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怒斥传遍全场,只见几台金轿落缓缓落在此处,那些抬轿之人,至少也为巅峰君主。√

    很快,从金轿走出几位华袍老者,为之人盯着林浩,一声冷哼,骇人的武道气势当即将林浩镇压。

    “大胆后辈,竟敢冒犯占星圣女。”

    另外几位华袍老者也纷纷喝道。

    方才,林浩还抓着占星圣女的玉掌,正巧被这些老者所见,所以,才有所悟会。

    “圣女,无碍吧。”为老者看向占星圣女,开口询问。

    “此人对我有所冒犯,当杀。”占星圣女面无表情,冷冷开口。

    听闻此言,几位华袍老者都是一愣,他们身为一郡之王,岂能无缘无故对这些后辈痛下杀手,况且,虽是冒犯了占星圣女,但始终未酿成大祸,罪不至死。

    “呵呵,圣女息怒,武道盛会即将举行,央圣地难免鱼龙混杂,也是因圣女美貌若仙,这些年轻后辈血气方刚,情到深处,自然是难以控制,给些教训便好,不至于就地格杀了。”为的郡王道。

    “慕辰郡王,此言差矣,若都是慕辰郡王的说法,紫韵不知要被多少血气方刚的等徒浪子所冒犯。”紫韵冷冷道。

    “这……”

    几位君王面面相觑,占星圣女乃是天绝王请来的贵宾,他们身为一方郡王,的确不好得罪,但在这央圣地,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一位不知身份的灵王,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圣女息怒,不如先去请示天绝王,让天绝王来决定此人的生死,如何。”为的华袍老者笑道。

    “好。”紫韵答应了下来,相信天绝王应该不会因为陌生人,而坏了和占星一族的关系。

    “小子,冒犯圣女,你的胆量也是极大,至于生死,就让天绝王来决定。”为郡王看了林浩一眼,转身上了金轿。

    至于林浩,则是被几位巅峰君主压着,跟在金轿后方。

    ………

    “咦……那白眸小子犯了何罪,竟惊动了几位郡王大人?”

    “据说是因为冒犯占星圣女,所以请天绝王降罪去了。”

    “噗…调戏占星圣女?一位普通灵王?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听说,那占星圣女可是占星一族的奇才,年纪轻轻,现已是真君之境!”

    “真君之境?真主之上!”

    得知占星圣女的实力之后,不少年轻后辈倒吸一口凉气,众所周知,武道之境的排列,极为森严,君主之后为君灵,君灵强者突破第道天门之后,才能到达真主境,这真主之上,才是真君!

    便是在圣地区域,真君强者也并不多见!更不提年纪轻轻便突破到真君,天绝王的最为得意的门生之一,那无常公子,似乎还只是半步真主境而已。

    “我觉得有些古怪,一位灵王,有本事去冒犯真君?这我可不信。”

    一道道目光落林浩身上,有怪异,有不解,还有不少羡慕和仇视。

    半个时辰后,林浩被带入一处古府这种,此处便是天绝王在央圣地的临时行宫。

    大殿之外,几位郡王单膝跪地,为郡王恭声道:“慕辰求随占星圣女前来求见天绝王!”

    许久后,古殿内传来苍劲之声:“进。”

    闻声,几位巅峰君主退至后方,林浩被慕辰郡王亲自押入大殿之。

    这大殿之,金碧辉煌,央几根玉柱散着浓郁的灵息,正前方的宝座之上,坐着一位年男子,四周还有一些武道强者。

    许久后,年男子缓缓睁开双眸,淡漠的眸子一眼扫过几位郡王和林浩。

    被那年男子注视,林浩的身躯瞬间变的僵硬起来,一种不经意间的无形威压,笼罩在整座大殿内。

    “见过诸位长老!”

    见年男子四周座上的武道强者,几位郡王也不敢怠慢,神色敬畏,开口道。

    “嗯。”某位年轻女子颔,算是有所回应,至于旁人,则压根未正眼看那几位郡王。

    “慕辰郡王,你同占星圣女前来,所谓何事。”年轻女子轻声说道。

    “回长老的话,此子冒犯占星圣女,圣女要我等就地正法,但考虑到此子罪不至死,所以想来请示天绝王。”慕辰郡王恭声说道。

    “冒犯圣女?”

