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酒馆内,几乎全是远道而来的各处武者,所讨论也大多都为这一届天绝王所举办的武道盛会。

    “这一届武道圣会,除了位郡王前来之外,还有天绝王得意门生无常公子,甚至连那占星一族的圣女都请了来!”

    “无常公子当年无常公子和目童子等人,同时被天绝王看,不过目童子却实不愿成为天绝王的门徒,独自离开,这段时间仿佛销声匿迹了,还有那占星一族的圣女,又是什么人物?也想成为天绝王大人的门徒?”

    “无知!”某位年男子一声冷哼:“真是无知,占星一族的圣女是何等人物,那可是天绝王大人请来的贵宾!”

    有些人对于神秘的占星一族并非十分了解,也不清楚占星圣女的身份,闹了个笑话出来。

    “吵死了!”忽然,酒馆之内传来童声。

    闻声,众人下意识朝着前方望去,只见某一桌上,一位老者带着一位少年,而那少年眼神凶狠,扫过全场。

    “小鬼!在场皆为巅峰灵王和半步君主强者,你敢放肆!你家大人是如何教你做人的!”当下,站出一位青年男子,看向那少年厉声喝道。

    这青年男子拥有巅峰灵王的实力修为,自然也是有底气说出这番话来。

    听青年男子这一句,老者缓缓抬起头来,一双阴鸷的眸子上下打量那青年男子,随后阴声笑道:“老夫如何教管孩子,何时轮到你这么个东西开口。”

    “你!”

    青年男子话至半途,却见那老者张口一喷,当即,破空之声不绝于耳,众人眼前白影闪烁。

    “噗嗤”,是硬物刺入肉的声音,并且伴随着青年男子的悲惨嚎叫。

    只看青年男子的双眸,竟是被老者方才口吐出的肉骨,刺入了眼,鲜血从青年眼流出,何其骇人。

    “爷爷,这人实在讨厌,让我给他一些教训吧!”少年撒娇道。

    “唉,你呀还真是没礼貌,你看,这旁人都责怪爷爷没教好你了。”老者摇了摇头,话虽如此,眼却是无尽的宠爱之色。

    “好了,你去教训他吧,不过爷爷已经给过他惩罚了,你下手可是要轻一些,知道吗。”老者笑道。

    少年连连点头,随后残闪过,须臾间,一拳轰在那惨嚎不已的青年胸膛之处。

    砰地一声巨响,青年被少年一拳轰飞,正巧摔在林浩那一桌上,将林浩所在的桌子撞翻,险些碰到林浩。

    此刻,林浩从深思回过神来,眉头蹙起,圣地这个地方,本就不是什么世外桃源,比起大6域,凶险何止千万倍,而然影响到自己,却让林浩有不悦。

    “少阳!”老者猛地起身,怒道“爷爷平常是如何教你的!”

    见老者火,少年有些惊慌,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少阳,爷爷平日里是这样教导你的吗,口口声声同你说,得饶人处且饶人,那青年的双眼已经被爷爷打瞎了,你现在还下那么重的手!”老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听闻老者之言,酒馆内的众人面面相觑,这老者出手比少年还狠,现在居然教训起少年来,责怪他不该重伤人家,这是什么道理

    “哼,爷爷来教你应该如何做!”忽然,老者一声怒喝,以掌为刀,身形顿时来到此处,将林浩身旁的青年生生用张刀劈成了两截。

    粘稠的鲜血立时喷洒而出,溅了林浩和林东方满脸。

    “少阳,看见了吗!这青年双眼已瞎,又被你打成重伤,该如何痛苦,我们要怀有慈悲之心,了解他的性命,解脱他的痛苦,这样,才能算是一个人!明白了吗!”老者看也不看林东方和林浩一眼,转身朝着少年说道。

    “爷爷,我明白了!”少年满脸兴奋,连连点头:“下次我一定按照爷爷说的来做,绝对不会任性,虽然伤害别人了直接将他杀死就好!”

    “嗯少阳最乖了。”老者很是欣慰。

    酒馆内,甚至连几位君主强者也面露骇然之色,这爷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变态!哪里有爷爷这样教导孙子的?!而看他那孙子,也是戾气惊人,不是善辈!

    “嗯,继续吃饭,不要坏了心情。”老者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重回饭桌。

    此刻,酒馆之内雅雀无声,一个个神色都有些难看。

    “这难道是,龙家之人?!”某位君主强者,额头渗出一丝冷汗来。

    “什么!龙家?!莫非这爷孙两,正是龙家的恶童和鬼爷?!”

