式,完全不在一个次元,战无可战。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数位君主被我其一击震飞,巨船摇晃不停,好似随时都会彻底崩碎,坠落在这无尽海域内。

    林浩站在一旁,并未打算出手,他只欠方景一个人情,所以能保的也就只有方景而已,至于旁人的生死,自然是和他林浩毫无关系。

    “哈哈哈……太弱了,金家的客卿,实在是太弱了!”手持棍形兵刃男子,一眼扫过四周,藐视之色泛出,大笑不止。

    在他眼,这群君主不堪一击,与自己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想要斩杀他们,不过动动手指罢了。

    “毫无乐趣。”男子面色无趣,并没对那几位君主赶尽杀绝,此时朝着林浩大步靠近。

    林浩站在方景身前,面无表情,如同一块万年寒冰。

    “小子,莲花姐看上你,那是你几世修来的福气,今夜你可是要将莲花姐伺候好……哈哈,只有让莲花姐无比逾越,你才有一丝可能留全尸。”手持棍状的兵刃的男子,走至林浩身前,阴声笑道。

    “我偷偷告诉你……莲花姐一般和你们这种小白脸**快乐之后,便会斩下他们的脑袋……吸干他们的精血,补充诅咒力量……到了现在,还没有一次例外。”男子说罢,仔细打量林浩那白若雪的双眸,本是想看看林浩那惊惧的神色,只不过,男子却是有些失失望。

    林浩眼一片平静,看不出任何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也不知是那双眸的颜色将所有的情绪隐藏,亦或者他真的未对这番话心起涟漪。

    “小子……我跟你说话的时候……请你仔细的看着我。”男子被林浩平淡的神色所惹恼,很是不悦。

    “看你,怕弄脏我的眼睛。”林浩耸了耸肩。

    此话一出,船上众人皆是愣在原地,虽仅是灵王之境,但骨气却不弱,还是个硬骨头……

    不过,仔细想来,倒也如此,那莲花方才已经说过,要留林浩一命,或许,也正是莲花开口,林浩才敢在这君主强者面前如此肆无忌惮。

    “小白脸,你真莫以为,莲花姐看上你,我便不敢动你?!”男子眼泛出寒光,神色阴沉。

    以往,他所过之处,一些普通君主,也要恭恭敬敬,满脸惊惧,而眼前这小子,仅是普通灵王,却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心岂能不怒!

    忽然,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邪魅的笑意,右臂轻轻扬起,一根手指若飞蛇般在虚空晃动,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林浩的手指,竟是直接放在了男子的眉心之处。

    男子面色黑,他虽不认为眼前这白眸男子能够伤的了自己,但被他的手点在眉心处,好似趾高气扬般的姿态,让人如何能够忍受?!

    自然,男子心还是有些顾虑,之前莲花说了,要留这小子一命,否则话,他早已成为一具死身,岂能留他如此嚣张。

    “小杂碎……就算我不杀你,也要让你……”手持棍状兵刃的男子,话还为能说完,林浩点在他眉心处的一指,却是忽然力。

    一瞬之间,男子脑思维停滞,仿佛连时间都已完全消失,从四肢至百骸,剧烈颤抖。

    众目睽睽之下,方才那近乎拥无敌之姿的男子,在林浩一指之下,男子若断线风筝般横飞出百米之外,轰地一声巨响,男子狠狠摔在特殊材料制成的船板上。

    哇!

    男子口喷出数道鲜血,全身剧烈抽搐,若烂泥一般瘫软,手棍状兵刃滚落远处,口喷出的鲜血溅落在全身。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那男子便停止了呼吸,当场死绝。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让在场众人彻底呆愣在原地,船上几位君主目瞪口呆,嘴巴微启。

    “这……这……”受伤的年君主神色呆滞,随后转为惊悚和震撼,旁人不知那男子的实力,他又岂能不清楚,自己在他手,并能坚持一招半式,而那灵王,仅用了一根手指?

    “东方兄弟,你那灵王朋友……”

    林东方身前一位君主强者,满脸惊诧。

    林东方神色平常,淡淡道:“这才哪到哪,就算他们一起上,也不够那小子杀的。”

    林东方声音不大,却也不小,无论是虚空上方的莲花等人,或是船上众人,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全部……一起上……”

    “也不那灵王小子的对手?!”

    船上几位君主无比错愕,目光全部落在林浩身上,那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一位普通灵王,可以击败英君主强者?!还要让他们一起上?!

    “林……林大哥……”

    方景站在林浩身前,方才最为直观感受到了林浩的实力,方景一瞬间的感受,好似天崩地裂,从林浩身上,散着无法言说的恐怖力量,这种力量,方景也只在自己亲哥哥方索身上感受过一次。

    “方景兄弟,林某之前说了,今日要还个人情给你,说话自然是算数,方景兄弟不必担心,也不必吃惊。”林浩面对方景,轻声一笑。

    这一笑,让方景心有着无法言说的安定,之前所有的焦虑和恐惧不安,在林浩的承诺之,彻底消失。

    “林浩那小子,真是让人看之不透。”

    远处,林东方有意无意打量着林浩,林浩暗暗思忖。

    在黄荒大6大联盟国时,林浩凭一己之力斩杀多少半步君主和巅峰灵王,也未见他有过心慈手软,反而在这种微不足道小事,让他如此费心,让林东方难以理解。

    对于林东方而言,这一船死的生死,与他有什么干系,死了更好,占着船前往央圣地,岂不是更好。

    不过,林东方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林浩目前是他的主子,便是林浩让他出手,林东方也不能拒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