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真是一派胡言……王钱孙,你竟敢坏我的名声,也罢,你初入内门,我便教教你,这青芒宗内门的规矩是怎样的。”顾晨言罢,当即给身旁几人使了个眼色。

    “顾晨师兄,几位师兄,这王钱孙在外门便已是我的手下败将,既然他来到内门还不懂规矩,那就让师弟我来教教他什么才叫规矩。”王钱孙急于表现,立刻朝着顾晨说道。

    闻声,顾晨点了点头。

    方一寒站出身来,盯着王钱孙:“王师弟,早在当初,顾晨师兄便说过,只要你能进入内门,见你一次便打你一次,绝对要让你在内门无立足之地,今日,看来也是该兑现当初承诺的时候了。”

    说完,不给王钱孙回应的时间,只听“锵”地清脆声响,方一寒腰间的长剑出鞘,剑身寒芒闪烁,虚空身形交错,下一秒,方一寒便已持剑飞跃至王钱孙身旁,虽之一剑劈下。

    王钱孙虽因重伤实力大降,但反应力却还是极快,立刻抽剑阻挡。

    砰地一声,两剑相击,一阵阵剑气爆,涟漪在虚空不断浮现,冰冷如霜。

    王钱孙握剑虎口颤抖,很快,整个人踉跄朝着后方逆行而去,自从实力大落之后,王钱孙便再也非方一寒的敌手,根本战之不过。

    在王钱孙逆退之时,方一寒手长剑横挑,剑背狠狠撞在王钱孙小腹处,仅是这一瞬间,王钱孙整个人失去重力,被狠狠打倒在地。

    见状,方一寒满脸不屑之色,身形若灵鹰般俯冲落下,要将王钱孙重创。

    而然,就在方一寒即将得逞之时,一直沉默不动作的林浩,此刻却是动了。

    只见林浩身形迅闪而过,挡在王钱孙身前,右臂扬起,轻描淡写之间,轻易截住了方一寒刺下的长剑。

    见那从大6域而来的灵王小子,竟敢掺和其,不止是方一寒,便连顾晨也是眉头一蹙。

    “小子,这件事和你没关系,识相的话,滚远一些,否则,后果你需要自行负责。”方一寒完全未将林浩放在眼。

    在方一寒看来,这从大6域而来的小子,似乎是同余兰大执事有着一些交集,所以,也懒得对林浩出手,前提是他需要识相。

    “呵呵……”林浩轻声一笑:“王钱孙是林某的朋友,几位可否卖林某一个面子,不要找我朋友麻烦。”

    “面子?”

    听闻此言,方一寒顿时大笑不止,莫要说林浩还不知和余兰大执事究竟没有没关系,即便真有,那也无妨。

    目前他也已经成为内门弟子,余兰大大执事只有对外门负责,可没权力管他们内门弟子,就算是将这林浩一同教训了,余兰大执事也管不了!

    “小子,你不过是来自蝼蚁之地,你自身便为跳梁小丑,区区一个跳梁小丑,又有什么面子,你说呢。”方一寒嘴角上扬,满脸嘲意。

    林浩神色不变,对于方一寒的嘲讽,显得并不在意,只是道:“那方兄的意思是,执意要动林某的朋友了。”

    “小子,我现在不止是要对王钱孙动手,就连你,也一起教训,如何?”方一寒神色傲然,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

    而然,话音刚落,眼前残影闪过,旋即,只听“啪”地一声,那方一寒还不知生了何事,整个人若断线风筝般,横飞出十数米开外,连同他手那把长剑,一并滚至远处。

    林浩摇了摇头,将手臂放下,淡淡瞥了一眼方一寒,冷笑道:“那你还真是不识抬举。”

    说完,林浩转身将王钱孙从地面上搀扶起身。

    林浩出手度极快,这在场众人,甚至没人看见方一寒究竟是如何被林浩一掌打飞。

    “小子!你敢偷袭我……找死!!”方一寒从地上一跃而起,这内门集会,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居然被一位从大6域而来的灵王给打飞!

    “偷袭吗……”林浩面容浮现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如果方才不是林浩手下留情,方一寒早已被他一掌拍死,还能在此继续放肆?

    “从大6域来的无知蝼蚁,今日我就让你知晓,大6域和圣地武者的差别在何处!”方一寒口怒喝,右掌一挥,将远处的长剑重新握在手。

    此刻,君主之势铺天盖地,地面碎石缓缓漂浮在半空,须臾间,被这股气势震成粉末,如雪花一般飘舞。

    自方一寒身上,蔓延出冰寒之息,宛若万年冰山般,充斥着无尽的寒冷。

    唰!

