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占星婆婆面色骇然,在这股威压之下,她们像蝼蚁一般渺小。★网W√

    白侯王的忽然出现,让林浩始料不及,更是让两位占星婆婆猝不及防。

    林浩腰间的玉佩,乃是当初在流云城内,白侯王亲手交给自己,没想到,白侯王居然也藏身在玉佩之。

    见识到白侯王的通天手段,两位占星婆婆立刻神色大变,这种力量,已经脱他们所能够理解的极限。

    “右婆婆快走!”

    左婆婆一声惊呼。

    “左婆婆快逃!”

    右婆婆一把抓住左婆婆,两人化作残影,瞬间逃离此处。

    ………

    “后辈见过白侯王!”林浩大步走至白侯王身前,抱拳道。

    “浩儿,你怎招惹了占星族的人?”白侯王并未追击那两位占星婆婆,看向林浩说道。

    闻声,林浩也不知该如何作答,这件事说起来,并非言两语便能道尽。

    见林浩未解释,白侯王也不再多问,只是提醒:“占星一族为上古种族,虽说时至今日已是少见,但却不好招惹,你必须小心行事,本王的魂力凝聚不多,你需好自为之。”

    白侯王言罢,还不等林浩开口,身形逐渐消散,化作一道光影,重新涌入林浩腰间的玉佩之内。

    白侯王的忽然出现,让林浩实难预料,但这一次,却是救了他。

    “傻子,快跑!快跑!”正当林浩沉思时,肩上的贱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这时,林浩才回过神来,自己还身处星纹馆,紫韵要杀他,那两位占星婆婆虽然被白侯王逼退,可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又突然杀回来。

    趁着紫韵和那两位占星婆婆还未出现,林浩立即离开星纹馆。

    林浩虽是想要找紫韵问个清楚明白,可现在去找到紫韵,难免紫韵会对自己痛下杀手……

    ………

    “到底生了什么……”离开星纹馆,林浩一双雪白的眸内泛出狠戾之色。

    自从遇到封天开始,仿佛一切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巨手,在看不见的阴暗角落,操控着一切。

    甚至,林浩感觉自己像是一颗棋子,每行一步,都是那双无形巨手的推动。

    走出星纹馆后,林东方再次现身,打量林浩许久:“你没事?”

    林东方满脸古怪,之前进入星纹馆的那些年轻强者,全部陨落,唯独林浩大摇大摆从星纹馆内离开。

    “你不是走了吗。”林浩瞥了林东方一眼。

    “桀桀,话不能这么说,你身上还有不少魔骨碎片,就算是你死了,我也得想办法将魔骨碎片弄到手。”林东方阴声笑道,眼一片炙热。

    目前,林东方还未能得到所有魔骨碎片,在此之前,他也不希望林浩陨落,否则,对他来说,也并非是一件好事。

    “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林浩一声言罢,大步朝前方走去。

    林东方不傻,自然明白林浩话含义,只怕林浩在星纹馆内也是九死一生,否则绝对不会急着离开星纹馆。

    “小辈,止步!”

    忽然,两位占星婆婆再次出现,正央,站着一位拥出尘之姿的年轻女子,不是别人,正为紫韵。

    见状,林东方脸上的笑意敛去,那两位占星婆婆眼杀意惊人,现在来拦路,能有什么好事。

    林东方心有些懊恼,早知道应该晚些再出现,现在怕是让林浩给连累了。

    ………

    “安静的陨落……给我、给自己,留下最后一丝的尊严和念想,不好吗。”紫韵一双冷冰冰的眸子,打量着林浩,缓缓说道。

    “当初,我亲眼所见,你在流云城内陨落,此刻你却好端端站在这里……当初你为救我而死,今日却要取我性命……你不是紫韵!”林浩眼寒光一闪。

    虽然长相如出一辙,虽然身上的气息也相同,但那对眸子,何其陌生,林浩不信紫韵真想要自己的命,眼前这个人,定不会是紫韵!

    “既然当初是我救了你……如今,你将命还给我,有何不可。”紫韵淡淡道。

    “还真是歪理一大堆,救人性命是一回事,取人性命又是一回事,你让他死,连个理由都不给……救人性命便理所当然的取人性命,桀桀,这真是比邪道更邪,更何况,林浩到底是不是你救的,还无法确定。”一旁,林东方阴笑道。

    对紫韵,林东方虽说不算太熟,但当初总也是在仙剑宗待过一段时间,见过紫韵数次,而眼前的这位占星圣女,却是和林东方记忆的紫韵,有些差别。

    “罢了,既然你不愿自己留下性命,那就只有我们主动来取。”紫韵看向两位占星婆婆:“有劳。”

    闻声,左婆婆和右婆婆点了点头。

    两位占星婆婆四处打量片刻,方才那忽然出现在星纹馆的神秘男子,实力极强,她们绝非敌手,这才暂时撤离,将占星圣女搬了出来。

    只不过,那神秘男子此刻却已经消失无影,并未在那白眸小子身边。

    “左婆婆,没事,我们有圣女!”

