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凭林浩目前的境界修为和身份而言,不可能和童妖有着任何交集,所以也仅是问上一问,心并不没有更多的щ{][lā}

    离开罪场之后,几位宗门长老告辞离开,虎魄宗和虎魂宗两位长老深深看了林浩一眼,对自宗来说,眼前的林浩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好苗子,尤其是转修魂术的虎魂宗,奈何天绝王却似乎不给他留有活路,虽说暂时将他放离罪场,但武道盛会开启后,林浩绝对没有冲刺到前十名的希望,到了最后,怕依然难逃死劫。

    “林浩,你先随我回宗,心不必过于焦虑,武道盛会的前十,并非没有任何希望。”天岚长老见林浩一直不语,以为林浩有所担忧,所以开口安抚道。

    不管怎么说,当年林浩在青龙圣地的专属地门之,爬上撑天神柱的第五重天,拥有极强大的武道天赋,需知,数百年来,在青龙和白虎两大圣地,不说第五重天,便是第四重天也少有人能够冲刺。

    听闻天岚长老之言,林浩回过神来,方才不过是思考前世顾长风那些个徒子徒孙之事,对于武道盛会的名词,从来没有担忧和深想。

    如果能够进入前十最好,即便失败,林浩也不会担忧,天绝王是否赦免他,林浩完全不在乎,实在不行,他便离开附近圣地。

    “林浩,千万不要想着逃离,这海域且不论,凭你的实力修为而言,在白虎或青龙圣地呆着,已是极限,想要前往更为强大的圣地,这是妄念。”天岚长老仿轻轻说道。

    对此,林浩一笑置之,天岚长老说的的确不错,就目前而言,自身实力修为十分有限,像青龙和白虎,都只是普通圣地,自己留在普通圣地都费劲,更别提高层次圣地,而且,林浩现在也无法穿越高层次圣地的瘴气。

    “林浩,天绝王大人事务繁忙,应该不会同你这位小辈计较,主要是占星氏族的圣女要你性命,但这次若你能够在武道盛会好好表现,争取进入前十,便会得到天绝王大人的庇佑。”天岚长老说道。

    闻声,林浩点了点头,他心清楚,自己和天绝王无冤无仇,主要还是紫韵想要置自己死地罢了。

    而然,刚刚提及占星圣女,紫韵和那占星族的左婆婆、右婆婆忽然出现,拦下了他们的去路。

    “占星圣女……”见到占星圣女出现,天岚长老眉头轻挑。

    “天岚长老,此人不是被天绝王下令丢入罪场,此刻如何还活着。”占星圣女先是打量林浩,随后看向天岚长老,语气冰冷彻骨。

    林浩是否或者,占星圣女定然心有数,欺她不得。

    “占星圣女说笑了,林浩如何处置,是由天绝王大人说了算,如果占星圣女有任何疑惑,也不妨去找天绝王大人问个清楚。”天岚长老淡淡说道。

    旁人怕了占星圣女,天岚长老却丝毫无惧,目前林浩已是青芒宗弟子,便算是占星圣女,也需要想从她手将林浩如何。

    “天岚长老的意思是说,想要同紫韵做对了。”占星圣女勾魂的眸子寒光闪现。

    闻声,天岚长老摇了摇头:“占星圣女恐怕有所误会,不说天岚本人,就算是青芒宗,也不会想要和占星圣女做对的。”

    “天岚长老不必如此说辞,若果真如此,还希望将林浩交予我,这也为我和他之间的私事,天岚长老一方高贵,不应当插手此事。”占星圣女说道。

    天岚长老没有丝毫犹豫,十分干脆的拒接了占星圣女的要求,淡淡然:“若为旁事,天岚理应遵从,但圣女所言,却是我超出了天岚和青芒宗的底线,林浩是青芒宗弟子,圣女无缘无故便要青芒宗弟子,这恐怕有所不妥。”

    “左婆婆,他居然说这小子是青芒宗弟子!”

    “右婆婆,就是天岚女子的说辞罢了,其实就是想要护着林浩而已!”

    “左婆婆,这小子果然命大,丢入罪场都死不了,我现在还有青芒宗的天岚长老护着!”

    “右婆婆,命大不命大,还不是我们说的算。”

    两位占星族的老妪小声说道。

    “天岚长老,此人如何成了你青芒宗门弟子。”紫韵道。

    “占星圣女有所不知,方才林浩已经拜入青芒宗,所以,现在的确是青芒宗弟子,还是之前所言,如果圣女有任何疑惑,可以去找天绝王大人问个清楚,如果有天绝王大人的命令,天岚绝对不会多言,林浩的生死,完全可交给圣女。”天岚长老说道。

    紫韵思考良久,最终点了点头:“好,我会亲自去找天绝王问个明白,并不日登门拜访青芒宗。”

    眼见占星圣女已经表明态度,两位占星婆婆也不好多言,只能跟在紫韵身后离开此处。

    不管如何,央圣地的主子还是天绝王,既然是天绝王的意思,紫韵也不好太过强硬,只能是先去找天绝王问个清楚明白,但不管如何,林浩必须要死,绝不能够留他活在人世,否则……

    …………

    眼看占星圣女和两位占星婆婆离开,天岚长老若有所思。

    “林浩,占星一族的占卜之术,十分玄妙,占星圣女如此执意要取你性命,只怕不会简单,这之后,必是有命数的原因。”天岚长老说道。

    这数百前时间,占星氏族曾占卜出圣地数次灭顶危机,而然这些危机,都如预测般发生,圣地也改朝换代过数次,所以,天岚长老所想,凭占星圣女的身份和层次,不应该如此执意要取一位灵王的性命,如果换在往日,按照占星圣女的性格,甚至连多看林浩一眼的**也应该没有才对,现在对林浩如此上心,要取林浩脑袋的决心有十分,只怕和推演的命数或占卜有关。

    自然,这一切都是天岚长老的推测,事实如何,天岚长老也不敢断定。

    “命数……”

    林浩喃喃自语,旋即摇头:“我不信命,对我而言,真正的命数虚无缥缈,只掌控在自己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