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那些黑鸦朝自己冲来,林浩嘴角微微上扬,意境之力瞬间щ{][lā}Ω⒈Z

    须臾间,数以千计的黑鸦若雨点般从虚空坠落,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黑鸦若耗子般在地面上不停扑腾,却是丝毫起不身。

    这些黑鸦,大多拥有灵王层次的实力,而然却毫无灵智可言,比起罪场那些心智崩溃的异族还有弱了不止百倍,意境之力便可轻易斩杀。

    未过多久,兽吼声从山谷深处传出,林浩下意识朝着前方打量,只见只暴猿全身伤痕,口还有些黑鸦的尸体,显然是被大量黑鸦所攻击过。

    林浩本想离开,而然那被黑鸦所惊扰的暴猿,眼神极其凶狠的盯着他,还不等林浩有所反应,巨大的身躯,带着浓烈的血腥味已是冲了过来。

    “找死。”

    见状,林浩声冷哼,自空间手环之内,将黑弓取出。

    唰!

    随着林浩的手指波动,几道黑色羽箭破空而出。

    轰隆隆!

    下秒,像是惊雷般的炸响传遍山谷,几到黑芒羽箭瞬间炸裂,灰雾散去,那原本满是伤痕的暴猿,此刻已经绝命当场。

    这暴猿的实力虽然强大不俗,但之前却已经是被不计其数的黑鸦所伤,身可怖战力挥不出两成来,所以林浩死毫无惧,轻易将暴猿射死,否则,若在暴猿巅峰时期,林浩想要杀死它,十分困难。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嘶吼声从山谷深处传出,林浩化作道残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因为黑鸦,惊动了许多山谷本土妖兽,继续留在这里,似乎并不是什么明确的决定。

    …………

    大约十数分钟之后,林浩身形顿,只见两位女子神色慌乱,路踉跄奔逃,身上的衣物也有些许破碎。

    “救救……”

    其位女子,奔逃至林浩身前时,立即看向林浩,口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便又收了回去。

    这两位女子,境界修为皆在君主之境,大量林浩,现仅为普通灵王,瞬间满脸失望之色。

    林浩刚想说些什么,自前方忽然冲出位斗笠男子,男子手持伪魂阶神兵,满身凶煞之气,实力也是不俗,足有精英级君主修为。

    “嘿嘿嘿,两位大美人,咱们这才进行到哪到哪,爷还没快活呢,你们岂能说走就走,实在太不礼貌了。”斗笠男子现目光之后,阴笑不已,看着两位衣衫破碎的女子,大步走去。

    “你这海域的倭瓜,敢对我们不敬,青芒宗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其位红衣女子,厉声喝道。

    听闻此言,斗笠男子满脸不屑“老子纵海域十几载岁月,从来没人敢叫老子倭瓜,你们圣地的小骚蹄子,敢如此大言不惭,今日就让你们尝尝爷的手段!”

    所谓的倭瓜,林浩倒也有所耳闻,是圣地对海域悍匪的种统称,至于缘由,林浩也并不清楚。

    自几人的对话之,林浩这才知晓,眼前两位女子皆为青龙圣地青芒宗弟子,在这荒脉历练时被海域些实力修为极强的悍匪所袭击,而此处这悍匪,见两人貌美,便起了歹念,想要对两人行不轨之事,两位女子挣死逃脱,却仍是被追了上来。

    “咦……这白毛野小子是从哪里来的。”斗笠男子目光瞥,正见林浩。

    此时,林浩正在思考,目前自己应该也算是青芒宗弟子,眼下的情况,按照道理而言,自己似乎是有出手救人的必要。

    而然,深思的林浩,落在斗笠男子眼,却成了狂妄自大,目光无人,不屑于理他。

    “小东西,爷问你话,你敢如此对待,嫌命活的太长久了?!”打量林浩,现不过仅为灵王罢了,斗笠男子怒从心生,他堂堂精英级君主,竟被乳臭未乾的灵王小子却看之不上,立时动了杀心。

    “小东西,看你的穿着,如果不是圣地之人,便为那天绝老不死所统领的些顶尖大6域人士,既然如此,那就顺带连着你起斩了!”斗笠男子阴沉道。

    “你快跑吧……他是海域倭瓜,心狠手辣……”站在林浩身前的白衣女子,面露怯色,小声提醒林浩。

    “为何?”林浩下意识的回了句。

    “是我们将那个倭瓜带到此处来的,换句话说,是我们连累了你。”白衣女子说道。

    闻声,林浩微微笑,对白衣女子的好感度提升些许。

    “小兄弟,死到临头,还满脸笑意,要你的狗头!”斗笠男子厉声怒喝,锵地声,腰间伪魂阶段神兵出现在售,身形化作道残影,举剑便朝林浩斩去。

    当下,尺青锋斩破虚空,化作数之不尽的剑气残影。

    见状,白衣女子顿时声惊呼“小心!”

    连她们君主级都难以抵抗海域倭瓜的攻势,更不提位普通灵王,便是被斩出的剑气所擦丝毫,只怕也会在瞬间丢掉性命。

    林浩对于白衣女子的提醒,好似罔若未闻,任凭那些滔天剑气朝着自己斩来。

    而然,当兜里男子斩出的剑气距离林浩已不足寸之遥时,林浩的身形却瞬间小时在了原地。

    锵!

    虚空有着清脆的剑鸣声,是剑出鞘的声响。

    锵!

    几乎在同时间,又传来长剑重新归鞘之声。

    眼下,林浩出现在斗笠男子身后,两人背对着背,俨然副老友相见的感觉。

    只不过,那斗笠剑客站起原地,身躯不由自主的剧烈抖动着,头顶上的足以遮住面容的斗笠,缓缓掉落在地。

    映入眼帘,是位年男子,男子眼泛出强烈的惊骇之色,自其眉心处,直延生到了下半身,有着道相连的血痕。

    至多两个呼吸的功夫,年男子的身躯便从当炸开,血溅步。

    甚至于,两位青芒宗女子,还意识不到究竟生了何事。

    林浩淡淡转身,将手魂阶神兵上的血液甩掉,随后头也不回的朝前方走去。

    他刚刚才加入青芒宗,对面这些青芒宗弟子,无论是处于哪种道理,都必须要出手救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