    “龙家的恶童世子,和鬼爷虽说这鬼爷在龙家的实力极低,可却是龙家之主的养父辈分极高,平日里带着恶童四处游历,无人敢招惹!”

    “不错了!龙家恶童叫龙少阳,方才那老者也称他少阳,定是龙家世子!”某位年想起了什么,更加确定那爷孙的身份。

    龙家,在青龙等圣地的名声极大,属于一流世家,谁人敢招惹?!平日里这爷孙虽是无恶不作,但一些大宗门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去因为某些小事去得罪了龙家。

    “桀桀,我道是谁,原来是龙家的恶童和鬼爷,难怪如此嚣张,不过还真是令人讨厌。”林东方将溅到身上的血擦干净后,阴声笑道。

    此刻,林浩忽然站起身来,看向不远处的恶童和鬼爷,语气平淡道:“滚过来,把我衣服清理干净。”

    林浩这一生,宛若平地起炸雷,令酒馆众人愕然当场,那白瞳男子是何人,仅是一位灵王,竟敢和恶童乃至是鬼爷叫板,这不是主动去找死吗?!方才那位巅峰灵王,死的何其惨烈?!

    “爷爷,他是在跟我们说话吗?”恶童瞥了林浩一眼,随后看向鬼爷。

    闻声,鬼爷满脸慈祥的笑意,站起身来,盯着林浩:“小兄弟,你刚才说什么,老夫也未能听清楚,还请小兄弟再说一次。”

    林浩淡淡道:“赔我一桌饭菜,将这尸体处理干净,然后滚过来,把我衣服上的血擦掉。”

    “那小子是什么来头,疯了不成?!”

    “他这是找死!鬼爷虽然在龙家实力最弱,但却也是相对而言,一般君主强者,鬼爷也能轻易斩杀,他一位灵王,居然敢如此,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唉,还是太年轻了,现在的后辈,血气方刚,天地不惧,最后却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酒馆众人,议论纷纷。

    对于林浩而言,他还不知道什么叫怕,有些事可以忍,有些事则不能忍,他不喜欢讲道理,但若是自己有理,林浩却也会抓住不放,这是他为人处世的原则,恶童和鬼爷杀人,与他无关,但影响到自己,那则另当别论。

    林浩也不想为难那爷孙,只要他们将自己身上的血清理干净,赔偿一桌酒菜,他便当这件事没有生过,否则的话,林浩也不介意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不讲道理。

    “还真是英雄出少年,现在年轻后辈,胆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大到我老人家都有些不习惯了。”鬼爷一声冷笑,手的一双筷子,瞬间飞出,度又快又疾,朝着林浩的双眼刺去。

    见鬼爷又一次出手,酒馆内几位君主强者摇了摇头,轻声一叹,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区区一位灵王,哪怕心如何不悦,但我也千万不能表现出来,否则的话,只会引火焚身。

    而然,这一双筷子,刚近身林浩,却自主停了下来,掉落在地。

    见状,鬼爷微微一愣,有些莫名其妙,莫非是方才自己力道的掌握有所偏差?

    “爷爷,让我教训这个口无遮拦的杂碎吧!”恶童立即站起身来,看着鬼爷,满脸期待。

    “少阳!”鬼爷怒道:“爷爷平日里如何教导你的!你是龙家世子,杀人无妨,但怎能出口成脏,随意骂人?”

    恶童满脸委屈:“好吧爷爷,我来教训那个那个人吧!”

    听恶童改口,鬼爷很是欣慰:“嗯,少阳去吧,让他解脱。”

    “好!”恶童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朝着林浩冲去。

    此刻,林东方站在一旁,他就看看热闹而已,并不嫌事大,林浩得罪谁人,都和他没有关系,若到时候真敢伤到这龙家的世子,遭到龙家的雷霆手段,林东方也是不在乎,林浩死了,根本就是从了他的心愿。

    “那龙家世子的实力,至少达到君主了!”

    “如此年纪,居然已至君主境,龙家当真是庞然大物,盛产天才,不愧为圣地一流世家!”

    见恶童出手,远处几位君主强者忍不住感叹道,几人都已下了断言,那白瞳男子今日必死无疑,得罪恶童和鬼爷,又能够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几位君主强者却对林浩胆量十分钦佩,虽只是个灵王,实力普通,但却有一身的傲骨。

    “找死。”

    林浩站在原地一动未动,见恶童近身时,眼寒光闪烁,于此同时,右臂轻杨,变拳为掌,狠狠朝着前方虚空拍去。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