    “右婆婆,我是担心,就算有圣女在此,但凭圣女的实力,也不是那神秘男人的对手!”

    “左婆婆,放心,圣女身上可是带着族至尊符篆,不惧任何人!”

    “右婆婆,你说的在理,既然如此,那就别瞻前顾后,将那小子杀了吧!”

    ………

    林东方听闻两位占星婆婆之言,当即摇了摇头,两人的实力还算不错,但脑袋似乎有些问题,连话都说不利索,还真是奇葩。

    “后生,就别怪左婆婆心狠手辣了!”

    “后生,你也别怪右婆婆心狠手辣!”

    两位占星婆婆一声怒喝,瞬间朝着林浩围去。

    “逃!”

    当下,林浩给林东方使了个眼色,立即朝着城内飞跃而去。

    “后生,休想逃跑,看左婆婆来取你的命!”眼看林浩不战而逃,左婆婆岂能让他如意。

    突然,林浩身形一晃,化一成八,八个林浩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逃窜。

    猝不及防之下,左婆婆和右婆婆都是一愣。

    “那狡猾的小子,居然修炼了分身神通。”

    “可恶……本体只有一个,我们出手快些,千万不要让本体逃了!”

    两位占星婆婆的度更快,挥手之间,便已将林浩的数道分身击破。

    “林浩,你惹的祸事,自己处理,这已经是出我能力范围的极限,就不奉陪了!”林东方见势不妙,丢下林浩,逃之夭夭。

    两位占星婆婆和占星圣女的目标就仅是林浩而已,根本无视了林东方,林东方逃离时,占星圣女看也未看他半眼。

    唰!

    与此同时,林浩的本体已经跑至无影无踪。

    …………

    一丝神魂之力涌出,林浩眉轻蹙,那两位占星婆婆依然紧追不舍,自己的几道分身都已被她们抹杀。

    “你想逃去哪里。”

    一道冰冷彻骨之声在林浩耳畔响起。

    紫韵不知何时出现,已是拦在林浩身前。

    见状,林浩止住身形,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最终未言。

    “我杀你,一定需要理由吗。”紫韵走至林浩身前,淡淡体香溢出。

    闻声,林浩嘴角微微上扬,看向紫韵:“弱肉强食,你现在比我强,对我而言,的确需要理由,可站在你的角度,并不需要。”

    紫韵清澈的眸内,闪过一抹异色。

    “当真不需要吗。”紫韵又问道。

    林浩沉吟片刻,旋即开口:“如果……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紫韵,我要你的理由,又有何用。”

    “好……”

    紫韵颔,须臾间,抬掌朝林浩轰去。

    这一掌,夹带着难以言喻的伟力,林浩便同时拥有鼎真之息和圣体,也无法在紫韵此掌之下活命。

    林浩并不想站在原地等死,可紫韵的度实在太快,快到他难以反应。

    而然,掌至半途,却是忽然一滞,并未落在林浩身上。

    “我,不忍心……”紫韵喃喃自语,盯着林浩,神色复杂。

    “你究竟是谁。”林浩面对紫韵,丝毫无惧。

    这样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孔,不由让林浩想起当初在紫韵尚在,那年的仙剑宗……

    “你……是林浩。”紫韵道。

    听紫韵道出自己的身份,林浩雪白的双眸内,满是惊讶。

    占星一族虽然拥有大智神通,可也无法占卜出具体的姓名,眼前之人,当真是紫韵。

    “当年,我为救你,死在黄荒大6流云城内。”紫韵又道。

    “你果然是紫韵。”林浩深吸一口气,对于眼前这占星圣女就是紫韵的事实,信了八分。

    “那么,你要你死,需要理由吗。”紫韵缓缓朝林浩走去。

    “如果是别人,想要杀我,不必理由,如果是你,想要杀我……除非解开我所有的疑惑,你和封天,乃至封天身后那位神秘大人物,究竟是什么关系!故意接近我,又有什么图谋!”林浩一把抓住紫韵的玉掌。

    “放肆!”

    忽然,怒喝声传至。

    下一秒,几台金轿在此处停下。

    抬轿之人,至少为君主巅峰级存在,不知那轿,又是何等人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