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占星圣女邀请了如此多的年轻强者,的确有些古怪,但林浩却从没想过,进入星纹馆的那些人,竟然全部丢掉了性命。?rane?n??.?

    “不错,全部死了,一个也没剩,那两位占星婆婆的占星球,正在炼化那些年轻强者的神魂,我们快走,千万别进星纹馆!”林东方语气坚定,林浩进入星纹馆找死无所谓,但他林东方还不想莫名其妙就死在了央圣地。

    唯一能够肯定的是,之前被占星圣女所邀请的二十多人,全部都已经陨落,谁人踏入星纹馆,谁人就会丢掉性命!

    林浩沉默片刻,但最终还是决定进入星纹馆内,这星纹馆,的确有紫韵的气息,不管如何,定是看个究竟明白。

    见林浩的神色,林东方忽然一愣,惊道:“林浩,你莫不是真打算去主动找死?”

    “我想进去和紫韵聊聊。”林浩说道。

    “哈哈,林浩,我可是越来越佩服你的胆量了,你果然不怕死,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奉陪了。”言罢,林东方身行一闪,消失不见。

    林东方刚一离开,两位占星婆婆便立即走出星纹馆,看向林浩道:“圣女有邀。”

    闻声,林浩点了点头,几乎未如何犹豫,跟在两位占星婆婆的身后,走入星纹馆内。

    “咦……还有一位青年呢?”

    “就是刚才随你一起,修炼魔道的君主。”

    左婆婆和右婆婆同时看向林浩问道。

    “办事去了,如果圣女也有邀请他,两位婆婆不妨一会儿单独邀他进星纹馆。”林浩面无表情,淡淡说道。

    听闻此言,两位占星婆婆点了点头。

    …………

    “左婆婆,那种预感更加强烈了!”

    “右婆婆,我也感觉到了,自从这小子进入星纹馆开始,这种征兆便强的可怕!”

    “左婆婆,难道就是这个小子吗!”

    “右婆婆,不着急,先让圣女鉴别!反正还是最后一个,如果不是他的话,便是那修炼魔道功法的君主!都跑不掉的!”

    “嗯……左婆婆,你说的有道理!”

    两位占星婆婆传言交流一翻后,将林浩带入星纹馆某一处别苑之内。

    “圣女便在其,你自己进去吧!”左婆婆说道。

    “有劳两位婆婆。”林浩点了点头,随后头也不回,大步走去别苑内。

    …………

    别苑内,绿荫成群,凉亭内,女子背离立而战,一头墨染长发至腰,是一身白衫,仅是背影,便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完美的身段,凸凹有致,俊冷的面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仅是站在那里,便有一股出尘之姿。

    “紫韵……”

    林浩盯着亭女子,目光复杂到了极致,这个女子,是他的今生唯一的师尊,曾为了救他,死在流云城内,化作空一颗星……

    林浩万万不曾想到,在央圣地,会重新遇见紫韵。

    很快,那女子转过身来,绝美的面容,不带一丝感情,眸底闪烁着冰冷的寒芒。

    紫韵打量林浩一眼:“公子不必客气,请坐。”

    闻声,林浩走至亭内,同紫韵面对而坐。

    “紫韵,真的是你……你……难道不认识了吗?!”林浩心微微一颤,脑海不禁浮现出当初紫韵惨死时的情景。

    “大陆域……”

    紫韵缓缓说道。

    “你记得?!”林浩一惊。

    这一次,紫韵陷入沉默,许久后,轻语:“大陆遇旧人,玉殒九天外,经年不知情,情断八极荒……”

    紫韵所言,让林浩有些疑惑,不知她话之意。

    “紫韵,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当初你明明死在流云城,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央圣地?”林浩心有着无尽的疑惑,所有的一切,他竟是看不懂。

    “当真是你。”紫韵的玉掌,抓住了林浩的右手。

    “是我……”林浩一双雪白的眸内,有些异样的情感。

    “那……你还爱我吗……或者说……你爱上我了吗。”紫韵盯着林浩的双眼,深情款款。

    听闻此言,林浩愣在原地,不知当如何作答,他的疑惑,还未得到回应……

    “如果……你已经爱上我……那么,这一次……希望你能够为了我……”紫韵的深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凶狠:“为了我……去死。”

    “你说,让我去死?”林浩眉头一蹙。

    紫韵并未回答,缓缓起身:“我不杀你,给我自己留下最后一些尊严……”

    紫韵说完,两位占星婆婆走入别苑之内。

    “圣女,确定了吗!”

    “圣女,我感觉就是他!”