    听闻慕辰郡王此言,另外数位长老的目光,纷纷落在林浩身上。

    “倒是有些意思,在央圣地,竟还敢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冒犯占星圣女。”

    “那便按照圣女之意,直接斩了吧,这种事,又何必来打扰天绝王。”

    “区区灵王罢了,随占星圣女处置便可。”

    之前那些沉默不语的武道强者,终于开口。

    唯独那年轻女子,目光落在林浩身上时,忽然一愣,这相貌,他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

    虽说,印象没有那白眸和白,但……

    “圣女受惊了。”

    许久后,年男子看向占星圣女。

    “天绝王大人,晚辈本不想打扰,但心有怨气,莫非紫韵想要杀谁,都需经过央圣地的批准吗。”紫韵面无表情道。

    正是那几位郡王碍事,否则的话,林浩早已死在她的手,何来会如此麻烦。

    “圣女莫急。”天绝王语气平淡:“圣女是本座邀请的贵宾,有不知天高地厚的等徒浪子冒犯,岂会轻易饶恕。”

    “那便好。”紫韵的面色缓和些许。

    “不对吧。”

    此刻,一道突兀之声响起。

    天绝王身前的年轻女子,道:“此子不过灵王之境,据说,圣女的实力修为,近期已是达到真君境界,区区一位灵王,连近身真君都是难如登天,这冒犯又是从何说起呢。”

    随着女子一语言罢,下方几位郡王也是神色疑惑,之前他们倒未能察觉到这些细节。

    “冒犯便是冒犯,我毫无防备之下,莫说灵王,便是普通人,也能做到。”紫韵神色有些不悦。

    还不等那年轻女子继续开口,紫韵又道:“便他未冒犯我,我同此人有些恩怨,便是要取他性命,又能如何。”

    年轻女子哑然,曾听闻占星圣女温尔雅,知书达理,今日一见,倒是不如闻名。

    “你叫何名,来自何处,可有世家宗门撑腰。”年轻女子直接看向林浩。

    “林某刚入圣地,不想得罪圣女,无话可说。”林浩也懒得解释多言,他心知晓,无论说些什么,这些圣地强者也绝不会偏袒自己,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口舌。

    “将此子丢入罪场。”此时,天绝王下令。

    “罪场?天绝王大人,紫韵是要他的命。”紫韵道。

    “圣女有所不知,罪场关押着不少强大的悍匪,那些悍匪食人血肉,被丢入罪场后,将尝是最痛苦的死法,没有之一。”某位长老笑道。

    紫韵心却是一慌,眸闪过不舍之色,当即拒绝:“不……不必了……取走他性命便好,莫要让他尝如此痛苦。”

    听闻此言,在场众人都是有些莫名其妙,之前那占星圣女还对白眸后辈无比痛恨,现在要将此子丢入罪场,反而是让占星圣女心软了?这是什么道理?

    “天绝王,这是否有些……”年轻女子同样不忍。

    罪场之内,关押着各族悍匪,扒皮抽骨,食人精血,一般被丢入罪场之人,必然穷凶极恶。

    “本座话已说出,岂有收回的道理。”天绝王不怒自威,说出的话虽然平淡,但却容不得任何人质疑。

    “天绝王大人,请将他交给紫韵便好,紫韵会自己处理。”紫韵的眸子不时看向林浩,神色有些复杂。

    “不必了,圣女既然亲自来找本座,可见对此子无比痛恨,丢入罪场,无可厚非。”言罢,天绝王挥了挥手,让几位郡王将林浩带走。

    最终,紫韵眸底的不舍化作决绝,转身离开。

    …………

    片刻之后,罪场。

    像是一方牢笼,又似天然的竞技场,四周有特殊规则之力存在,无法飞行,也是因法则的关系,连罪场内的普通石块都无法被击碎。

    罪场之,不少大汉赤着身躯,沾满早已干枯的血迹,还有不少人或妖兽的被风干的骸骨。

    那些大汗,仰起头,见数位郡王带着一位年轻男子来到此处,一个个神色兴奋,无比期待,甚至出若野兽般的撕吼声。

    “小子,这也算是你到底,上无宗门撑腰,下无世家笼罩,偏偏还敢得罪占星圣女,天绝王话,谁人也不敢反驳。”某位郡王看向林浩道。

    林浩是如何得罪占星圣女,他们没兴趣知晓,天绝王已经下令,将他丢入罪场之,只管照做便是。

    下一秒,特殊阵法开启,林浩被瞬间推入罪场之内,很快,四周的特殊阵法又重新闭合,便是真君级强者,想要冲破这阵法,也需浪费不少时间,至于灵王境,想也别想。

    几位郡王并非离开,而是站在上方,想要看看林浩的下场。

    …………

    “嘎嘎嘎嘎……”

    林浩被丢入罪场之后,几位赤身大汉,立即涌了上来,将林浩团团围住。

    这些赤身大汉,貌似人族,但却又并非是人族,有些或是癫狂之人,在罪场早已失去了人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