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内门集会,王钱孙倒是十分向往,恰巧在内门集会前一日晋升为青芒宗内门弟子,面色难免有些激动。Δ

    在青芒宗内门,有着名气极大,响彻青龙圣地的天才级弟子,能够见到那些师兄师姐,若还能够被指点一二,必然大有所获。

    双巨兽的源晶已被林浩炼化,一只脚已经踏入君主之境,目前,林浩心只是想着自己何时真正突破君主之境。

    前日猎杀双巨兽时,林浩也结识了唐秋和蓝灵等几位青芒宗内门弟子,这次在内门集会,或许会遇见也未必,自然,林浩并没有什么期待,说是有些焦急,但也不大。

    “林浩师兄,你说,这次内门集会,可能见到那些青龙圣地有名的师兄师姐,尤其是厉天河师兄,号称青龙圣地实力,后辈弟子,实力修为排行前五啊!也是咱们青芒宗弟子第一人!”王钱孙神色兴奋道。

    “我刚进入青芒宗,并不认识。”林浩如实说道。

    别说青芒宗,这青龙圣地,林浩也是第一次踏入,他又怎么会知晓那些所谓的天才弟子。

    王钱孙尴尬一笑,忽是想起,林浩来自大6域,并不知晓青龙圣地那些名气极大的宗门弟子。

    这一路上,王钱孙为林浩讲述了许多青芒宗内门的天才弟子,这其便包括了前日林浩在山脉所遇到的宁云。

    在山脉之,林浩为取自己猎杀那双巨兽的源晶,似乎也是得罪了宁云。

    所以,在王钱提到宁云时,林浩心倒还有些印象,不至于完全陌生,但也仅仅是有个印象罢了。

    见林浩似乎没有什么兴趣知晓那些天才内门弟子,王钱孙很快便闭上了嘴,倒也算识相。

    不过,在王钱孙看来,林浩的实力虽然深不可测,但真若要是比起宁云那些人,还是差了一些,尤其青芒宗实力修为第一人的厉天河,只凭一把断剑,纵横青芒内门,无人可与其一战,是青芒宗的骄傲。

    …………

    半个时辰后,林浩和王钱孙来到青芒宗附近的一处巨大山谷之。

    此时,这山谷内人满为患,不止是青芒宗内门弟子,更是有为数不少的外门弟子挤在远方,想要见见那些传闻的天才内门弟子。

    林浩一眼望去,山谷的内门弟子,每一人,境界修为都至少达到了君主层次,不过,在林浩眼,大多处于水准,比起世俗那些精英君主,或是强上许多,但在自己面前,却实不值一提,只不过,在这青芒宗内,能同林浩相提并论的,又能有几人?

    远方,一些内门弟子两成群,或相互切磋,或是谈天说地,还有不少弟子在交易区淘物买卖,更有一些内门弟子,刚一碰面便大打出手,多数弟子在旁围观,不会干涉插足。

    “砰!”

    忽然之间,一声巨响,林浩身形微侧,避开了横飞而至的某位内门弟子。

    只见那位内门弟子被打翻在地,很快又站起身来,盯着前方的男子,满脸愤意。

    “方野!你给我等着!”被打翻的内门弟子,丢下一句狠话之后,便气急败坏的离开。

    “哈哈,没问题,你方小爷随时都等着你,有空常来啊!”不远处,一身白衣,器宇轩昂的男子大声笑道。

    “方野……”

    听到这个名字,林浩若有所思,这方野,似乎正是当年自己在宗门传承明,进入青龙圣地专属地门之后所遇见的青芒宗营队弟子。

    各大营队,乃是青芒宗培养弟子的组织机构,青芒宗外门弟子,大多是在营队表现出色,之后才有资格参加外门考核,成为外门弟子。

    林浩仔细打量那名为方野的男子,正是当初那位营队弟子不假。

    “林浩师兄,那人叫方野,也是个内门小霸王,整天惹是生非,不过武道天赋极强,被长老收为亲传弟子,属于内门不可得罪的弟子之一。”见林浩上下打量方野,王钱孙走至林浩身前,轻声说道。

    听闻此言,林浩微微一笑,他和方野,的确有着一些交集,当初自己初入大荒极境时,还曾冒充过方野的名字和身份。

    方野见有人不停打量自己,眉头顿时一蹙,不善的目光瞬间落在林浩身上。

    “咦……”方野看向林浩,面色疑惑,这乍一看,似是相熟,但那一双雪白的眸子和长,却让方野有些陌生,一时半会,却也想不起自己究竟在何处见过。

    下一秒,方野大步朝林浩走去,而然还未行数步,则被某位女子叫住:“方野师兄,天罡长老找你!”

