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多时,林东方跟着林浩再一次来到星纹馆处,这里的年轻一辈的强者越来越多,之前的那些人也未离开。

    “林浩,这些家伙也不是什么善辈,我看你还是去别处等等。”林东方道。

    而然,林东方话音刚落,林浩却深吸一口气,朝着星纹馆处大声喝道:“紫韵,出来相见!”

    “紫韵,出来相见!!”

    “紫韵,出来相见!!!”

    林浩一连声,一声大过一声,让星纹馆附近那些年轻一辈的强者,纷纷侧目。

    “一位灵王?”

    “那小子刚刚是在叫谁?紫韵?占星一族的圣女?!”

    “呵,有点意思,这样胆大的追求者,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在星纹馆处大呼小叫,直含圣女姓名,当真是活腻了。”

    “嘿嘿,又是一个傻子。”

    当下,星纹馆四周年轻一辈的强者,纷纷议论,不过声音极怕是惊扰了星纹馆内的圣女。

    “小子,你是什么东西,胆敢在此大呼小叫,你可是活腻了,来找死的!”

    某位年轻君主,眼泛出怒意,盯着林浩,戾气惊人。

    而然,令人未想到的是,那白眸男子却看也未看年轻君主一眼。

    “紫韵,出来见我!”

    “紫韵,出来见我!”

    “紫韵,出来见我!”

    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白眸男子竟当着几位年轻君主的面,又是声大喊。

    “你真是找死!”

    当下,某位年轻君主顿时暴怒,他们守在星纹馆外多事,就是为了能见上一面占星圣女,可这不知从何处跑来的愣头青,竟在在星纹馆外大呼小叫,直喊圣女的名讳!若是惊扰圣女,那将如何!

    “哼,区区灵王罢了,当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也不称称自己几斤几两,是个什么东西!”

    星纹馆四周众人对林浩投去不善目光。

    此刻,那年轻君主不再继续废话,一拳朝着林浩轰去。

    而然,拳至半途,年轻君主的身形却是徒然一滞,眼有惊骇之色泛出。

    在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之下,这年轻君主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可可恶是是魂术!”很快,年轻君主好似意识到了什么,满脸恨意。

    对于魂术,年轻君主自然知晓,但眼前的白眸男子仅有灵王之境,他的魂术力量,居然能够如此束缚自己!

    “快杀杀了他!”

    年轻君主艰难的朝着附近数位君主喊道。

    听闻此言,另外几位君主有些诧异,那灵王似乎有些诡异,几人却也没有多想,立即朝着林浩围去。

    林好淡漠的目光扫过几人,下一秒,身形从原地消失。

    “好快!”

    “不可能!”

    “这是何等度!”

    虚空,林浩的身形残影肉眼很难捕捉,那几位君主强者也仅仅是从林浩的气势上判断大概位置。

    轰!

    砰啪!

    如果眨眼之间,林浩身形重新现出,不等那几位君主回过神来,数指击出,将那数位君主强者击飞百米之外。

    “还要继续吗。”林浩神色平静,看着那几位君主道。

    此刻,星纹馆附近众人倒吸空一口凉气,普通灵王,弹指间击飞数位君主强者!

    哪怕是亲眼所见,任是难以置信,这种意料之外,匪夷所思。

    “小子你!”

    被林浩意境之力镇压的年轻君主,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而然,“吱呀”一声,星纹馆的大门,竟是在此时打了开。

    见星纹馆大门开启,所有人的目光从林浩身上移开,又期盼又忐忑的看向星纹馆内,会不会是占星圣女从走出

    很快,从星纹馆,走出两位老妪来,满脸皱纹弥补,面貌看起来也不像善类。

    “咦居然不是占星圣女,这是跟在圣女身前的两位婆婆他们怎么出来了?”

    “不知道啊,莫非是因为我们在此太过吵闹,所以惊扰了圣女,所以两位占星婆婆,出来责怪?”

    “这怎么可能,我们在星纹馆外很是安静,肯定不会惊扰占星圣女!”

    “我知道了,是那白眸小子,之前连续叫了六声,并且还直唤圣女的姓名,一定是他!哈哈,他可要倒霉了!”

    星纹馆附近的几位年轻男子,开口议论道。

    数位年轻君主,见跟在圣女身前的婆婆出现之后,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敢继续造次,到时候给占星圣女留下不好的印象,这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左婆婆那人的确出现了,就在人群之,可占卜不出是谁!”

    “右婆婆,我也是,方才若非圣女提醒,还真想不到,他竟主动找上门来!”

