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兰大执事让一位陌生男子加入他们小队当,取代孙太,王钱孙和李安等人瞬间傻了眼,甚至连远处那些准备兽堡闯关的外门弟子,也同样在议论纷纷。

    “那位公子是何人,好似从未曾在青芒宗见过……”

    “咦,白色的长,眼睛也是白色的,好俊!”

    “怪了,境界修为仅是普通灵王,十分普通,灵王修为,通过外门考核都十分艰难,余兰大执事怎么会让此人参加内门的考核。”

    不少外门弟子神色疑惑,按照常理来说,唯外门弟子才有资格参加内门考核,而众人见林浩十分面生,似乎不是青芒宗外门弟子,如果他是内门弟子的话,更加不可能,哪有内门弟子会重新参加内门考核的……

    “嘿嘿,这个你们就不懂了吧,余兰大执事和咱们的关萱师姐,可是有着不小的矛盾,整个外门,也只有关萱师姐敢忤逆余兰大执事……”某位年轻弟子,神秘兮兮的说道。

    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关萱忤逆余兰,经常是当着众人的面,而令人不解的是,余兰大执事每次却又不会对关萱有任何惩罚,至于两人到底是有着什么关系,还是说余兰大执事有什么把柄在关萱手上,这旁人便不得而知了。

    “哦……我明白了,这也就是说,余兰大执事在公报私仇,内门考核都是按照境界修为来划分的闯关小队,缺一人都难以通过考核,关萱师姐的小队,被那陌生公子所替换的孙太师兄,实力极强,这般一来,关萱师姐那支小队,只怕很难通过内门考核了。”

    “嗯,不错,仔细想想,肯定是这样的,一定不会有错。”

    “哈哈,孙太被一位普通灵王取而代之,他们怕是连兽堡的考核都难以通过,这下有好戏看了,不知关萱师姐会有什么动作。”

    提及关萱,众人人不追打了个寒颤,可以说,关萱是外门最为奇葩的存在,进入青芒宗开始,便已被数位长老看上,想要收为亲传弟子,而然却全被关萱拒绝,实力之强,深不可测,就像是余兰大执事都拿她束手无策。

    …………

    此时,林浩被王钱孙和赵华等人死死盯着,如果目光能够杀人,林浩不知已经死了多少次。

    几人不敢将怒火在余兰大执事身上,可眼前的陌生男子,他们却是不惧。

    “余兰大执事,孙太实力强悍,就算是要被调换,您也应该找一位实力相差无几的师兄弟来吧……这位林浩兄弟,仅是灵王修为,且不说内门考核,就算连咱们青芒宗对营地弟子开放的外门考核,凭他的实力,都难以通过……您将他放在我们队伍,岂不是让我们全军覆灭吗?”

    王钱孙心的火气,再也忍受不住,进入内门,乃是所有外门弟子的终极愿望,眼看着金入内门有望,现在却丢这么个东西进来,心岂能平衡。

    余兰大执事神色一冷,看向王钱孙:“怎么,你有这诸多抱怨,既然如此,我也将你替换了如何,等下一次内门考核你在参加。”

    听闻此言,原本想要附和的赵华和李安,硬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不敢开口。

    王钱孙面色憋的通红,又是狠狠的瞪了林浩一眼,不再说话。

    对于几人的仇视,林浩却是无所谓,余兰大执事的安排,他也没办法,如果可以选择,林浩巴不得自己一人闯关,懒得带着这些累赘,如果真的要有怒气,也应该是林浩有怒气……

    见几人不再说话,余兰大执事点了点头:“既然你们都没什么意见,那就这样决定了,记得好好带着林浩,别给我惹出什么差错,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余兰大执事说完之后,一眼扫过几人,随后便转身离开,头也未回。

    等余兰大执事彻底离开,王钱孙无视林浩,看向关萱:“关师姐,等于我们四人带了一个累赘……这怎么办才好?”

    闻声,关萱冷声道:“累赘……在我眼,你们几人,没什么区别,都是累赘,要如何办,这并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

    “我知道关萱师姐实力极强,但青芒宗内门考核却也十分困难,如果单人闯关,就算是那些老牌内门师兄师姐也十分的吃力……”王钱孙有些不服。

    关萱这次没有理会王钱孙,反而是打量了几次眼林浩,但很快便收回了目光。

    见关萱不再说话,李安看向林浩:“林浩,我看你面生,应该不是青芒宗弟子吧。”

    在李安几人的记忆之,外门根本没有这号人物,如果是直接被安排参加内门考核,甚至省过了外门,或许,眼前这位白瞳男子,当真有着过人之处,或许他们未能看出来。

    “我来自大6域,今日第一次来到青芒宗。”林浩实话实说。

    “大6域?!”