    两位婆婆刚一进入别苑,便急忙开口。

    紫韵颔首:“劳烦左婆婆和右婆婆,韵儿实在有些……不忍……”

    听闻此言,两位婆婆同时叹了一口气。

    “圣女,有些事情,天意如此,不可心慈手软!”

    “圣女,你下不去手,也在情理之,我们来吧!’

    两位婆婆说道。

    “再见……愿你我,永生不见。”紫韵最后看了林浩一眼,冰冷的眸内却是泛出一丝难以言喻的痛苦。

    言罢,紫韵的离开别苑,只留下林浩和两位占星婆婆。

    “左婆婆,就让我来炼化这小子的神魂吧!”

    “右婆婆,还是我来吧,刚才你已经炼化不少了,我才那么一点点!”

    “左婆婆,唉,之前进入星纹馆的那些年轻后生,当真是冤枉,都怪这小子,白白送了性命!”

    “右婆婆,那也没办法,我们占卜不出具体是何人,只能一个个试了,那些年轻后生被圣女杀死后,这种感觉还未减弱,直至这小子进入星纹馆后,预感才无限扩大,所以咱们能肯定就是他,若是第一个就将他叫进来,也不用死那么多人了!”

    两位占星婆婆言罢,其一位看向林浩:“小子,你准备好去死了吗,其实你也可以自己了断性命,也算给你留最后一点尊严,你说好不好,婆婆也不是好杀的恶人。”

    “哈哈哈哈。”林浩一声狂笑,从石凳站起身来,目光凌厉,扫过两位占星婆婆:“你们是否为好杀恶人,与林某人毫无干系,林某人只是想知道,你们口的预感究竟是什么,那预感是来自林某吗,紫韵当年死在我的怀,此乃不争事实,为何今日会在央圣地出现,又为何要杀林某。”

    林浩自从在船上见到紫韵之后,幻想过无数种相见,但却怎样也料想不到,见到紫韵之后,她竟是想要自己的命。

    两位占星婆婆面面相觑,左婆婆说道:“年轻后生,有些事是天注定的,天谁死,那谁就得死,莫要说你,圣女还不是……”

    左婆婆话至此处,右婆婆连忙握住了她的嘴巴:“左婆婆,你疯了不成!那种事情你也敢胡乱说出来!”

    “啊!右婆婆,幸好你及时阻止了我,否则……”

    “左婆婆,就你话多!快杀了那小子!”

    “小子,你休想套婆婆的话,你赶快自我结束性命,否则的话,就不要怪婆婆心狠手辣了!”左婆婆看向林浩,怒声喝道。

    “想取林某人的性命……可以,自己来。”林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两位婆婆的实力的深浅,凭林浩目前的修为,根本看不出分毫,可越是如此,越是代表了两位占星婆婆可怕。

    “唉,真是不识抬举的小子,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办法了。”左婆婆一声叹息。

    ……

    “林浩,林浩,你死定了,死定了!”这时,贱鸟忽然从妖灵珠内飞出,落在林浩的肩上。

    “你恢复了。”林浩瞥了一眼贱鸟。

    在大联盟国时,贱鸟用尽全部力量,破了天魔殿主的法则大阵后,便在妖灵珠内沉睡,到了今日才复苏。

    “死定了,死定了!”贱鸟盯着那两位占星婆婆,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还不等林浩开口,右婆婆一声厉声,右臂顿时扬起,须臾间,充满着毁灭力量的实质血掌,立刻从虚空轰落。

    自血掌形成,无尽的威压便让林浩有些喘不过气来。

    “死!”

    随着血掌落下,右婆婆神色兴奋不已。

    “敌不过……”一瞬间,林浩心已有了判断,高下立见,哪怕自己的圣体,也难以抵挡那占星婆婆一击血掌之威。

    正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林浩腰间的玉佩,忽然爆发出宛若烈阳般的强烈光泽。

    “尔等蝼蚁,也敢对本王后辈下毒手!”

    一道人影,瞬间凝聚在林浩身前。

    “白侯王!”林浩看着眼前的虚影,微微一愣,这虚影正是老祖白侯王。

    “哼!”

    只听白侯王一声重重冷哼,自虚空落下的血掌,在这股无尽气势之下,瞬间化作虚无。

    “什么?!”

    见状,两位占星婆婆满脸诧异,这忽然从玉佩里跑出来的虚影,是什么人?!

    “死!”

    白侯王一掌击出,虚空荡起阵阵涟漪,随之整片虚空完全扭曲,某种近乎疯狂的力量,仿佛超越了时间力量范畴的极限。

    “走!”

    两位占星婆婆面色大变,在这种层次的力量之下,她们简直如同蝼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