    “师尊找我吗,知道了。”方野听闻师尊找自己,目光立即从林浩身上移开,转身跟着女子离开。

    “林浩师兄,这方野的师尊,也是青芒宗天字辈天罡长老的最后一位亲传弟子。”王钱孙站在林浩身前解释道。

    在青芒宗,但凡是天字辈的长老,皆为青芒宗太上长老弟子,如天岚长老和青芒宗主,还有方野的师尊天罡长老,在宗门内,身份地位极高,而作为他们的亲传弟子,在宗门弟子之间的身份,更加不言而喻,大部分普通内门弟子都会想方设法巴结,很少有人敢去得罪。

    “林浩师兄的武道天赋也是极为强悍,我相信,定有长老会看上林浩师兄,收林浩师兄为亲传弟子的!”王钱孙轻声笑道,殊不知,早已有宗门长老欲收下林浩,可天岚长老却已明说,整个青芒宗,无人有资格成为林浩的师尊。

    “呵呵,王钱孙,你这安慰倒是善解人意,只不过,就凭这个大6域而来的灵王吗。”忽然间,一声冷笑从远处传来。

    王钱孙下意识朝着前方看去,只见方一寒和另外几位年轻内门弟子正朝此处大步走来。

    见到方一寒身前某位内门弟子,王钱孙的神色顿时一变。

    见王钱孙面色有异,林浩轻声问道:“王师弟,怎么了。”

    “林师兄……实不相瞒,现在我身上的顽疾,都是拜那人所赐……”王钱孙如实说道。

    “原来如此。”林浩也从李安和赵华口知晓,王钱孙当年在青芒宗内门,身为第一人,最后却是因一位女子,独身前往内门,挑战某内门弟子,最终被那内门弟子重伤,也正因此,王钱孙在外门多留了一段时间,并且境界修为直线下降,最后甚至连方一寒也敌之不过。

    “不曾想,实力跌落至此,你却还能够进入内门,告诉我,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为内门弟子带着方一寒众人走至林浩身前,看向王钱孙道。

    王钱孙双拳紧握,沉默不语。

    “怎么,当初够胆来内门挑战我,如今见到我,却连话都不敢说了吗。”为男子冷笑一声,满脸傲然之色。

    “顾晨,你当年……侮辱了师妹,导致师妹自绝性命……这件事,你虽然能够瞒过宗门,却瞒不过我王钱孙,总有一日,你会有报应的!”王钱孙眼寒光一闪,死死的盯着顾晨。

    此话一出,顾晨身前几位内门弟子都是一阵嘲笑。

    “小子,你这是放什么屁,顾晨师兄仪表堂堂,在青芒宗是出了名的美男,你那师妹,是主动投怀送抱,到头来却是被顾晨师兄言语教育了一番,羞愧难当后,无颜面世,这才自绝了性命。”

    “此话不假,莫要说青芒宗一些美貌如花的师姐,便是在青龙圣地的宗门和世家势力,又有多少女子爱慕顾晨师兄,就你那狗屁师妹,顾晨师兄看都看不上眼,岂会去主动对她做些什么,可笑。”

    “哈哈,王师弟,你败在顾晨师兄,被打至重伤,对顾晨师兄怀恨在心,这才编造出这般的故事吧。”方一寒讽笑道。

    “放屁!”王钱孙神色激动,面色通红,紧握的双拳,关节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恨到极致。

    “我和师妹从小山门走出,一起来到青芒宗,通过青芒宗外门考核……原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内门……就是因为顾晨你这个畜生,凭着自身境界修为强大,邀我师妹一同外出任务……当晚趁着黑色,潜入我师妹房内,生生将我师妹侮辱了!你这个畜生,侮辱了师妹之后,居然还带着你另一位同行的内门弟子,第二次潜入师妹房,两人一起……!”

    此刻,王钱孙气息有些混乱,提及这些往事,浑身上下散着惊人的杀气,他师妹回宗之后,将来龙去脉全部告诉给了王钱孙,之后便自绝了性命,让王钱孙颇受打击,他本想将这件事上报宗门,但却怕众人皆知,心也清楚,即便说出,也无人会相信,所以选择了沉默。

    之后,王钱孙独身前往内门,的确是挑战了两位内门弟子,第一位被王钱孙重伤,而王钱孙挑战的第二人则是顾晨,结果却是被顾晨重伤。

    赵华和李安两人,只知道王钱孙是因为一位女子,才会前往内门同顾晨以命相搏,但却不清楚究竟生了何事,甚至还以为是顾晨抢走了王钱孙心爱的女子,所以才会为王钱孙不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