    听闻林浩此言,李安和赵华等人愣在当场,那大6域在他们眼,不过是鸟不拉屎的一隅之地罢了,他们几人,随便调一位去普通大6域,都可成为无敌的存在。

    “所以说……你没什么特殊本领?!”李安面如死灰,最后抱着的一丝幻想都已破碎。

    林浩不知晓李安所指的特殊本领是什么意思,故此,也并未回答。

    “真是可笑,凭你的境界修为,放在普通大6域,或许真是天之骄子,当世奇才,但来到圣地,区区灵王之境,连狗屁都算不上,你可知道,就算圣地的普通灵王,实力也凌驾你们大6域的精英级灵王!”王钱孙不悦道。

    “是又如何。”林浩道。

    “呵呵,小子,你倒无知无畏,不好好在大6域,竟跑到圣地来,这都好说,你此刻却是连累了我们几位师兄弟,因为你,我们的内门考核,极有可能前功尽弃,功亏一篑!”王钱孙满心怒火得不到泄,只能将林浩当做出气筒。

    林浩神色平静,淡淡说道:“这你得和余兰大执事去抱怨,就算是青芒宗外门弟子,林某也能接受。”

    林浩言下之意已是十分明确,他并不希望参加这次的内门考核,如果可以的话,甚至当一个普通外门弟子也行。

    此时,王钱孙几人的面色阴沉至极,他们心虽然有着天大的怨恨,但却又不好全部泄在林浩身上,就像林浩所言,一切都是余兰大执事的安排,他不过只是听命罢了,若真要泄愤,那应该就直接去找余兰大执事。

    这众目睽睽之下,王钱孙几人也不好去为难一位普通灵王,而且,这真不管林浩的事……

    “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到时候进入兽堡,你什么都不用做,躲在我们身后便可,否则的话,就算你死在兽堡之,也无人会搭理你!”王钱孙怒道。

    对此,林浩双肩一耸,他巴不得什么都不做。

    远处一些外门小队见王钱孙气急败坏,有人叹息,有人幸灾乐祸,暗笑不已。

    关萱的实力虽然强大无比,但凭她的性格,到时候定是不会管王钱孙几人的死活,所以,关萱小队的最终结果,有可能是全部闯关失败,也有可能是关萱一人闯关成功,另外四人闯关失败,但无论是哪种结果,这一次,王钱孙和李安等人想要成为内门弟子,难如登天。

    “唉……算了,不要为难林浩兄弟了,这都是余兰大执事的安排……”赵华叹了口气。

    王钱孙也叹了口气,他心也知晓,但总是有一股子怨气得不到泄,此刻不再多说什么,听天由命。

    “哈哈哈,王钱孙,你带着这么一个废物,也想闯过内门考核?”

    这时,某一支外门小队,缓缓走来,为的白衣男子阴声笑道。

    见到几人,王钱孙面色阴沉的像是能够滴出水来。

    “郑武师兄,这样说可是有些不好,再如何,咱们的王钱孙师兄,也是曾经的外门第一人,记得那时,王钱孙师兄可是厉害,为了某位女子,前去挑战两位内门师兄呢。”某女子笑道。

    “师妹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王师兄挑战两位内门石逍,其一位内门师兄被咱们的王师兄打成重伤,而王师兄又被另一位内门师兄打成重伤,实力跌落的厉害啊,哈哈哈。”为男子大笑不已。

    “这还得多谢王师兄的狂妄,否则的话,如今外门第一人,怕也落不到我方一寒身上。”白衣男子冷眼扫过王钱孙,冷笑不已。

    王钱孙面色阴沉,双拳紧握,却也不开口回击,看着几人嚣张离去。

    见林浩面带疑惑,赵华解释道:“林浩兄弟,王师兄以前可是外门第一巨头,只可惜,因为一位女子,前去挑战两位内门师兄,其一位被王师兄打成重伤,而第二位内门师兄的实力更强,将王师兄打成了重伤,自此实力跌落,方才那人叫方已寒,以往是外门第二人,如今,王师兄因实力跌落,早已不是他的对手了。”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