    下一秒,方一寒冲天而起,手长剑也是对这林浩一剑斩下,可怖之极的寒冰之息先而至,欲将林浩吞噬。

    感受到方一寒的这股力量,林浩不由冷笑,他早已肉身成圣,刀枪难入,水火不侵,这种层次的境界之势,如何能够伤到他分毫。

    方一寒也未多想,眨眼之间,已携剑而至,刺向林浩。

    方一寒故意避开了林浩的要害,若真将这大6域小子一剑刺死,他倒也不好交代,不管如何,目前林浩也是青芒宗内门弟子。

    “小子,跪下!”方一寒口厉声喝道。

    而然,下一秒,林浩伸出双指,瞬间又一次截住了方一寒的长剑。

    “找死!”

    这一次,方一寒神色顿寒,右掌迅转动,欲将林浩那两根手指直接斩断。

    而然,几次之后,方一寒额头渗出一丝冷汗,无论他如何动作,被林浩双指截住的长剑却是纹丝不动,仿佛是可怖之物,死死镇压住了他的剑,无法动弹。

    “叮……!”

    与此同时,只听一声极为清脆的声响传出,在王钱孙和几位内门弟子诧异的目光之下,林浩双指轻动,竟是将方一寒那把长剑的剑尖部分截断!

    “什么?!”

    当下,方一寒神色诧异,难以置信,他的伪魂阶神兵,居然被一位大6域灵王的双指给截断了!

    下一秒,寒芒闪过,甚至于,方一寒还不生了何事,他的胸前,却已被林浩双指所持的剑尖划破,开出一道数指长的血口。

    “啊……!”

    方一寒口惨叫,胸前伤口飞溅出鲜红的血液,脸色煞白如尸,剧烈的疼痛,让方一寒的头脑更加清醒,初次感受到了这位来自大6域灵王的恐怖。

    “混账东西,初入宗门便敢这般嚣张,你当真是活腻了!”顾晨身前几位内门弟子,纷纷怒喝,也不必顾晨示意,一同朝着林浩冲去。

    “不自量力。”见状,林浩嘴角微微上扬,连续数指点出,轻描淡写之间,那几位内门弟子若断线风筝般,被林浩一指一个击飞。

    …………

    “林……林……林师兄……?!”

    林浩身后的王钱孙,瞪大了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这些可都是青芒宗千挑万选的内门弟子,可不是在机关阵没有意识和思想的傀儡啊!

    而然,就是如此,这些内门弟子,在林浩手,竟是丝毫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像是布偶一般,被林浩一指一个打飞,完全就是摧枯拉朽的碾压!

    王钱孙虽然知晓林浩实力很强,深不可测,但却万万想不到,林浩的实力修为,居然强大到如此地步,完全越了自己境界的桎梏!

    从第一次见到林浩,再到今日,好似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一般,如果不说,任谁也不会相信,他居然是来自大6域……

    “呵呵,我明白了……”

    这时,顾晨看向林浩,忽然一笑,也未理会方一寒等被林浩所伤的几位弟子,淡淡道:“从大6域来到圣地,并且能够通过青芒宗内门考核,靠的并非是运气,你果然是有些实力。”

    顾晨朝着林浩走来,半步君灵的气势弥漫开来,让一些看热闹的内门弟子为之色变。

    “那新入门的小子,的确是厉害,居然是大6域武者,在大6域,应该属于妖孽级人物吧。”

    “嗯,这样的实力,足以称霸普通大6域,属于无敌的存在,即便是到了咱们圣地,也属于天才级弟子了,你看他只有灵王境的实力,却连君主都敌他不过,厉害啊。”

    “那有何用,只怪他多管闲事,惹怒了顾晨师兄!顾晨师兄已达到半步君灵之境,并且还是宁云师兄手下的得力干将,这今日,他和王钱孙两人,在青芒宗,都不会有立足之地了。”

    一旁,数位内门弟子议论道。

    …………

    “林浩师兄,那畜生居然突破到了半步君灵境界!”王钱孙有些惊讶,当初,顾晨在内门,还只是精英级君主实力,但如今却达半步君灵,比以往不知强了多少倍。

    “半步君灵……便是君灵,那又如何。”林浩淡漠道。

    听闻林浩此言,王钱孙愣在原地,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应。

    “小子,你的口气却是不小,果然在你们大6域,还未出现过君灵级,或是半步君灵境吧。”顾晨冷笑不已。

    众所周知,在普通大6域,最强的战力便是世俗的普通君主,大6域那些所谓顶尖武者的武道天赋,和大6域的灵气程度而言,达到世俗普通君主之境,便已经算是极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