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见那些赤身大汉,疯狂的嚎叫,看向林浩,非人非兽的眸内,掺杂着最为原始的**。★

    吼!!

    只听某赤身大汉一声怒吼,随后口着怪异的声响,当其冲,朝林浩奔去。

    剩下的大汉也都紧随其后,生怕“食物”被瓜分一空。

    在罪场内,食物少的可怜,饿极时,同伴却也成为了彼此眼的食物,甚至连空气,好似都充斥着饥饿的味道。

    这些异族,力大无穷,若是在全盛时期,即便是精英级君主,也难以抵抗,而然,虽说实力不如鼎盛时,但却多了几分恶毒和凶狠。

    眼看数位异族扑击而来,林浩身形一纵,跃空数十米,脱离那些异族的围攻。

    在罪场之,有着薄弱的法则力量支撑,无法飞行,可林浩的身法轻功却还可以使用。

    眼见猎物一个跳跃,落在远处,那些异族连声撕吼,度更是快到了极限,像十数道惊雷同时闪落。

    ………

    轰!

    忽然,最先朝着林浩扑去的异族,却是被林浩一拳轰,巨大的身躯宛若断线风筝,横飞出百米开完。

    此时,罪场外的我数位郡王顿时愣在原地,他们甚至还不知生了何事,其一位异族已被林浩的拳头撞飞。

    几乎同一时间,林浩将空间手环的真魂阶神兵取出,这罪场之虽然可怕,但让他坐以待毙,如何可能,异族常年在罪场受苦,实力早已不如巅峰气势,加之神魂力量较弱,真是战起来,林浩也无所畏惧,区区一个罪场,能够将他如何?

    唰!

    很快,真魂阶神兵斩落,有一位异族的身躯被血剑斩成两截。

    “那小子……居然还有真魂阶神兵,倒是意料之外。”

    “这些异族的实力,早已无法同巅峰时期相比,那小子手持真魂阶神兵,短时间的爆力的确不弱,但异族数量众多,他坚持不了多久的。”

    “不错,区区一位灵王罢了,就算拥有真魂阶神兵,自身灵力也无法维持太久,等他无法挥动神兵时,便是死期。”

    几位郡王开口议论。

    而然,让那些郡王诧异的是,十数分钟后,林浩依然能够轻松挥动真魂阶神兵,并且异族添了不少尸体。

    仅是一位灵王,在罪场坚持如此之久,最后还能够斩杀异族,这种情况,位郡王从来未曾遇到过,令人难以置信。

    而在罪场内,林浩虽然斩杀不少异族,但这些异族就如痛浪潮般,一波接着一波,杀之不完,斩之不尽,不仅仅是异族,甚至连丧失了心智和本性的人族强者也6续出现,在一片血雾之,哀怨凶戾的嚎声不绝于耳,闻着心惊胆寒。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会浪费体力。”林浩深吸一口气,思绪飞转,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仔细想出一个对策来。

    片刻后,看着那些罪场的异族,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心已是有了打算。

    “吼!!”

    当下,数位异族和丧失了心智的人族武者,已冲至林浩身旁。

    此刻,林浩负手而立,显得高深莫测,让罪场外几位郡王都有些莫名其妙,甚至是认为林浩放弃了无用的抵抗,准备接受事实。

    ……

    意境……剥夺!

    下一秒,意境剥夺的力量若惊涛骇浪般朝着眼前几位异族和人族武者涌去。

    这些异族和人族武者,在罪场之不知遭了多少罪,神魂力量在罪场折磨,早已被无限制弱化,故此,面对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让几位郡王诧异的是,不知为何,那些原本无比凶毒的异族,近身林浩之后,忽是停滞,随后像是忠心的护卫般,散在林浩四周,将林浩围在其。

    几位郡王面面相觑,到了此时,依然不清楚究竟生了什么,若说异族和那些穷凶极恶的人类武者,忽然转了性子,这睡也不会相信。

    很快,更多的异族和人类武者出现,朝着林浩扑杀去,而然,每次到了林浩身前,那些异族和人类武者便立即停住攻势,并且极有秩序的排列在林浩四面八方,反而像是那训练有素的雇佣兵。

    林浩满脸笑意,想要自己的命,哪有这般容易,将自己送入罪场,你自己便要成这罪场之王,即便面对这央圣地我天绝王,林浩也丝毫无惧,大不了,自己先躲入大荒极境之!