    “左婆婆,怎么办,在央圣地,我们还是不要太过引人注目。”

    “右婆婆,既然这些人都想见圣女,那就一个个请进去,到时候就清楚了。”

    “左婆婆,那就一个个请吧。”

    两位老妪交流片刻后,忽然看向前方某位年轻君主:“圣女有请!”

    圣女有请?!

    听闻此言,不止是那位君主,在场众人纷纷愣在原地,占星一族的圣女,竟是请一位君主进入星纹馆?!

    此刻,林浩眉头一蹙,将意境之力收回,让那位年轻君主恢复自由身。

    “圣女当真邀请我?!”那年轻君主不再看林浩半眼,满脸欢喜之色。

    “是的。”其一位老妪点了点头。

    “有劳了!”年轻君主抱拳,随后头也不回,在一片羡慕和嫉妒之,进入了星纹馆。

    “这到底生了什么,占星圣女怎么会去单独邀约一位君主?”

    “难道是看上了他?没道理啊,那小子的实力,也不算顶尖,相貌更不用提,圣女怎么会看的上他?”

    “就是啊!咱们之,若要说相貌,还得是那白眸小子!”某位半步君主轻声说道。

    闻声,众人的目光这才重新落在林浩身上,若要说相貌一头雪白若瀑的长,一双白色切充满神秘感的眸子,的确是顶尖了。

    “哼,不就是个小白脸吗!像占星圣女那种存在,怎么可能如此肤浅,圣女肯定不会在意外贸,品行才是王道!”

    “哦?那方才进入星纹馆的小子,要相貌没相貌,品行的话,似乎也不如何,就在咱们之间来比,他的实力更并非顶尖,圣女看的上他?凭什么单独邀他进入星纹馆相见?”

    众人陷入沉默之,占星圣女单独相邀,这的确出乎意料。

    而然,片刻之后,两位占星婆婆却又再一次出现,看向另外几位君主,道:“圣女邀请!”

    “啊?!”

    “圣女也邀请我们?!”

    “这是真的?”

    几位君主满脸愕然。

    得到两位占星婆婆的肯定之后,那几位君主顿时来了精神,也未深想,大步走进星纹馆内。

    又过了片刻,两位占星婆婆又一次从星纹馆走出,还是同样的说辞,带着旁人进入星纹馆。

    半个时辰后,星纹馆外,除了林浩之外,还剩下位半步君主。

    “你们说,那占星圣女到底是想做些什么,这一会儿时间,已经将二十几人都叫进了星纹馆,难不成是想要比武招亲不成”

    “胡说八道,孰强孰弱,这东西用眼睛就能看出来,比什么武,招什么亲!”、

    “不对啊我怎么觉得有些古怪,方才进去星纹馆的那些人,到现在,可是一个都没有出来!”

    某位半步君主好似想起了什么,面色徒然一变。

    听闻此言,剩下的几位君主君主面面相觑,的确,之前进入星纹馆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从星纹馆走出来。

    “哈哈哈,怕什么,难不成占星圣女还能将他们吃掉不成!”某位半步君主回过深来,有些夸张的笑着。

    话音刚落,两位占星婆婆从星纹馆内走出,面无表情道:“剩下的人,都进来吧,圣女相邀!”

    “是是是!两位婆婆受累了!”

    “多谢婆婆和圣女!”

    几位半步君主立即走入星纹馆。

    正当林浩想要有所行动时,林东方的手掌却忽然搭在了林浩的肩上,阻止他进入星纹馆内。

    “圣女相邀,你还不入内!”左婆婆盯着林浩,眉头一蹙。

    “占星婆婆,时间宝贵,先别搭理那小子了”

    “不错,还是让我们先去见圣女吧!”

    几位半步君主连声说道。

    林浩的实力修为如何,那几人心有数,虽是普通灵王之境,但却连君主强者都并非是他敌手,加上拥有如此相貌,要是星圣女真看了他,那应该咋办!

    两位占星婆婆也未多想,先带着那几位半步君主进入了星纹馆。

    “林浩,有些古怪。”林东方的右掌离开林浩肩头,眉头轻挑。

    “嗯。”林浩没有反驳。

    这星纹馆外的二十多位年轻强者,进入星纹馆后再也没有出现。

    “那两位婆婆腰间的占星球内”林东方眼闪过一道寒光:“囚禁着方才几位年轻一辈的君主!”

    听闻此言,林浩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变:“林东方,你的意思是,之前进入星纹馆的那些人,都已经死了?”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