    大约半刻钟后,林浩用意境剥夺驯服的人类武者和那些异族,已有数十,可本身意境层次的力量,也在逐渐削弱。

    “意境之力消耗了大半,还是先补充意境层次的力量。”林浩打定主意之后便席地而坐,并给驯服的异族和人类武者下了命,任何人一旦接近,便会起攻势。

    罪场内的异族虽是极多,但林浩驯服的异族和人类武者却也不少,拖延一些时间,并不成问题。

    之后,在几位郡王惊撼到无以复加的目光下,那些异族和人类武者,居然帮着林浩,和别的异族战了起……

    嘶吼声此起彼伏,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地面已被鲜血染红,林浩这边虽然死伤不少异族和人类武者,但另一边同样死伤大量异族。

    “那小子……到底做了什么,那些异族和穷凶极恶的异族,为何会帮他御敌,这……绝对不可能啊!”

    “莫非,是他操控了那数十位异族和人类武者?”

    “操控?你的意思是,一位灵王,操控了至少君主级异族和人族武者?!”

    为的慕辰郡王,摇了摇头,随后道:“不对,定是他有古怪,前一秒,那些异族和人类武者还想杀他,一个呼吸的时间,不止放弃了对那小子的攻势,反而围在他的四周,帮他御敌……”

    听闻慕辰郡王所言,另外几位郡王也都陷入沉思之。

    “难道,要我们亲自动手不成?”

    “动手个屁!那小子进入罪场未死,反而混的风生水起,还是先去禀告天绝王和各位宗门的长老!”

    “慕辰郡王,对付这个小子,还用去禀告那些长老?待会儿天绝王若是怪罪,咱们可承担不起。”

    “不错,正是如此,罪场内异族和人类武者不在少数,那小子虽然是有些古怪,但如此手段,必然是要消耗不少灵力,他坚持不了太久。”

    几位郡王听闻慕辰郡王要请那些长老,深怕被天绝王责怪,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是罪场真的奈何不了那小子,但还有他们几位郡王在此,随便出动一位郡王,都足以将那白瞳小子斩杀。

    听闻几位郡王之言,慕辰郡王冷笑不已,目光扫过几位郡王,像看白痴一般。

    见慕辰郡王如此神色,几位郡王都是一愣,旋即眉头深深蹙起,步知慕辰郡王是什么意思。

    “我央圣地最缺少的便是人才,天绝王惜才如命,这小子……区区灵王之境,在罪场竟能够闹出如此之大的动静,如果愿意加入我央圣地,被天绝王培养一翻……!”慕辰郡王神色略有些激动。

    需知,罪场的异族和那些早已丧失了心智的人类武者,实力境界至少已经达到了君主层次,巅峰时期,即便精英级君主强者,在他们面前,也几乎是必死无疑!

    “慕辰兄……话虽是如此,可那小子得罪了占星圣女,而且是天绝王大人亲自下命,让此子受尽煎熬而死……”

    “天绝王大人还好说,主要是占星圣女,那女子铁了心的想要此子性命,占星圣女可是天绝王邀请来的贵宾,如果……只为了他,得罪占星圣女的话,怕是没有必要。”

    闻声,慕辰郡王一声冷笑:“占星圣女,说到底不过是年轻的丫头罢了,如果那小子真能被天绝王看,将他纳入央圣地,占星圣女总要卖给天绝王一个面子。”

    慕辰郡王言罢,另外几位郡王都是点了点头,的确有几分道理,不过仅是这点能耐便想吸引天绝王的目光,只怕难如登天。

    只不过,慕辰郡王在众多郡王,身份地步和实力都排行第一,仅次于那些长老,既然慕辰郡王话了,他们也只有遵从。

    “也罢,那我们几人就先去统治几位长老和天绝王大人,慕辰兄在此多留意那小子,如果等会儿天绝王大人来到,那小子却是死在了罪场,我们更不好交代。”

    说完,几位郡王便离开罪场,前往天绝王的行宫。

    …………

    此刻,罪场之,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恢复些许,并取出黑弓,几道黑芒迅划破天际,斩杀了数位正在缠斗的异族。

    “小小的罪场罢了,紫韵,想让我死,没那么容易。”林浩目光坚定,那个紫韵,必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管如何,他也得留着性命,搞清楚,央圣地的紫韵和当初在仙剑宗的紫韵,是否为同一人,她想取自己性命的动机和理由又是什么,所以,央圣地的天绝王也好,那些长老也好,亦或者是罪场也罢,想要取走他的性命,没有任何可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